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人
作者:沐秋之春  |  字数:3408  |  更新时间:2020-08-20 18:43:50 全文阅读

黎剑立马后退了一步!经历过无数留着人血的作案现场后,他大脑飞快思索着一切可能性,尽力在这种诡异的事情面前保持镇定。

定睛一看,那正是门口其中的一个侍卫雕塑,僵硬石膏做的躯体此时却伸出了双手,脸上戴着好似白银质地的面具,像是埃及法老下葬时的面孔。

 他立马打算叫醒整个屋子里所有的活人,但他刹那间有个恐怖的联想,这整个木头房可能都存在着沉睡的邪祟!

  如果他大喊一声或许会让整座木屋的邪祟都苏醒过来,那才是真正的梦魇。

  他用眼睛死死地盯着面前那个苏醒的雕塑,随手打算拿起旁边的那个台灯当作武器,这时候只见那个雕塑用手做了一个嘘的手势,示意他不要出声。

  这出乎意料的动作让黎剑心领神会,一下子稳住了脚步。难道这个地方真的和自己想的一样?要想活命就不要惊醒所有的妖孽;他应该也曾经是个人才对,与僵尸和丧失至少还是有区别的—至少能够用英语勉强沟通。黎剑看到这个手势心里盘算着。

  几秒钟的时间很长很长.....

  四周静悄悄,充满了诡异的气氛;如幽灵般的月光再次显露出迷幻的躯体。

  出乎黎剑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那个活雕塑居然开口说了中文:

  “别害怕;我一直在这里等你...”

  黎剑一下子目光一闪,这个看似生活在欧洲中世界庄园的侍卫居然开口说起了自己的家乡话,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等我?这又从何说起......

  对面刚“活”过来的雕像看出了黎剑满脸的疑惑,透过面具发出了有些轻蔑的笑声;屋子里的气氛愈加的诡异了。

  “你叫黎剑对不对?是个爱出风头爱做逻辑推理的天才,对不对?”

  他把“天才”两个字咬得很重,仿佛在嘲讽着黎剑。

  是不是嘲讽已经不重要了;关键是,他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黎剑上下大量这整个雕塑的全身上下。

  刚才僵硬的感觉完全消失得无影无踪,重新焕发生机,除了与世不融的奇装异服以外,仿佛和平常人没什么两样,都呼吸出二氧化碳。

  黎剑尽量保持着镇定;他从来不愿意在外人面前暴露出自己胆怯慌张的一面,甚至说他希望把自己拥有智慧笑容的画面深深地印在所有人的脑海里,成为万众仰慕的天才。

  他缓缓地开口,问出了此时他心里的全部疑问:“你是谁?你为什么会知道我?还有,你又为什么会在这个鬼地方等我很久?如果是恶作剧的话你已经够了。”不能避免的,他的声音还是带有些激动与颤抖的。

  那个侍卫仿佛根本就没有听到,很轻松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弹了弹鸳鸯床上的土,打扫出一块没有灰尘的地方不紧不慢地坐下来。

  他的从容自在与黎剑的紧张认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要知道,黎剑在他们面前都是个从容不迫聪慧非常的少年,别人眉头紧皱一筹莫展的难题他都能谈笑自若地解决。

  现如今他却狼狈地站在落满灰尘的地板上,盯着一个不知是人是鬼是僵尸的东西死死地看;黎剑心里感觉受到了特别微妙的侮辱。

  “我是谁不重要,关键是你得知道你自己是谁。”那个侍卫用兜里的黄铜质地的打火机点燃了一根类似雪茄粗的香烟,黑暗寂静的屋内闪起了一缕火光。

  还好这个白银制成的面具没有把嘴覆盖住,这是专门供侍卫用来吃喝抽烟的么?

  这活死人倒还真是什么都会......

  黎剑心中暗自吐槽到,转念一想起他说的每一句话,感觉都像是有备而来的,他现在渐渐地冷静下来,看着这个被月光勾勒出的身影,他打算尽量隐藏住自己的身份(虽然可能已经暴露得差不多了)。

  “为什么还要问我?我是谁你不是已经说了么?”黎剑稍微放松了点,用眼角的余光悄悄撇着桌上的老式台灯,这是他唯一能够勾到的利器。

  假面人弹了弹烟灰,转过头来对着他说道:“别想了,那台灯你拿不动的,当初建得时候就连在一起的。”

  自己的心思一下子被看穿,黎剑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透过那个面具,黎剑能看到假面人深邃的蓝眼睛,一个外国人中国话说得如此自然,他还是第一次见。

  然而重点却不是这个,黎剑一下子反应过来,问道:“从这个房子建造最初你就在这里嘛?”

  “算是吧。”假面人继续抽着烟。

  “那你现在到底是人是鬼?等我又有什么事?”

  面对着黎剑的步步逼问,假面人依旧潇洒地抽着烟,吐出来的烟气夹杂在屋内的灰尘中,像一朵朵雪白的浪花。

  “我是人,而且是个很不一样的人。”假面人终于说出了一个有用的信息,“我这次里是为了告诉你真相的。”

  说完假面人就近掐灭了烟头,昂贵的古床上被烧红的烟头烧出了一个洞,认真地开口说道:

  “你们都是被安排好的,你懂嘛?”

  黎剑皱了皱眉头,暗自想着“安排”这两个字,等待着假面人继续说下去。

  “你跟他们不一样的,你明白嘛?”

  这些话的问号好像都是废话,是人就都理解不了,黎剑感觉假面人在故弄玄虚,第一次觉得有人正调戏着自己。

  假面人顿了顿,说道:“不理解也没关系,总之我的任务就是把你从这里救出去,而且以悄无声息的方式,千万不能让他们知道。”

  面对着满脑子的问号,求知欲膨胀的黎剑终于按捺不住了,开口问道:

  “救出去?我们只是在这个山村迷路了而已,还有,他们是谁?那些游客嘛”

  “当然不是,是那些拿你们当小白鼠的人,顽固不化的人们。”

  假面人说完,看了看窗外的月色。

  朦胧的阴影再次笼罩住漆黑的深夜,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大风,吹得树丛阵阵作响。

  就在一瞬间!假面人突然一声怪咳,口吐鲜血,真个人差点趴下地上。

  让黎剑看到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身体不由自主地抽搐了一下,显然受到了惊吓,这真的是猝死前的场景嘛?他不是应该已经死过了嘛?

  咳出来的血几乎打湿了他整个前胸,他白色的手套已经被染成了血红。

  黎剑退后有些惶恐地看着他。

  面前的假面人一只手捂着嘴,继续挣扎着用沙哑的声音尽力地说道:

  “黎剑,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愿意永远活在幻想里嘛?”

  黎剑现在根本没有兴致来回答如此古怪的问题,要是搁平时,他可能会虚无缥缈的高谈阔论。

  又是一阵沙哑的血咳,假面人继续问道:

  “如果有一天别人夺走了你活在幻想中的权力,你又会不会尽全力去顽抗呢?”

  透过白银质地的面具,黎剑能清晰地看见不断咳血的假面人面具下,竟然有一双澄澈的蓝眼睛,好似有着梦幻般的迷珉,正满富期待地看着自己,好像想从自己身上得到什么似的。

  看到这个场景,黎剑不由得心里一阵无来由的酸楚;假面人继续尽力地说道:

  “认识你很高兴;还有....你不是想知道我是谁嘛?记住,我就是你......”假面人用手捂着嘴,好像自言自语地说道:“不好意思......端木教授...我还没有完全掌握精髓,这次只能到这里了.......”

  说完他便闭上了眼睛,应声倒下。

  黎剑亲眼看着这个假面人一边不断地咳血,一边朝着自己说着匪夷所思的话,甚至在他对自己说话的时候,嘴角居然浮现出一抹笑意。

  也就在这一瞬间,整个空间仿佛都扭曲了,黎剑感觉自己的身体一下子失了重,像是从万米高空一坠而下,又像是在空洞的宇宙不断的盘旋,透过光影交错的世界,他一下子惊醒过来,看着巨大房屋的天花板。

  天已经亮了,夏日的盛阳从门外照进来,普渡着这个老朽的巨大木屋,让里面每一寸木板和角落重见天日,净化着里面铺满灰尘的一切。

  此时他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小孩,你怎么才醒,赶紧起来,我们已经把房子打扫完了;而且,我们少了一个人。”

  黎剑一下子坐了起来,昨天晚上的一切都是个梦嘛?他看了看四周,跟他说话的司机,男医生,女护士,胖子,小姐,老兵都站在屋子里看着自己,他很惊讶。

  少了一个人?对,确实。

  叶铭在哪里??

  他站起身来,环顾四周,确实没有发现叶铭的身影,他人呢?

  披着黑色皮衣的司机对着黎剑说道:“今天一早醒来,你身旁的那个小子就消失了,我们到外面找了也没有找到,后来到楼上,上面全都是空地,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黎剑满是怀疑,马上擦着旧楼梯往二楼跑,他说的没错。

  二楼什么都没有......

  完全是一场梦,但是,叶铭去哪里了呢?而且自己的,等一下,他摸了一下自己的兜里,突然多了一样东西。

  一个铜质的打火机,很是眼熟,这不就是昨天那个假面人点烟用的打火机嘛!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兜里,我绝对没有这个东西!

  一次次的惊奇不断挑战着他自认为天才的大脑。看了看二层的天花板,确定了没有三层的阶梯后,他开始不断地推理各种情况,但如今根本没有任何线索。

  昨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假面人的那些话又是怎么回事?

  叶铭究竟哪里去了?

  他仿佛置身于一个巨大的思维漩涡中,每一幅画面,每一份线索,都带着诡异的色彩;他开始回顾这一切的开端。

  等等,他想起一段话:

  月色朦胧的晚上,如果在山间走过吊桥,河水里发出喃喃的声音,黑色的爪子便离你不远了;遇见它,你将会出现幻觉......

  他透过二层的窗户,还能看见一行人来路的吊桥与下面的河流。

  一个直觉告诉黎剑:

  小鬼Tricky,他来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