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红白黑手札 > 正文
序章:青崖
作者:曲十三朽  |  字数:2034  |  更新时间:2020-08-23 12:57:06 全文阅读

诗题:

古木寒鸦几夕阳,薄绸衫儿兀自凉。

天下纷扰黑白子,皆入红影青空幛。

嶙峋突兀的青崖山脉已然枯黄一片,晚秋带来的凄寒横扫南北,甚至连身着战甲的军人,都不免需要时不时的轻咳几声吐出积郁的寒气。

迤逦的山道盘曲如蛇,居高而望,只见那蝼蚁般大小的人影行走其中,刀戟清脆的击响铮铮然传入耳中,不由得让人心神一震。

这青崖接壤出云与北冥两大国,乃是真正的战略重地,如此规模的一支军队凭空出现于此,怕是会招惹两国的逆鳞。

可,高崖上那道红色人影缓缓出现,却好像在告诉盟土四方,她来了。

“夜殿大人,长乐谷二十四长老精训的五万兵马已然进入青崖,前方平原设关,后方掩踪探哨,两个时辰后便能直取北冥国都。只是大人,我们当真要与北冥国开战吗?”

单膝跪伏的玄字杀手蝶兑与蝉陈缓缓抬起目光,极为畏惧地注视着那道红影,身为盟土四国地域最顶尖的地字杀手之一的夜殿玉夜,她如今的举止足以影响盟土的格局。

她冰冷的面孔仿佛霜淋雨浇过一般,她不动,但却能感知这十里风声,没有人会质疑她的强大,能够达到地字杀手的称号,能够冠以“殿”字威名,她手中的短剑拥有至强的杀意。

焚林谷复出之后,玉夜藐视着那些来自各地的玄字杀手,剑影证道,那是参与地字试炼杀手的噩梦之日。

因为一门五位地字杀手的原因,长乐谷在盟土的地位水涨船高,甚至隐隐超过了出云国古老的掌控者天罡门。

五殿同门,辉煌如红日,玉夜不愿接受长乐门的封号,自令夜殿,意为夜之杀魂。

那些时候,应该是她最为轻松的一段岁月,只是时间远没有她想象中那么缓慢。

若是有人看得懂,她眼中应是有着些许伤感的。

玉夜的红裳拖地,她缓缓转过头来,看向这两个自己的心腹,道:“我不擅长诡计,陈兵于此,我的目的已然很清楚,你们跟了我这么久,难道以为我只是摆摆排面?”

蝶兑与蝉陈连忙伏首,前者道:“现今盟土动荡,四国之中多有异声,兼之前些时候夜殿与白殿、黑殿大人搅乱千岛,紫殿与青殿大人的事情也没有真正平息,此时开战恐怕会……”

“会什么?”

玉夜冷哼一声,斜睨着两人道:“你应该是想说,四国会为了维持原有的秩序,使我替罪天下共讨之,对吗?”

蝉陈沉声道:“夜殿大人如今已经跻身顶尖地字杀手之列,长乐谷哪位长老不躬身迎之?出云国哪方势力不奉承其喜怒?大人如今揽来五万大军,权柄可比一国,可是……可是您终究只是一人啊……若是其他几位……”

“够了!”

玉夜转过身去,单薄的身影在凛冽的冷风中却坚定异常,能够让她动容的东西太少,可偏偏是蝉陈的这句话,让她思绪万千。

“经历了许多事,似乎一切都已经丢失了……”

蝉陈长伏于地,道:“夜殿大人知不知道,黑殿大人便在北冥国,他现在是北冥国师……”

玉夜双目猛然注视向蝉陈,一股劲风从周身袭过,蝉陈闷哼一声,身躯便被推出去数米。

蝉陈哀哼一声,两腿已然有些打颤,但仍然保持着跪伏的姿势,他很清楚,此时的夜殿大人并不是真的怒了。

玉夜紧皱起眉头,眼中似有不忍,缓缓道:“我给你们一个选择,此时离去,找个地方安度余生,你们杀手的身份我自然会帮你们抹去,或者,跟着我。”

蝶兑与蝉陈面色犹豫,但还是选择跟在玉夜身后,他们陡然明白,这一次,很有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身为杀手,这种观念他们早已具备,只是拥有的越多,便越不容易放弃。

玉夜望着那青崖之外隐约可见的战旗,百感皆入口鼻,她低唱道:“风住尘香,美眷流年,错付过千秋……”

在那青崖之外,囤集着北冥国的十万边军,北冥国的统治势力阳蛊宫根深蒂固,牢牢把握着北冥国的政治,此次早早地收到了消息,在青崖边界列阵相迎,甚至阳蛊宫派出了三位地字杀手随行。

其中两人都是阳蛊宫中声名极高的老派杀手,而余下一人则是唤作琅徒,乃是前出云国长乐谷的五殿之一的黑殿。

这日,琅徒远望,真的像是一头嗜血无性的狼。

他冷笑一声,自语道:“果然还是来了啊,不过玉夜,这次可能我们有一个会死的。”

他想起那些年斑驳的记忆,明明都已经封存在心底最深处了,但还是会感到彷徨与悲伤,他不能割舍的都已成了往事。

长乐谷五殿,红白黑紫青,代表着五位实力强劲的地字杀手。

前三者,玉夜、曲靖、琅徒,那两个人的名字死死地印刻在琅徒脑海中。

他自语道:

“曲靖,他现在应该在镜水国吧?要是让他看见我与玉夜生死一战,还不知道伤心成什么样子。都相识这么多年了,经历了那么多生死,真的是太不容易了,可走到这一步,谁又看得清楚?”

“当初我们可是说过,要活着,要让那个村庄里的人活着,要让我们成为正常人,然而这一切还没有实现,我们便成了敌人,似乎就算是曲靖在这里,也无法改变什么。”

“盟土是被杀手所统治的国度,当初说过的话都作数,若是冥冥之中有所牵引,我们来日再见吧!”

在那青崖之南,红影前后,大军徐过。

在那青崖之北,一袭白袍,一匹奔马,疾走于山间。

千里如在咫尺,他五日不歇来到此地,骏马已然累死了三匹。

但是他得知的消息,却依旧如同五日前那般让他震惊。

“再快一些,再快一些,只有我才能阻止他们,若是我赶不到,那便是有死无生。”

曲靖心急如焚。

“玉夜,琅徒,你们究竟要做什么?”

黄尘如雾,重山如幛。

“我害怕……”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