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狂鳄海啸 > 正文
第七十七章 新的开始(大结局)
作者:关中老人  |  字数:3353  |  更新时间:2020-10-31 18:00:01 全文阅读

第七十七章 新的开始(大结局)

  “芃哥,我没来迟吧!”

  姜芃拍了拍文生的肩膀,笑着说道:“没有,来的刚刚好。”

  闻莱站在一边,看着地上昏迷的独臂察沃和巨大的古斯塔夫,满脸的震惊之色。

  “姜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袭击他人可是违法行为!”

  听到闻莱的问话,姜芃脸色略带怒火,刚想说什么,却被江忆桐拉住了。

  “警官,这件事说来复杂,等我到了警局慢慢跟你说,不过,察沃这个样子可不是我们弄的,在场所有人都可以作证!都是鳄鱼干的。”

  姜芃似乎明白了什么,没有说话,全权交给了江忆桐。

  闻莱哼了一声,看着纷纷点头的唐人街街坊们,沉默了一会,借着说道:“先把察沃送到医院,其他人,跟我去警局!”

  “一会实话实说,其他的交给我。”姜芃耳边传来江忆桐的低语。

  闻言,姜芃轻轻点了点头。

  ……

  多猜市警察局。

  姜芃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只不过,这一次有江忆桐潘达等人的陪同。

  姜芃和江忆桐坐在闻莱的办公室,其他人则是分散在警局各个地方。

  “警官,警察局的电话通了吗?”坐在警局,感受着充满潮气的办公室,江忆桐问道。

  “通了。”闻莱扫了一眼江忆桐,点了点头。

  “能借我打个电话吗?”江忆桐问道。

  “请便。”闻莱挥了挥手。

  江忆桐点点头,拨通了电话,低语了几句,然后挂断了电话。

  “好了,谢谢。”江忆桐笑着道谢。

  “好了,电话也打完了,现在开始录口供。”闻莱挥了挥手,一名女警官敲门而入,来到了江忆桐身边,示意她和姜芃分开。

  “分开录。”闻莱指了指女警官,江忆桐点点头,很配合的跟女警官来到办公室外面。

  “好了,姜芃,说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

  闻莱看着姜芃缓缓说道。

  “那你可要好好听着了。”

  姜芃微微一笑,将事情的一切起因经过说的一清二楚。

  等姜芃说完,闻莱早已是满脸的震惊之色。

  “姜芃,你要清楚你在说什么!雇佣兵,鳄鱼,这些事情怎么可能!”

  “信不信由你,不然你觉得鳄鱼和那些军火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姜芃满脸的不以为然。

  闻莱深吸一口气,如果姜芃说的是真的,那这一切就太可怕了,多猜市要变天了。

  话音落下,闻莱桌上的电话响起,他接通电话,用泰语对答了几句,然后挂断了电话。

  “姜芃,你跟我来。”

  闻莱挥挥手,示意姜芃跟上自己,与此同时了,另一边的江忆桐也同样跟着女警官站起身。

  四人来到了会议室的门口,推开房门,立马早已经坐了几人,其中一人的衣服明显跟其他几人不同,姜芃是混海运的,知道这人的衣服代表着什么。

  是海关警察!

  “局长!人带到了。”闻莱恭声道。

  “好了,你退下吧。”为首的那一名秃顶的微胖警察点点头,示意闻莱退下。

  闻莱点点头,看了姜芃一眼,和女警官离开了房间。

  “姜芃先生是吧!请坐。”另一边,那名穿着海关警察服装的中年男人冲姜芃微微一笑。

  姜芃心中一惊,这名海警用的是汉语,虽然带着一些口音,但在泰国人里算很标准的了。

  姜芃突然想到了江忆桐之前说过的话,她们报社认识一位海关的警察。

  难道这位就是……

  姜芃慢慢坐下身子,中年男人随手关掉了灯,打开投影仪,冲站在一旁的江忆桐笑道。

  “江记者,你可以开始了。”

  话毕,江忆桐掏出一个微型相机和一个录音笔,连接上了警察局的电脑。

  察沃的视频和录音缓缓放出,所有人屏息凝神,安静地看完视频。

  “摩可局长,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看完视频,一切真相大白,中年海警打开房间的灯光,冲警察局局长缓缓说道。

  “没,没有。”摩可局长光秃秃的脑门上早已经布满了汗水。

  “哼!我知道你跟察沃之间的关系,这一次,你要想清楚了!察沃谁都保不住了!”中年海警的声音传入姜芃和江忆桐耳朵里,两人相视一笑。

  这回,一切真的结束了。

  走出警局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姜芃,江忆桐,姜小湖三人看着黝黑的街道,相视一笑。

  “去我家凑活一晚吧。”江忆桐笑着说道。

  “稍等一下。”姜芃在冲锋衣里摸索了一会,掏出了一样东西,递给了姜小湖。

  “小湖,生日礼物,收下吧。”

  一块粉红色的电子手表,看着手表,姜小湖的眼眶顿时红了起来。

  “这么漂亮的手表,还不收下,小湖?”江忆桐打趣道。

  姜小湖接过手表,戴在手上,一跃而起,扑进了姜芃的怀里,父女身边是微笑的江忆桐。

  一切尽在不言中。

  ……

  一年后,

  中国北京,中央戏剧学院,正是一年新生入学季,中戏门前人满为患,到处都是送提着大包小包的学生和家长们。

  姜小湖一身运动装,背着白色双肩包,手里还提着一个拉杆箱,洁白的手腕上还有一块粉色的手表,满脸的喜色和好奇,看着密密麻麻的人群和校门,大眼睛忽闪忽闪的。

  “好了,好了,您二位就别送我了,接下来的路我自己走。”

  姜小湖面前,是带着墨镜的姜芃和一身白衣的江忆桐。

  能够上中戏的学生都是俊男靓女,可姜芃这一行人,回头率却是百分之百。

  青春洋溢的姜小湖,成熟美丽的江忆桐,冷酷帅气的姜芃,三人这个组合,没有人不惊讶侧目的。

  “小湖啊,到了新学校你可要好好读书啊,对待朋友同学可不能像泰国那样,要听老师和导员的话,听见了没有,你没住过宿舍,一定要跟同学们和睦相处,遇到事情要忍让包容,不能小肚鸡肠,如果没钱了就跟爸爸说…………”

  姜芃这一番话让周围不少人都露出了惊讶的目光,这个看起来很年轻的男人,竟然是家长!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姜芃也是来参加中戏的新生呢。

  “啊啊啊啊啊!我知道!”姜小湖尖叫一声,捂着耳朵大声说道:“我知道了,一路上我耳朵都要听出茧子了!”

  “好了好了,小湖又不是小孩子了,你就让她自己去闯吧,她能靠自己的实力考上中戏,你还担心什么呢。”江忆桐拉着姜小湖的手,笑着说道。

  “就是,就是,您二位赶紧走吧,我就不说了,先走了。”听了江忆桐的话,姜小湖赶紧松开手,提着箱子一路小跑窜进了校园。

  “哎,女儿长大了。”姜芃摘下墨镜,微微叹气道,满脸的怅然之色。

  “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就别操心了,操心这么多年你还没操够啊。”江忆桐笑道。

  “恩,操够了,操够了。”姜芃叹了口气说道。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江忆桐知道姜芃的心依然没有放下。

  江忆桐还想说什么,姜芃的手机突然响了。

  姜芃拿起手机,冲江忆桐挥了挥手,笑道:“是潘达这小子。”

  说完,姜芃接通了视频。

  “呦,芃哥,好久不见啊。”潘达的黑脸出现在手机屏幕上。

  “怎么了?潘达,有什么事?”姜芃带上墨镜,笑着说道。

  “芃哥,察沃判刑了!各项罪名加起来无期徒刑,3A公司已经破产了,听说新上任的董事长都跑路了。”

  “终于判了。”姜芃深吸一口气,点点头。

  察沃的力量还是这么庞大,逮捕了快一年才判刑。

  “是啊,芃哥,对了唐人街的大伙们都可想你了,都问我你什么时候回来。”

  姜芃笑了笑,说道:“快了快了,公司你给我看好了,别出乱子了。”

  潘达点点头,说道:“你就放心把,芃哥,我……”

  潘达的话还没说完,江忆桐突然咳嗽了两声。

  “呦?那我先挂了,芃哥,有空聊啊。”潘达耳朵一动,赶紧投来一个眼神,挂断了电话。

  “你看你,把潘达吓得。”看着匆匆挂掉电话的潘达,姜芃笑着看向江忆桐。

  江忆桐笑了笑,拉起了姜芃的手,说道:“你也该忙完了,准备什么时候带我去见她啊。”

  姜芃的笑容收敛,看着江忆桐的脸庞,深吸一口气,仿佛做了天大的决定,然后说道:“现在就去。”

  江忆桐身子微微一震,眼眶微红,轻轻低下了头,长出一口气。

  这个时刻终于要到来了。

  ……

  三天后,

  福建省,厦门市,集美区,永久墓园。

  姜芃和江忆桐两人站在一座墓碑前,表情严肃。

  姜芃一身黑色西服,江忆桐则是一身黑色长裙,长发高高盘起在脑后,端庄严肃。

  两人的腰间都挂着一串相同的平安符。

  墓碑上有一副画像,是一个清秀女人的画像。

  画像下有两排长长的刻字。

  “李思源,梁倩之爱女,姜芃之妻李汶雪之墓。”

  墓前有两束鲜花,显然是刚刚放上去的。

  “好了,走吧。”

  姜芃轻轻抚摸了一下墓碑上的画像,低语道。

  “谢谢你,姜芃,谢谢你能带我来这里。”

  江忆桐再次冲墓碑鞠了一躬,才和姜芃转身离开。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走出墓园,姜芃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一滴泪水不经意划过眼角。

  一只温软的手掌突然拉住了姜芃,姜芃轻轻捏了捏那只手掌,随即紧紧握住。

  耳边传来江忆桐的低语,吐出的热气刺激的姜芃耳根发痒。

  “结束了吗?这才刚刚开始呢”

  ……

  非洲大草原,一只硕大无比的巨鳄正懒洋洋的躺在湖边晒太阳,它那粗壮的尾巴上还绑着一圈铁环,只不过这只鳄鱼的眼睛部位是两个深深的空洞,竟然是瞎了。

  不过,双目失明丝毫不影响它追捕猎物,因为它可以闻见猎物身上的味道。

  对岸出现了一群赶来饮水的斑马,这只瞎眼巨鳄身子一扭,悄无声息的滑入水中,开始了自己的捕猎。

  ……

  (全文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