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夜山村
作者:沐秋之春  |  字数:3782  |  更新时间:2020-08-20 18:42:25 全文阅读

午夜时分,荒山寂寥。

一辆打着前灯的老旧巴士在山间的小路上前行着,好似一条黑暗深海里的灯笼鱼,寻找着可以休息的地方。

这是个去郊外旅行的车,坐在里面的人三三两两,大都倒头睡着,唯有坐在最前排的一个年轻人依旧保持着清醒。他手扶着下巴,凝视着远处阴沉沉的群山,时不时地皱一皱眉头;古铜色的瞳孔与头上一撮银色的毛发,恰好诠释了他的名字—黎剑。坐在他旁边的自然就是他的助手叶铭,此时已经熟睡了很久。

在昏暗的车灯下,这辆车像是个老人,在载着他们之前就已经在整片如大海般宽阔的黑暗平原中奔驰了很久;按照司机的话说,他们必须得到附近的山村里暂停一晚上,如果这辆去往南方的巴士在漆黑的山区迷路,车子又启动不了,灭了车灯,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事情了。

“前方有一个小山村,隐隐约约能看出轮廓,导航上倒是没有标注,不过这种鬼地方,哪里会有什么导航。咱们把车先停在那吧。”司机无奈地拍了一下方向盘,转过头来;对着车里为数不多的乘客说道。

司机这话说得有理,黎剑拍醒了旁边熟睡的叶铭,随后朝着后面的乘客喊了一声,毕竟这是个出去旅行的车子,除了他以洛阳为目的地以外,其他人或许都是来郊区旅游的,黎剑心里这样想着。

果然司机的这番话,惹恼了不少人,后排一个身宽体胖的男人十分不满地大声抱怨到:

“什么破旅行社,我也就是图个便宜,结果遇上这种倒霉事。”

说完这胖子便一把把身旁和他并排坐着的年轻女子搂入怀中,刚才那番话仿佛是为了凸显出自己在这辆车中的存在感。

叶铭向来看不惯这样嚣张而粗俗的男人,随声说道:“那你就一个人呆在这里,没钱贪小便宜;你自己活该不是?”

叶铭的这句话一下子捅了马蜂窝,只见那胖子一下子火了,一句话震惊了整个巴士:“老子tm身价十几亿,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

一看这情景,这胖子旁边那个浓妆艳抹的女子一下子慌了,赶忙拉着胖子的手,连忙说到:

“王总,您别生气,这种小破车,都是些有眼不识泰山的底层人。”

这句话带足了鄙视与讽刺。

瞬时间,苏醒了的乘客一下子把充满了敌意的目光聚焦在这个有些土豪气场但又粗俗不堪的邋遢油腻的男人身上,旁边的女人的脸像是涂满了好几层粉丝般光滑得吓人,不禁让人想到一个加了十八层滤镜的网红照片;她的脸上仿佛就写着gucci和prada两个loge。

气氛一下子尴尬起来,也就是这个时候,车笛像是口哨般嘟嘟地响了,司机用粗糙的声音没好气地说道:

“听好了,你们这帮乘客,如今到了这里;一切都得听我的,不然我可不负责,你们现在的处境难道你们自己不清楚嘛。”

对比着司机刚来时温和的态度,这样过山车般180度的大转变让黎剑都感到意外。

车里的人大多数都在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这肯定是一场不愉快的旅行。胖子和小姐如今是整辆列车的焦点,几乎所有人心中都有一个大大的问号:

身价十几亿的男人为什么会来做这样的巴士?那小姐跟来就不觉得委屈嘛?要知道现在这社会什么怪人都有;百万英镑那样的暴发户也不足稀奇,叶铭识趣的闭了嘴;那胖子好似满足了虚荣心似的,心满意足的从身旁墨绿色的双肩背包里取出一瓶廉价的矿泉水,津津有味的喝着。

巴士开到了小村庄旁边,临下车前清点了一下人数:加上黎剑与叶铭,算上司机本人,一共有八个人。

胖子,小姐,男医生,女护士,退伍老兵,司机,黎剑,叶铭。

远处的小村一点灯光都没有—都已经午夜了,自然是没有的—黎剑和司机走在前面,胖子手搂着小姐悠哉悠哉大大咧咧地跟着,一支队伍像是一支扁舟,飘在深深的水潭上。

他们走过了长长的吊桥,从他们脚下传来了河水碰撞岩石的声音,仿佛在向漆黑的夜晚大声倾泻诉说着什么.....

周围树木森森,也就是在几块大石头旁边,有一条狭窄的小路,众人都心领神会,这是小山村的入口,一行人沿着这条阴森的小路一直往前走着,这不禁让黎剑和叶铭都想起了与世隔绝的桃花源,只不过那里生机勃勃,和现在的山村却弥漫着一种压抑的气息,让人喘不过气来。

在路的尽头,他们面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木质房屋,后面三三两两的都是些小木屋与耕田,如果仔细看,在耕田里还歪歪斜斜插着几个稻草人。

那房屋大得夸张,仿佛是个宫殿般,然而谁也没有见到过如此简陋的老土宫殿。司机第一个走上前去敲门,然而却一点声音都没有,透过纱窗,可以看到房屋里面一点灯亮都没有。

连续敲了好几下,都没有人来开门,这个时候那个老兵按耐不住了,走上前去,说道:

“这门不是压根儿就没锁嘛。”只见他一把把门拽开,“这山村也真是奇怪,这么大的屋子,门居然不上锁?”

眼看着大门被打开,里面静悄悄的,司机看了看周围的人,都犹豫不决,他只好率先迈步进去。

然后跟着的是老兵,男医生,女护士;黎剑看了看四周,然后在叶铭的耳朵旁小说问道:

“这个地方你感觉到有人的气息嘛?”

叶铭点了点头,这算是他与常人最与众不同的地方,他对于外界磁场的感知,远远超乎一般人。

黎剑此时眼睛眯成了一道缝,看着漆黑阴森的房屋大厅,眉头紧皱,仿佛思考着什么,一路上发生的一切,都有一种让人说不出来的古怪。

二人也随着进去,最后走进门里的是胖子,他一直牵着小姐的手,像是一对连体人。

大厅内空荡荡的,弥漫着一股煤灰味,四周连一张桌子都没有,几根黑粗的大柱子支撑着高高的天花板,用古代手法制成的房梁上结满了大得离谱的蜘蛛网,正前方正对着两个木质的台阶,一直向两侧弯曲成通往高层的楼梯。

女护士咳嗽了两声,用有些颤抖的声音说道:“这地方怎么那么奇怪,我从小就在农村长大,村庄里如果要有这样的建筑恐怕都是古时候留下来的。”说完她看了看男医生的脸。

旁边高大的医师对于她扫过来的目光不屑一顾,弯下腰来摸了一下地板,借着从门外透过来的月光,看到手指上已经涂满了一层厚厚地灰尘。

“这房子肯定有很多年头没有用过了,你看着灰尘带着些霉味,我想这应该是个古时候留下的村庄,整个村庄或许都没有人。”男医生沉稳的说道,月光映衬着他高大的身材,根本就不像一个医生,而像一个保镖。

“哈哈哈,年轻人真会开玩笑,这点事就吓破胆了?你们还小,自以为凭着思维与想象什么都能解决,跟这边胡说八道,这年头,经验才是最重要的,我都六十多了。” 这个头发花白的老兵站在房宇中间说道,映着月光看着高高的房梁,他个子不高,但却能看出他年轻时曾经是个意气风发地战士。

“依我看,这只是个古时候就有的小村庄,现在夜色这么晚了,肯定人们都去睡了,这个房子肯定历史久了,他们保护起来不用就是了,咱们可以在这里暂住一晚上,然后明天再到村庄里去见见村里的老百姓。”

披着黑色皮大衣的司机拿着手电筒照着前方的木地板,随后看了看后面的胖子和小姐,用眼睛快速扫了遍人数,确认是八个人后;便说道:

“今天我们就按老人家说的做,在这里先勉勉强强度过一夜;明天早上去村里看看能不能买点吃的,然后我们坐车继续,如何?”

他说完看了看胖子和小姐;然后是男医生和女护士,目光根本就没有在黎剑与叶铭身上停留一秒。

毕竟两个学生的观点,谁会在意。

看着众人没有异议,老兵得意地笑了一下;紧接着女护士从包里拿出了很多医用的湿纸巾,分给大家把地擦干净一块,好躺下睡觉。

胖子拉着小姐的手,此时却没有表现出任何反对的意思,反而乖乖地接过纸巾认真地擦了起来。

黎剑对叶铭使了个颜色,叶铭心领神会,等到大家熟睡了的时候,去调查一下,这个地方绝对有些古怪,难以言喻。

如银钩似的月牙被氤氲的紫雾盖住了躯体,门外的草丛中传来了蟋蟀散乱的叫声,听着屋子里面众人的呼噜声与熟睡声,黎剑睁开了双眼,看了眼旁边黑色半坐着的身影,示意他行动开始。

两个人小心翼翼地走上了两旁木质的楼梯,尽量不发出声响;不过就算再小心,木头做的楼梯都会发出吱吱的响声,好似稍微一用力,就会一下子坍塌成一堆碎木板。

二人上了二楼,只见一只长着嘴的白玉老虎满面威严的冲他们张开了爪牙,这让叶铭整个人虎躯一震,黎剑也一下子眯起了眼睛,仔细看时,才发现是一个白玉老虎雕刻而成的屏风,栩栩如生的样子像是多少个能工巧匠精雕细刻而完成的杰作。

现在黎剑可以推断出的是,这个小山村,绝对没有那个老兵所想的那么简单。

屏风后面有好几个关着门的房间,不过看样子,门大都没有锁。黎剑示意叶铭分头行动;他负责左边的大房间,而叶铭负责右边的小房间。

月光从外面的纱窗透过来,整个木地板像是流淌着一地锃亮的水银。

黎剑推开满是灰尘的门,旁边有一个人形雕塑,像是西方中世纪的宫廷侍卫;屋里面摆放的都是些老式而名贵的家具;一张盖着彩色鸳鸯毯的双人床,左边是用五色琉璃共同雕刻而成的床头灯,而右边床头柜上摆着一个红纹金龙玉雕制而成的老式转盘电话,就在这个电话旁,有一个精致的貔貅雕塑,红玛瑙做成的身子上面黄金做成了似火燃烧着的花纹,头上的祖母绿显得格外不凡。

这大概是个民国时候还在用的富贵人家的房间,黎剑这样推断着。

屋子里静得可怕,谁也不曾想到民国时期如此华贵的人家如今却被灰尘与丝网所占据。

异常的安静让黎剑感受到自己砰砰的心跳声,他开始想象忖度着曾经这富贵奢华的大户楼宇。

心跳声变得越来越大,甚至有些杂乱,或许是因为路途的劳累所致,他甚至感觉得到自己的胸腔随着自己沉重的呼吸,在不断地起伏着。

“砰砰,砰砰!”

突然间! 他的神经好像一下子被电流刺痛了一般,意识到了什么。

那根本不是他自己的心跳!

他的思维如同电脑程序般飞速地运转着,也就是说:

这个屋子里还有鲜活的人!!而且就在他身旁!!

就在他猛地转头的一刹那,在门内的旁边,一张没有血色而苍白的脸正死死地盯着他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