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我修魔的时候很仙 > 第一卷 一见喜
第一章 开局即死局
作者:路揭  |  字数:2812  |  更新时间:2020-09-28 10:10:29 全文阅读

“身染魔气,当诛九族!”

铁链清脆的撞击声还没散尽,周春喜就听到有人骂。

谁骂的,他没听清,身染魔气到底是什么罪,他也没想起来,但诛九族,他很清楚,那是死得不能再死的大罪。

他已经死过一次,不能再死了。

阳光从牢房高窗照进来,印在发黑油腻的木栅栏上,亮得耀眼。他低头,想挪身,可地上潮湿的稻草,硬如尖刺,硌得屁股生疼。

他忍痛摊开双脚,试图减轻屁股的承重,可左脚一伸,恰巧踢翻了墙角的尿桶。哐当一声,结着白色尿垢的木尿桶,即刻撒出一摊混着屎尿的液体。

“卧糟!”

一时间,浓烈刺鼻的尿骚/味和屎臭味,随着骂声,回荡在逼仄阴暗的牢房里,久久不能散去,熏得他想吐。

“周春喜,你身染魔气,当诛九族,哈哈……”声音从对面牢房传来。

周春喜抬头,隔着过道,望向对面牢房,好一会,才认出对面那个蓬头垢面,邋遢得如同泥堆里爬出来的家伙,正是芙蓉县的痞子林长贵。

再低头看看自己,满是血污和尘土的长袍,长发凌乱打结,粘着稻草和尘土,比林长贵还恶心。

这还不如穿越到乞丐身上,起码不会含冤入狱。

身染魔气,那真是屈打成招,原来的周春喜熬不过才招的,而且真熬不过,死了,自己才穿越过来的。

原来的周春喜可以死,他可不会坐以待毙。虽然没学过刑侦,也没破过案,但好歹是个大学生,在这小小的芙蓉县,算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再不济,上辈子也追过《名侦探柯南》好多年,总不至于刚穿越就被人冤枉定了死罪。

“诛九族啊,你们周家要完了,哈哈……”林长贵扒着牢房的木栅栏,幸灾乐祸地叫喊着。

周春喜没有生气,反倒有些高兴。因为他在林长贵的话里,听到了一点希望。

他虽是孤家寡人,可族内亲戚不少,应该不会见死不救,跟着他一起死的。

“我要想见县令大人,我是冤枉的。”他忍痛摇着牢门,晃得手上的铁链丁丁乱响。

好一会,狱卒周东发走过来,大骂:“周春喜,不想挨打,就老老实实呆着。”

“发叔,我要是被诛九族,咱们县里得死一半人啊。你帮我找一下县令大人,我是被冤枉的。”

周春喜这话真不是危言耸听,周家在芙蓉县是大族,几代传承下来,关系盘根错节,错综复仇,真论起来,县里姓周的,都能和他沾上一点关系。

谁知周东发冷哼一声:“你别乱喊,你已经被逐出周家,我可不会跟妖魔邪祟沾亲。”

“什么!逐出周家?”

“你还不知道?我这里还有家族下放的《逐亲书》,我来念给你听。”

“啊?”周春喜顿时傻了眼。

周东发不知从何处掏出一纸文书,大声读道:

“盖仙魔之怨,由来悠远,自古仙横扫魔界以来,寰宇清和,天下升平……今有青州府五柳郡芙蓉县周氏子弟周春喜,本非族亲,且心生魔念,神存怨恨,难服管制,即日逐出周氏家族……”

“卧糟!”

因魔逐亲。周春喜想起是有这种事的。

一般诛九族的大罪,临时写这种逐亲书,官府肯定是不认的。可因魔逐亲,那是有先例可循的。

身染魔气,就要诛九族,是千百年前魔气肆虐时期的重典,可如今别说魔气,连仙气都难得一见,这样的重典,早改用一种更灵活的方法,那就是将魔化子弟逐出家门。

家人亲戚,或族内宗亲,写一纸逐亲书,表示某年月日,因族内某子弟,品行恶劣,心存怨恨,易生魔念,将其逐出家族,从此非亲非故,行如路人。官府看过逐亲书,也是按例批示,某某既已逐出家族,便与家族众人无关,只处决某某一人。

这事俗称因魔逐亲,虽没律法根据,但也无明文禁止,久而久之,便成了惯例。

总之,靠亲戚是不行了。

周东发念完《逐亲书》,掉头就走,可走了两步,又转回来,骂道:“你这个恶魔,小蝶姑娘恼羞不过,上吊死了。”

“小蝶姑娘,死了?”

一言惊醒梦中人,周春喜终于想起,自己获罪入狱的经过。

昨天在凤翔路,他调戏林家的侍女小蝶姑娘,被人告发到官府,审讯时,张捕头用阴符测出他身上有魔气,他矢口否认,挨了几板子,扛不过,便招认了。

现在想想,这死罪,大概是给小蝶姑娘报仇的名目,有没有魔气,已经不重要。

可他还是觉得冤。上辈子兢兢业业,没干过什么坏事,因为救一个乱穿马路的小姑娘,被车撞死穿越过来,怎么就穿越到这么个流氓身上,老天没眼啊。

屁股又隐隐作痛,他撑手,准备趴一会,突然觉得事情有些不对。

当时在凤翔路,自己离小蝶姑娘至少有五步远,就逞些口舌之便,说了几句轻佻话,算不上调戏啊。

要知道在芙蓉县,男女能对上眼,愿意一起过日子,摆一桌酒席就算成亲。在五柳郡,甚至青州府一带,经常有大姑娘小媳妇,偷偷跟过路的戏子、挑担的货郎跑路的事。

民风如此开放,小蝶姑娘不可能因为几句轻佻话就去上吊自杀的,这明显是一桩冤案啊。

他突然想明白了,而且越想越明白,这是个死局。

小蝶姑娘是林家的侍女,林家和周家,在芙蓉县一向不和,对面牢房里的林长贵,就是周家送进来的。现在林家死了一个小侍女,恰巧自己刚调戏过这个小侍女,把周家的流氓送上断头台,算是扳回一局。

甚至这就是林周两家串通好的死局,芙蓉县两个流氓,一个死有余辜,一个死不足惜,都该死。

这样的死局,根本就不会有自证清白的机会。

“卧糟尼玛勒戈壁!”

骂声在牢房里回荡着,惊起稻草堆下一只老鼠,把他吓了一跳。

“金手指呢,出来。”

“系统,出来呀!”

……

没有,什么都没有,连一点回应都没有。

他一阵摸索,想找出什么祖传宝贝,可全身上下,除了镣铐和一件长袍,什么都没有,连条底/裤都没有。

开局即是死局。

可就这样认命等死,不是他的作风。

他忍痛调整呼吸,冷静思索脱身的办法。

仔细想一想,现在的处境,其实很危险。

陶唐国律法,死罪需三奏而后刑,这一来一去,看起来有一年半载的时间申冤。可自己入狱两天,只吃过一顿粗饭,身上倒添了不少棒伤,如今头脑发昏,隐隐有发烧的迹象,再这么下去,只怕熬不过半个月。

这帮人,是想自己直接死在牢里。

怎么办?

当务之急,自然是先保住这条小命。

如果能修仙,或者能熬得过去,甚至还有活命的机会。

可一提修仙,他只有叹息。

功法秘籍,他是有的,祖传的。事实上,陶唐国不缺功法。听说五柳城千佛街上,祖传的秘籍都有人拿出来当街兜售,真假且不说,好坏尚不论,但功法,是真不缺。

可如今仙气匮乏,几近枯竭,根本就没法修炼。

修仙死路一条,这已经是天下人的共识。

生不逢时啊!

又一声叹息,在弥漫着屎尿臭味的牢房里回荡着,然后归于寂静,静得只有阳光爬上砖墙的声音。

大概是想体验一下修炼的感觉,他下意识地把舌头抵住上腭,按以前修炼的方法,开始呼吸吐纳。

很快,阵阵乱流,从四面八方,宛如潮水般往他涌了过来,灌体而入。

他两眼一睁,目瞪口呆。

如此强烈的气感,从未有过,而且这不是仙气。

这是魔气!

他吓得坐直了身体,都忘了身上的疼痛。

虽然修仙不成,但仙气,魔气,以前有长辈展示过,也给他感应过,讲解过,他还是分得清的。

仙气轻盈流顺,如溪流之水,可润五脏,能铸丹田,而魔气混浊狂乱,性情不定。自己身上这阵阵汹涌而来的乱流,明显就是魔气。

自己真的身染魔气?他有些心慌。

也不对,仔细一品,自己体内还有仙气,而且不比魔气少。

他平心静气,开始呼吸吐纳,准备好好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套功法练完,看得清清楚楚,魔气入体,直接转化成仙气。

这是修魔还是修仙?

他有些糊涂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