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无双国医 > 正文
第一章 略施小技
作者:山兔哥  |  字数:3548  |  更新时间:2020-09-16 14:05:08 全文阅读

“滴滴...”,一辆警车风驰电掣般驶过宽仅2米左右的青石板路,哧...在车轮与地面的摩擦声中,滑到了一栋老式的宅院前,从驾驶位跳下的这位,风风火火。脸上、胳膊的皮肤黝黑,却戴着一副墨镜,模样有点酷,有点激动,还有点迫不及待。门刚开,便快步上前给开门的年轻人一个大大的拥抱。

  “兄弟,想死儿我了。”黑脸警察故意用略带生涩而尴尬的北方腔激动地大喊。

  “阿勇,回来啦。”青年也稍显激动地回应,“进来吧,两年多没见了吧。”

  两人绕过玄关,走进宽敞的客厅,里面的家具、摆件古色古香。墙上那副徐悲鸿的八骏图,还有那扇紫檀木雕刻而成的屏风,显示出这里的不凡,高贵而内敛。只是供桌上摆放着一位老人的黑白照,中间的香炉尚冒着缕缕蓝紫色烟,旁边的果盘里盛放着新鲜的凤梨、荔枝、芒果、香蕉、龙眼,使得偌大的房子寂静而沉重。

  “净了手,给老爷子上柱香吧,”青年低声说道,目光闪现着一丝悲伤与孤独。青年叫林俊,照片上的老人是林俊的爷爷,七天前因胃癌去世,今天是老爷子的头七。老人走后,林俊整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形单影只,大多数时候都在翻看着爷爷留给他最珍贵的东西 ―――― 相册;要么就是坐在院子里发呆。这黑脸警察的到来,倒是让林俊的情绪好了不少,虽然仍然面带哀愁。毕竟这位发小兼死党黄勇,是他唯一的亲人了。

  黄勇净了手,一脸肃穆,先是恭敬地给老人上了三柱香,再三拜三叩。心中涌起一阵难过,他可是从这位严肃而慈祥的老人身上得了不少的好处啊。六岁开始,便和林俊一起拜老人为师,每天早上跟着师傅习练军警格斗、洪拳……,直到考入警官学院,跟在老爷子身边的时间甚至比老人的亲孙子还长。

  “老爷子走的时候,我也没在身边,”叩了头,黄勇满脸遗憾地说道,“希望他老人家在那边不要生气。”

  林俊摆了摆手,“老爷子临走前,说起了你。这么些年,我一直在国外,老爷子跟前都是你在照顾着,而且你也走上了老爷子以前走的路,做了警察,这让他老人家很欣慰。”

  “唉,你在国外的这10年,老爷子确实是没有一天好过呀,既担心你的安全,又害怕过多的打扰你。”黄勇喝了一口水,道:“这两年你回来了,估计是老爷子晚年中最满足的时光了。”

  听黄勇这么说,林俊低下头,沉默了。他对父母完全没有印象,自小就是爷爷拉址大的,却只是在爷爷最后的两年多时间里,才让老人享受了短暂的天伦之乐,想想的确是不孝呀。

  见林俊如此,怕他过于自责,黄勇赶紧提议:“走,找点吃的吧,我这都前胸贴后背了,昨晚回来到现在还没填过肚子呢。”

  “早茶吧,”这会儿天色尚早,距离吃午饭还有2个小时呢,“市里新开了一家,味道不错。”

  两人开着车,20多分钟后来到惠珍楼,直接上到3楼,也没要什么包间,只在大厅靠窗找了一张桌。光南人有喝早茶的习俗,把饮茶称为“叹茶”(即享受之意),“叹一盅两件”(即享受一盅香茶、两件点心之意)这样广为流传的口头禅就能说明一切。在省会嘉穗,此风更甚,且讲究“食不厌精”,但点心的价格是高低都有,穷富皆宜。三俩老头老太闲来无事,可以叫上价格实惠、雷打不动的一盅两件,家境殷实的生意人自然也可以来些鱼翅漱口。到了周末,一家老小登上茶楼,围桌而坐,饮茶品点,畅谈家事、身边事,其乐融融。亲朋之间,上得茶楼,谈心叙谊,沟通心灵,倍觉亲近。所以许多即便交换意见,或者洽谈业务、协调工作,甚至青年男女,谈情说爱,也是喜欢用早茶的方式去进行。

  此时正是早茶高峰时段,加上惠珍楼新开,生意更是红火,虽有三层,一、二两层早已满座,就是三楼也坐无虚席。看着一笼一笼、一碟一碟久违的美味珍馐,去北方执行卧底任务两年的黄勇,已经食指大动了,努力咽了一口口水,站在桌边一连点了十几道点心,才拉开椅子坐下。

  “嘿嘿………你要不要再加点什么?”看着服务员仍然站在一边等待,黄勇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望着坐在对面对着自己目瞪口呆的林俊问道。

  “靓女,麻烦先上这些吧。”林俊笑着对服务员说。“你这是多久没吃过啦?都馋成这样了?”

  “嘿嘿嘿……两年多了。你是不知道,我现在看到鲜虾肠、糯米鸡、马蹄糕……这些,就像当初见到女票一样,口水都流出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在你眼里,嫂子就是虾肠呀,要不我们现在打电话问问嫂子?”见到了死党,又有了美食,林俊也开朗了很多,和死党打起了趣,拿出手机,作势欲拨号。

  黄勇连忙抢过了他的手机,“别呀,兄弟我会死得很惨的。昨晚回到家她已经睡了,早上她去上班我还在睡觉,还没来得及说上话呢。”这家伙求生欲很强呀,“这两年你嫂子已经满腹怨恨了。”

  林俊鄙夷地看着黄,这丫装,也不知道是谁初中就开始撩妹还带回家过夜的,从来就没害怕过。

  黄勇被他看得毛毛的,“嘿嘿嘿……谁还没点故事呀……”

  “话说你这次一走就是2年多,到底是什么任务呀?”林俊也没再为难他,但有点好奇,这家伙从警校毕业才3年,见习一年,然后就不见踪影了。

  “说起这事儿,”这尴尬的北方腔又来了,听得林俊一身鸡皮疙瘩,这大夏天的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惊险呀,要不是兄弟我得了老爷子真传,可能就回不来了我告你。我……”正想得意地吹一把,突然想起昨天才结案,有些细节还不能公开,声音戛然而止。

  “啊……儿子你怎么啦?你别吓妈妈呀?你怎么啦?”邻桌突然传出一声尖叫,林俊也就不接着问下去了,转而看向邻桌。只见一个约六七岁的小男孩双手乱抓,眼泪直流,两眼泛白,却说不出话来。而一旁的年轻女士则稍显慌乱地叫喊着“儿子你怎么啦,别吓妈妈……”。

  “快打120,这是卡到喉咙啦。”此时已经有好心人看出问题。

  “来不及了,我来,我是医生。”林俊也看出来了,毫不犹豫地说道。异物卡喉,救人的时间只有短短5分钟,最快速度送医院往往也来不及。

  “好,好好,快,快救救我儿子,麻烦你了。”年轻母亲忙不迭地恳求。

  “年轻人,你真的是医生吗?看你这么年轻,大学还没有毕业吧?”

  “还是打120吧……”

  围观人群中传出一些质疑声。

  这种紧急情况,林俊没打算解释什么,而是四下寻找着什么东西。突然眼前一亮,身后桌上放着一部手机,手机壳上有一挂件,是一只毛茸茸的小白兔。便一把抓过手机。

  “诶你干嘛抢我手机呀?”一美女大声质问。

  林俊没理会,快步走到小孩面前,抓着小白兔轻轻地挠着小孩鼻尖。

  “这是干什么,不赶紧救人,还在闹着玩,真是……”

  “对呀,开玩笑吧,孩子妈妈还是赶紧打120吧……”

  “我来打我来打,喂,120吗?……”

  “啊...嚏...”一粒花生米从小孩的口中喷出掉落地面,随之“哇……妈妈……”,一声大哭。

  “儿子,好了好了,吓死妈妈了。”母亲紧紧地抱住小孩,眼含泪花地安慰着。

  “还真行呀,不会是瞎猫碰着死耗子吧。”人心就是这样,自己动手救人,看着别人救好了,也把这看成是运气。

  林俊也懒得理这些人,拿着手机,物归原主,“谢谢你,美女。不好意思,刚才不问而取。”

  “不用客气,你也是着急救人。”物主也有点不好意思,刚刚还以为这小年轻大庭广众之下抢手机呢。

  “不好意思。”再次说了声抱歉的话,林俊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小孩和母亲也过来了。“谢谢叔叔。”一声稚嫩的道谢声传来。

  “这位先生,真的是太感谢你了,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怎么办好。”年轻妈妈也赶紧道谢。

  “举手之劳,不必客气的。”林俊谦虚地答道,“人人都会这么做的。不过小朋友吃东西大人还是需要注意点,不能吃得太急,特别是尖果、糖果一类。不过如果真的卡住了,像刚刚花生米卡得不是很深,所以用一些毛茸茸的东西挠挠鼻子,刺激一下打个喷嚏就能吐出来。但是如果卡得比较深,刺激鼻子无法吐出时,可以使用海姆里克急救法。”想到这种事情常发生,林俊就干脆把急救方法告诉了对方,同时也告知网上有大量的关于海姆里克急救法的教学视频,可以参照学习。

  “谢谢谢谢。”妈妈再次道谢,离开。

  “兄弟,你不去做医生,真是一大损失呀。”黄勇一直坐在旁边安静地看着这一切,想到林俊那身神奇的医术,连被医院通知胃癌晚期、最多能再活半年的老爷子,都被这小子硬生生地延长了2年多的生命,便有感而发,“要不你别再读书了,去医院工作了吧。”

  林俊有着非常高的中医天赋,六岁拜爷爷的好友林立昌为师学习中医,直到12岁时被送到国外上学。但即使在国外,也仍然勤学不辍,每年假期回国都会跟着师傅到处游医,积累经验。16岁开始独立诊断、处方,18岁通过中医执业医师资格考试并取得医师资格证书。大学考入University of Glasgow,心外临床专业本科加硕士毕业,同时攻读心理学硕士学位,只是因为爷爷的病情况,没有继续完成心理学硕士学位。

  “嗯,不读了。虽然学业未完成,有点遗憾,但是老爷子这一走,确实让我觉得有点心灰意冷,心累。”

  “哈哈哈哈哈哈,那太好啦。要不和我一起去嘉穗吧?”黄勇再次劝道。

  犹豫了一会儿,林俊还是答应了,“好啊,我也应该去看看叔叔阿姨了,有一阵子没见了。”

  “那行,明天就去吧”黄勇这回是真的很开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