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江山秋色 > 正文
第九章 牌名长生
作者:品言有罪  |  字数:2053  |  更新时间:2020-09-01 17:33:00 全文阅读

济国夏城地处大陆北方,一年之中冬季极长,日照极短。丘也到的这个季节刚好夏城一年之中最好的时候,只是日照时间相较于南方确实仍是短的。

  卯时过半,窗外夜色已经浓郁,丘也从古怪的站桩中醒来,缓缓睁开双眼,深了个懒腰,坐在桌前给自己倒了一杯凉茶,一饮而入,微笑道:“夏大哥来得这么早,门没锁,进来吧。”

  丘也话音才落门就被“嘎吱”推开,一个满脸泛着油光,满眼血丝的虬髯汉子走了进来。丘也心中苦笑,这夏粲相比是不信我怕我反悔,昨夜极有可能一夜未睡。

  “夏兄稍等片刻。”丘也给夏粲倒了杯凉茶,自顾自的起身洗漱起来。夏粲看着丘也若无其事,笑容满面,心下稍安,看来昨夜是自己小人之心了,不禁心中又有些羞愧,胡乱找话题道:“兄弟怎知是我到来?难道不能是伙计吗?”

  丘也擦了把脸微笑答道:“我昨夜回来得晚,伙计也有瞧见,现在才是卯时,那个伙计会这么不长眼一早就来扰人清梦。”

  夏粲不知丘也这话是不是一语双关,在说自己这来得太早打扰了他休息,可是自己昨夜回去与鱼玄机和姬跖说过这事之后,翻来翻去难以入眠,总觉得丘也这事答应的太过简单,担心丘也莫不是诓自己!半夜就又折回来一直守在客栈楼外,眼见过了卯时,又挨了一会才敢上楼来。

  但是夏粲看着丘也的表情时,又见他一脸笑容,没有半点不悦讥讽之意,心下揣揣,支吾了半天竟是半个字也没说出来。

  丘也将包裹斜挎身上,做了个请的手势,微笑道:“夏大哥,我们是不是这边要去见那想要见我的幕后之人。”

  夏粲脸色微红,连忙点头,确实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得率先推门而出,带着丘也离去。二人出了客栈,外面还是漆黑一片,但是街边已经有小商贩开始摆摊,但是可能是知晓这时辰街上好多人仍是在睡梦中,这些小商贩却也是不叫喊,只是默默收拾手中事物。

  丘也来到一处早点摊前,也不理那卖胡饼的妇人,自顾自拿了两张胡饼,咬了一口,转身就走,竟是连钱也不付的。夏粲在一旁看的出奇,紧走几步跟上丘也,好奇问道:“兄弟,你认识那卖饼的妇人?”

  丘也撇了一眼一脸问号的夏粲,递过一张胡饼,摇头笑道:“你认识。”

  夏粲接过胡饼咬了一口,挺香!更是疑惑道:“你既然不认识,又如何做到不给钱拿起胡饼就吃,那妇人也不阻拦于你。”

  丘也回以一个神秘莫测的表情,突然问道:“你见过太平无事牌?”夏粲脱口答道:“见过。。。。。。。”随即意识到不妥,这脸上有些发烫。

  “那你是否知晓这太平无事牌的来历?”丘也继续问道。

  夏粲点头,神色凝重,如实答道:“知道得不多。”

  丘也将最后一口胡饼送入嘴中,囫囵吞下,才开口道:“这太平无事牌与那传国玉玺有着莫大的关联,或者说本就是源于同一物,这些你哟知晓?”

  夏粲沉默点头,心道这大街之上,随口聊着这极为隐秘的秘密,这丘也难道不怕他人听去?

  “可你想必不知晓,这太平无事牌本有八块,与传国玉玺合在一起正好对应天下九州的九条龙脉。这八块玉牌每一块都有不同的用处,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得了其中任何一块,都不仅仅是遇万事可无事那么简单!”丘也将这陈年隐秘在大街上讲与夏粲竟是如寻常故事一般毫不避讳。夏粲正听的入神,突然见丘也停下了脚步,便也跟着停了下来,顺着丘也望着的方向望去,那里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不得见。

  “你可知这白虎塔的由来,是因为当年济国皇帝,要称霸征战,在此处挖掘前人墓葬,结果意外得到了一个铜匣,那铜匣长三尺三寸,里面放着一块奶白色的太平无事牌。当时济国先祖身旁无人识得此物,见牌子周身雪白,铜匣又刻有猛虎,便推测这牌子乃是白虎神君的令牌,现世是为了昭示济王乃是白虎神君转世。”

  丘也说话间神色感慨,让在一旁听着的夏粲不禁也是感慨万分,这才知晓丘也所望的方向正是那白虎塔的方向。

  “兄弟,如何知晓这许多陈年旧事。”夏粲听到这济国陈年旧事也是心神荡漾,原来这白虎之城竟是这般来历。

  丘也也不答话,仍是自顾自的说道:“夏兄你可知这个白虎塔的来历?当年济国先祖即得了一枚太平无事牌,为何还要在此再建一座白虎塔?”

  夏粲挠头道:“难道不是为了彰显自己得此玉牌的天道眷顾的正统之位?”

  丘也微微一笑道:“是也不是!这白虎塔建时却有你刚刚所说的那层同意,但是其实还有一层隐蔽用意,不为世人所知晓!”

  “是何用意?”见丘也卖了个关子,又不往下说了,夏粲连忙问道。

  “当年建着白虎塔,是为了本就是因为那块太平无事牌!”

  “不是已经得到了太平无事牌吗?难道是为了传中的长生不老的升仙之道?”夏粲听了答案心中更是疑惑。

  这夏粲应该是翻看过自己的包裹,既然见过了自己手中的那枚太平无事牌,那么他到底对这事知晓多少?是真的所知有限还是故意装作不知?丘也看着眼前的夏粲想要找出答案,确实毫无结果。

  夏粲心中着急想要知晓答案,几乎忘了来找丘也是要带他去见鱼玄机以及幕后之人的,抓耳挠腮道:“兄弟,你真是急煞人了。”

  丘也轻吐了了口气,缓缓道:“你可知那八块玉牌,如人一般,不止各有名字的,就是功能也如人的性格一般,各不相同。而这济国先祖得到的那一块玉牌唤做《长生》!”

  “长生?长生不老吗?”

  “不错!”

  夏粲听吧额头汗起,心中激荡不已,难道真如当年那人所说,这世上真的有长生不老之法?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