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难停 > 行路难
第一章:初遇宋清阿
作者:萍安  |  字数:3725  |  更新时间:2020-11-17 09:11:17 全文阅读

“小农快跑!”

  “不要!畜生老子和你拼了!”

  戴雨农再一次从噩梦中惊醒,自三岁那年父母惨遭妖兽杀害之后,十一年了,父母的哀嚎嘶吼声和被残忍吞食的血腥画面就一直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他是两世为人,可上天都没给他一个健康完整的家庭,他再一次成为了生世凄惨的孤儿。

  想到这戴雨农无奈地摇了摇头,现实面前他无能为力只能既来之则安之。

  戴雨农走到河畔边掬起一捧水洗了把脸。

  河面上倒映着的不是他的影子而是一栋青铜楼,这栋小楼陪伴了他十四年,这段日子则会时不时就会影射到其它物体上。

  突然水面溅起一阵阵涟漪,一条毛茸茸的四脚蛇从水面冒出头滋了戴雨农一脸水。

  这条四脚蛇并是戴雨农为数不多的玩伴之一,被戴雨农取名叫作水草,因为这条四脚蛇极为亲水,毛毛茸茸的就像捆扎的水草。

  一颗颗石子从他后背袭来砸在它的身上,伴随着小镇孩童的歌谣“泥腿子,小狗子,养条蛇吃爹娘......”

  一大群孩童在他身后围成一圈蹦着跳着,不亦乐乎。

  名为水草的四脚蛇极为通灵,猛的从水面中跃起,要不是戴雨农率先拽住它的尾巴估计恨不得将这些孩子一个个都给吞了!

  顿时孩童被吓的作鸟兽散,一边往村子里跑去嘴里的讥笑声却是越来越大。

  “好凶猛的一条水虬!”一道极为清脆的声音传来,瞬间盖住了嘈杂声。

  戴雨农抬头望向天边,一老一少悬停在半空中,仙姿缥缈,观之如画。

  小时候戴雨农见过最多的并是村子里村民,三岁之后并经常可以见到一些奇异的妖兽,小的小如狸猫,大的大如山丘,有的青面獠牙,有的则是小巧可人。

  而最近两三年见得最多的并是这些御风飞行,御剑飞行的山上神仙。

  “我是草头村的村民!”戴雨农轻声说道。

  这句话是村里长辈们说的,说要是在村外遇到了那些神仙老爷莫要多说什么,赶紧自报家门切勿在神仙老爷面前逗留或者招惹他们。

  那清秀少年只是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满不在乎。

  倒是那仙风道骨的老者面露难色,弯下腰在少年面前低声细语了几句。

  少年郎点了点头,居高临下向着戴雨农问道:“这条水虬卖不卖?”

  戴雨农摇了摇头表示拒绝。

  少年郎眉头一皱神色不善,继续问道:“神仙钱也不卖?”

  “神仙钱”顾名思义山上修士通用的货币,一枚神仙钱都不是人间黄白之物可以衡量换算的。

  戴雨农依旧摇头不语。

  少年郎有些不悦的看了一眼身旁的老者,好似在询问他的意见。

  老者无奈的摇了摇头,山下庙堂都禁止以武犯禁,更何况山上神仙?对凡人豪取抢夺那可是大忌。

  就在这时少年瞳孔突然放大,一脸惊愕。

  那条名叫水草的四脚蛇一不小心就将掩盖在灰白毛发之下的一支五爪小脚露了出来!

  虽然仅仅只是一瞬之间,但如何逃得过山上神仙的感知?

  少年郎惊心骇神忍不住叫出声:“四脚蛇!”

  老者也是心神激荡不已,一条四脚蛇真龙之属。

  戴雨农心生警惕,果不其然下一刻少年郎一跃而下落地之时湖面涟漪阵阵。

  “土著,这条四脚蛇交给我,我玉鼎水榭保你锦绣前程。”少年郎趾高气扬,言语间不由他人拒绝。

  戴雨农表面上表现得淡定自若,但心里却砰砰跳个不停,即便二世为人这也是第一次和修行中人针锋相对。

  戴雨农小心翼翼的缓缓后退,水草紧紧缠绕在他的右臂之上显然一副同生共死的模样。

  少年步步紧逼陡然发力,一拳递出好似含有龙象之力。

  戴雨农虽然经常被村子里一些小屁孩子‘欺负’,但在长辈眼里却是很讨喜。

  生世可怜却生的敦厚老实,做人做事务实,实在。

  所以村里的汉子就会闲来无事教他一些拳脚功夫,虽然比不得那些神仙法术但起码能强健体魄。

  拳法很普通是村子代代相传口口相授,学起来简单上手并不难,特别是脚下步子取名“蹒跚步”,极为诡谲多变村里成年汉子靠着拳法步子可以与大虫比拼腿脚速度灵活至极。

  少年郎一连递出几拳都被戴雨农不偏不倚刚好躲过。

  起初少年郎还只是顽劣心性觉得可以借此砥砺手脚,可是十几个会合下来见不能伤及这泥腿子丝毫顿时就有些恼火,自家长辈此时正在观战不说,这看似孱弱的少年竟是只退不攻更是让他觉得丢了颜面。

瞧不起他?

  身为玉鼎水榭的少主竟然连一个凡人都伤不到分毫?

  少年郎当即发狠,脚尖一点陡然发力身形如弯弓再次抡拳砸向戴雨农。河面上涟漪荡漾就差激起千层大浪,周边树林更是飒飒作响,可谓是鸟飞绝。

  泥菩萨都有三分火气更别提戴雨农了,他一心只守不攻就是不想结下梁子有时候还会装作狼狈模样已经给足了这个少年郎面子不成想他竟然得寸进尺咄咄逼人。

难道非要他倒地不起才能显得你有能耐?

  戴雨农脚下一沉,双腿如鼎足沉千钧之力,腰部如龙腰向后倾倒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动作躲过一拳。

  紧接着戴雨农无需手掌撑地,直挺挺拧直身子,并未出拳只是肩膀狠狠砸向少年胸部。

  少年郎一脸惊愕还来不及格挡整个人并如同弯弓倒飞出去。

  老者眉头一皱并未担心少年郎安危,毕竟有宗门法袍傍身怎么也不会被一个凡人小小武夫所伤。

  他更吃惊的是戴雨农的那套拳法架子,虽然戴雨农并未出拳,但是戴雨农展露的那股子钻劲,含如弓张、发似弩箭拳势不可小觑。

  “你们山上人就这样不讲道理?豪取抢夺?招招直奔我要害?这与洪荒异野兽有何区别?”戴雨农紧蹙眉头,急促呼吸不知道是怒火中烧还是身体太过孱弱经不起这套拳法运转。

  老者面色阴沉,但瞧见少年郎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还是冷声道:“吉儿,就此作罢!”

  少年郎哪里还听得进去?恼羞成怒说道:“今日四脚蛇不四脚蛇的小爷不在乎,就是要好好教训这个贱民,让他知道人仙有别!要有敬畏之心!”

  话音一落,四周的风顿时变得劲猛起来,不在向四周溃散反而不停地着少年汇聚而来,肉眼可见少年郎身前竟然凝聚出一个拳头大小的漩涡。

  戴雨农眉头紧皱,有种极为不详的预感。

  “不要下死手!”老者看着眼前的一幕没有出手阻止,只是轻声相劝,免得弄出人命。

  少年一拳砸出,拳头还没打到戴雨农的脸上,一道道劲风此时就已经如同柳条抽打在他的身上。

  戴雨农只觉得自己好像被锁定一般避无可避,咬紧牙关一手护住面目,一手负后护住臂膀上的水草。

  戴雨农微眯起双眼,只见那少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但此时一条大腿粗的大蟒近乎凝聚为实体张着血盆大口朝着他扑杀而来!

  戴雨农认命,整个人倒飞出去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这就是凡人与修士的差距!

  少年志得意满冷笑道:“敢冒犯我?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就要一脚踩在戴雨农的胸口!

  就在这时哪头四脚蛇悄无声息猛地就从戴雨农后背里蹿了出来,张着嘴两颗獠牙散发寒意就要朝着疏忽大意的少年脖子咬去!

  “孽障,敢尔!”老者大袖一挥,一道道神虹向着四脚蛇水草斩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道剑光席卷而来,勉强将几道神虹击溃。

  “前辈此举要是被追责下来恐怕金鼎宗下宗玉鼎水榭就要保不住了。”一道极为甘冽的声音传来。

  戴雨农找准空隙艰难起身扶着大树,不停咳嗽。

  这一位身材修长的女子,长发如瀑更显得肌肤如雪,装作朴素手持长剑,模样仙姿佚貌,二世为人的戴雨农从未见过十三四岁的少女竟然能有如此摄人的魅力。

  女子只是淡漠的瞥了戴雨农一眼,那头四脚蛇又重新缩回了戴雨农衣服里。

  少年回头望了一眼老者,老者落地后挡在了少年的身前,视线更多的还是投向了少女手里的长剑。

  一位年轻女子剑修?一个人就敢前往钓台天下历练?说给谁听都不会信,这类器宇不凡的剑修胚子哪个出门历练不是尾随一位境界不俗的金丹地仙?

  老者言行举止很是老道,一点没有被人抓到把柄的模样,微笑道:“只是孩童扯皮一个不小心出手重了些,就是那条孽畜的确有点暴戾,若不是及时出手恐怕我家少主这条命就交代在这蛮夷之地了。”

  少女嘴角泛着冷笑,要不是自己及时出手眼前这个身体孱弱有点消瘦的凡人估计就被你打的魂飞魄散渣都不剩了!

  不过少女心里这样想倒没这样说,少女收剑入鞘。

  毕竟人家境界摆在那里,既然别人愿意给这个台阶,那么自己见路不平拔刀相助管了一件闲事不说,要是还咄咄逼人那就是自找麻烦了。

  老者二话不说牵着那少年的手并御风而去,反倒是那个少年回过头还恶狠狠的瞪了戴雨农和少女一眼。

  瞧见两人走远了,少女并不在强撑身体一个不稳就摔倒在了地上。

  戴雨农有些诧异,还以为是这个少女先前出手搭救自己被那个老者打伤了,毕竟这些神仙打架玄乎的很,戴雨农也看不出个所以然。

  这时那头名叫水草的四脚蛇又冒了出来,先前这小家伙的仗义举动的确挺让戴雨农感动。

  戴雨农灵机一动,对着水草比划了几下,四脚蛇心领神会。

  夕阳西下,阳光透过林子里的树叶落在地上就好残雪盖在陆地上,一位少年背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少女,一条四脚蛇将它们捆在一起,少年强撑着精气神颤颤巍巍朝着村子走去。

  草头村,一百来户人口,如初生的钓台天下,一个村子能有一百来户人口已经很多了。

  草头村外面插满了用木棍子做成的篱笆,这是跟着三十里地一个名叫飞升城的城镇学的,戴雨农时不时会在林子里打些野味和摘些药草去卖,稍微补贴家用,不多也不少,他父母早死如今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这些篱笆就算是草头村的城墙了。

  篱笆是村口一个汉子做的,自己又做了个门他自己住的又离着村口近就给自己封了个守门将的称号。

  戴雨农靠在村口不远的桑树下,女子就这么安静的躺在地上,气息绵长虚弱戴雨农是真担心在这么下去她会死。

  可惜那个汉子就是不让戴雨农带着少女进村,说这是规矩!

  戴雨农一气之下只好也跟着少女待在了村外。

  四脚蛇虎视眈眈吐着舌头和汉子对峙,汉子却不为所动,最后一颗瓜子嗑完了拍了拍手一脚就将它踢飞老远。

  在这里,汉子什么洪荒巨兽没见过?别说这孩童胳膊长粗的小虫子,就算遇到那体型巨大如山岳的地龙汉子也不带怂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