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我修魔的时候很仙 > 第一卷 一见喜
第七十五章 耗子尾汁
作者:路揭  |  字数:2432  |  更新时间:2020-11-25 22:53:55 全文阅读

周春喜对金柯傀儡的理解,全来自常浩天的论文,他可不敢在任长致面前班门弄斧,毕竟最后的改造,还是需要天机阁来完成,所以便把自己知道的,统统都说了出来。

任长致兴致勃勃地听着,偶尔问上一两句。周春喜全盘托出,遇到自己还不太懂的机械传动部分,只好把常浩天的论文拿出来,按图讲了一遍。

王一夫和长公主站在一旁,听两人不停地技术交流,也插不上话,王一夫大概还是听不懂,眼神乱转,明显很不耐烦,长公主倒是很喜欢看周春喜侃侃而谈的模样,一直盯着周春喜看,也舍不得走开。

一直讲了几个时辰,等到翌日清晨,周春喜和任长致才把金柯傀儡所有结构和原理全部理了一遍。最后周春喜把技术重点,放在如何改造禁制法阵上。

金柯傀儡如果是用来试炼,以防守为主肯定是最好的,安全。可用来组建军队,就必须改成可以主动进攻,还必须能分清敌我的战斗机器。这已经接近人工智能,周春喜不敢吱声,把这个难题交给了任长老。

谁知任长致听完周春喜的讲解,感叹一声,说:“如果仅我一人,要完全搞懂这九十八个法阵的联动机制,起码也要三个月,周馆主年纪轻轻,有如此造诣,老夫佩服。”

三个月就能完全搞懂金柯傀儡的原理,这绝对是真材实学,想比之下,周春喜就是拾人牙慧,窃人成果,急忙应道:“任长老过誉了,我真的懂得不多。”

“你别谦虚,天机阁年轻才俊也不少,但在机关造诣方面,能和周馆主相当的,一个都没有。实在惭愧。”

“不至于,不至于。”

任长致似乎想起一事,问:“周馆主姓周,听闻古仙门流沙池有一脉传人姓周,不知道周馆主可是这一脉传人?”

“不是,不是。”周春喜急忙摆手。

“那贵馆也以炼器为主?不知修的是哪一门的炼器仙术。”

“小馆没那个实力,就混口饭吃,任长老,咱们还谈谈金柯傀儡吧。”

“周馆主实在太谦虚了,老夫炼器这么多年,能看得上眼的,不会超过五个,周馆主算是一个,改日我定上十方会馆请教。”

周春喜哭笑不得,他已经两个多月没回家,詹建业估计已经走了,会馆就剩唐雪容一个女弟子,天机阁要真上门请教,不得让人笑掉大牙,只好把话题转回金柯傀儡身上:“任长老你看这金柯傀儡要怎么改吧。”

“其实我也没什么好的主意,就是把禁制法阵改大一些,改成可以攻击普通人。”

周春喜一听,眉头一皱,这纯粹就是改成一台杀戮机器,全方面无差别攻击啊。看来自己开启了一台杀人机器,罪过。

任长致看周春喜的脸色,不由问道:“周馆主有不同想法?”

“没有,没有。”周春喜不想惹事了,急忙摇头。

长公主也凑过来,说:“难得任长老对你这么高的评价,你就帮帮他,这也是在帮我。”

……

实在没办法,周春喜只好参与改造讨论,这一讨论,两天两夜就过去了,把周春喜累得头晕脑胀,若不是修仙之躯,早过劳死了。

到了第三天清晨,看着任长老正在组合新法阵的联动机制,他便以方便为借口,偷偷走下楼来,准备到外面散散心。

可刚下楼,便看见过道里,站着两人,其中一人,还是老相识,正是前几天在韵香茶馆见过面的马公子。旁边一位中年男子,三十几岁模样,身材高大,英俊风流,倒与马公子有几份相似。

马公子见周春喜吓了一跳,瞪大了眼睛,诧异地望周春喜。

周春喜也是有些意外,和马公子打起了招呼:“原来是马公子,这么巧啊。”

那中年男子急忙站出来,对马公子说:“俊儿,认识的朋友,也不介绍一下。”

马公子急忙应道:“父亲,我不认识他。”

守在旁边,给周春喜带路的天机阁弟子,忙出来介绍:“周馆主,这是天机阁东舵马舵主,这位就是陪大长老讨论机关,十方会馆的周馆主。”

周春喜这才知道,眼前这位英俊潇洒的中年男子便是天机阁东舵主,也就是马公子的父亲马先克。

两人寒暄过后,马先克问:“周馆主认识犬子?”

“前几天刚见过面,聊得还挺好。”

马先克顿时板起脸来,转身责备起自己儿子:“俊儿,有周馆主这样的朋友,怎么不带到家里,实在太没规矩。”

谁知马俊也板起脸来,说:“父亲,我真不认识什么周馆主。”

马先克脸色发青,有些难看,瞪了自己儿子一眼,又转身抬头,尴尬一笑:“周馆主这……”

周春喜急忙应道:“没事,马公子贵人多忘事,怕是把我忘了。”又转身对马俊说:“马公子,你抬头看看我,三天前在上榆路韵香茶馆二楼咱们见过面的,你不记得了。”

“周馆主误会了,我真不认识你。”马俊脸色坚决。

三人正谈话间,长公主姬无双应该是听到声音,也走下楼来,马俊抬头望了一眼,眼睛转了两圈,立即把头低了下去。

任长致也走了出来,问道:“先克,可是有什么事?”

马先克急忙正了身子,拱手行礼:“回大长老,犬子马俊与周馆主相识,特此来打个招呼,没想惊扰大长老清修了。”

任长致有些意外,望着马俊,笑道:“这就是你跟我提起大儿子,原来和周馆主还是相识,那敢情是好,别看周馆主年纪轻轻,机关之术,造诣惊人,以后要多向周馆主学习才是。”

本来长辈训话,晚辈应该出来接话,可马俊却动也不动一下,急得马先克先出来应道:“大长老教训的是。”又转身瞪了自己儿子一眼。

马俊会意,硬着头皮,上前一步,应道:“谨遵大老长教诲。”

周春喜急忙摆手:“别,别,我跟马公子还是少来往得好。”

众人愣了一下,只有姬无双在旁边冷哼一声,应了一句:“离得越远越好。”

马先克好像觉得有些不对劲了,脸瞬间拉得很长,阴沉如盖上了一层乌云。

周春喜把马俊在水鱼巷子相遇跟踪,第二天又花钱收买,还被人抢劫的事详细说了一遍,然后拿出那一百二十块仙灵石,说:“马舵 主,仙灵石就在这里,你拿回去吧。”

马先克脸上红一阵青一阵,极是难看。转身大声呵叱:“混账东西,跪下!”

马俊当真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马先克朝任长致躬身行礼:“先克管教无方,请大长老责罚。”

任长致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马先克又向周春喜和长公主躬身行礼:“马某管教无方,请周馆主和周夫人原谅。”

长公主听了这话,抿起嘴儿只是笑,应了一声:“原不原谅,你问他吧。”说完,也先上了楼。

周春喜说:“我看马公子干这事,应该不是一次两次,怕拆散了不少夫妻,只怕以后仇家不少,以后好自为之吧。还有,这些仙灵石就拿回去吧。”

马先克哪里肯要,应道:“这样权当给周馆主的赔偿,我回去定会多回管教。”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