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被逼成仙 > 正文
001 离离原上草
作者:荒山一野草  |  字数:2854  |  更新时间:2021-04-06 09:16:54 全文阅读

  “老板,再来一瓶!”

  在一间狭小的小酒馆里,张无越呵着酒气,挥舞着手中的空酒瓶,醉眼朦胧的冲酒馆老板喊道。

  酒馆老板看着张无越脚下十几个空啤酒瓶和一个空白酒瓶,伸手拦住了准备上酒的小服务员。

  我靠,你个没眼力劲的,你没看见这人喝了一下午的闷酒了吗,再上酒,喝死人了咱办?这小年轻一看就有心事,这样喝酒很容易出事的。

  “小兄弟,这酒你不能再喝了,再喝就出事了。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看开一些。”酒馆老板劝道。

  看开一些?醉熏熏的张无越还保持最后一丝的清醒。看开一些?如果你老婆给你带了绿帽子,你也能看开一些?

  就在一个小时前,他来到老婆所任职的公司——金马国际,亲眼看见自己的老婆,上了一个男人的豪车。打她电话,居然在盲区。

  一想到这些,张无越心中一阵绞痛,酒意上涌,哇的一声,胃食夹带着一丝血丝,喷了出来。

  周围的食客一看,慌忙掩鼻避开,同时匆匆结账走人。

  酒馆老板心中愤怒的同时,也有些无奈。只得叫来服务员打扫干净呕吐物。再看张无越时,只见他干呕几声,爬在桌子上,呼呼大睡起来。

  酒馆老板正准备叫来服务员,把张无越扔出去时,只见店门口“吱”的一声,停下来一辆宝马轿车。

  轿车刚一停稳,便下来两个漂亮的少女,脚步轻移,走进店里来。

  酒馆老板诧异的同时,转过身来,准备先招呼两位贵客。虽然奇怪这样的美女会光顾自家酒馆,但现今社会,千奇百怪,酒馆老板也没有什么好讶异的。

  两个美女站在酒馆门口,打量着狭小的酒馆,似乎在寻找什么。高个的美女皱了一下眉,約一犹豫,迈步向张无越走去。

  来到近前,那美女扶起张无越的头,看了下那张清瘦的脸,转头对门口的美女努了一下嘴。门口的美女蹭蹭蹭的走过去,二人扶起张无越,便准备离去。

  酒馆老板张了张嘴,刚想说什么,就见高个美女从裤袋里掏出两百块钱,扔在桌上,说了句“不用找了”,便扶着那年轻人上了车。

  看着离去的宝马轿车,酒馆老板靠了一句:这年轻人怎么回事?有这样漂亮的女人守着,还到我这小酒馆喝得酩酊大醉?换着是我,睡着都他妈的笑醒了。

  宝马车内,张无越咕噜了几句,又沉沉睡去。

  “诗琴姐,你真要这么做吗?你就不考虑一下这样做的后果?”开车的小美女对副驾驶的大美女说道。

  “如画,你别说了,我意已决!与其嫁给那人,我不如死了算了。”

  王诗琴紧咬嘴唇,绝美的脸庞上,露出坚毅和决绝。一想到母亲临死前凄切的目光,不禁又泪盈双眸。马标,老娘就算便宜别人,也不会让你得逞的。

  看着诗琴含泪的双眼,如画叹了口气。诗琴姐,你放心,就算下地狱,我如画也陪你。

  如画是个孤儿,小小年纪,就尝尽了世间的人情冷暖,历尽了凡尘的世态炎凉。

  在她十五岁的时候,被几个流氓劫持,就在她即将遭受凌辱的时候,是路过的诗琴救了她。知道她的遭遇后,不仅供她读书,毕业后还把她留在自己公司任职。

  张无越醒来的时候,大吃一惊。自己躺在浴桶里,旁边一个技师模样的女人正给自己檫洗着身子。技师的手指有意无意的滑过他的敏感部位。

  自从上个月自己到临城工作以来,那地方已经一个多月没尝过肉味了。

  每当周末回家,想和老婆办事的时候,老婆不是太累了,就是那个来了,各种借口。

  联想有两次晚上打电话时老婆发出的奇怪的声音,张无越心中咯噔一下:完了,被带绿帽了。

  今天是周五,张无越大上午的就从临城回来了。一回来就给老婆打电话,可是老婆的电话始终无法接通。

  憋屈的张无越,又是烦躁,又是痛苦,又是无助。

  这个女人在想什么?自己把一切都给了他,一切努力都是为了她,结果换回来的就是背叛?

  一个女人一旦背叛了你,她就根本不会在乎你。

  一个星期前自己公司有急事,换下来的衣服来不及洗,就扔在了洗衣机里。一个星期后回来,衣服还在洗衣机里。

  半年前老婆闺蜜来找她,他就觉得不对劲。那闺蜜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一看就不是好人。

  果然没有多久,老婆就辞了现有的工作,去了她闺蜜所在的公司,终于造成了现在的结局。

  怎么办?离婚吗?婚肯定是要离的,只是他心有不甘。为什么?为什么?自己辛苦的努力为了这个家,却换来这样的结果?爱情?我去他妈的爱情!

  当技师的手指再次摸过来的时候,张无越忍不住的打了一激灵,猛地从思绪中回过神来。

  酒劲差不多醒了。这他妈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

  张无越慌忙从浴桶中爬起来,胡乱檫拭了一下身体,裹着浴巾走了出去。

  一出来就看见坐在客厅的王诗琴,张无越脑海中有点映像。前段时间在临城,自己从几个混混手中救过一个喝醉酒的女孩,就是眼前的女子。

  “你怎么在这里?”张无越诧异的问道。

  这时那技师从浴室走了出来。王诗琴从手袋里掏出几百块钱,塞在那技师手里。技师接过钱,道声谢,推门离去。

  王诗琴送走技师,随手别上门。

  “张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王诗琴走到餐桌前,示意张无越在桌前坐下,同时自己也在一旁坐了下来。桌上摆着几样小菜,一瓶红酒,两个酒杯。

  “不是,你……”

  张无越开口想说什么,可是又不知道说什么好。近距离的感受王诗琴那玲珑的娇躯,他发现她居然没穿罩罩,而胸部依然高耸。他咽了咽口水,有点口干舌燥。

  “张先生,谢谢你上次救了我。”

  王诗琴打开酒瓶,给两个杯子倒满红酒,然后递一杯给张无越。待张无越接过后,王诗琴端起另一杯红酒,在张无越的酒杯上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

  “不是……”

  张无越张大了嘴巴,有些发愣。王诗琴侧了侧手中的空酒杯,盯着张无越。张无越见此,也只好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一杯酒下肚,张无越只觉小腹处一股烈火,腾的一下冲了上来。特么的,什么酒,这么烈的?

  看着张无越迅速潮红的脸庞,王诗琴的脸颊也迅速的羞红起来。

  为了豁出去,王诗琴在两人的酒杯里可是下了早就准备好的药物,最后矜持心作怪,在自己的酒杯里只下了一点点,而张无越的酒杯里可是足足的大半瓶。

  烈火在张无越心中烧起来。有了老婆的背叛,他已不再相信爱情。一颗歪脖子树,再也束缚不了他的自由。

  可他终归曾是一个规矩的人,看着一脸媚态的王诗琴,捏着身上的浴巾,扭捏的问道:

  “那个,我的衣服呢?”

  王诗琴冲着卧室一憋嘴,吐气如兰的道:

  “在里屋。”

  张无越避开王诗琴娇艳欲滴的目光,侧身冲向卧室。不料经过王诗琴身边时,王诗琴鬼使神差的一伸手,居然拉下了张无越裹在身上的浴巾。

  “啊……”

  两个人都惊叫一声。随即互相看着彼此。张无越向王诗琴伸出手去,欲拉她入怀时,“叮铃铃……”卧室的手机铃声响起。

  这是张无越手机的铃声。他顿了一下,还是走进卧室,从床头的衣服口袋中,掏出手机。

  一看屏膜上“老婆”的字样,他咬咬牙,还是摁下了接听。

  “老公,你在干嘛呢?……”手机里传来老婆娇糯的声音,还有不断的娇哼声。

  “没干嘛!”张无越冷漠的回了一句,便把手机丢在一旁,都忘记关了。

  “贱人!”张无越咒骂一句,拿起自己的衣服,犹豫要不要穿上。

  而此时,在一间总统套房里,一个男人正爬在郭敏背上。

  “…………”

  “刺不刺激?”

  “刺激。”

  “好,继续给你老公打电话。”

  “马少,你真坏。”

…………

  手机虽然被丢在一边,可里面的对话,依然清晰的传入张无越的耳中。

  奸夫淫妇,居然这么大胆的吗?马少?那个马少是谁?

  这时王诗琴也走了进来,看着张无越挣扎痛苦的脸,香唇凑近他的耳边:

  “张无越,你知道睡你老婆的人是谁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