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祭天剑 > 正文
第九十章 黑影奇技
作者:习祯  |  字数:3068  |  更新时间:2020-10-26 19:07:10 全文阅读

映日西斜,正是黄昏时节,倦鸟归巢,时不时地发出一阵清鸣。兰苑笼罩在一片寂静之中,安静又让人觉得压抑。

杨安道咬着嘴唇,沉默良久才缓缓说道:“我同意,既然是没有路,那咱们就试着去走出一条路。不管这条路到达哪一个终点,我都无怨无悔。”

段宝姬忧心忡忡,内心极度的矛盾,她很渴望席祯的遗留能够救表哥一命,但她又不敢去尝试。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场赌博,赌注就是杨安道的生命。

杨安道挤出一丝笑容轻声说道:“如果我不死,余生我陪你一起度过,我保证我不再软弱。如果不幸我死了,那来生我还要找到你,还要和你在一起。”

段宝姬捂住杨安道的嘴,并不想让他继续说下去,杨安道倒也识趣,停住了嘴,享受着玉手的芬芳。就这么怔怔地看着,恨不得把自己心爱的人印入自己的脑海,那样就永远永远不能分开了。一眼万年,一眼就是一生一世。

迎着杨安道炽热的目光,段宝姬低着头幽幽道:“倘若真的如此,我还会独活么?我一定随你而去,在尘世中我们不能厮守,黄泉路上,望乡台前,我一定陪你一起走过。即使孟婆的那碗汤,我也不会喝,我要把你的记忆带到来世,再去寻你。”

杨安道大为感动,眼神中流光溢彩,连气色都好了许多。几十年的恩怨情仇,竟然在这一刻面临生死的时候得到完美的诠释。杨安道能感觉到体内有一股暖流,正冲向心田,这种美妙的感觉,又岂是无情人能体会得到的?

奈何身受重伤,但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值得,抛却了所有的隔阂,吐露了所有的心声。世上治愈的良药千万种,唯独这一味情药,偏能治愈世上最难治愈的情伤。无情人惶惶然,只有有情人,才会因为一句话,打通肺腑。

段宝姬一边不停地宽慰杨安道,一边心里不停地祈祷,但愿黄山能尽快将书册取来,但愿杨辅和张继白能尽快赶来,但愿一切都能如意,但愿她和表哥还能在一起享受着浮世的繁华。

日再斜时,兰苑在山树的阴影下开始变得昏暗起来,段宝姬没有掌灯,因为杨安道正抓着她的手,不让她离开自己身边半步。

暗影斑驳之时,一个黑影突然闯入,这道黑影速度极快,快得段宝姬都来不及反应便被点中了穴道。也是,时常谁也不敢想,居然还有人敢闯兰苑,但的确事实就这么发生了,有人突然闯入兰苑还点了兰室居士的穴道。

段宝姬只觉得身上一麻,便动弹不得,想要开口,才发现自己哑穴也被点住了。段宝姬内心大骇,虽然来人是突然出手攻其不备,但能瞬间点住自己穴道的人,该是什么样的功力。点苍七隐,个个都是江湖翘楚,来人却能以这么快的速度点住段宝姬的两处大穴,这简直是闻所未闻,说出去都没人敢相信。

段宝姬好歹是江湖中高手中的高手,很快便冷静了下来,暗自运动内息,想要冲开穴道。但黑影似乎并不担心穴道被冲开,或者说他对自己的手法十分的自信。

杨安道见突然有人闯入,正要开口,发现表妹穴道被点,情急之下想要出手,却被内伤牵动,痛得浑身直打哆嗦。

黑影点住段宝姬穴道之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单掌往杨安道百会穴拍去,当拍到百会穴之后,便单掌顺着百会穴来回上下不停婆娑。段宝姬瞪着惊恐的双眼,他不知道这黑影是谁,也不知道黑影到底要做什么?

杨安道刚想反抗,登时便觉得一股清流从百会穴而入,随即在黑影掌力之下,流经四肢百骸,让他感觉十分的舒服。段宝姬见到杨安道的表情,心里升出一种异样的感觉,但总算是没有刚才那么激动了,只是依然目不转睛,生怕会出什么意外。

杨安道能很清楚地感觉到,在一股娟娟清流之下,自己的四肢百骸开始变得轻松起来,甚至连疼痛感也慢慢的减轻,甚至消失。凭着经验,他可以很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经脉正在渐渐恢复。同时在他心里,也一阵震惊,这世上竟然有如此内力深厚的人,恐怕连达果都要逊色与他。

这种清凉的感觉没有享受多久,杨安道便感觉到一股热浪从百会穴涌入。这一股热浪,像是喷发的火山一样,一进入体内就开始四处乱撞,凶狠,霸道。炙热的痛感传来,杨安道的脸上开始呈现绛紫色,而且脸上的汗珠更像是一场暴雨,瞬间就将整个卧榻湿透。段宝姬见杨安道脸色的变化,心情也开始焦躁不安来,但她没有办法,她始终冲不开穴道。这人的手法怪异,而且内力极深,点住的穴道就连段宝姬自己都冲不开,她甚至感到一阵恐惧。

炙热的山火十分霸道地冲入杨安道的体内,这些山火流经的地方,把刚刚清凉修复过的地方重新炙烤了一遍,这种痛感,痛不欲生。最为恐怖的是,杨安道还能感觉到这一股气浪,渐渐流入气海,将破碎的丹田紧紧包围了起来。在一遍又一遍的炙烤之后,丹田开始慢慢修复,只是杨安道只顾着痛,并没有感到丹田正在修复。

段宝姬停止了愤怒,她只是死死地盯着黑影,暗自不停地运用内力,想要冲开被点的穴道。她在心里暗自发誓道:“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不管你武功多高,你伤害表哥,将来即使是千山万水,我也要追杀你到底。”

不知道痛了多久,就在杨安道数度失去知觉的时候,又是一阵清流从百会穴涌入。这回不再是炙热的火山,而是涓涓细流,流经经脉每一寸的地方。流经之处,能感到一股莫名其妙的清凉舒适之感。最主要的是,杨安道能感觉到丹田之所在,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气海开始变得充盈起来,丹田也已经修复一新。

虽然还是四肢无力,虽然还是昏昏沉沉,但是意识告诉他,他已经伤愈。而这个黑影人,便是治愈自己的高手。他甚至都能很清楚地听到黑影传来的一阵阵的粗 重的喘 息声,看来这黑影也几乎真气耗尽。

段宝姬也见到黑影胸口起伏不定,也能听到他粗 重的喘 息之声,她也开始茫然不知所措起来。

正这时,席无晗端着烛台,来到卧室,她的另一只手,还提着一个饭盒。见到屋内的场景,席无晗先是一愣,随即将食盒丢在地上,转身便拔起挂在墙上的长剑朝黑影刺去。

虽然看不到黑影的脸,但可以看到他的双眼,席无晗和段宝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黑影的双眸显现出了极度的疲惫之态。但见到席无晗时,黑影依然愣了一下,露出不可思议的目光。因为黑影看到席无晗的身上,居然有故人的影子。

黑影虽然疲惫,但面对席无晗刺过来的长剑,依然不换不忙,一甩袖将长剑荡开。随后,一团小纸条打在段宝姬的身上,黑影纵身一跃,跳出窗外,转眼便消失不见,和来的时候一样,突然而来,突然而走,没有人知道他是谁。

席无晗正要追上去,但自己这点微末的武功又怎能追得到?还没等她走到门边,黑影早已消失了身影。此时师傅和杨道长才是最重要的,席无晗心念一起,连忙回到段宝姬身边,但段宝姬依然一动不动,正在急着冲穴道,这让小姑娘急的不知所措。

熬过了漫长的一个时辰,穴道终于被冲开,段宝姬扑地爬到塌前,却见杨安道气色好转,呼吸均匀,正在酣然熟睡。段宝姬心中诧异,她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都是真的。可事实就在眼前,也不容许她不信,或许是他们感触了上苍,上苍便派了这么一个使者下来,专门为了治愈杨安道而来?

想到刚才那个纸团。段宝姬慌忙四下寻找,终于床榻的一角找到了纸团。匆匆打开,段宝姬赫然见到的,居然是一个药方。这时段宝姬才完全相信,这人没有丝毫恶意,也的确是为了杨安道的伤而来。

段宝姬欣喜万分,对黑影的怨恨随即转为无尽的感激。

天尚未明,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踏破了平静,黄山还没来得及休息,便从南诏城匆匆赶来。与他同行的,还有杨辅和张继白。

兰苑灯火通明,但在黄山看来,心中闪过一丝不安的神色,莫非出事了?段宝姬听得马蹄声急,知道黄山来了,便笑脸相迎。黄山和杨辅张继白一见段宝姬神色,更是不约而同想道:“糟了,难道来晚了?这便是悲极而生乐么?”

三人再一阵紧张之下,急速地冲向内室,倒是把段宝姬留在身后,目瞪口呆。见到杨安道气色如常,呼吸均匀,三人面面相觑,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张继白见到这样的场景,顿时略有愠怒,开口便责怪起黄山来。甚至连杨辅,都觉得黄山跟他们撒了谎。好在段宝姬及时赶来,才将这一切误会解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