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刀剑笙歌 > 正文
第一章,年末风雪驻孤店
作者:江丘  |  字数:3918  |  更新时间:2020-09-30 14:04:18 全文阅读

临近春节,严冬腊月,寒风砭骨,大地处处萧瑟。然而,节日的味道却在汉州界内愈发浓郁。

晨起那会儿,天有些低沉,乌云笼罩。

不久后,飘起片片雪花。

一直到晌午,便无停歇地意思。

这是一条由京城通往宿州城的官路上。

商客、游客、镖车,素日源源不断,往来不息,好生繁华热闹。

此刻却行者寥寥,踪迹不见。

四野里,白茫茫,一片岑寂。

鹅毛般的大雪肆由填充天地。

路边两侧的杨树林,落满了积雪。

甸雪压枝,北风呼啸。

哗啦啦的响声,颇为悚然。又有林中狼嚎猿鸣,仍隐约在耳。

宿州路,滑石驿,原十三家大小客栈酒馆,一大半打了样。

大门紧闭,风打窗棂,生意甚是萧条。

因为少了客商的缘故,众多掌柜遣散了伙计,于早前回家预备过年去了。

准确地说,十三家客栈,仅剩下一家“鸿泰”酒馆的烟囱里冒着缕缕炊烟。

两扇大门中间裂着缝,里边的热乎气,呼呼冒出来,一遇冷气变作白雾,在木板上又结一层冰霜。

“鸿泰”掌柜家距不远,就在往西十里萍水,生意人嘛,为了求财,在年关节骨眼再捞一笔,情有可原。可真多亏了这家店,才让赶场的人在冰天雪地之间有一处避寒取暖的地方。

酒馆里不少伙计早早回家去了,掌柜的也一早走了,店里只剩下一个小二,一个后厨看着,小二还是掌柜的亲侄儿,人手短缺,客又不少,故有些忙活不开,他又想平时掌柜叔叔对自己百般悭吝,呼来唤去,哪有一点亲情?心中懊恼不已,年关又近,他多想回家陪陪老娘,守着炉火,包着饺子,其乐融融,岂不美哉?

门外冰雪仿佛要把一切冻住似的,北风呼啸,无孔不入,往店里钻,在窗棂缝隙间形成了呜呜声响,好似女人哭声。

小二刚为几张桌子添了炭火盆,捡得片刻闲舒,懈怠了,坐在柜台里,发愁似的嗑着瓜子。

满屋客人,醉气熏天,小二扫了一眼酒肆众生,盘桓着:“眼下什么光景了,这些人,难道不回家过年去么,可真奇怪。”

转眼间,一个洪亮并带有七分醉态的声音喊道:“小二呢,哪去了,快上酒来!”

小二一看,又是靠窗虬髯豹子眼的大汉叫喊,便应了一声“来了”,懒懒地起身,抱酒过去。

虬髯大汉对面还坐着一个汉子。

肩披驼绒围巾,脸上有些麻子,眼睛不大,鹰钩鼻子,气宇轩昂,个子很高,虎背熊腰,好似一座小山。胳膊上肌肉如同树根那样盘结,人则如冬虫那样缄默,几乎不说话,只顾喝酒,时不时,还要摸一摸座下的刀,似一位走江湖的。

小二抱着酒坛子立足边上,虬髯大汉余光一扫,大笑一声,接过酒坛,小二看着桌上,几十个大碗,整齐有序地码列成五层,底下一层是六个碗,逐层少一个,最上面便只有一个碗,好似小高塔似的,大汉拿酒,倒入空碗之中,酒水外泄,他也不管。

小二感觉好奇,谁知两人在玩什么花样,不由得微微一愣,心想:“吃酒划拳做游戏的,我可见多了,这是什么门道?”他觉得虬髯汉子太凶,又不好问,便说:“客官,还有什么吩咐?”

虬髯大汉挥挥手,说道:“再给我一坛子酒来。”

小二以为自己听错了,支吾道:“还···还要酒?”

大汉笑道:“别怕没钱赏你。”言讫,把一锭小元宝扔在桌子上。

小二忙道:“客官,咱不是这个意思,你与这位朋友,喝得可不少了,再喝下去,海量的人,莫怕也醉了。掌柜的吩咐,晚上就关门了,不留宿的。这冰天雪地的,两位好汉,酒后赶路,恐出舛错。”

虬髯大汉听完,眯着眼睛,便又从怀中拿出一锭银子来,说道:“你这小子,我看你还有几分善良,怕咱们赶夜路冻死在外面不是?这个赏你的,记住了,人想要活得长久,不问,不说,不听,不打探。”

便在这时,缄默汉子扭头看了一眼窗外,模样极为严肃,似乎在等什么人来。

小二犯着嘀咕,亦小心地往外看了一眼,透过窗棂的缝隙,只见漫天苍白,大雪纷飞,拿上两锭元宝,心里想着:“新年是不行了,等元宵的时候,用这钱给自己和母亲制备两套新衣服。”欢喜自是大过了疑虑。

大雪不断,又下了个把时辰,在门口积了厚厚一层,酒馆的客人,只出不进,熙攘渐渐平息。

天阴不见阳光,约到黄昏时分,小店里只余窗边两个汉子。

小二趴在柜台上打着呵欠,看着窗外,天色渐晚,思绪已飞到了家中。

他看那两个汉子,仍旧小口的沽酒,桌上摆着五层小塔一动不动,大碗中满满登登,桌下好几个空酒坛子。

他真长了见识了,从未遇到这么能喝的。

两个汉子对饮对酌,你呷一口,我抿一口,并不多喝,配菜只有牛肉,却不如何动筷子。

此二位,乃早上到的,小二记得清楚。

因为,他们二人赶着第一波风雪,闯进小店,张口便要喝酒。

尤其是那虬髯汉子,声音很是洪亮,跟撞钟似的。

俩人如此喝了一天了,便无停歇意思,小二再也忍不住,鼓起勇气便走上去,弯着身子向虬髯汉子告知,说道:“二位客官,时候可不早了,二位是不是也该···”

虬髯汉子听罢,眉头一锁,看向对面。

缄默汉子愣了一下,眼色严肃,虬髯汉子点点头,二人无声的对话,令小二摸不到头脑。

“客官,掌柜的吩咐,我不能不在晚上关门,你二位若是喝好了,何时起程?”小二问道。

虬髯汉子露出很不耐烦的样子,哼道:“伙计莫管,你们关店,我们这就走,绝不耽误你们回家过年。”

小二受了银子,很不好撵人,多嘴道:“二位好汉,不回家过年么?”

虬髯汉子哼笑道:“江湖中人,四海为家,年有什么好过的?”

小二道:“过年可以与家人团圆呀,一家人聚在一起,那多快活。”

“快活,快活,嗯。”虬髯汉子念叨几句,仰头喝酒,灌下一大口,再也无话。

酒未喝完,碗未落桌,突然间,缄默汉子把头扭向一边,伸手将窗户推起,狂风夹带着雪花呼啸而来,小二打了一个哆嗦,缩起脖子,刚要说话,便隐约看大雪漫天间,有三个人影裹足前行,正往酒馆而来。

虬髯汉子嘿了一声,发出冷笑,旋即正襟危坐。

虬髯汉子神态自若,眉眼之间,也颇有喜色。

不消片刻,大雪中三人走近,显出身影,来到小店门前,还未进门,先闻声音,一人抖擞身上的落雪说道:“他姥姥的。这雪下得太大,路都封死了,刚才一不小心踏进坑里去了。灌了我一鞋的雪,冻得脚丫子都要掉了,可得烤烤火,喝上一顿热乎的再走。”

有人接道:“大过年的,还要揽这个苦差事,总算是能找到一个还开着的酒肆,你就别抱怨了”

小二心里老大不愿意,心想:“这怎又来人了?真是晦气。”

俄顷,三人推门进来,后面的,忙不迭把门关上。

打头的,手中提着一把朴刀,裹着羊毛大衣,脑袋上戴着一顶狐狸皮帽子,模样凶神恶煞的,小二看见刀锋凛然,不敢说硬话,便道:“客官,太不巧了,大过年的,掌柜的吩咐早点回去,不营业了。”

不等这人说话,边上有个戴着狗皮帽子的,身上穿棉袄的汉子,张口说道:“伙计,别这样不通情达理,我们只喝一杯酒暖和身子,耽搁你不了多久,少啰嗦了,大爷们可不爱听,快温酒去,害怕大爷没钱不成?”

小二很是为难,支支吾吾,不知说什么才好。

这时,朴刀汉子正看见屋内有两人,怒道:“小伙计,你拿大爷开涮不是,休要诓骗咱们。你看看,那不是有人还喝着酒么,这俩人是你舅舅不成,只招待他们,不招待咱们?”

小二看出这三个人均是不好惹的,哪敢吱声?

两人身后有个汉子,穿着与其他两人有差异,他穿着长袄,是绸缎绣着花纹的,一看便是富贵中人。手中拎着一把宝剑,五官棱角分明,表情很凝重,进门后,一句话不说,地盯着窗口那张桌子。

迎着此人的目光,虬髯汉子好整以暇般地喝了一口酒,吧嗒吧嗒嘴,一副享受的模样,然后轻轻地放下酒碗,喊着小二。

“进门就是客,哪有把人家轰出去道理,给你银子难道不要,再去热乎两个菜来,我请三位朋友吃喝。”

带剑的汉子,沉默片刻,忽然笑道:“真是不巧,原来,周兄、秦兄也在。”抱拳行礼了。

虬髯汉子道:“陈兄,我也正觉得太巧了,外面风大,把你怎就吹来了?”伸手招呼那人过来,又说:“外面天寒,这一路走来,可辛苦吧?喝一杯如何?”

姓陈的汉子笑而不语,大步走去。

虬髯汉子问道:“陈兄,至今,你已在京城安家了,老婆孩子都在,怎不在家中过年,沿着宿州道,便要去哪里?”

小二看出几个人都认得的,心想:“他们酒逢知己千杯少了,不知要喝多少,可怜我那老娘,在家中苦苦等我。”

带剑的汉子姓陈,名陈宫,江湖人送外号“雷霆剑”,说的是他的剑特别快。

虬髯的汉子,名叫秦卫江,外号“赛狮子”皆由他脸上的连毛胡须而起,加上此人,性情劲辣,好冲动,嗓门大,特别像狮子,故而得名。

不大爱说话的汉子,名叫周庭,外号“三句半”,他不是哑巴,只是不爱说话,哪管是朋友,或者遇到了紧急的事,他一般说话,不差过三句半,字字珠玑。

至于陈宫带来的两人,均是他的手下,江湖上无名之辈,素来喜欢张扬,狐假虎威,秦卫江看不上眼,便不搭理。

陈宫笑着来到秦卫江面前,捡座入位,一看桌上摆着小塔,不由得一愣,说道:“秦兄,你是明知故问了,风雪忒大,谁不想在家里守个团圆?但京城发生的事,要有个结果才行。”

秦卫江面色一变,拿下小塔上层的酒碗,递给陈宫,便道:“这第一杯酒,咱敬你恪尽职守,大公无私。只不过···”秦卫饮下酒,方说道:“得饶人处且饶人。结果已经有了,你们还嫌不够?”

陈宫一饮而下,冷笑道:“秦兄,周兄,你们二位摆下这酒阵,是为了专程送我的吧?”

沉闷的周庭嗯了一声,“不错!”

陈宫皮笑肉不笑,自取一碗,又喝下,问道:“这第二杯酒呢,我敬两位,大雪滔天,两位专程守候,不胜感激!”

秦卫江与周庭陪了一碗。

秦卫江道:“再喝,就是第三杯酒了,陈兄,我们到此,你明白来意吧。”

陈宫取酒,说道:“第三杯酒,我还是要敬两位,数年来,对朋友肝胆相照!”

秦卫江点了下头,说道:“陈兄,我来这,只为了要你一句话。”

陈宫先饮酒,然后说道:“那我要告诉朋友,断无可能。”

“真的不能罢手?”秦卫江微怒道。

陈宫叹气道:“我也是奉命行事,二位朋友,这不能怪我。”

周庭鼻子轻哼,道:“只好战了。”

陈宫闻言,哈哈大笑,从酒塔之上,连取三碗饮下,一抹下巴上的酒渍,说道:“二位朋友,摆这酒林,要么送别,要么送死,你们的用意,我了解了。”

话音刚落,秦卫江拍桌而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