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主星河 > 正文
第二章 迷惘
作者:一碗回春面  |  字数:2932  |  更新时间:2020-08-26 19:00:59 全文阅读

“哥!哥!!”

  叶星河缓缓睁开了双眼望向了四周,在他的床边一个身着碧绿色古装的少女正摇晃着他的胳膊,叶星河微微一笑伸出手捏着少女红扑扑的脸蛋说道。

  “叶雨璇,我看你找打了是吧?敢吵哥哥睡觉看我不好好教训教训你!”

  那少女调皮一笑挣脱开抓着自己小脸的手,狠狠地在叶星河的脑门上弹了一个脑瓜崩,随后惊叫着逃离,叶星河先是一愣,随后翻身而起嘴里放着狠话追了出去。

  “叶雨璇!我今天若是不好好教训教训你,你就不知道谁是哥哥。”

  这个衣着碧绿的少女是叶星河的妹妹名叫叶雨璇,她的大名在凤云城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只不过人家的小姐出名都是靠着貌若天仙知书达理,而这位主儿则是古灵精怪调皮捣蛋。

  “看你还跑!还敢不敢了!敢不敢了!”

  “不敢了不敢了!呔!哥,吃我一记黑虎掏心!”

  窗外叶星河已经追到了逃跑的妹妹正准备狠狠地教训她。而叶雨璇自是不会束手就擒,于是二人打闹了好一阵,不过最终仍是妹妹败阵不敌,叶星河拎着妹妹走向了院中的亭落坐了下来,随口吩咐下人去拿茶点,叶星河抬头看着天空阵阵的发愣。

  “哥,你又做那个奇怪的梦了吧,别想啦,梦都是假的啦,再奇怪也是梦啊。”

  叶雨璇嘴里叼着一块糕点,看着发呆的叶星河嘟囔着说道。叶星河听后收了收神,看着妹妹微微一笑也没说什么。

  是的刚刚那只是他的一段梦境,类似的梦境从他记事起便经常出现在他的梦中了,有时他生活的的地方如现在一般清幽素雅,有时则是是和刚刚一样充满着奇怪的建筑,但是不管画风如何变化,那颗带着灭世之威的陨石却从未缺席,每一个梦的终结都伴随着毁灭,看着周围的景色和旁边专心吃着茶点的妹妹,叶星河眼中流露出了几丝迷茫,他有些分不清现实与虚幻了。

  “哥,你怎么啦?又发呆,哎呀别想啦,不就是一个梦吗。梦都是假的!是假的啦!”

  叶雨璇似是发现了哥哥的神情伸手递给他一块糕点并劝慰道。叶星河抬头看了看妹妹舒了一口气微微一笑,接过了她手中的糕点。

  “璇儿说得对!不就是一个梦吗,是哥哥忧思太重啦。”

  叶星河看着妹妹微笑着说道,他拿起糕点正待放入嘴中之时,一个下人匆匆的跑了过来打断了他的动作。

  “少爷,小姐,不好啦,李家的人又来提亲啦,据说这次可是奉了圣旨。”

  下人跑到二人面前弯腰急道。

  “哈哈璇儿,就你这性子李家公子还对你穷追不舍,真可谓是一片赤子心啊,阿才,他们人到哪了。”

  叶星河听后不禁打趣道。

  “少爷,人都到前堂了,老爷夫人正叫二位小主过去呢。”

  “走吧妹妹,一起去接你家的李大公子带来的圣旨。”叶星河忍不住继续打趣妹妹。

  “哼!还真是狗皮膏药赖着本姑娘还不走了,哥!你就笑吧你!笑死你算了!”

  叶雨璇气鼓鼓的回道,随后二人起身走向了前堂。

   叶家乃是将门世家,代代忠良,自开国以来,每一代的叶家儿女都是战功赫赫,麾下叶云铁骑更是天下闻名,所以在院落之中,不似文臣的宅邸一般,娴宁素雅,儒意蛊然,相比之下,叶家的宅邸之中透露的是简洁干练,庄严肃穆,正值三月,院中芭蕉叶下的火鹤花开的甚是娇美,赤红的花朵似是充满着热情与热血,走过庭院,踏过一道月门,映入眼中的是一片演武场,在演武场的中间是一片巨大的观武台,在观武台上两边分别立着一个武器架,上面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兵器,在观武台的旁边旁边还建有梅花桩和木桩假人,这里是平时叶家的小辈习武之所,走过演武场,穿过一条长亭,几人来到了前堂,在前堂的大门之上挂着一块牌匾,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四个大字“将门虎子”这块匾乃是开国皇帝亲笔御赐,自叶家建府之后便一直挂在上面,跨过门槛进入内堂,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堂内大梁上悬着的另一块匾额,上书“忠孝为先”四个大字,这块匾乃是叶家老祖亲笔所书亲手悬于堂上,意警醒后背忠孝为先,先从于忠后守于孝,在匾额之下乃是堂内主位,一男一女两位中年人正坐于其上,此时正与左手侧位上的人谈着什么。坐在左手侧位上的则是一位面容慈善的中年男人,在他后面则站着一个面容清秀的年轻男子,见叶家兄妹走进内堂,那男子便转过头来一脸火热的盯着叶雨璇看着。叶雨璇目光撇过,给他翻了个白眼便别过头去不再看他,他身前的中年人似是也察觉到了身后火热的目光,微微咳了咳,年轻人这才悻悻的收回了目光。

兄妹二人来到主位前弯腰鞠礼“父亲大人安康。”“母亲大人安康。”这二位便是叶家的家主叶幽和夫人沈柔了。

  兄妹二人随后回身对着侧位也鞠了一礼“叶星河,叶雨璇,见过李大夫。”

  这位坐在侧位的乃是当朝御史大夫李安民,身附监察百官之职,乃是当朝数一数二的权贵人物,此人生的慈眉善目,却甚是阴险狠辣,在其身后的年轻人,则是其长子李若浒,虽不善武力却文笔极佳,在其年少时以一首随笔而作的韵律传遍凤云城,其名也是传誉天下文人之口,享誉世间茶楼之内。

  叶家主微微点头,随后挥手示意二人落座,二人微微一鞠,便来到右手侧位入座。

  “李兄啊,如今小女也已在此,不知可否拿出圣旨一观啊。”叶幽喝了一口茶,回头看着李安民微笑着说道。

  “哈哈,叶兄莫急,我怎敢欺你啊,若浒啊,把皇上的圣旨拿出来给你叶叔叔瞧瞧。”

  李安民满脸堆笑地说道。

  “是,父亲。”李若浒闻言后应了一声,他先是对着主位鞠了一躬后便从袖口中抽出一个黄色玉轴,在玉轴两侧刻着两条栩栩如生的凤凰,叶家几人看到后脸色微微一变,这确是圣旨无疑了,李若浒微微一笑将玉轴缓缓打开念道。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今闻叶雨璇聪慧敏捷,冰清玉洁,性资敏慧,巾帼须眉,蕙质兰心,雨璇已过及笄之年尚未婚配,今听闻其于李家公子私交甚好早已私定终身,若浒才貌双全,文比繁星和雨璇甚是相配,今朕欲成人之美,特与二人赐婚,命叶将军李大夫共同商议为二人择良辰完婚,钦此。”

  李若浒念完收起玉轴,走回父亲身后站定。叶幽听着李若浒念完圣旨,若有所思的盯着李安民,刚欲开口,这时叶雨璇站了起来,她伸手指向李家父子破口大骂起来。

  “李若浒,你和你父亲使了什么阴招,竟能求得皇上为这等小事亲下圣旨,再说我什么时候和你两情相悦私定终生了,你还要脸不要。私定终生?你也配!”

  李若浒听了叶雨璇的话后脸色瞬间变的阴沉,这时叶幽出言打断道。

  “璇儿!成何体统,还不给你李叔叔道歉。”

  “不打紧,不打紧,叶兄何必动怒,毕竟事出突然,事出突然嘛,哈哈哈。”李安民打着哈哈回道。

  叶雨璇闻言气鼓鼓的坐了下去,眼神狠狠地瞪着李若浒。叶幽提起茶杯抿了一口,转头看向李安民微笑着问道。

  “李兄,不知你如何让皇上知晓我家小女与令郎两情相悦啊,要知这欺君之罪可是不轻啊,莫非李兄为了儿子的幸福,竟如此托大?”

  李安民闻言并不慌乱,他抬起茶杯吹了吹,随后望向叶幽缓缓地道。

  “叶兄怕是搞错了,这圣旨可是陛下给璇儿赐婚,这欺君之罪落与谁首还不好说啊,切不论欺君之说,叶兄是准备抗旨不尊?如若不是,我二人还是将婚约之事尽快商议妥当才好啊。”

  叶幽闻言脸色微变,本就是行伍世家出身的他虽对官场上的事知之甚多,却并无良策,回头用求助的眼神看向自己的夫人,发现她也是紧皱着眉头。看来这件事情似乎并不好办,这时叶夫人也发现了丈夫求助的神色,她舒展眉头望向李安民。在叶雨璇不甘的眼神下缓缓地说道。

  “李大夫,这婚约我们便先应下,至于婚期还需我与令夫人好好商议,李大夫请回吧。”

  李安民毫不在意她的缓兵之计,起身拱手告辞。

  “如此便有劳亲家母多多操心了。我这便回去给我家夫人道喜了。”

  说完,他与许若浒施了一礼后便抬步离去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