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庆第一恶 > 正文
84 异香
作者:老东北  |  字数:3118  |  更新时间:2020-11-30 15:14:50 全文阅读

钱昆胡思乱想,怎么也睡不着,今天发生的事情让他有点害怕,如果太子是个心狠手辣的,把他弄死在宫里,那得多闹心?

而葛承志的态度,让钱昆觉得失去了最大的倚仗,葛承志没有亲自去救,给了皇帝和其他人一个信号,钱昆对信候来说,没那么重要。

想了一大堆自救的办法,最后还是拿不定主意,到底该逃往何处。

南方蛮夷之地,生活艰苦不说,瘴气弥漫,弄不好小命就没了。

而北方被叛军占领,都是军神葛羽的死对头,他们知道自己在他们地盘上,肯定会带兵来抓他,虽然不一定死,但肯定比死还遭罪。

西部苦寒之地比南方条件很好差,东边大海倒是不错,可我晕船啊,而且海上危险也不少。

睡不着,又想不到好主意,钱昆只好跑腿坐起,再次修炼起《奇门决》,这玩意用来催眠真是不错。

第一部,聚气于丹田,钱昆冥想着有“气”在丹田聚拢旋转,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钱昆突然发现,丹田出好像真的有东西……

忙试着运转,一股暖流由丹田过会阴,直奔头顶……转了一圈又回到丹田。

钱昆精神一震,按《奇门决》所说,他这是完成了一个小周天。

又运转了几次,确定自己真的有了“气”,钱昆兴奋的睡意全无。

没想到气功居然是真的,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传说的那么厉害。

突然,钱昆闻到一股清香,十分诱人,丹田中微弱的气流也蠢蠢欲动。

谁做好吃的了?连我的真气都馋了?

有姨母在,信候府就是他钱昆的家,没有那么多顾虑。

钱昆起身寻着香味,走出小院寻找,随着清香越来越浓,钱昆来到了葛羽的书房。

有人在这里偷吃?不用说,除了葛承志没有别人敢,这次被我抓住了吧?

钱昆蹑手蹑脚来到窗边借着月光偷眼观瞧,没有人。

可是香味就是书房传出来的,会是什么东西?难道真的有“书香”?钱昆心中疑惑。

“表少爷,你再干嘛?”早有侍卫看到了钱昆,但他是主子,半夜在自己家里转,虽然不太正常,也不是他们能管的。

看到钱昆在葛羽的书房探头探脑,这才出言询问,这里可是禁地,虽然没有那么严格,但一般情况下,没有葛承志点头,是不让进入的。

钱昆吓了一跳,回头见是侍卫,这才拍着小胸脯,道:“你要吓死我啊?下次不要在我身后突然说话,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是,下次不会了。”侍卫偷笑着答道。

“我睡不着,想找本书看,闻到一股香味,以为是姨丈在里面偷吃,这才在外面观望,原来是我闻错了。”钱昆实话实说道。

信候怎么可能做出半夜偷吃的事情来?侍卫无语,躬身道:“表少爷您自便,需要帮忙就喊一声,我们就在附近。”

“别走,现在我就需要帮忙,帮我把窗子打开。”书房的门是上锁的,想进去,要不得有钥匙,要不就得跳窗户。

“啊?表少爷,我可不敢。”侍卫吓得连连摆手。

“这么晚了,不好打搅姨丈,有我在你们怕什么?你们不帮忙,我就砸坏窗户进去,到时候看看是你们受罚,还是我受罚?”那股异香非常诱人,钱昆实在按耐不住,真能做出砸窗户的事情!

两个护卫对视一眼,无奈的摇摇头,反正被发现了有钱昆顶着呢!

侍卫用刀尖挑开窗户,扶着钱昆笨拙的爬了过去。

好在年轻,不然以钱昆的腿脚,还真不一定能平安过去。

没有关窗,钱昆借着月光寻着香味四处查看,没有看到特别之处,但这香味十分诱人。

难道书香门第真的有书香?但书香跟我这文盲有什么关系?

两个侍卫见钱昆在书房晃来晃去也不点灯,不知道他在找什么。

在香味最浓郁的角落,钱昆仔细摸索,依旧一无所获。

钱昆只好在书籍中查找,最后发现这股香味居然是一本书发出的。

这是一本手抄本,钱昆打开观看,只是葛羽记录的一些当年行军路线,钱粮数量,如何筹集粮草等琐事。

钱昆把书塞入怀中,既然闻着香,就当香草使用吧!

钱昆有些失望,他还以为是好吃的呢,这时候没有味精,没有麻辣,钱昆虽然不挑食,但也想吃点好吃的。

爬出窗户,两个侍卫忙接他下来。

“麻烦两位大哥了,一次请你们喝酒。”钱昆道谢道。

“表少爷客气了。”信候府的侍卫对钱昆印象很好,因为钱昆从来不摆架子,还经常与他们一起喝酒,谈天说地。

甚至还会一起讨论青楼的姑娘,哪个屁股大。

这在信候府其他人身上,是不可能出现的。

回到小院,钱昆把书放在床头,躺在床上准备睡觉。

突然察觉丹田中的那股气流居然自己动了起来。

钱昆不懂武学,不知道这是不是正常现象,虽然纳闷,但也没有深究,虽然他前生也有过武侠梦,但总觉得这都是作者虚构的,当看到《奇门决》的时候,钱昆也是不相信的。

现在虽然感觉到了“气”的存在,钱昆也没太当回事。

明日还要进宫,想到进宫,钱昆就一阵腻歪,没人愿意经常跟上司见面,当然,喜欢溜须拍马的除外。一心想做正事的人,谁愿意见天的看上司脸色,揣摩他的意思,全部精力都浪费在上司身上了。

而皇宫里遍地都是领导,一不小心,小命说不定就没了,这谁受得了?

尤其是钱昆对升官又没什么兴趣,你官再大,还能大得过皇帝?还不是随时丢掉小命。

........

第二天中午,钱昆才慢悠悠的来到宫中,他要等朝会开完,皇帝处理完正事,午膳时间才来。他认为一般人在吃饭的时候脾气都不错,喝酒的除外。

刘鼎也给钱昆准备了一份,让他落座后,微笑道:“太子被我禁足的事情你知道了吧?”

钱昆听葛承志说了,太子禁足这种大事,大臣们肯定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

钱昆没有说话,专心对付面前的美食,他没法应答,太子因为他被禁足,这并不是什么好事。

“昨日太子做的有些过了,所以朕罚了他。”刘鼎继续说道。

“太子是一国储君,并没有做错什么。”钱昆不得不说道。

“为难、羞辱朝臣,就是错,你放心,以后他会收敛的。”刘鼎说道。

“太子并没有难为草民,只是草民身体不适,才没有给太子殿下表演,是草民的错。”钱昆一口一个草民,打定主意不想在参和朝堂的事情了。

“你是朕的臣子,一口一个草民,像什么样子,你这是在跟朕较劲吗?”刘鼎不悦的问道,我都礼贤下士了,你居然油盐不进?

“我钱昆本是一个俗人,因为在信侯府长大,得了老丞相的荫庇,才混了一官半职,但我确实不适合朝堂,还望陛下开恩......”钱昆起身鞠躬道。

“不要妄自菲薄,你的重要性,我早跟你说过,而且你为大庆研制出水磨,又帮朕充盈内库,日后加官进爵指日可待。”刘鼎耐心的劝道。

“皇上是了解我的,我胆小、懦弱,又是钱家唯一血脉,我不想做不忠不孝之人。”钱昆再次说道。

刘鼎见钱昆油盐不进,气道:“辞官是不可能的,你也休想离开京城。”

“那我就呆在信侯府不出来了,娶几房媳妇,完成我对祖宗的孝道。”钱昆嘴硬道。

“你真以为朕不敢杀你吗?”刘鼎气道。

“就是知道皇上敢......”钱昆没有说下去。

“说说你的条件吧,除了辞官。”刘鼎虽然生气,还是让了一步。

钱昆知道不能在得寸进尺了,刘鼎已经做了最大的让步,如果他继续坚持,就真要掉脑袋了。

可他真的不想留在京城,实在太危险了。

思索了许久,钱昆才开口道:“请皇上赐下免死金牌,还有微臣家的护卫人手不足,想增加一些。”

刘鼎目光一缩,免死金牌可以给,增加护卫是什么意思?你还要造反不成?

“你觉得多少护卫合适?”刘鼎沉声问道。

“太子有五百私卫,微臣觉得,我家得有一百。”

你这是要跟太子硬刚吗?区区一百人,刘鼎是不放在眼里的,但你拿太子做对比,这明显是打算和太子打擂台啊?

“一百太多了,信候的私卫都不足百人,朕可以让你招募五十人,协助你早日完成内城环境的改善。”按照大庆的规矩,文官的私卫最多才八十人而已。

五十人有点少,但也比没有强,钱昆点点头,道:“那他们的薪俸就由改善环境的利益所得扣除吧!”

让朕替你养私卫?哪有那么好的事情,刘鼎拒绝,道:“你的私卫,当然由你自己支付薪俸。”

这皇帝也太小气了,钱昆撇嘴道:“微臣还有一件小事。”

“说”

“皇宫气势磅礴,威严庄重,微臣每次来都心惊肉跳,请皇上允许微臣,不再来皇宫了。”皇宫里太危险了,又不让带人进来,小命随时不保啊!

“你身为朕的宠臣,怎么可能不进宫,朕保你在宫内平安无事。”刘鼎差点气笑了,不进宫?怎么可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