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北宋大山贼 > 正文
第一章羔羊的反抗
作者:爱妃家的郑  |  字数:1896  |  更新时间:2020-08-26 09:09:15 全文阅读

大宋宣和三年冬,西北边陲,秦州!

  冬季的西北边陲气候极其恶劣,凛冽的寒风就像是一把把锋锐的尖刀,迎面而来,割的人面皮生疼。

  天空中大片大片的雪花随风飞舞,飘飘洒洒的落在大地上,地面上的积雪足足有半尺厚。

  一只队伍在风雪中艰难的跋涉着。

  其中十几人身穿厚厚的兽皮衣,面容粗狂而丑陋,手上握着弯刀,腰间绑着弓箭,骑着马在雪地里肆意放声狂笑着。

  而在他们身后,还有一群人跟着,他们衣着褴褛,脸色蜡黄,眼神麻木的看不出对生活的希望。

  队伍正在缓缓行进着,这些人的手脚都被绳子绑着,串在一起,在冰冷的雪地里缓缓前进。

  这是一只来大宋边陲打草谷的羌人部族的队伍,他们趁着冬季气候严寒,大宋的边军正在猫冬,懒得巡逻边境的机会,悍然入寇,杀死了不知道多少无辜汉民。

  现在他们劫掠够了,带着足够他们过冬的战利品,以及抓捕到的汉民奴隶,准备离开大宋,返回他们的部族。

  “哈哈哈,哈巴德这次你可是赚大了,攻破一家汉人地主的庄子,收获一定不少吧。”

  “那是当然,虽然那些汉人就像是羊羔般柔弱,但他们却是无比的富足,我永远都无法忘记那种弯刀划过汉人脖颈的感觉。”

  脸上有一道刀疤的狰狞大汉肆无忌惮的狂笑着。

  “哈哈,弯刀轻轻一带,他们的脑袋就掉下来了,鲜血喷的老高老高,哈哈哈哈……”

  “不不不,那些汉人的小孩子,杀起来才叫过瘾,一道过去脑袋都给他从中间劈开,雪白的脑浆混合着鲜血,简直是这世间最美好的画面。”

  旁边有人附和道。

  “不不不,在我看来,汉人最好的还是他们的女人,皮肤就如同绸缎般光滑,哈哈哈哈……讲真的我差点死在床上。”

  有人淫笑着说道。

  被绳子串成一串的汉民脸上纷纷呈现出愤怒的表情,但他们却是敢怒而不敢言,因为这些羌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

  他们只能听着这些羌人肆意的交谈着虐杀他们的家人,奸/淫/妻子的快感,而无能为力。

  而在这些汉民中,却是有一人像是夜里的萤火虫一样显眼。

  陈言相比于其他人,身上的衣着还算体面,面容俊雅清逸,虽然脸上身上到处沾满了灰尘和血迹,看起来狼狈无比,但却依旧掩盖不住他身上那极为出众的气质。

  只是,他的眼神却是呆滞而迷茫,就像是一个傻子!

  忽然,天空中划过一道闪电。

  轰隆一声,巨大闷雷声响彻整片天地,就在这一瞬间,陈言眼神中的迷茫和呆滞全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清明和沉思。

  “卧槽,打雷了,吓老子一跳。”

  “哈哈哈,哈巴德没想到你这个草原上的汉子竟然还怕打雷。”

  “就是,哈巴德你这胆子不会是被懦弱的汉人羊羔传染了吧!”

  “……”

  队伍里的陈言身体忽然颤抖了起来,眼眶里大颗大颗的泪珠涌出。

  他是陈言,是二十一世纪的一个普通大学生陈言,是大宋宣和年间的地主家的傻儿子陈言。

  天空一声雷响之后,他穿越了,融合在一起不止有两世的记忆,还有两世的情感,他的眼前浮现出了自己此世的父母亲人被羌人残忍杀害的画面。

  浮现出了自己从小到大是一个傻子,却是非但没有被自己父母嫌弃,还被无微不至的照顾的画面。

  浮现出了自己的父母在被这些羌人强盗残忍杀害前,都还要拼命保护自己的画面。

  浮现出了自己父母的尸体被这些羌人强盗凌辱,鞭笞,甚至是分而食之的画面。

  ……

  这些画面一帧又一帧的浮现在了他的眼前!

  一种难言的悲伤,愤怒,仇恨,杀意将他的理智淹没。

  “啊啊啊!你们这些刽子手,我要杀光你们。”

  陈言面向那些个羌人,红着眼睛,咬牙切齿的喊道。

  只是,他愤怒的吼叫声却是被完全无视,那些羌人戏谑无比的看着陈言,为首的那位首领更是发出了一声肆意的狂笑。

  “哈哈哈,汉人羊羔也懂得愤怒吗?”

  “真是好笑,柔弱的汉人竟然也敢对我们呲牙了。”

  “我要把他用战马拖死!杀死这个卑贱的汉人奴隶。”

  “哈巴德杀掉这个汉人羊羔,向我们证明你的勇武吧。”

  “……”

  所有的羌人都起哄着要杀掉陈言,哈巴德闻言狰狞一笑,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无比的残忍与嗜血。

  他举起弯刀,双腿一夹马腹,跃马而出,便冲向了陈言。

  “杀,卑贱的汉人奴隶,去死吧!我要吃掉你的脑浆子,拿你脑袋做酒杯,哈哈哈……”

  只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远处忽然响起了一声弓弦的脆响,利箭划破长空射来,仿佛流星般耀眼夺目。

  咻~!

  噗嗤!

  一只利箭,洞穿了哈巴德的咽喉。

  哈巴德瞪大了眼睛,瞳孔中满是难以置信,脸上的表情瞬息凝固,鲜血顺着箭杆滴落,在地面上染出朵朵妖艳的梅花。

  他的身体软软的倒下,落下马来,噗通一声砸落在了地上,再没有半点生息。

  “啊!”

  陈言感觉一股热血直冲脑门,身体猛然前扑,扑在了地上,将哈巴德的弯刀握在了手里。

  用力挥下,捆着他手脚的绳子断为两截,他用充满血色的眼睛看向了那些个羌人。

  那些羌人却是顾不得陈言这只羔羊,目光纷纷看向了利箭射来的方向,发出一声声惊呼。

  “该死,哈巴德死了。”

  “是谁袭击我们?”

  “哈巴德被杀了,给他报仇!”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