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神明世界 > 第二章:名城异闻录
七十六:命案
作者:路易十七  |  字数:3071  |  更新时间:2021-03-04 00:09:38 全文阅读

三周前,凌晨,惊羽城,城西。

  一轮弯月挂在天边,漆黑的道路上只有野猫在四处乱窜,街上的店铺都熄灭了灯,看不到一点光亮,远远地传来打更人的吆喝声,“天干物燥,小心火烛”。猫头鹰不知在哪,咕!咕!的叫着,叫声越来越急促,像是那索命的无常,在寻找冤魂一般。

  “今天喝的好啊,舒服”,“下次换人请客啊”,四个喝醉的酒徒在路上喧哗着。

  突然一个酒徒不小心被什么东西绊倒,啪!的一声,摔倒在地,“什么东西把老子绊倒了,不想活啦”。

其他人顺着摔倒的人脚下看去,看到了一块长长的布条,被挂住了,横在了路中央,像是绊马索一样,布条的另一端,通往巷子深处,那里漆黑一片,似乎是所有的光到了哪里都会被吞噬殆尽,几个人眯着眼睛,往巷子里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到这布条的另一端到底是什么。

  摔倒的那个酒徒,爬起来,一脸不悦,揉着摔破了的鼻子道:“我倒要看看是个什么东西,暗算老子”,说罢弯下腰将布条提起,用力一拉,轰!一声,里边似乎是有什么东西被这一拉给拉倒了。

  “哥几个过来帮忙,你丫的还跑,可能是谁家的畜生”,其余三个人也都喝的自己亲妈都不认识了,想都没想,拽住布条就开始拉,只见四人一块使劲一拉,从巷子的黑暗中还真拉出了一个东西,不过不是谁家的畜生,而是一个衣衫褴褛趴在地上的人。

  “是一个叫花子啊”,几个人不由哈哈大笑。

  “臭乞丐,你把大爷绊倒了要怎么赔偿啊”,随即绊倒的酒徒狠狠地踹了踹这躺在地上的乞丐,这时乞丐慢慢的似乎是十分痛苦的从地上爬起,一边爬一边发出低吼声,

  “王哥,叫花子生气啦,要找你算账啊”,一个十分瘦弱的酒徒指着那满满爬起的人,一边大笑,一边说道,其他人听到这也不由得大笑了起来。

  乞丐爬起来,慢慢的转过了头,只是当四人同时看到那乞丐的面容时,没有一人敢在笑出声,其他三个酒徒啪一下,坐倒在地,为首的酒徒,咚!一下跪倒在地,“对不起,我不知道是您。”

一阵凉风吹过,像是一碗醒酒汤,吹得为首的酒徒打了个寒蝉,突然为首的酒徒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下瘫软在地,“怎么会是你”,随即转身就跑。

  “啊!啊!·····”几声惨叫在这空旷的大街上响起,仅仅吓走了几只猫头鹰。

  打更的汉子,听到有声音传来,转头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远远地更夫看到几个人躺在地上,更夫还未走到跟前,一股酒味便扑面而来,

  “要睡回家谁,别躺在路上”更夫喊道。

  几人依旧躺在地上,纹丝未动,更夫无奈的叹了口气走上前,伸出手拉一个人,“起来,别睡了”。

  这一拉,那拉起的那个人便转过了身子,只见那人,眼睛大睁且深深地陷进了眼窝里,张着嘴巴,满脸皮肤紧皱干枯,如干透了的木材一般,更夫哪里见过这,顿时双体一软,瘫倒在地,惨叫起来,他浑身颤抖着想要逃跑,但是由于害怕,值得爬着走,突然他撞到了什么,更夫抬眼看去,是一双脚,顿时大喜,

“前边,前边死人了”,更夫大喊道。

只是站在他面前的人并未移动,他抬头望去,他看到了那张脸,随即有一声惨叫响彻天际。

  一个椭圆形的东西在地上滚着,那是一个人头,那是更夫的人头,更夫的眼睛还未闭上,眼睛里写满了惊恐和诧异。

  第二天一早,官府就封闭了现场进行调查,据调查死的四个人都曾在宋府做过仆人,后因种种原因离开了宋府。这就把宋家牵连了进来,宋家只得配合官府进行调查。

  这件事还没调查清楚,刚过了几天,宋家的负责扫墓的仆人前去扫墓时,就发现宋家老爷子的墓被盗了,不仅陪葬品没了,这尸体都没了,可怜宋老爷子,去世还不到一年,竟遭受这种罪。所以呢,宋家的家主宋阳,想让我们帮忙调查,而我江家与宋家交好,又不好意思拒绝,只好让你跑一趟了,顺便让你增长一下阅历和经验。

  江远道点了点头,“这抓盗墓贼的事情感觉挺无聊,不过感觉这五人在街上被杀一事倒是十分诡异。“

  “ 有传言说这两件事只间还有一些蛛丝马迹,奇怪的东西,但是官府未曾承认,也只好当做谣言。”

  “有点意思,我这就去。“

  江沧海摆了摆手,“去吧“

  于是江远道,拱了拱手,转身离开大厅。

  “老爷,此事不简单啊,少爷这一个人前去,难免有危险,为何不让我陪着去”,

说话的正是那胖和尚王仁孙,只见他此时面容着急,满脸担心。虽说江远道时长惹得王仁孙暴跳如雷,但人心都是肉长的,人可不是没有感情的石头,与江远道相处这十年,早就在吵吵闹闹中,王仁孙把江远道当做自己的孩子,虽有时打骂,但那都是恨铁不成钢。

  江沧海看见王仁孙的表情,也是哈哈一笑,“仁孙,道儿也是我的孩子,我怎会不担心呢,只是他长大了,不能继续在我们的辟护下成长了,他需要有自己的广阔天空,而且那宋家的家主也必定会保道儿安全的”。

  听到江沧海解释,王仁孙这才点点头,脸上的焦急之色稍微好转。

  正在此时,一位仆人跑了进来,“禀告老爷,外边有一人想见你”

  江沧海一脸疑惑,“可有说出自己姓名与来意”

  仆人双手递上一块令牌“那人说自己从京都来,让小人把这块令牌给您看您就明白了”

  江沧海拿过令牌,顿时感觉手上拿了一块寒冰一般,冰冷刺骨,只见令牌通体成黑色,上边纹了一只羊角异兽。

  江沧海皱了皱眉头,对着仆人说道:“请给他进来”

  仆人转身离去。

  江沧海把令牌转手递给王仁孙,王仁孙看罢,也是皱起眉头“老爷,无事不登三宝殿,他们来干什么”

  江沧海摇了摇头“难以揣测啊,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江远道此刻以飞奔在了去往江家的大道上,他出了正厅,立刻吩咐仆人准备一匹快马在门口等他,于是回到房间中,拿了一把匕首,側放在了靴子中,看了看自己腰间的扇子依旧在腰间插着,这才安心。

到了府门外,仆人早已准备好了马匹,在门口等着,江远道跨上马背,双腿一夹,“驾!”一声低呵,马儿就如同离弦的箭一样,飞射了出去,只引起了满地的灰尘乱飞,呛得仆人紧捂着嘴,不停地咳嗽着。

  江府位于惊羽城正中央的位置,而宋府则位于城西,宋家最早以镖师起家,后逐渐发展壮大,现在这惊羽城内十家镖局就有七家属于宋家的,虽说江家势力大,但宋家也不容小觑,所以这城西便是宋家的地盘。惊羽城的面积十分壮观,即使是从城中央的江家到城西的宋家,有近七十公里路程,就算是驾马疾行,也得跑两个小时左右。

  江远道驾马刚出城镇不就,突然听到后边有马蹄声传来,随后便听到“江兄,江兄等等我”。

江远道回头看去,一看是熟人,立刻停住了马,

片刻后边的人便追了上了,只见此人与江远道大约同龄,长的是高鼻梁,方海口,一脸正气凌然,虎背熊腰,身材壮硕,身穿一套黑色衣服,腰间横跨一把七尺阔刀,说起话来是斩钉截铁,做起事来是雷厉风行,一身浩气正气让人心服口服,此人便是这惊羽城节度使温商的二公子,温若雷。

  温若雷驾马到江远道面前,拱手道:“江兄这是要去哪里啊”

  江远道还礼,“我这是听我爹吩咐,去江家,帮宋大哥寻找盗墓贼的”,

江远道口中的宋大哥,自然就是江家现任家主宋阳,年龄不过三十多岁,却也是一位六品高手,性格刚正不阿,为人正直,就是脾气颇为火暴。

而前往宋家这件事也不用隐瞒温若雷,这次查找盗墓贼肯定和衙门的人要打交道,而温若雷的父亲温商本就是节度使,自然是会知道,他江远道代表江家,去帮助宋家,在者,温若雷性格纯直,绝不是那种挑拨两家关系的奸佞小人。

  温若雷点头,“那正好,我也要前往宋家,这件事由我们衙门负责,我这次去就是当帮手的”

  说罢两人驾马结伴而行。

  “温兄,听说前几日晚上有人被当街杀害,那么这两件事发生的未免太巧了,所以我想问,这与江家墓被盗一事可有联系”

  温若雷听罢,也不迟疑,点了点头,是有一点联系,在那几人被杀的现场,我们发现了一颗珍珠,据调查,这时送老太爷生前手上所带了深海珠。

  江远道听罢,这心道,盗墓贼未免太大胆了,盗来的宝物竟敢在身上佩戴,还是在城西江家的地盘上,不知是根本不怕江家还是不知死活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