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唐圣 > 第一卷 少年行
第一章 唐国有位皇子
作者:鱼刀  |  字数:3198  |  更新时间:2020-09-21 09:42:35 全文阅读

唐国的秋天比任何地方都要来的早,比以往的岁月要更伤感,带着很多愁绪,如同那位皇子的心情。

  唐青在这座深黑色的宫殿中住了十六年,他打小身体就不好,很是虚寒,经不得风吹,是从娘胎里落下的病根。

  他每天除了吃药,便是在屋子里躲避风邪,虽是唐国的皇子,却没有多余的幸福可言。

  可能最快乐的事,便是读书。

  唐青喜欢读书,缘于心性,更像是一种天份。

  一岁识字,两岁读诗,三岁挥毫,四岁之后,他便不再需要老师。

  唐国编纂国史的老先生曾经无意间看到了唐青四岁时写的一幅字后,偷偷惋惜了一句:“文曲仙人,奈何奈何...”

  这声惋惜传到唐帝耳中,像一声警钟长鸣,更多的,则是叹息。

  这位千古一帝,从很多年前便扬名天下,声势渐起,直至封疆拜国,打下大唐国都,唐帝的声望几乎已至巅峰。

  无论权势或者武功,他都做到了第一。

  奈何世人常有遗憾,他也不例外。

  唐帝的遗憾,便是自己的子嗣传承。

  这些年来,后宫三千妃,为他生下了公主百千个,却没有一位皇子,说不上欢喜与否,终究都是自己的骨肉,只是难免有些唏嘘,当是造化弄人。

  直到十六年前,皇后为他生下了唐青。

  唐国终于有了位皇子,奈何却是个病种。

  唐国大祭司曾有批语:唐青的命,很不好,需要造化。

  这一场造化,让唐国的子民等了十六年,皇子的身体仍不曾好转,虚弱易病,受不得风吹。

  以为天幸,不想仍是遗憾。

  唐帝曾在某个长夜饮酒,醉卧在皇城墙头,想起这桩憾事,忍不住情怀澎湃,竟卧塌了半边墙头。

  从那过后,唐帝突然戒掉了酒,也戒掉了再生一个皇子的念想。

  很是莫名。

  关于唐青,四岁之后他便没再去看一眼。

  没人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这样的遗憾,已经持续了整整十六年,或许还将持续更多年,但是已经没人去在乎了。

  唐帝的修为,已至圣人境界,几乎不死不灭,只要他愿意,就算唐国的人都死光了,他也能活的好好的。

  所以关于传承,或许可有可无。

  因为这个唐国,仅凭他一人,便可千秋万载。

  遗憾的,只是父子人伦,无法像寻常人家一般顺心。

  唐青对自己父亲的印象并不深,甚至已经忘记了他的容貌。

  只是偶尔会想起,很小的时候,有个身穿深黑色龙袍的高大身影走进自己的房间,给他带来很多唐国民间的有趣典籍。

  那些日子很快乐,因为有父亲陪着。

  那样的日子也很短暂。

  四岁之后,那个高大身影便再没有来,只是仍然有人带书给他看。

  那个人是一位书生。

  身着青衫,同样高大,脸上带着晦涩笑意,腰间始终竖着一本古籍。

  在唐青的记忆中,那位书生似乎从来都没有衰老过。

  从四岁那年见到他,一直到现在,整整十二年间,书生的青衫不曾换过,却始终干净;腰间的古籍没有合上过,始终定格在某一页;就连眼角的笑意,脸上的韵色,都是那般唯一,好似永恒。

  岁月没有在书生身上留下痕迹,他还是那个模样,一如十二年前。

  唐青曾经喊书生为老师,因为他觉得书生很厉害,像是读遍了天下的书,知晓天下事。

  书生却只愿听唐青喊一声先生,老师的名号,他自觉当不起,却没有给出理由。

  唐青和先生,皇子和书生,便在唐国的深黑色宫殿之中,相伴了十二年。

  一起读书。

  今夜风起,深秋的暮色微凉如水,很是有些寒意。

  皇子宫殿的窗门早已关闭,丫鬟们也早已退下,只在宽敞杂乱,堆满各式书籍的书房中给唐青留下了几盏烛火,照亮了书前的两个人影。

  这个时间,是唐青读书的时候,十六年来,早已成了一种习惯,没人愿意去打扰。

  书生站在唐青身边,拿起竖在腰间的那本古籍,认真观览,很是虔诚。

  他的视线始终定格在那一页,仿佛看到了永恒。

  屋子里很静,读书像是成了某种仪式,有些压抑,却又温馨。

  不知过了多久,唐青翻完了最后一页,合上手中的书,丢在了杂乱的书堆间,他抬起头,面容很清秀,带着几分病态,倒更像一个女娃娃,有些楚楚可怜。

  唐青看向书生,恭敬说道:“先生,我看完了。”

  书生的视线很快从古籍上移开,眼角的微微笑意不曾间断,他将古籍放回腰间,细心摆好,含笑道:“今夜到此为止,明日我再来。”

  唐青沉默着没有回应,很是反常。

  书生望向他,有些不解。

  但很快,他眼角的笑意开的更盛,因为唐青的目光,转到了自己的腰间,那本古籍正翻开着,像一种蛊惑。

  “我想看先生的那本书。”

  唐青说道。

  声音不大,却很认真。

  这纯粹是一种好奇。

  书生在唐青四岁那年便出现在这座宫殿中,从那时起,唐青便注意到,书生一直在看那本古籍。

  直到今夜,书生仍在看同样的那一页,没有翻动过。

  这很不合常理。

  那本古籍的秘密藏了十二年,唐青也忍了十二年,今夜,他终于选择开口,想要揭开这个秘密。

  书生摸着唐青的脑袋,没有回应他的那句话,只是笑道:“皇后送来的汤药喝了没?今夜寒意太盛,你需要早点休息。”

  “我想看先生的那本书。”

  唐青重复着这句话,神色认真。

  书生叹了口气,没有理会皇子的倔强,他沉默下来,有些心事重重,过了很久才开口:“相信我,你还没有做好打开它的准备。另外,它并不是一本书。”

  唐青有些不解。

  “它是命!”

  书生将手覆在古籍上,眼角的笑意终于收起,眼神中带着凝重。

  在那一刻,唐青有些恍惚,情绪微微低落。

  说起命,这位深殿中的皇子真的很可怜。

  生而寒体,只能躲在屋子里了却一生,哪怕早已习惯,却也偶尔会生出一些难过,就好比现在。

  唐青说道:“命这种东西,生而天定,确实没甚可看。”

  有些绝望和自嘲。

  抛掉身份和天命,其实,他还只是个十六岁的少年。

  承受着这些年的孤独和绝望,对他而言,或许很不公平。

  书生有些不忍,说道:“命这种东西,确实天生,却不是注定。”

  唐青没有回应。

  “这就是我始终定格在这一页的原因。”

  书生的手从古籍上移开,认真说道:“我看到的命,一直变化,从不静止,所以关于这一页,我始终翻不完。我很期待,会有一场造化,来证明命非天定,而在人为。所以你大可不必悲观,希望尚在。”

  “父亲已经放弃了我,娘亲也很少来看我,唐国的子民或许都已不记得还有我这位皇子。”

  唐青站起身,眼中带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失落,他看着书生说道:“我不想认命,可我只能认命。”

  书生摇头,有些心疼他,说道:“皇后近来少至,一是天已渐寒,怕惊扰你休息,二为念你太深,不忍见你的病容,你要理解。唐国子民从你出生时便家家户户打造佛像,为你求命,等一场造化,至今仍没放弃,你从没走出宫殿,自然不知。至于你父亲...”

  唐青坐了下来,似乎有些累。

  “他和你不同,他从不认命!”

  书生说道。

  唐青摇头:“这就是他十二年来不曾看我一眼的原因?”

  书生叹道:“他早已是唐国帝圣,圣人之境,已求得天道,便再难求子嗣,这是命。他偏不信命,所以生下了你。”

  唐青认真听着,眼中有些迷茫。

  “天命所向,生下了你,却无法继承他的帝位,老天是逼他再生一位皇子。他仍不认命,所以他不来看你,因为他看到你,心头的执拗和不甘会引诱他再去生一个来顺应天命,所以他不再来。从某种意义上,他逆命而为,已经坚持了十六年。”

  书生说道:“你父亲其实很伟大,他很爱你。”

  唐青沉默了很长时间,眼眶渐渐湿润。

  不好的命,为何偏偏要自己承受?

  不知何时将死,不知前路如何,这样的人生,从出生就已经支离破碎。

  书生望向他,继续说道:“他和你,只是圣人和凡人的区别罢了,或者说,只是大人和小孩的差别。眼界不同,看到的东西自然不一样。”

  唐青低下头,清秀面容掩映在烛火之间,他忽然说道:“先生,我不想死。”

  唐青抬起头,脸色很认真。

  屋子里安静了很久,两个人都开始沉默。

  书生忽然走到一边,打开了紧闭的窗门,深秋的寒风吹进屋子,卷在少年身上。有些寒冷,却还能承受。

  唐青苦笑,咳嗽起来,说道:“原来吹风也很凉快。”

  书生点点头,挡在他的身前,眼中有些湿润:“我等你这句话,等了十二年。你若认命,没人能帮你。正如寒风刺骨,你若从不面对,如何知道自己能否承受?”

  “现在呢?”唐青笑道。

  “现在,大祭司十六年前说的那场造化,或许真的会出现。”

  书生的青衫随风飘起来,他看着唐青流泪微笑。

  唐青再次站起身,他抹去书生的眼泪,轻声道:“其实,我一直都很想见见那位大祭司,据说他是唐国最有智慧的人,也是父亲最尊敬的人。”

  “他一直在你身边。”

  书生笑的很开心:“我很荣幸。”

  ……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