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乾墟 > 荒漠
第48章 格朗城——惊鸿游龙(5)
作者:暮色的影子  |  字数:3015  |  更新时间:2021-01-08 23:58:25 全文阅读

徐燃走到这层阁楼里唯一亮着的屋子,他在眼前看似轻薄的木门上抬手轻轻敲动两下,随即发出的两道略微沉闷的声响,走廊里悬挂的火光便适时从安逸里挣脱出来。

徐燃站在门口等了一会,还是没人过来开门。如果不是害怕唐突了佳人,这种材质的木门估计连徐燃随意的一拳都承受不住。

门没有关,徐燃微微用力就拉开木门的把手。徐燃走进屋内,室内的光线不算明媚,甚至可以说有种朦胧缥缈的昏暗。

屋子里颇为空旷,是那种古色生香的典雅装扮。木质的长桌和圆凳待在一起,长短与高矮皆很是相配。粉红色的薄丝绸带顺滑得挂在两边,它迎着风似有似无的舞动。

徐燃走到长桌前,看到长桌上摆放着一张素白的纸,细长的毛笔安详躺在墨砚边。

“是在等我吗?”徐燃凝视着白纸喃喃自语。

“这是想考验我的学识?”徐燃拿去白纸左右反复察看了下,纸上没有任何的标记与提示,而且长桌上除了笔墨外没有多余的东西。

徐燃把纸握在手里,不断的用力揉捏着,手里的纸瞬间变为纸团。过了一会徐燃又缓缓打开纸团,原本洁净的纸张已经布满褶皱。

徐燃又将纸张取开捋平整,用力平铺在桌上。然后他又拿起毛笔随手扔到一边,再将墨水直接倒在纸上。墨水片刻就浸透了部分白纸,流淌出去的黑墨继续侵蚀白色。

“希望你不会失望吧。”徐燃朝着自己的杰作微微点头,他自己倒是挺满意的。

徐燃朝着屋子的伸出走过去,他掀起小门处的轻薄红纱,视线扫过一遍,里面这间屋子的大小和陈设与外面的类似。徐燃无视掉这间屋子里摆好的白纸,继续向下一间屋子走去。

连着好几个房间都是这样的简单寂寥的布局,虽然一直是朝着同一个方向前进,但徐燃不敢保证自己没有转过弯。

徐燃记得很清楚,这层的阁楼房间里是仅有一件屋子亮起灯光的。可他曾在临近这整座小楼的街边的时候看过阁楼的占地规模,阁楼不应如此的宽敞才对。

徐燃又拉开一道门,这次的景色终于有所变化。影影倬倬的昏暗已然消失,恍然出现的光芒却有些不真实。

室内的中央是放好茶壶与杯子的小圆桌,一位面带轻纱的女子在向杯子里斟满茶水。

“跟我预想的时间刚好。”女子朝着徐燃举杯,她又侧身轻轻抿了一口。

她的声音很好听,那柔软的音调像是清风吹皱湖水泛起的涟漪,徐燃便在原地等待这逐步弥漫的涟漪。

“公子请坐。”她朝着燃伸手作出请的手势。徐燃径直坐在她的身边,一股游离的清香便主动钻进他的鼻腔。徐燃抽动鼻子仔细嗅了嗅,是和黑月截然不同的香味。

“公子是初次来这里吗?”女子望向徐燃,她双眼清澈,轻柔的声线里却藏有一丝诱惑。

“嗯,听说这里的姑娘很美。”徐燃拿起杯子直接喝下几大口。刚刚的对战确实令他消耗不少,现在刚好补充下水分。

“咯咯咯咯咯咯.....”女子轻笑几声,明明是跟楼下那位郝姐姐相似的笑声,却让徐燃感到如沐春风的温暖。

也许这就是妖艳贱货与纯情姑娘的区别吧,徐燃看着她的双眼莫名想到。

“既然是公子第一次来,那么公子抗拒这里的规矩倒也有情可原。”女子又给徐燃斟满茶。

“奴家唤作浣心,公子你呢?”徐燃刚握在手心里的杯子瞬间炸裂,茶水与残片从他手里缓缓流下,迸溅射出的少许碎片散落各处。

“公子,你......”浣心不明所以的望着徐燃,她眼里的惶恐难以掩饰。

“是奴家哪里不小心惹得你生气啦?”浣心扑闪着眼睛,伸出手指轻轻的探向徐燃的衣角。

“没有,很好听的名字。”徐燃面无表情的脸展露出一丝笑意。

“刚刚没控制好力度,之前穿过花阁禁制的时候废了不少力气,手里残存的血气有些暴躁。”

徐燃的目光扫过浣心的全身,顺着光线,他伸手小心点捏走浣心衣裳上的碎片。

“公子很细心呢!”浣心盯住徐燃的动作,她似乎要将徐燃所有的举动记在心里。

“是啊,见你一面可不容易。”徐燃在确定没有碎片遗留后收手,再弹落自己身上的碎片。

“那公子认为值得吗?”浣心莞尔一笑。

“你的脸我都看不清楚,怎么知道值不值呢?”徐燃又重新拿出一个杯子开始倒茶。

“花阁不许浣心私自取下面纱呢,不然会收到严厉责罚的。”浣心极为认真的说道。

“到处都是制定好的破烂秩序,你也觉得很无趣吧。”徐燃勾起一抹笑容,笑容里透露着不少蛊惑她躁动的成分。

“嗯,是有点吧。”浣心颇为惆怅的说道。

“我最喜欢助人为乐,善解人意更是我的天赋。所以.......”徐燃一把将她扯到怀里。

猝不及防的浣心整个人都靠在徐燃的怀里,她胸前的柔软触感紧紧贴着徐燃的胸膛。

徐燃趁着浣心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随手揭掉了她的面纱。

入眼便是赛雪欺霜的肌肤,白皙如玉的脸蛋闪过清浅的流光,秀挺精致的瑶鼻,抹过少许胭脂的唇像是盛放在雨季里的红花般娇艳。

也是与黑月不同的漂亮,她的五官更加精致立体,尤其是她那泛着浅淡蓝光的眼眸,清澈深邃的像是安谧许久的湖水。

“公子,你竟然.......如果让别人知道你这样做,你会有大麻烦的。”浣心并没有想象中的惊慌,她靠在徐燃怀里平缓的说道。

“那就不让别人知道就好啦!”徐燃轻轻一笑,他摸着浣心柔若无骨的小手。

“既然做过那就一定会留下痕迹,何况你还是强行闯过来的。”

“我在大厅内明明听到有人让我上来,那人难道不是你吗?”徐燃与她四目相对,她眼里闪过的点点星茫不知是期待还是疑惑。

“不是我。”浣心摇了摇头说道。

“那这层还有别人吗?”

“没有,只有我能留在这里。”

“只有你自己啊,那还真是可怜啊。不过现在有我来了,你就不会那么寂寞啦。”徐燃的手与她的手仅仅扣住。

“既然这层没有别人,那我们就不用在管叫我过来的人是谁了,我们好好玩玩吧。”徐燃眼里的光影停驻在影里。

徐燃的手放在浣心的肚子上,缓缓的往上移动,知道碰到两座荡漾清波的柔韧山岳。

“公子.......”浣心羞红着脸清轻轻的呻吟,她原本清纯的深情在情动时竟有种难言的魅力。

浣心突然伸手握住徐燃的的手臂,她侧头正色说道“公子,请自重哦,不然会有实力强横的人来对付公子。”

徐燃望着浣心郑重的神情一时间愣住,然后又放出一阵明朗笑容,“我的确是在配合你出演啊。”

徐燃的手滑到到她的衣裳系带上,他缓缓的扯动着浅红的腰带。

“我是很喜欢和实力强横的家伙对战,但更喜欢欺负你这样软绵绵的姑娘。

一看到你白白的脸蛋,一摸到你柔软的胸部,我就好想保护。想把你从坏人的手里救出来,然后再狠狠欺负你。”

徐燃露出狰狞的笑容,他又一次扯动浣心的腰带,那似有似无的雪白近在咫尺。

“你打不过他的,他很可怕的。”浣心死死按住徐燃的手,她皱起脸蛋有点害怕的说道。

“没关系,我可不怕他。我一拳就能把解决掉。不过如果她是位姿色跟你差不多的姑娘,那就另当别论。”

徐燃用力一扯,终于扯开浣心的腰带。她那雪白无暇的肌肤迎着光亮徐徐呈现在徐燃的眼眸里。

浣心感受到微凉空气的接触,顿时一副无奈欲泣的模样,可她那种弱小无助的姿态更令徐燃胃口大开。

“还不叫人过来吗?不然我就吃掉你喽!”徐燃咧嘴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浣心垂着头不肯说话,徐燃继续将她的衣裳向外扒开。淡紫色的内衣原来是很有美感的,徐燃颇为诧异凝视着她胸前的那块布料。

“既然你如此喜欢对战,那我就成全你吧。”刚刚还在垂头羞涩的浣心缓缓抬头,她蓝色的眸子里尽是被点燃的兴致星火。

五境巅峰的血气赫然在徐燃眼前炸裂,徐燃右手持剑格挡血气的冲击。

片刻后尘埃落定,室内的桌椅都被撕成碎片安然的躺在徐燃的脚边。

徐燃望着不远处持剑的浣心,她还是原来的样子,但精致的面容已然蒙上一层冷霜,她眼中闪过的寒芒成为室内唯一的光亮。

“有意思,姿色绝艳无双,但没想到你还是中位血族。”徐燃像是看中心仪的猎物朗声说道。

“真的是想不到吗?”浣心持剑遥指徐燃,她手里的剑气愈发强横,萦绕的血气不断奔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