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四大神侠 > 【 第一部 龙神帝州 】
第十章 铁锁链 救命恩人
作者:伏兮  |  字数:3228  |  更新时间:2020-10-02 09:32:16 全文阅读

慕天抬眼瞧去,见那女人浑身血淋淋的,心里发毛,不敢靠近。

“娘,你醒醒!他们都走了。娘,我是小锋啊!”那少年一边轻晃着她肩头,一面悲声呼唤。轻唤几声,不见她醒转,便去解她身上的绳索。

那女人剧痛昏厥,早已失去意识,待绳索一松,立时往前倾倒。

那少年一把抓住她左臂,顺势背在右肩,回头向慕天喊道:“你发什么愣,还不过来帮忙?”

慕天见此情状,也顾不得什么害怕了,连忙奔近相助。

二人一负一扶,将那女人背入庙内,平放在东南角处的茅草堆上。

进门时,只听地面“铛啷啷”响声不绝。

慕天借着门外火光,俯首看去,才发现她脚下还拖着两条又粗又长的铁链。左脚那条缠在屋外的大树上,右脚那条则钉在屋内正中一尊断了头的山神石像腹部。

他不禁愤然道:“他们也太狠毒了,居然还用两条铁链锁着她。”

那少年缄默不语,捡起一根枯枝,在屋外火盆中引了火,将屋中一支残烛点燃。

烛光亮起,照耀四壁。

慕天环视屋内,见头顶蛛丝遍布、尘网连结,脚下土灰草屑、碎瓦残砖,满目狼藉。

西北角的房顶也塌陷出一个大洞,隐约可见几点星光。

那尊无头神像前的破旧供桌上,已看不出半点香火痕迹,显然冷落已久。

慕天回过头,见那少年跪在母亲身边,伸手撩开她面上的发丝,用衣袖轻轻擦拭着血迹。

他不禁心为之触,这少年的母亲虽被打得遍体鳞伤,但毕竟尚有命在,而自己的娘亲却已被官兵杀害,就连尸首也被大火焚毁,凄惨至极,喉头一滚,悲戚之情再次翻涌而出。他强行忍住,不让泪水划落。

“这都是我的错。”隔了片刻,那少年忽然开口道,“半个月前,我娘刚被关在这里时,还没有这些铁链,那狗畜生只派了几个手下在外面守着。我一心只想着救她出去,就趁夜里他们熟睡时,悄悄地带她翻墙逃走。可惜还没走多远,就被他们发现了。我豁出命跟他们大战一场,虽然杀死两个,可最后还是寡不敌众。后来娘又给他们抓住,我自己一个人逃走了。我……我真是个没用的废物!”说到这里,一拳捣在墙壁上,满脸自责自愧之色,顿了顿,又道,“从那以后,他们就给我娘戴上了这两条铁链。”

慕天听着,内心激愤不已,既敬他英勇救母的胆气和手刃两敌的武艺,又恨天宝堂那些人的阴狠歹毒,当即劝道:“这不是你的错,错的是你爹爹和那些手下。”

“你闭嘴!”那少年突然瞪大了眼,厉声骂道,“那个狗畜生,才不是我爹!八年前,他狠心抛弃了我们,现在,他又把我们抓回来,想要我们的命。”

慕天惊退半步,呆呆愣住,不知该说什么好,隔了半晌,才转问道:“你……你是叫钟锋吗?”

“不,我不姓钟!”那少年断然否认,“我叫秦锋,跟我娘同姓。”说罢,又低下头,幽幽地倾诉道:“这个名字,是我娘在我四岁时帮我改的。她说,做人就应该有锋芒,要像锋利的剑刃那样,寒光凛凛,让人一见就害怕,他们才不敢轻易地来欺负你。至于四岁之前,那个狗畜生给我取的名字,我已经彻底忘掉了。也就是在那一年,那个狗畜生把我们母子两个赶出了家门。后来,娘就带着我离开天癸郡,到处流浪,靠着沿街乞讨将我抚养长大。”

慕天听罢,气愤地问:“他怎么这么狠心,为什么要赶你们出去啊?”

那秦锋“哼”的一声冷笑,“还能是为什么,无非是他喜新厌旧,娶了更年轻漂亮的,就把我娘扫地出门了。”

慕天只觉匪夷所思,天下间竟还有这种男人!即便是纳了新妾,也不至于就把旧妻赶出家门吧,何况还有自己四岁大的孩子。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难道他竟一点夫妻情分都不顾念吗?莫非,这其中另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隐情?

他突然想起那钟九隆提到过“吸人血”之事,又想到这女人体内那些数不清的血蛭虫,登觉此事必有蹊跷。

他刚想到血蛭之事,那秦锋竟似能看穿他心中所想一般,顺着他的思绪问:“对了,你刚才说的血蛭,还没跟我解释清楚呢,那到底是什么?”

慕天也俯下身,蹲在秦锋身旁,挠了挠头,犹疑道:“其实……我……我也不太确定。那些小虫,看起来像是巫族的蛊蛭,又像是虫族的水灵虫,不过,更像是血族的血蛭。”

秦锋听着,脸上露出一副奇怪的神情:“巫族?虫族?血族?你说的这些我怎么都听不懂?你该不会是为了想活命,就故弄玄虚,哄骗我吧?”

慕天驳道:“不,我说的都是真的。”

秦锋又问:“你刚才还说,你能看到我娘身体里的东西,难道也是真的吗?要是这种事情都能做到,那以后大夫给病人诊病,还把脉做什么,只要看一眼……”

慕天忍不住打断道:“我刚才真的看到了!骗你的话,我……我不得好死!”他难忍质疑和冤屈,当即赌咒发誓。

秦锋见他神色坚定,语气果决,不像是在撒谎,但他说的话又实在玄而又玄,平生闻所未闻,仍是不敢轻信,正色道:“好吧,既然你这么说,那就再用你的眼睛,仔细看清楚,那些到底是什么虫?”

听他这么一说,慕天反倒犹豫了。

这些天来,他虽然频频突现异能,但自也如在雾中,不明其理,更不知如何运用。若要再看一次,他又岂能办到?若不看的话,那便无异于自认扯谎了。

然而他刚才都掷地有声地把话放出去了,话既出口,正如覆水难收,当即,只得低下头,拼命地瞪大眼睛去看。

可瞪视半天,除了能看到她满身的伤痕和衣衫上的血污,却是再看不到别的了。

秦锋眨眨眼,问道:“怎么样,看清了吗?”

慕天面显尴尬,抬手揉揉眼睛,又定睛再看,但眼珠都快瞪出来了,还是什么都看不到,不由得涨红了脸。

又看片刻,只好放弃,转眼向秦锋瞧去,却见他满脸失望之色,心中过意不去,只得摇了摇头,极难为情地道:“现在,看不到了。”跟着又如实解释说,“我眼睛的能力时灵时不灵,我还不知道该怎么用。”

秦锋叹息一声,失落道:“我还以为今天遇到了奇人,能瞧出我娘的症结所在,结果还是空喜欢一场。”

慕天听他完全不信自己的话,只把他当成了十足的骗子,再也忍无可忍,猛地站起身,慷慨激昂地道:“我说的都是真话,绝对没有骗你,我爹爹是名闻天下的‘御灵侠’慕青渊,他一言九鼎,诚实有信。我身为他的儿子,难道还会撒谎骗人吗?”

但他这话音刚落,脑海中立时闪过一道紫电,猛然意识到已是祸从口出。万没想到自己会因一时冲动,竟忘了爹爹现在已是“弑君逆贼”,而自己也已沦为朝廷钦犯之事。

他身子一震,连忙摆手道:“不,不,我……我其实叫慕天,并不是什么御灵侠的儿子。我……我只是临时起意,想让你相信我说的话而已,你千万别当真。”

岂料,那秦锋陡然间脸色大变,倏地起身,死死盯着慕天,肃然道:“你……你不用骗我,最好实话实说,你真的是‘慕大侠’的孩子,那个正在被官府到处通缉的慕风吗?”他一语说完,又将慕天全身扫视一眼,铿锵道,“看你的年纪,还有你这副装扮,加上你刚才那些莫名其妙的话,肯定不会有错了。你就是慕风,对不对?”

慕天面色铁青,心中惊骇不已,颤抖道:“我……我不……”但看秦锋那副坚信不疑神态,已如一锤定音,心想就算再怎么抵死不认,那也于事无补了。而听他称呼爹爹为“慕大侠”,满含着敬仰之意,倒是微感惊讶。

“你快说,到底是不是?”秦锋急声追问。

慕天心知再也无法隐瞒,索性豁了出去:“没错,那又怎样?你要抓我吗?”

谁知道,秦锋一听这话,竟而露出一个惊喜无比的笑容来。这笑容在他那张阴冷的脸上荡漾开来,便如同一朵红莲绽放于极寒的冰川之上。

他欣喜若狂,似乎要跳了起来,疾伸双臂,抱住慕天肩头,欢笑道:“果然是你,哈哈,你是慕大侠的公子,你……你还好好的,你还没死……”

慕天顿时傻了眼,一时难以接受这般如有天渊之别的奇大变故,不过他隐隐能肯定,这个名叫秦锋的少年对他并没有恶意,反而是满满的亲切和敬意。慕天虽然与这少年素不相识,但他抱住自己的时候,就像是久别重逢的大哥那般亲和温暖。这是他从未有过的感觉,心底不禁生起一丝感动。

慕天嗫嚅道:“你……你这是……怎么了?”

秦锋脸上喜色不减:“真没想到,我居然还能见到你。”

慕天一脸茫然。

秦锋续道:“慕青渊慕大侠,他……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更是我这辈子最崇拜、最敬重的大好人、大英雄。”

慕天听他如此一说,自然欢愉无比,但肩头被他抓得生疼,蹙眉道:“好,你,你有什么话,先放开我再说,我肩膀都给你捏碎了。”

秦锋“哎呀”一声,急忙松手,歉声道:“真对不起,是我太激动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