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评论文集 > 旷命随笔 > 正文
如果可以,我想回到那个年代
作者:弃命  |  字数:1111  |  更新时间:2020-10-23 23:12:29 全文阅读

2020年,刘亦菲版《花木兰》与《木兰:横空出世》两部电影相继上映。

前者阵容豪华,后者五年磨剑。

对此,我只想用一句优美的中国话表达对他们的敬佩之情。

NMD,SB!

这是两部实实在在的烂片!

用再多的托词,再多的运营,再多的水军,都掩盖不了这是烂片的事实!!!

直至今日,我还记得自己当年在背诵《木兰辞》时的铿锵有力。

“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

这段话所描述的场景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中。

而画面中,那挥之不去的模糊身影,叫花木兰。

她是个女子,这是个重点,但这不全是重点,这个重点是要建立在整个背景之下的,而不是拿出来单方面过度解读。

我无数次在脑海中描绘她的容颜,无数次想象着她的英姿,然而,文字的描绘终究也是无力的,况且时空的界限决定了我无法用现实中可见的一切代入。

当刘亦菲出现,我想,或许这些遗憾可以稍加弥补。

然而,一切都背道而驰。

至于《木兰:横空出世》,一部蹭遍所有能蹭的热度却注定凉的影片,没有任何可以让我多说几句的意义存在。

如果可以时光回溯,我一定不会去看这两部电影。

花木兰的故事,之所以能被记住,是因为花木兰替父从军带给我们的感动。

很多故事,能让人记住的,往往是触动人心深处的一个点。

在我看来,这个世界上,蕴藏着巨大能量的,不是任何核武器……

它有可能是一本书,一篇文章,一首歌,一部影片,一句话,一个人……

人,所有隐藏至深的东西,所有脆弱不堪的东西,或许在这一切情感源头的催化下,会一览无余。

偏偏,很少人明白这一点。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年代,什么都不缺的年代,偏偏缺了情感。

曾经的那些感动,依然在感动着我们,但是现如今的感动,太奢侈了。

太多人写文,编剧,写歌,编曲……追求的是什么?

燃,爆,刺激,爽……

从《惊雷》到《花木兰》,再到《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一胎一百零八宝》……

文化给人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深远持久的。

人心逐渐沙化的年代,离我们很远,却也不远了。

《平凡的荣耀》,《我在时间尽头等你》,《雪中悍刀行》,《剑来》,《狐妖小红娘》,《全职高手》……

还好,它们在苦苦支撑着。

我怀念那个年代,一本韩寒的书可以让我哭上一天……

我怀念那个年代,一部不火的电视剧,可以让泪水模糊了双眼。

我怀念那个年代,那个有着葫芦兄弟和神兵小将的年代……

那时候的幼稚,现在想来,只不过是一个人情感的流露。

尽管可笑,但我愿意回去。

如果几年后,有人问起《旷影陵》,我第一时间会想起的,不是任何主角。

而是施绛玉。

她是这本书中唯一一个塑造成功的人物。她的死,是全书的亮点,亦是全书的败笔。

亮,在于她死的那一刻。

败,在于她的死后,没有任何人想起她。

这个名字,仿佛从未出现过。

但她在所有人的心中留下了痕迹。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