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虚空征服者 > 正文
20章 七点钟
作者:朽木於是  |  字数:4962  |  更新时间:2020-11-24 12:30:16 全文阅读

“怪事。”协调处,一办事员突然道。

“怎么了?”同事随口应道。

“【解脱之刃】大人昨天就应该回来了,现在已经过去一天,他还是没来交还任务。”

“说不定突然遇到其他事了……现在不回来也好。如果让斯宾森大人知道主教去了……”

“也对。”

……

在办事员们聊天的空当,【解脱之刃】斯宾森早用秘密办法联系上了关系最亲近的伙伴:

“杰斯,我是斯宾森,我有事找你,听到以后回话。”

【光明之锤】杰斯,圣堂教会的新一代高级武士,受到斯宾森的通讯请求以后,马上回复:“怎么了?”

“我的父亲,去了。”

“什么?!班德路汀主教……”杰斯的第一反应是难以置信,第二反应还是难以置信:“这不是小事……”

“我没开玩笑。”斯宾森的声音有点哽咽,但又马上恢复平日强悍冷酷的本色:“我要你帮我干点事!”

“嗯。”明知道斯宾森绝对不会干好事,而且后果会很严重,但杰斯依然答应的毫不犹豫了他。

“你任务做完了吗?”

“早干完了。”

“带好装备,到教会墓园找我。”

“没问题。”

紧接着,斯宾森如法炮制,联系了【裁决圣枪】、【正义之眼】、【煌炎】、【收割者】四人。

斯宾森平日寡言少语,朋友不多,但交到的朋友全是值得以命相托的至交好友。

不多时,几人陆续赶到,并且全知道了那个令人心碎的噩耗。

没有“节哀”、没有“抱歉”,这六个小伙子全都是行动先于思想的武人,尤其是他们还掌握着凌驾于一般国家法律之上的武力,在教会里也享受着高人一等的待遇。

遇到这样令人悲痛的事,他们不会像普通人一样坐在原地仰天大哭,也没必要哭。

只要去做,这就行了。

这就够了。

……

教会墓园。

班德路汀主教的尸身还没找回来,但出于礼法,依照主教早先留下的遗愿,教会早已安排人手,为主教搭盖了一座庄严肃穆的坟墓。

“你直接说怎么做吧,斯宾森,我没意见。”主教的大墓碑前,【光明之锤】杰斯,作为和斯宾森关系最近的好朋友,率先开口帮兄弟撑场面。

“其它人呢?”斯宾森感激的朝杰斯点点头,环视一周,问道:“有什么想法吗?”

“我们都支持你,斯宾森。说说你的计划吧。”

感激的朝朋友们看了一圈,斯宾森道:“计划很简单,我们要抢在希鲁斯大人前面,赶去夙庭帝国。我要亲手杀了林微澜!”

“据说林微澜踏入史诗已经有近三百年了。”【正义之眼】克劳伦斯道:“说不定他快要到半神的阶位,我们是不是带点其它东西,或者再联系其它人。”

“不,我们六个就够了。”斯宾森坚决的拒绝了他,理由也很充分:“人多了不好保密。况且快到半神的人不会急着和邪神做交易,恐怕他是快死了。”

有道理。斯宾森的分析听起来有理有据,除了执行任务之外,再就没怎么接触过人类世界的小伙子们纷纷赞同。

……

夙庭帝国。

对外宣称已被关押的林微澜正坐在帝国议事堂,跟其它人进行秘密会议。

与会人员不多,只有王宫禁卫军最高指挥官、史诗级战士林微澜;帝国皇帝卡罗莱斯;杀手部队【猎杀之影】最高指挥官、史诗级战士斯柯奇;纪律监察部队最高指挥官、史诗级战士卡布罗四人而已。

收到皇帝命令,斯柯奇和卡布罗不得不马上丢开手里的一切事务,奔赴国都,共同商讨突发事故。

基调倒是不难确定:不管如何,错误都不是帝国的,谁也不能对帝国的国策指手画脚。

可是难点也同样难:怎么把祸事给赖掉。

圣堂教会不是帝国周围的小国家,随便就能欺负。心情好了糊弄一下,心情不好就直接露出凶相,搞战争讹诈。

更何况教会还赔了个大主教。

“都说说吧。”以往都是帝国宰相兰瑟尔公爵最先发言,但现在兰瑟尔公爵已成骨灰,这个场只能由皇帝来开:“谁想到什么好办法了?”

气氛沉闷,因为这里不是开玩笑的好地方。虽然这事人人有份,但事已至此,谁也不敢率先开口。

良久,在皇帝发怒以前,林微澜说了一句:“这事……恐怕很难推脱。”

“阅读理解不及格!”皇帝眉头一皱:“我问得是怎么办,不是好不好办!”

“……这是个死局。”斯柯奇也艰难的开口了:“教会派出了法典执行长。”

“教会势大,我们的力量又折损太多,硬着头皮对抗必定招来教会的打击。”卡布罗也附和道。

“意思是现在我们只能任由教会比划了?!”卡罗莱斯皱皱眉。

皇帝实在难当:遇到事的时候不能拿错主意;别人可以说没办法,皇帝却不得不在所有人都没办法的时候想出办法。

把责任丢出去?

真这么干了,要不了多久,自己的身家性命也会跟着一起丢掉。

“我等无能。”

这是皇帝最不想听到,偏偏又是皇帝听到的最多的话。

左右思忖,皇帝终于下定决心。

帝国的实力已经一损再损,决不能把剩下的也一起让出去了。

更何况林微澜为帝国效命七百余年,是支撑皇位的最有力支柱之一。

万一他真的把林微澜丢出去避灾,以后恐怕就再也没人敢为皇室真心卖命了。

“哪怕帝国就此灭亡,我们也绝不交出林微澜!”不过十几次呼吸的时间,皇帝斩钉截铁的下了结论。

林微澜听得心中一动,感激下跪:“皇帝!”

他当然感激,皇帝这句话算是把他的命和帝国命运彻底绑在了一起。

换句话说,他没有被当做弃子,他的命算是保住了。

教会的势力很庞大,身为史诗级战士,林微澜对其中门道认识得比一般人更清晰。

可以说,只要是教会想杀的人,那就绝对没有成功逃脱的可能。史诗级战士的确强大,但在本质上依然是凡人,也得抽时间呼吸吃饭喝水上厕所。

如今帝国肯站在林微澜背后全力支持,林微澜也有了更多底气。毕竟教会再强大,总不能为一个林微澜就杀光一个人口近七亿的帝国吧?

“起来吧,林。”皇帝温声安慰道。迎着其他两位同僚羡慕的眼神,林微澜从地上重新坐回椅子里。

“这次教会的动静这么大,恐怕主要还是班德路汀主教的死。只要我们的赔偿到位,教会也肯定不敢过分逼迫。”根据自己以往的工作经验,卡布罗总算来了精神,分析道。

“嗯……”皇帝摸了摸下颌,若有所思。

单纯花钱也许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如果把范围拓宽到利益,那一定是解决一切问题的万能钥,匙(万能钥,匙竟然也是个敏感词)。

“可是……具体要让步到哪个程度?驻军权?领土自治?”斯柯奇也来了精神,参与讨论。

你一言我一语,几人努力把赔偿的价钱压缩到极致。

但是事件绝不会按他们的想法持续发展。

……

“早啊,柴因哲。”索伦早早从被窝里爬起来,这是他一直以来的习惯。

艾莉亚还在熟睡,这个可怜的小姑娘已经被接连不断的变故吓坏了。索伦没有惊动她,悄悄安放好她的熟睡姿势,出了门。

无尽虚空不存在早晚区别,不过柴因哲没必要表现出这些细节。

点点头回以微笑,柴因哲道:“有件事,我忘了告诉你。”

顿了顿,柴因哲又补充道:“是关于艾莉亚的。”

“嗯?”热恋中的人(不管男女)总把彼此看得比钱更重要,一听和艾莉亚有关,索伦马上集中精神。

“艾莉亚也有战斗专业……是战斗天使,我记得我已经说过了。”柴因哲犹豫一下,道出实情。

“哦。”索伦张了张嘴,平淡道。

索伦这个不以为然的态度让柴因哲有点生气——毕竟他要重新开始成为高等虚空了。

柴因哲立刻不客气的刺激道:“我说战斗天使艾莉亚你没反应,我说妙龄少女屠城记你感不感兴趣?”

“唔?”

有美女——还是年轻少女;

有战斗——还是单方面屠杀;

这两个因素足以准确刺激到男人们的兴奋点,极道剑圣也不例外:“那是什么意思?”

“很难启齿,索伦。”柴因哲又恢复到平常不咸不淡的态度:“战斗天使也是个稀缺且强悍的战斗专业,虽然极道剑圣的最终上限比它高得多,但是进步绝对没人家快。”

柴因哲刻意避开了另一件事的说明:在原本的世界里,他不会出现,索伦必定会死在监狱里;古利斯安在得到艾莉亚的灵魂以后,按照惯例,将满足死者的最后遗愿。

艾莉亚将会从古利斯安口中得知索伦的死讯,并且借助古利斯安的力量和麾下的恶魔军队对夙庭王都进行屠杀。

在这场杀戮里,艾莉亚的灵魂会受到彻底洗礼,血、火、风与枉死者的仇恨会是她新生的基石和力量。

满足艾莉亚的心愿,可以让艾莉亚在新生之后更加忠诚,能极大加强战斗天使的力量,还能直接免于向夙庭帝国支付那一笔财富,并且进一步削弱正神们的影响和力量。

若是再派遣人手伪装成高级知识分子,还能借此机会大肆抹黑正神的形象,哄骗人群。

好处这么多,古利斯安当然会大力支持艾莉亚。

“嘶——”索伦眼睛一凸,明白过来柴因哲要说什么了。

“没错,这是我要跟你说的第一点。”柴因哲总结道:“你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在与艾莉亚的武力比较方面,处于弱势。”

这真是个让人牙疼的消息,至少索伦这么想。

妻子要是比丈夫更能打,丈夫就很难担起夫纲。

但更让索伦难过的还在后面。

听柴因哲那么说,索伦消化掉这个消息以后,反应过来:“这才是第一点?!后面还有?!还有多少?”

“【战斗天使】这个战斗专业有“天使”作后缀,相信你已经注意到了……这代表艾莉亚的基础阵营是【守序】。你属于【绝对邪恶】的一员,你们迟早会爆发不可调和的冲突。”

“无稽之谈。”索伦不屑的一摆手,脑袋一扭。

“你们的感情很好,我不否认。”柴因哲道,又道:“只有现在而已。”

“……”柴因哲说的未来也许就在不远处,索伦也想得到,只是被他刻意忽视掉。

“你们都有机会成为长生种,你们的寿命会很长,艾莉亚对你最开始的好奇和感激会很快消退,速度快到你想象不到。到那个时候,她会觉得你不再是值得托付的人……”

“那我该怎么办?”

“这些烂事很难处理,最好的办法是一开始就别接触。”柴因哲道:“可是你已经接触还沉迷其中——你只能用一些残忍的手段了。”

“比如说?”

“假如艾莉亚的最终归属是【守序善良】,那没得说,她会变成你不死不休的仇敌;如果是【守序中立】,那你们就有的谈了;如果是【守序邪恶】嘛……你就没必要那么费力,你要杀人,她会很开心的帮你放火把风。”

说了一大堆,柴因哲总结道:“总之,艾莉亚和你之间的关系,全取决于你自己的手段。”

“听你这么说,最好的结果是【守序邪恶】了吧。”索伦点点头,若有所思:“我该怎么做才能让她进入邪恶序列?”

“说的简单点,破坏她心里原来的道德观念就完事。”柴因哲道。

柴因哲高度概括,索伦当然听不懂。不懂就问:“我需要具体到哪方面?”

“最省事的办法是让她随便和不同男人交往,这是速度最快、风险最小的办法,但是副作用非常严重:她会在某些事情上变得很开放……”

柴因哲话没说完,索伦就被其中暗示气得双眼通红:“我……”

“还有一种办法是你亲自给她灌输这些东西,但是存在一定的风险:她也有可能被其它人影响。”捉弄完索伦,柴因哲马上提出另一种看似可行、其实也坑的要命的办法。

“嗯……”这个办法听起来很靠谱也很省事,索伦摸摸下颌,看上去颇为意动。

但极道剑圣不会马上做决定。

想了想,索伦道:“还有没有其它办法?”

“有。”柴因哲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这个办法,才是他真正的目的所在。

“什么办法?”索伦作出柴因哲早已预料好的反应,说出柴因哲早已预先推衍过的话。

“完全放开对她的保护,让她见识这个世界最真实的一面。”

这个办法把索伦吓了一跳。

幸运儿可以感受到无尽的善意,让他们觉得生活本应如此,生命是一场奇妙且伟大的奇迹,那不奇怪,也不需要反驳——因为那就是他们经历的;

但对底层人而言,生活一定难堪。生命不是值得赞颂的东西,它是一场漫长、痛苦、令人憎恨的煎熬,以及有可能成为人上人的赌.博。

感受世界毫无保留的恶意和羞辱,品味世界上最深刻也最真实的残酷,把人性放在屈辱里反复熬炼,这对极道剑圣都是个难以承受的考验——索伦没能挺过去,他失败了。

要不然他也不会成为【绝对邪恶】阵营的一员。

手里最初沾染温热的人血,倾听濒死的悲吟,注视一个个鲜活的、有感情、有思想、有家人朋友的人逐渐变成冰冷僵硬的尸体,就算是索伦,也花了不短的时间才适应这个过程。

叫一个女人——还是自己的女人——去面对这些东西,索伦实在狠不下心。

“如果你实在不舍得。”柴因哲又加了一些猛料:“我们在下次行动以前,最好把她安置在一个妥当的地方,不然……你明白后果。”

索伦目前生活的主要内容就是杀与被杀,艾莉亚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如果她贸然踏入这个领域,等待她的下场就是不远处的惨死。

放下艾莉亚,索伦当然不舍得;可是让艾莉亚去感受那些索伦曾经体验过的苦难……

“还有没有其它办法?”索伦艰难的沉默一下,提出一个他也很难启齿的问题。

“很遗憾,索伦。”柴因哲的声音听起来冰凉无比:“在提出这个问题以前,我猜你已经知道答案了。”

“等价交换,想要多少就得支付多少。这个决定不难做。”柴因哲整整衣领,道:“我要去见见林微澜,从现在开始到我回来以前,你有一个晚上的时间。如果我回来以后你还没想好,我就亲手帮你杀掉她。”

“诶……”索伦还想说点什么,柴因哲却已不见踪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