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内天魔 > 第二卷 西北狼烟
第100章 福宁箭雨
作者:花间酒友  |  字数:3688  |  更新时间:2020-11-30 09:27:38 全文阅读

戌时三刻,宫门落锁。沉重的宫门,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正在缓缓的关闭。皇城规矩,宫门一旦关闭,非遇重大军国之事,夜里不会打开。直到第二天清晨,百官上朝,宫门才会开启。

却在此时,一队禁军向着宫门而来。宫门值守的內侍,顿时就是一惊。定睛细看,发现都是殿前司侍卫装束。打头一人,乃是殿前都虞侯韩承续。

这来的也太迟了吧?內侍嘟囔着,一脸的不高兴。心里明白,这些人,应当都是夜里值守的班直。但他还真没见过,这么卡着点进宫的。这要耽误了关门的时辰,他可吃罪不起。

自从高继宣被贬,皇帝没有再任命其他人。目前,殿前司最高长官,就是都虞侯韩承续。此刻,他快走几步,挡在宫门口,和內侍说笑几句,看着他带来的人,一个个从门缝中进来。

“哐当。”宫门关闭,內侍心头一松。抬脚迈步,却软软的倒了下去。倒地的瞬间,借着门洞的灯火,他看见自己的人,一个接一个倒了下去。他的心里刚泛起“坏了”,神智已经陷入黑暗。

“接管宫门。”有人沉声命令道。

这一队人不多,只有二十五人,但各个精悍,训练有素。地上的尸体,被迅速的清理,藏进了旁边的小房里。动作干净利索,甚至连宫墙上的守卫,都没有惊动。

留下五人冒充侍卫,守住宫门。其他人无声无息的,向着宫内走去。一路有韩承续掩护,没有遇到任何阻碍,顺利的通过数道关口,接近了福宁殿。

福宁殿亮着灯火,皇帝没有这么早休息,依然在批阅奏章。福宁殿的周围,明面上是皇城司宿卫。但是暗里,还隐藏着江湖高手。

这却是最近时日的改变。金狼入宫行刺,让皇帝心生忌惮。皇宫禁地,戒备森严,但江湖人高来高去,竟是如同虚设。于是下令,招募江湖高手,充入皇城司,增强皇宫防护力量。

韩承续矮着身子,藏在墙边的阴影里。他的身后,一溜儿黑影,静悄悄的等待着,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前方右侧,就是福宁殿正门,檐角挂着灯笼,随风摆动。

正门的两侧,各自宿守着五人,身穿甲胄、手持长枪。每隔一刻,就会有巡逻的侍卫,从正门前交叉而过。这些情况,韩承续很清楚,早有应对的法子。

此时,眼见一队巡逻军兵过去,韩承续直起身,冲着身边一人点点头,当先向殿门走过去。一个身材瘦小的军兵,紧跟在他的身后,也一起走向殿门。

“止步。”发现有人靠近,皇城司宿卫发出了警告。

韩承续并不停步,继续登上台阶。皇城司的人,自然认识韩承续,不明白他为何犯禁,敢闯入福宁殿范围。正在犹豫之际,韩承续突然紧走几步,已经快速的抢上台阶。

宿守的军兵一惊,已有两人平举长枪,向着韩承续攻击过来。韩承续身后抢出一人,扬手洒出一把粉末。迎面的军兵,还未反应过来,已经扑通扑通倒地。

这人洒出粉末,却并未停步,直如一道黑光,飞身扑向其余的侍卫。变生肘腋,军兵大吃一惊,长枪刚刚举起,黑衣人已杀到面前,衣袖大力一挥,军兵一个接一个,软软的栽倒在地。

只是一愣神儿的功夫,门前已没有站着的军兵。皇城司一队十人,竟无一人来及出声示警。韩承续冲着后面一挥手,隐藏的人手,鱼贯而出,几步纵跃,已经冲上福宁殿台阶。二十人配合默契,瞬间结成一个圆阵,保护着中间一人,向着殿门移动。

“有敌袭。”突兀的叫声,打破了宁静。

随着这一声示警,“敌袭”之声,一道道的传出去。远处,号角声猛然响起,整个皇宫被惊动了。

福宁殿的房顶之上,突然纵起数道身影,如苍鹰搏兔,向着韩承续等人扑下来。分明就是隐藏在暗处,执行宿卫的江湖高手。

韩承续等人大吃一惊。显然,他们并不知道,暗中还潜藏着江湖高手。这一下,打乱了他们的计划,想不动声息的进入福宁殿,再无可能。

此时,福宁殿的周围,号令此起彼伏。一队一队的侍卫,全副武装,迅速的围过来。

“解决他们。”被护卫在中间的人,沉声发出命令。

又是使毒的高手,身形猛地向前一窜,故技重施,扬手洒出一把粉末。但江湖人异常机警,一见对方扬手,立时后撤,衣袖捂住口鼻,只在周围游走,并不近身。他们只要拖住这些人,等大队人马赶到,就是瓮中捉鳖。

毒粉用来对付普通军兵,简直犀利无比。但是对付江湖人,可就不是那么应手了。江湖人久历江湖,各种门道都是门儿清,哪有那么容易被暗算?

见毒粉不能建功,韩承续紧张起来。游目四顾,只见黑暗中灯火闪动,大队的侍卫,只怕转眼间就要赶到。若被包围在这里,那除了一死,再无生路。

只是片刻的耽搁,已有巡逻的侍卫,快速的冲上台阶。长枪列出阵势,一步步的压迫过来。转眼间,刀枪相接,钉钉铛铛响成一片。长枪如蛇,寒芒吞吐。

“王爷,怎么办?”韩承续匆匆问道。

圆阵中间一人,此时依然沉稳。冷眼看着身边战斗,虽不时有人惨叫倒地,也不见丝毫慌张。他转过头,不再关注战斗,盯着福宁殿的大门,嘿嘿一声冷笑,目光一下变的凶厉。

“把门给我炸开,冲进去。”赵允让冷喝一声。

事已至此,再无转圜,只能拼死一搏。赵允让为了至尊之位,苦心筹谋了几十年,算尽机关。不成想事到最后,还是要刀枪相见。这条皇权之路,只能血淋淋的杀上去。

“轰,轰。”两声巨响,地动山摇。大门被爆炸破开,稀里哗啦的倒了下去,露出福宁殿里的情形。门后顶门的内侍,被狂猛的气浪掀翻,血肉模糊的滚在一旁。

门外,同样被气浪掀翻了一片。他们离着大门太近,爆炸的一瞬间,四五人被弹片和碎木击中,惨叫着飞了出去,落地已是没有了声息,也不知是死了,还是晕了过去。

赵允让穿过滚滚浓烟,终于跨进了福宁殿。他有些迫不及待,想要立刻找到赵祯。只有将他控制在手里,今晚才算赢局。但他失望了,福宁殿本就不大,一目了然,哪有赵祯的身影?

“赵祯。”赵允让心里乱了,疯狂的大吼。

他的手下,一半人堵着门,阻挡侍卫冲入;另一半人,翻遍了福宁殿,也没有找到赵祯。一干人面面相觑,一丝绝望的凉气,从心底升起,直窜脑门儿。

冷冰冰的箭雨,顺着门,顺着窗,泼洒了进来。躲无可躲、避无可避。赵允让眼睁睁看着手下,一个个被箭矢追上,穿透身体,然后倒在血泊之中。

他恍然明白,赵祯就在外面。而他,已经成了瓮中之鳖。

皇帝赵祯的确在外面,只是惊魂未定。陈景元警觉到危险,在赵允让发动的时候,他已经带着皇帝,悄悄的越窗而出,从福宁殿后门离开。

上次坤宁宫战斗之后,于飞就告诉过他。与敌人战斗,那是皇宫侍卫的事。而他,只需保护皇帝的安全。绝不能像上次那样,自己和敌人战斗,而让皇帝皇后陷身危险。

此地是一处藏书的阁楼,离着福宁殿不远。从二楼上,能看到福宁殿前的战斗。殿前排列着箭阵,军兵随着号令,挽弓、射击、后退,下一排上前,继续挽弓、射击、后退。箭雨如注,一刻不歇。

箭雨覆盖的命令,自然是皇帝下达的。除了皇帝,谁也不敢下达这样的命令。这是人的正常反应,在生命受到威胁时,会显得惶惶不安。而威胁一旦解除,立时就会发动报复,比敌人更加疯狂。

而此时,皇城司调遣重兵,将阁楼重重保护。皇帝回过神儿来,立时就是暴怒。第一件事,就是调弓箭直军兵,箭雨覆盖福宁殿。一个不许走脱,要把敌人斩尽杀绝。

“碧虚子,某来与你一战。”不知何时,阁楼的对面房顶,站着一人,身穿白色麻布衣袍,夜色中异常显眼。开口说话之前,根本无人发现他。

此人轻轻一纵身,彷如飞鸟,凌空虚渡,直奔阁楼扑来。皇城司军兵一阵混乱,却是无可奈何。他们没有弓箭,只能看着此人,从头顶掠过,很是憋屈。

陈景元暗暗叹息,该来的终归是来了。白莲宗宗主谢蕴南,竟是在这个节骨眼儿,寻仇来了。陈景元哪敢让他靠近,飞身而出,半空中挡住谢蕴南,砰砰连对数掌,竟是势均力敌。

两人均是宗师境界,一时半刻分不出胜负。脚下轻点房檐,再次借力纵起,又斗在一起。两人都是宽袍大袖,仙风道骨。一时间,兔起鹘落,纵跃如飞,飘飘似仙。

谁也没有发现,在阁楼的檐角上面,还潜藏着两个人。一大一小,正是秦红英和于飞,静静的观察着局势。

福宁殿传出警讯,两人都被惊动。秦红英担心陈景元安危,心急如焚,稍一纠结,就带着于飞,一起赶赴福宁殿。

她想的很清楚,于飞的武功,自保应该毫无问题。于飞五成的掌力,她都接不下。这样的武功,只怕可以比肩陈景元。在这皇宫里,谁还能伤害到他?

赶到时,陈景元正带着皇帝,从福宁殿出来。于飞不让秦红英现身,只是悄悄的跟着。一直来到阁楼,隐藏了起来。于飞心头的警兆,一直提醒着他,危险还在。

于飞已经很细致的,把周围环境观察了一个遍,没有发现什么不妥。他找不到警兆何来,只是心头砰砰直跳,根本无法静心。好在,皇帝就在眼皮底下,处于保护范围之内。一旦有警,他们可以迅速出手。

突然,心中一动。于飞转头看向阁楼下方,阁楼的西边儿,有一道小门,不仔细看,还真是发现不了。从那个位置,到阁楼只有二十来步。此时,从里面鬼祟的走出两个人,静静的看着阁楼方向。

于飞很疑惑,这两人穿着侍卫的服饰,却不像侍卫。一个显胖,一个显瘦。要知道,皇宫侍卫的挑选,可是很严格的,都是标准的大汉,身高、体重、臂长,都有要求。长的歪瓜裂枣,是不可能选入皇宫宿卫的。

正在寻思,这两人突然有了动作。一人从怀里掏出一物,火光一闪,竟点着了。这下于飞可看清楚了,他们二人手中拿的,竟是霹雳弹。顿时大惊失色,飞身扑出。

“赵祯,受死吧。”一人疯狂大叫。这二人的霹雳弹,一枚扔向了楼下的军兵人群,一枚扔向了二楼。

二楼上,赵祯也听见了叫声,那是赵允让的声音。心中一惊,来不及有什么动作,霹雳弹已经闪着火光,飞到了眼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