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庆第一恶 > 正文
掉井里了
作者:老东北  |  字数:2040  |  更新时间:2020-09-08 14:13:18 全文阅读

有人说,人这辈子最大的悲哀就是人活着钱花没了。

王富贵感同身受,自从交不起治疗费后,大夫的态度变了,亲朋的探视也少了,他知道他们在等他死。

唯一的欣慰是,他们不会让自己曝尸荒野,会把他安葬好,然后再讨论他那五十平米房子的归属。

躺在病床上,感觉到生命的流逝,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不甘心……”

绝望的嘶吼声在旁观者听来就是无意识的胡言乱语……

————

“表少爷醒了,谢天谢地。”

一个好听的女声在耳边响起,之后越来越远。

艰难的睁开眼睛,先是迷茫继而震惊中带着好奇的打量着古色古香的房间。

整理零散的记忆,王富贵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而是真的重生了。

“环境多好,干嘛想不开啊?”

在他的梦中,来到这个世界这个叫钱昆的人的身体里。

钱昆生在一个还算是富贵的人家,但在他两岁的时候父亲就死在了乱兵劫掠中。

母亲带着他逃到了姨母家中,三年后也去世了。

六岁的时候,被一匹受惊吓的马踩折了左腿,导致他成了瘸子。

年幼的小钱昆不觉得腿瘸了有什么,但之前总是带着他玩耍的表哥,不再与他玩耍,还用嫌恶的眼神看他,这让幼小的他受到很大的伤害。本来因为父母双亡情绪就很低落,加上表哥的冷落,身边人异样的眼光,钱昆变的越来越自闭,最后干脆躲在姨母安排的小院子里不再出门。

“昆儿,昆儿......你怎么了?你别吓姨母啊!”

恍惚中,钱昆觉得有人在摇晃自己的手臂,转头看去。

一个四十多岁,衣着朴素,一头花白的头发,因汗水两鬓湿湿的贴在脸上,看起来很疲惫,岁月的风霜在脸上刻下的沟壑却掩饰不住她曾经的美丽。

正是钱昆的姨母——钱婉文。

姨母眼中带着关切,正紧紧地抓着他的胳膊。

姨母的丈夫是已故大庆国军神葛羽的唯一子嗣葛承志,按理说这样的家庭,姨母不应该如此装扮。而实际上钱昆知道,自从军神去世后,虽然姨父继承了爵位,但是由实封改为了虚封。

按钱昆的理解,应该是葛羽威望太高,深受百姓与朝廷众公的爱戴与拥护,已经严重威胁到了皇权,可偏偏又拿葛羽没办法,毕竟大庆国都是在葛羽的努力下,才苟延残喘下来,形成了如今三国鼎立的局面。而葛羽在朝堂上说一不二,连皇帝的话都没有他好使。虽然葛羽对皇权是维护的,但皇帝可不想再出现一个这样能左右皇权的人物存在,所以才在葛羽死后有了不许百姓立庙,削弱葛氏的权利等一系列措施,来稳固皇权。

偏偏葛羽生前为人刚正不阿,从不贪污受贿,又乐善好施经常把家里的钱粮捐给受灾的百姓,根本没遗留下什么财产。而姨父继承了他父亲乐善好施的美德,可没继承到老人家赚钱的本事,这就导致家里捉衿见肘,如果不是还有点田产,恐怕就得揭不开锅了。

姨母为了节省家用,不得不辞退了大半的仆人,很多家务都是亲力亲为,加上父母、妹婿都死在战乱中,唯一的妹妹也去世了,妹妹留下的唯一血脉又在她这里出了事,内心愧疚常常自责,心力憔悴下导致她才四十多岁,看起来很苍老的样子。

“姨...姨母......”

虽然接受了钱昆的记忆,但看着与自己前身年龄差不多的人,这一声姨母还是让王富贵很难叫出口。

“我没事,就是不小心掉进井里,这天这么热,就当洗个凉水澡了。”

钱昆身体本来就虚弱,加上溺水昏迷了一整天粒米未进,这个时候就更虚了,费了不少力气才在姨母的帮助下坐起来。

“这么大人了,怎么这么不小心?你把家里人都吓坏了。”

“青莲,你表弟刚醒,应该饿了,你去把我熬的粥端来。”

钱婉文瞪了女儿葛青莲一眼,这丫头明明很关心表弟的,可说出来的话,怎么听都让人不舒服。

葛青莲当然不会亲自去端粥,走到门口吩咐了随身丫鬟,转身又回到屋内。

对于这个表弟她当然是关心的,可自从表弟瘸了以后,跟她就疏远了,虽然住在一起,却经常一个月都见不了一次面,刚开始她也会到钱昆的院子来玩,但看着表弟阴沉的表情,让她心里很难受,久而久之就不怎么来了。

这个身体没什么病,只是长期不运动,加上落水受了风寒有些虚弱。

钱昆喝了两碗粥,活动活动身体,就已经好了大半。

“昆儿啊,你要好好养身体,你是我们钱家唯一的血脉,以后光大门楣全靠你了。”

钱婉文看着瘸着腿在地上活动的外甥,微笑着劝慰。她不相信钱昆是不小心的掉井里去的,所以眼看着钱昆已经没事了,她也没有离开,她实在是放心不下,怕自己走了之后钱昆再做傻事。

“放心吧姨母,也许我没有光宗耀祖的本事,但我一定会让我们钱家子孙满堂的......”

好说歹说,终于让钱婉文相信他是意外掉井里的,又嘱咐了半天才离开。

王富贵送姨母离开,又把照顾他的小丫鬟赶了出去,这才站在铜镜前。

看着镜子中年轻的脸庞,长得还算过得去,白皙的脸庞,浓浓的眉毛,高挺的鼻梁,颇有一表人才的样子,跟自己前身居然有几分相似。

钱昆的父亲是入赘钱家,所以钱昆随母姓,对于自己姓什么,王富贵表示无所谓。不过既然占用了钱昆的身体,那就姓钱好了,从现在开始世上就再也没有悲催的王富贵,我就是钱昆。

老天给了重活的机会,决不能浪费了,我钱昆可是侯爷的外甥,想想前身,一个村长的儿子都能作威作福、横行乡里,虽然我只是外甥,但我姨夫官大啊,那可是侯爵啊,相当于前身的部级了吧?这身份出去不得有大把的人上赶着送钱给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