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江山秋色 > 正文
引子
作者:品言有罪  |  字数:1312  |  更新时间:2020-08-23 12:03:17 全文阅读

明月当空,山峰险耸!

如刀尖般的山峰,直插天际,放佛要将这天划出一道缺口。

有猿猱欲攀援而过,却苦于山峰险阻而不得过。一阵鼓声号声响起,本就没有抓手的猿猱受惊,跌落而下,很快不见了踪影,只剩哀鸣声回荡山谷。

随着阵阵鼓声响起,陡峭的山路两侧燃起了两排火把,犹如两天火龙从山脚直至山顶,无数身着五彩服饰的男女立于道路两侧,神情虔诚且期待,似乎在等待着什么重要的人。

鼓声骤停,悠长的号声响起,道路两侧的男女亦随着的号声唱起了悠扬的曲调,曲调只有几个简单的音节,却蕴含了无法言喻的忧伤与决绝。

一个白衣如雪的男子独自一人,从山脚缓缓行来,步履平稳,本应崎岖的山路在他脚下有如平地一般竟是丝毫阻碍也无。若是细看才会发现,这白衣男子脚下原是并未沾地,而是凌空踏虚般拾阶而上。

每踏出一步都与左右之人报以微笑,看似极为繁琐费时,男子却仍是照顾到了每一个站在道路两侧之人。那微笑如春雨般让人心情愉悦。

那男子很快便到达了峰顶,只是在距离封顶几步的距离后便不再迈步向前。原来那峰顶有一个女人正在那里,静静地看着眼前的白衣男子。

男子也仰头盯着与自己只有几步之遥的女人,只是与一路行来的那个逢人便展露笑容的少年不同,此刻少年望向那女人的目光中充满的疑惑,脸色亦是出奇的凝重。

那女人有着一张少女般青春活力的脸庞,眉宇间却有种说不出的沧桑之感,望向白袍少年的眼神好似经历了人世沉浮的耄耋老者在看一个刚降临人世的婴儿一般。

“夫人此次不惜违背当年誓言,动用那件东西召我前来,想必是有极其紧急重要之事,不知需要我去做什么?”白衣男子似与眼前这女人相识已久,对着眼前看似少女的女人深施了一礼,竟然口称夫人。

女人听到那白衣男子提到当年誓言,平稳如千年古井的眼中泛起一丝涟漪,目光从眼前的男子身上挪开,悠悠盯着远方道:“我想请你去做一件事,一件很重要的事。”

那白衣男子目露疑惑道:“我实在想不出,如今这整个天下难道还有什么事是夫人做不到的?”

那女人轻轻的叹了口气,本就是平常的叹气,旁人看在眼中却如巨石压在心口一般,想要替那女人分担愁思。

“这话别人或许可说得,也信的。可是你也信吗?”

白衣男子无奈苦笑道:“其实你若是让我去死,我也去的。当年若不是夫人出手相救,我又如何能有今日。只是实在不知。。。。。。”

“先生,二十年前那件事如今有了线索,那人又出现了。”

心思平稳,毫无波澜的白衣男子,听到那女子所说之事,身形随之一颤,心头狂跳不止,颤声道:“夫人想让我去找他?”

“不错,找到他。然后帮我带一句话给他!”说话间一滴眼泪从那女人脸颊滑过,说不出的凄婉魂伤。

“你确定要跟他说这事?”那女子还没说让男子传什么话,那男子好像早就知道一般,迟疑反问道。“他若是知道了真相,也不来呢?”

刚刚还留下了一滴眼泪的女子,突然又变得冰冷无比道:“那就杀了他,再等二十年。”

白衣男子脸色变了数变,却仍是点头道:“明白了。”

白衣男子冲着女子深施一礼后,转身下山而去,很快便消失在山脚下。

眼见白衣男子远去,那女子终是再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如成串的珍珠般嘀嗒而下,溅落在地。

“遇不平,我以太平换太平。”

那女子如梦呓般不断重复着这一句话,良久后又自问自答道:

“你若知今日如此,当年是否会做另一种选择?”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