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星女 > 正文
第一章奇怪经历
作者:梦狐  |  字数:4920  |  更新时间:2021-01-01 00:00:21 全文阅读

“滴嗒——”

雨后的明镇格外的安静祥和,此时已经是黄昏时分,天边赤色的火烧云与一只色彩艳丽的鸟呈现出瑰丽的景象。

我在明镇的上坡区,立身于马路右边,抬起头缓缓闭上双眼,享受的伸开双手,微风拂面,耳边只有外出觅食小鸟归巢的鸣叫。

这个地方是新开发的,没多少人从这里经过。

这一刻,仿佛什么不好的事都能放下,心里的包袱一件件卸下来,整个人都经松了许久。

“呼——”

吐了口气,睁开双眼,嘴角都不由自主的扬起一丝淡淡的微笑,我正准备离开的时侯,身后传来尖叫和刹车声。

“啊——快闪开!”

我扭过头,映入我眼眸中的是一辆叫不出名字的白色轿车,而这辆白色轿车正朝我冲来!

危机感笼罩然而我并没有动,双眼瞪大看着迎面而来的轿车不知所措。

“快闪开啊!”

“唔。”等我反应过来后已经来不及了,没办法只是双手挡住脸。后来想想都觉得十分可笑,挡脸看不到就不存在没事了吗?

“啊!”

车主是一个大姐姐,叫韩妃。她刚大学毕业,回到家乡工作,刚拿到了驾照就想试试手,不料下坡加路面潮湿太紧张就大脑一片空白,于是就发生了现在的事。

韩妃瞪大美目,这人在干嘛?不要命吗?情急之下才想起刹车,一脚下去,闭上双眼不敢去看,一切只听天命了。

刹车声回响在耳边,我根本不敢去看,只听见轿车撞上人行道凸起台阶的碰撞声。

这时我清淅的感受到有东西碰了下我的左脚,现场安静了会儿,睁开眼睛看着离我不到一厘米的轿车,双腿很不争气的软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劫后余生的感觉涌上心头。

捂着狂跳的心脏想试图站起来,而无规律抖动的双腿将我的念头彻底打消。

“不会撞到人了吧?才刚拿到驾照就要坐牢?呜——看一看…”

韩妃将双手放在眼前缓缓睁开眼睛,心中碎碎念:没撞到…没撞到…

当见到我没事的时侯,紧绷的身体顿时放松,吐了口气手放在胸脯前拍了拍,拿起几张纸便打开车门下车向我走来。

我仿佛被吓傻了般,直勾勾的看着车头。

韩妃叉着腰走过来,皱着眉头:“你干嘛?叫你闪开也不动?差点就撞上了你知道吗?撞上会死人的你知道吗?嗯?”

咽了口口水后我颤颤巍巍地说道:“嗯…嗯…我…我知道…”

“知道你还!”

韩妃有些恼火,深呼吸冷静下来,不满的哼了声后,走近抓住我的手臂用力拉我起来。

一股沁人心脾的淡淡香味冲进大脑,同时我也借着这股力挣扎站起身来,虽然双腿微微发颤但也可以勉强的站着了。

“擦擦汗吧…”其实韩妃也有些心虚…毕竟是自己开车技术不行才出的事。

“嗯,好的,谢谢…”

我从没和女生挨那么近,原本被吓得发白的脸庞开始隐隐发烫,低头伸手接过纸巾擦掉额头上的冷汗。其实上半身都已经湿透了,但身为一个男人,这不能说。

韩妃投来关切的目光:“你没事吧?你住在哪儿,我可以送你回去。”

“不…不用…”

我连忙摆手推辞,脸庞依旧发烫始终低着头不敢看过去,说话都有些结巴。

“噗嗤!”韩妃突然笑了下。

这不是最要我尴尬的,下面发生的事让我恨不得立刻找个地洞钻下去。

“咕噜噜…”

肚子很不争气的叫了起来,现场安静了下来,只有肚子抗议的叫声。

韩妃挨着车前盖若有所思地说:“啊…那个我没有吃饭,请你去吃一顿吧?就权当赔偿了。”

“我…”刚想拒绝,韩妃的一句话让我不得不答应。

“你要是拒绝了我没有办法,只好联系你的父母再道歉了。”韩妃带着丝丝威胁的说道。

“呃…”

我抬起头与她视线对撞上,又连忙错开,盯着一旁的垃圾桶,根本不知自己在想什么,只觉脸更烫了。

韩妃眯着眼,幽幽地说:“不给姐姐一点面子吗?嗯?”

“不…不是…”

我连忙回应,可刚说完自己就后悔了。

“好!上车!”韩妃笑着回到车上,扭动车钥匙点了点喇叭,扬了扬脑袋示意我赶快上车。

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上了,打开车门犹豫了下抽几张纸垫着,才坐下。

韩妃望着车窗外,打开车门走向路对面,我望过去,发现对面站着一位女孩。

我下车,靠在车旁。

依稀可以听到两人的对话。

“你好,刚才就见你一直在这里看着,你也见到了没事,我已经协商好了,请不要打电话报警好吗?”韩妃柔和的说道。

女孩扭头朝我这边看来,我点了点头,女孩开口说:“嗯,我知道了。”说完朝我这边走来。

女孩走近来脸色平静的说:“你好,我叫苏雨。”说完就往下坡离开了。

当时的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上来一个自我介绍是怎么回事?这又不是相亲。

韩妃姐走近,望了下女孩的背影疑惑道:“她跟你说了什么?”

一脸无辜地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切,不说,我还不稀罕呢!”韩妃摆摆不屑地回到车里,按了按喇叭。

我赶忙上车。

车子缓缓启动,我脑子突然想起什么,身体瞬间绷紧,手抓住垫子,咽口水紧张的东张西望。

韩妃翻个白眼,嘴角微微翘动:“你还真是对姐姐的开车技术放心啊…”

“对了,姐姐叫韩妃,韩信的韩,皇妃的妃。”

车子平稳的转个身往东方驶去。

天逐渐暗了下来,华灯初上,一种夜间文化在出现。我沉默的望着车窗外风景,韩妃姐也试图找话题,但无一例外都没得到回应。

快点啊…再快点…吃完饭直接离开,天太暗了可不好了呀。

我如坐针毡,恨不得立马下车离开。

终是到了镇上的繁荣区,路的两旁满是行人,车位上满满当当地都停有车,幸好刚好有人离开,韩妃姐将车停好,下车。

这条街是明镇最繁华的地段,上面是高楼大厦,下面是仿古而建的小吃街。路沿的建筑都贴了一层木板,屋檐下照明的是灯笼,路上行人有的也穿着汉服,肃然有种空间重叠在一起的感觉。

我们找了个最近的小面馆,这面馆总共才三十多平米,生意却是异常的好,几乎每个座位都坐满了人。

台前也围了几个人,正在点餐,三个店员忙得手忙脚乱的。

正好又有最外面的一桌人吃完离开,我占位置,韩妃姐放好包兴奋的去点餐:“老板!来碗叉烧粉加多点葱、叉烧、微辣…你吃啥?”说到一半才想起我,扭头投来询问的目光。

我局促的举手:“一样就好了。”

说完我便转头去看街边的风景了,天己经沉了下来,灯笼中投射出橘红色的光照在路过的每一个人脸上。

每人脸上都带着轻松、愉悦,有的人大摇大摆的走过,有的成双结对互相交谈,时而露出畅快的大笑。有一男女从我旁边经过时突然笑起来,正出神的我被吓得从椅子上坐起来。

“啊!”

不巧地面是石子路,不久前下过雨导致地面湿滑,我连椅子带人翻倒在地。

那对男女也被吓了一跳,正准备扶我起来时,不久前自我介绍的女孩绕过桌子扶我起来。

韩妃姐也端着两碗面走过来,放好,疑惑地看着我们:“怎么回事?”

本来那对男女想将我扶起来再问一下是不是自己不小心弄的,可出了这么档子事,气氛就尴尬起来了,干瞪着眼不知道接下来干嘛。

“发生了什么?我就去点个餐等待的时间…几分钟…怎么回事?”韩妃姐懵了,挠挠头也杵在那一动不动。

我也懵了,看着那个叫苏雨的女孩,脑子一下子涌出来大量问题,她怎么在这?她不是离开了吗?她要干嘛?我在哪里?

那个叫苏雨的女孩不慌不乱,脸色十分平静的将事情的经过全部说完,解释清楚。

“是吗?”

韩妃姐似信非信。

我点了点头。

“啊!对不起朋友,我们不是故意的。”男子凑上来道歉,并递上来一根烟。

一根烟…

我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两女眼神瞬间变得不太对劲。

强笑着推开男子的手:“我不抽烟。”

“呃…那我先走了?”

男子捂着腰,表情有些痛苦。

“嗯,我没事。”

我回了句,男子浑身汗毛倒竖,转身去哄他的女朋友去了。

“谢谢。”

我发现那个叫苏雨的女孩还在抓着我的手臂,小心挣脱,退出点距离低声道。

“哼~不用谢!”

女孩貌似心情不错,甩甩头便离开了。

我扶好椅子坐好,扭头看了眼将消失在人群中女孩的背影。

一位店员走过来收拾碗筷,笑着说:“不好意思,椅子不争气让你摔倒了。”

“没事。”

“是和她说的一样吗?”

韩妃姐拿着双筷子在往上冒着热气的面里转,手撑着脸漫不经心的问道。

“嗯。”

我心态快炸了,回复了声,拿起一双筷子就把脸埋在碗前,闷声的大快朵颐。

韩妃姐看了会儿,没办法撇了撇嘴就也开始吃粉。

街上行人走走停停,但并没有一人为自己停下脚步。

我吃完趴在垫了纸的桌上静静的看着对面吃得慢条斯理的韩妃姐,自己是真的想现在就离开了,天暗下来,回家的路可就难走了。

在我幽怨的表情下,韩妃姐终于放下筷子,拿起纸巾擦了擦嘴,整理了下凌乱的长发,脑袋微微倾斜笑道:“没见过大美女?刚才连看都不敢看一眼,才多久?这么大胆直接了?”

“咳咳咳…”

我悻悻转过头,假咳几声,摸了摸耳朵,发现是异常的烫。

“你对那女孩有意思?”韩妃姐戏谑地说道。

“不是不是,才没有。”

这一问着实把我给吓到了,全身一阵寒冷,连连摆手。

“哦?是吗?”

“嗯,没有。”

“那就是她对你有意思喽。”

“啊?”

我一愣。

“看对面路灯下孤独的女孩。”韩妃姐指了指马路对面。

我一惊,顺着韩妃姐手指的方向看去。

她,还真在那里。

白色娇小的身影在路灯下是那么孤独。

孤独…

“呃…”

我脑子冒出这个词,又偷偷的瞄了眼正在低头看手机的她,于是脸又快速发烫起来。

脑子又冒出来许许多多的问题,我根本不知道她是谁,仅仅是知道她的名字罢了,她究竟是怀着什么目的?

“要过去吗?嗯。”

韩妃姐轻笑道。

“不,不用。”

我摇摇头支支吾吾地回应。

韩妃姐从包里拿出钥匙,起身,说:“那走吧。”

“不用,我想一个人走走。”我拒绝了,弄了下衣服便起身离开。

没走几步,韩妃姐便叫停了我:“你等下,我给你个东西。”

转身,韩妃姐拉出我的左手,往上面拍了十多块钱和一张字条,字条上写了一串号码,那是她的电话号码。

韩妃姐眨眨眼问:“好了,敢问少侠大名?”

“宋千铬。”

韩妃姐点点头笑着拍了拍我肩膀后绕过我离开。

我站在原地盯着她离开的背影,久久未语,只觉心头一暖,天空飘下雨丝,冷风吹了起来,而我感觉浑身暖洋洋的。

我紧握住那手中的纸钱,深呼吸一口气:“谢谢你,韩妃姐姐。”

下意识的看向之前女孩的位置,路灯下只有一对撑把小伞,紧挨在一起的情侣,女孩已经消失不见。

耸耸肩便踏上回家的步伐。她在那纯属巧合吧…不要多想了,先回家罢。

抬头看了眼飘落的雨滴,不禁加快了步伐,走了会儿往潮湿的小巷子里走去。

七拐八绕,为了不经过之前的地方绕了远路,突然我感觉有人在跟踪我,加上巷子里黑暗,心跳不禁加速起来,又小跑了一会儿,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仿佛身后始终有黑影在追随,天空漆黑无比,唯有繁星中的月亮能照亮前行的道路。

猛的回头没看见人,直接躲进了另一条巷子里,躲到一堆木箱的后面蹲下捂住心脏,大口呼吸新鲜空气。

头顶上一窗户亮着,淡淡昏黄的灯光透过玻璃窗落在潮湿的地上,里面传出来一女子的说话声:“阿宝,别看拉!快来帮帮忙。”

“哦。”小娃娃稚嫩的声音。

这时,电视播放的声音吸引了:明镇的居民请注意了,近日有一通缉杀人犯疑似逃窜到明镇,请注意了,这是…见到请讯速报警。

“阿宝,你阿爸还没回来,你先把门窗关好,等会让你阿爸对下暗号。”

“好哒!”

………

我缩成一团,害怕至极,直盯着木箱对面墙,生怕一个人影突然从那里走过来。

甚至都不敢呼吸,总感觉那个杀人犯就在附近,生怕被听到一点动静而被发现,另一边是死胡同,足有两米的高墙,让我有些无力感。

这时,巷子外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千万别发现我!千万…我蜷缩成一团,咬着短衣袖,在心里祈祷。

然而,脚步声戛然而止,好像就停在巷子外…

空气凝固住了般。

过了会儿,我清晰的听到人捂住嘴巴的呼声和鞋子与石子的碰撞声。

有人被拖走了?

我想去救人,可抑制不住的害怕,万一刚才是杀人犯要引我出去的陷阱怎么办?

正在我猜想之时,脚步再次响起,正是往这里面走的!

完了,不管了!拼了!

脑海划过几个念头,我拿起地上盛开鲜花的花盆冲了出去。

“杀人犯!把人交出来!不许你杀人!”

“啊!”

一股脑的冲上去,正准备砸下去时,一声尖叫把我叫停。

我睁开眼,顿时不敢相信面前所看见的事,那个叫苏雨的女孩坐在地上,惊恐地看着我和手上的花盆。

“怎么是你?”

我瞪着她,不解的问。

“我…”

苏雨向后挪了点位置,说了半天除了个我字什么也没说出来。

敢情我刚才的感情都是白酝酿了呗?

“我家就在附近。”

“你干嘛往这里面走。”

苏雨又不说话了。

我放下花盆,把她扶起来,皱着眉头:“你究竟想干嘛?”

苏雨看了看周围:“这里不适合说话,换个地方。”

“谁?”

身后传来女子惊恐的声音。

苏雨率先开口:“姐姐,我弟弟胡闹着玩的,您别在意。”

我瞪大眼睛看她。

“哦,这样啊。你们赶紧回家,小心遇上真的,家远的话可以先进来,等我老公…”

“不用!拜拜。”

苏雨直接迈开步伐离开。

“你家在哪儿?带路,谢谢。”

为了将心中的迷题给解开,我只好给她带路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