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神魔天冢 > 第一卷 入局
第一章 奴仆夜岚
作者:藏花主人  |  字数:3348  |  更新时间:2020-08-24 10:48:50 全文阅读

六月的太阳,火辣辣的,好像不把万物生灵给烤干枯便不罢休似的。小路旁边的青草半死不活的软躺在地上,树上枝叶半耷拉着,看上去也是没半点生机的样子,死气沉沉的。黄泥滚烫,就是那些喜欢四处爬动的蚂蚁,此时也躲在自己的蚂蚁窝中,不肯出来。

午时过后,最是炎热之时,林荫小道上,有几个青年推着一辆木板车缓缓醒来。

这板车上各自装着几个大桶,车辙留下的痕迹甚深,可见上面装载着的东西极重。威风轻轻吹动,一股粪便味儿裹着凉风袭来。推着木板车的少年们,却是半点感觉都没有,显然这种脏活累活,早已习以为常。

这等天气,走路都煎熬万分,更不要说干活了,那推着车的其中几个青年见得旁边林荫之地,都放开手,扑过去草地上乘凉。唯独其中一个没有松开把手,用力之下,双臂蹦得紧紧的,肌肉鼓起,死死的将板车给勉强稳住。

板车上的粪便垃圾可是有好几大桶,那板车只有两个木轮子,若是少年双手放开,定然会洒落一地。一个人支撑住,要的力气可不小,此时只见那青年额头上青筋暴起,脸上的豆大汗珠不断滚落。

“软骨头,这里离着那倒粪便的地方不远了,你将粪便推过去倒了,我们几个在这里乘一会凉等你!”躺在绿荫地上的一个青年喊道。其余的人此时也附和着,同为奴仆,也许只有在这个时候,他们才会比别人高出一等。

撑住板车的青年没有说话,脸上更没有半点怒气,他像是使尽全身的力气推着板车,一步一步的向前行去,虽是艰难,但走得平稳。

这青年名叫夜岚,他依稀记得自己十五岁了,是碧海城中程家的奴仆。五年前醒来时,这个身份便已经定了。他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也不明白要往何处去。在程家,不论别人怎么欺负他,打他,他都能够忍着,从不还手,也不还口,久而久之,便得了一个“软骨头”的绰号。

碧海城,天荒大陆南荒边境上的一座小城,在这座城中,程家是第一世家,与城主府齐名,许多人都因能做程家的奴仆而感到自豪。

可是夜岚不是,他甚至讨厌这个身份,憎恨这个身份,如果不是找不到一个去处,他早就离开程家了。

将板车上的粪便垃圾倒掉,在确定周围没人的情况之下,夜岚顺便将一些东西塞进前面路边上的一个石缝中,回头看了四周,确定无异样,又将几个大桶搬回来放到板车上。微微吹动的清风,将他那乱糟糟的头发掀开,那一张坚毅,而又略显消瘦沧桑的面孔便露出来了。

他身材不算高大,一双眉毛漆黑浓密,双眼略微少些神采,如同路边被晒得没力气的杂草。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五官中的每一部分,都像是刀削成的一般,但却没有多少精致的地方。

这样的一张面孔,与英俊潇洒是扯不上半点关系的,但总会给人几分非凡之感。可惜,这一切,都被他那软骨头的“外号”给彻底掩盖了。

推着板车回来,那几个乘凉的青年起身来,其中一个壮实一些的走上来,将手搭在夜岚肩上,眼中狠厉之色闪过,说道:“软骨头,回去要是敢乱说,弄死你!”

夜岚没有多言,只管推着板车向前走去,不多时,便回到城中程家。

程家处在碧落城东城区,府宅占地将近方圆五六里地,夜岚他们这些奴仆住的,就在程府西区的角落中。夜岚将板车交还之后,便沿着那通往西区奴仆住的地方而去。

天荒大陆,武风盛行,这碧海城程家,亦是有许多高手,那高大雄阔的演武场,就建在府宅偏西之处。夜岚要回到自己住的地方,必然经过程家的演武场。

当此之际,但听得演武场中有欢呼声此起彼伏,四下传荡,如同水波一般,一浪又一浪的荡开。夜岚听得那叫喊声,不由停住脚步,抬头看去,但见得那擂台之上,一个少女正在大战一个青年。

夜岚认识这一男一女,男的是当代程家家主程华之子程东功,而那女子则是程东功的亲妹妹,名叫程婷。

程家,年轻一辈之中时常比武切磋。程婷和程东功,为了程家年轻一辈第一的位置,彼此之间大战已经有无数场,只是最终都没有打出一个结果来。

今日这番切磋,两人已经交手五十回合,早已打出火气。此时只见那程东功一脚飞踢程婷面门,而程婷身子向后一仰,身子上前滑出,一拳直接打在程东功的胸膛上。

当此之际,观看的众人,一颗心全都提到嗓子眼上,因为他们知道,这一击,恐怕要分出胜负来了。

程东功身子倒飞出去,砸在擂台上,他爬起身来,咳嗽几声,道:“没想到你的修为竟然到了纳气巅峰之境,不过不要得意,早晚我要超过你的!”

修行境界的划分,以夜岚当下知道的有纳气、归元、元海三个境界。每一个境界,都有初境、大成、巅峰之分。在碧海城中,像程东功这十五六岁的年纪,能进入纳气大成之境,已经很了不得,而程婷作为他的妹妹,进入纳气巅峰之境,自然更为厉害。

当此之际,整个演武场上响起热烈掌声,那些程家的子弟们,一个个的都像是打了鸡血似的,站队程婷的就使劲的夸程婷,站队程东功的,则是气闷不不已。

夜岚看了一会,正要离开,却在这时,程东功的声音传来:“站住!”

夜岚作为奴仆,自然不能再继续前行。此时程家诸多子弟都向着这边看来,脸上带着趣味之色,其中一个青年道:“这下子有趣了,程东功刚刚大败,正在气头之上,那软骨头定然被揍得三天起不来!”

另一人道:“这倒不一定,那傻子平时就是程东功练拳的沙包,其他的本事没有,可是抗打的本事还是极为了得的!”

众人议论纷纷时,程东功已经走到了夜岚面前,只听他道:“你上来陪我练拳!”

作为奴仆,夜岚自然不敢不上前去。当下那程东功运转真元,拳头挥动,把夜岚当成了一个沙包来打,乒乒乓乓的声音连连响起,夜岚一下子就挨了几十拳。他没有刻意去抵抗,身子砸在地上,顿时烟尘四起。

咳嗽几声,夜岚却是吐出一口鲜血了,只是他脸色呈铜色的,看不出来苍白。

程东功至此还不泄气,大声骂道:“没用的饭桶,两拳都承受不住。”

夜岚爬起身来,静静的站在一旁,嘴角鲜血不受控制的不断流下,呼吸急促起来,显然这一顿拳头,将他伤得不轻。

“站好了!”程东功的声音传出,当下整个演武场的人,都静静的看着。此时那太阳西斜些许,但将近未时,最是酷热之时。夜岚已经感觉到不到空气里的光芒和灼热,四下里像是瞬间暗下来,他的目光半点精神都没有。

程东功一个纵跃,直接飞踹夜岚脸部。夜岚再次被踹飞出去,脸上顿然发肿,双眼都险些睁不开来,嘴角流出的鲜血,将他那被汗水浸透的衣衫给染得通红。

夜岚神志彻底迷糊,看着谁都在移动,许多人影在眼中晃着,心中更是像压了万仞巨山一般。

“起来!”程东功一声大吼,演武场上的人不由开始议论起来。

“不能再打了,再打就要出人命了!”有人小声议论道。

“这个软骨头,平日里就经常被人欺负,现在又遇上一个恶主,这是倒了八辈子的大霉了!”另一人小声说道。

程东功见得躺在地上的夜岚,没来由一阵心烦,又叫道:“起来!”

夜岚神志模糊,脑海中在嗡嗡发响,此时程东功直接将他拉起来,又是一脚飞踹。这一次,夜岚却是彻底的昏厥过去了。

“没用的东西,这个月的月钱没有了!”程东功愤怒的声音还在演武场上传荡,人却是已经走得远了。

夜幕时分,夜岚终于醒过来了,他不知道是谁将自己带回来的,体内的伤势却是已经好得七七八八的。一般人受到如此重伤,不死也会掉半条命。可夜岚却是意外的存在,这种拳脚之伤,对他来说,根本就算不得什么。这才是他没有反抗,任凭程东功捶打的原因。

伤势恢复得快,这是夜岚的秘密。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这却是他保命的一张秘密底牌,也是成为他能在这种环境中活下来的最大倚仗。

夜岚坐起身来,活动一下手臂,忽听得门外有脚步声传来,便佯装睡着。此时脚步声越来越近,接着传来吱呀一声,那屋门打开来,只见得一瘦汉端着一盆热水走了进来。

这瘦汉夜岚认识,名叫赵小虎,也是这程家的奴仆。在这程家之中,也只有赵小虎与夜岚是朋友。当下他将热水盆放在凳子上,走上床前一看,见得夜岚那一张还红肿着的脸,不由骂声道:“这个纨绔子真是不成气候,动不动就出手打人,要是哪天老子也学得功夫,定然要他好看!”

赵小虎胆子是出了名的小,在这程家的奴仆中,也有一个外号,叫做“贼头鼠”。老鼠胆子小,用来给赵小虎做外号,自然再好不过。时常有人取笑他们,说贼头鼠与软骨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赵小虎还不知道夜岚已经醒来,当下他将热水中的毛巾拧干,轻轻的为夜岚擦拭脸上红肿的地方。

夜岚此时睁开眼睛来,声音沙哑着说道:“又麻烦你了!”

“说哪里话呢?在这程家,咱们两个的日子都差不多。改天说不定我被当做沙包,也要你来服侍我呢!”赵小虎本是要说笑的,但是却是笑不出来,像他们这样的奴仆身份,也许连说笑的资格都没有的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