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你竟如此恐怖如斯?!
作者:君子的体面  |  字数:2157  |  更新时间:2020-09-18 15:33:30 全文阅读

【神兵谱:玄同】

【所属:云奕子(吴生灭)】

【来源:古兵家十八剑子之首叶希形残魂融合兵家虚界天道节点所化。】

【特性:???】

【评语:这是一柄很硬气的木剑,里边还沉睡着一缕残魂,唤醒他,你将获得一位主角专属的老爷爷,也可能是一只鸭子。】

【独白:嘎嘎嘎嘎——】

万界志权限升级后,不仅人物志的描述多了几行,神兵谱的描述也多了。就是这描述,还是一如既往的尿性。

云奕子探查了一下评语说的残魂,发现木剑内部空间还真的躺着……

一只黄色的鸭子,正翻着肚皮躺在一处草垛呼呼大睡,时不时还“嘎嘎嘎嘎”的大笑几声,然后翻个身继续睡。

万界志的评语果然严谨,说是在沉睡,还真的是在沉睡。

云奕子对兵家历史,不甚了解,在他记忆中的兵家,是孙武兵家,而这里的兵家,是刀剑兵修。

现兵家倒是略有耳闻,古兵家则是一无所知了。

云奕子想问问吴生灭,为什么古兵家的十八剑子之首残魂,会是一只鸭子。

吴生灭却是没有多做逗留,将玄同赠予云奕子后,抢了苏御一块瓜,收回了阎罗宝印,回到了幽冥。

没了阎罗宝印的压制,这片被剥离的空间,迅速归位。

“啊,瓜没了,散了吧。”

苏御擦了擦手,站起身朝着云奕子的背影一作揖:“墨家苏御,今日多有得罪,回头必定登门赔礼。”

他的声音清朗坦荡,似乎并不畏惧云奕子。

说过一声,也不等云奕子回答,便将邪云道人跟血和尚请下了仙舟,自顾躺在太师椅上,低声唱着不知名的戏曲。

【人物志:苏御】

【称号:苏九爷】

【出身:墨家机关城】

【境界:八境墨者】

【评语:此人行事乖张,全凭喜好,似有天地无惧,逍遥万界之意,难以评价。】

【独白:天地无全功,圣人无全能,万物无全用。】

曲声远去,邪云道人眼神复杂的看了眼云奕子,最终一句话也没说,扭头乘云而去。

现场左右仅剩血和尚跟云奕子。

血和尚可没损失什么,完全是贪得无厌才来插手命魂一事,如今他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云奕子等了一会儿,没发现万界志有出人物志,便朝着身后摆手:“你且去吧,恕不远送。”

血和尚沉默了一会儿,身形化作无相,消失于这片人间。

“小君子倒是霸气。”

林天运乘风而来,落在云奕子身侧,笑眯眯的看着他,那双眯眯眼,仿佛能看穿一切。

云奕子见了林天运,这会儿也不好摆所谓九境真仙的架子了,忙脱离了凡间第一仙的状态,转身朝林天运打招呼:“林大哥,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

林天运呵呵一笑:“还以为你有麻烦,特地来看看,没想到小君子挥手间便解决了一切,不愧是圣君弟子。”

云奕子眼皮一跳,不是吧,你也看穿了我?

林天运没有多言,转移话题道:“说起来孤鹤怎么不在?他可比我先来的。”

云奕子左右看了几眼:“我没见到过孤鹤大哥过来。”

“兴许是掉哪个沟里了吧。”林天运若有所思的嘀咕了一句,又看向云奕子道:“既然你没事了,我也要回京城交差了。哪天你到了京城,可以来千军侯府找我。”

林天运行事从不拖泥带水,说走就走。

这边刚走,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空间震颤,紧接着便有空间撕裂开来,一道凌厉的剑光从中斩出,冲天而起。

孤鹤披头散发的从空间裂缝爬了出来,骂骂咧咧道:“他娘的,可算跑出来了。”

林天运一不在身边,自己的天赋特性就再无人可压制,好端端的在天上飞着,不知道是哪个王八犊子念了一句禁空真言,愣是将自己打了下来。

一头摔进坑里不说,刚要爬起来,眼前的空间忽然撕裂,正好是自己躺着的地方,一息不到,就又掉进了空间裂缝。

刚不容易缓过神来想出剑斩开空间,结果两股恐怖无比的规则之力,一前一后的压了过来,正好夹在中间的孤鹤直接被按死在裂缝处动弹不得。

身后的规则来自人间,身前的规则来自幽冥,哪一边他都惹不起。

苦苦支撑了好半响,幽冥规则退去,他才得以活动。

“此地大凶,不宜久留,不宜久留。”

孤鹤嘀嘀咕咕的叨念几句,看了两眼云奕子的方向,看到他没什么危险了,也不乐意过去了,林天运不在,他过去保不准会遇到什么事情。

“小君子,还是后会有期吧。”

孤鹤也不跟云奕子道别,自顾说了一声,御剑离去。

云奕子从察觉到剑光斩出,就一直在关注孤鹤那边,本想过去打声招呼,玄同剑忽然发出一阵颤鸣。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一阵急促的鸭叫声突兀地在云奕子脑海中炸响,措不及防之下,云奕子差点没当场去世。

【你谁啊你?小咩咩哪去了嘎?】

黄皮鸭子从玄同剑蹦了出来,左顾右盼几眼,飞到了云奕子脑袋上,伸长鸭脖子探了下来,啄了啄云奕子的眉心:“儒家的君子嘎?”

云奕子一时半会儿不知道怎么面对头顶这只鸭子,毕竟这跟他想象中的主角专属老爷爷完全不一样啊。

为什么真的是一只鸭子,为什么它还能从剑里蹦出来?!

“嘎嘎?你傻了嘎?”

鸭子又啄了几下云奕子。

“那个……您能从我头顶下来吗?”云奕子微微仰头,仰着眼前的鸭脖。

鸭子哼道:“不能,本大爷就喜欢坐儒家君子头顶上拉屎嘎!”

君子印记忽然显现,提炼出一缕浩然气,猛的塞入了鸭子的局部地区。

“嘎——!!”

鸭子惨叫一声,惊慌失措的在半空中乱飞。

“你你你居然敢这么对本大爷!小咩咩都不敢这么对待我!”

鸭子大爷很愤怒,云奕子手中的玄同剑直接脱手,飞到了鸭子大爷面前。

“鸭子大爷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嘎——!”

玄同剑应声暴涨,顷刻间化作一柄百丈巨剑,煌煌剑威,当头盖下!

云奕子瞳孔一缩,吓得退了半步。

然而那百丈巨剑刚刚凝聚起剑势,忽然就瘪了下来,像漏了风的皮球,迅速干瘪,眨眼的功夫,就变成了一条巴掌大的剑坨坨…

鸭子大惊失色:“你竟如此恐怖如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