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Tricky
作者:沐秋之春  |  字数:2779  |  更新时间:2020-08-20 16:15:39 全文阅读

最近在各大都市的热搜榜上,都会津津乐道一个话题—小鬼失踪案,这是在洛阳发生的一连串血淋淋的案件。

洛阳这个古老的小城镇,在新世纪又一次成为了焦点话题;成为了各大媒体网站标题党难得的材料。如果是那种不关注新闻的懒人,第一次听到这个案件名称,或许会认为这小鬼就是小孩的意思;但如果仅仅是小孩子的失踪,或许并不能勾起某位天才的兴趣。

这小鬼,全称为tricky,是传说中深夜出没的邪妖。

相传每到重阳鬼节的时候,小鬼便会趁月色朦胧的时候从某个不知名的角落跑出来,借着月光趴在人家的窗户上看着熟睡的婴儿,然后趁别人不注意的时候,穿过玻璃将他认为可口的孩童掳走,悄无声息,最恐怖的是,第二天早上主人家里的卧室会出现一个用绿色血迹歪歪斜斜写成的大字:

小鬼Tricky!!

这只是个民间的传说,但如今却在洛阳县传得神乎其神,无非都与最近接连的失踪案有关,全部都是家里失踪的孩童,那如魔爪般绿色的印记登上了各大媒体的页面。

然而血液总归是不能够作假的,是人是动物肯定有个结论,凶手多此一举故弄玄虚,这是当时所有办案人员的共识。

于是那绿色的血液被拿到医学院进行DNA检测,专家们都等待着嘲笑凶手弄巧成拙的一幕,然而得出的结果却令人震惊:这确实不是人的血,也不是任何动物的血,这种DNA在这个星球上还从未被发现过!

这好似是官方提供的难得素材,在这个流量信息时代,某些无良媒体添油加醋的把这件事说得有声有色,哗众取宠,有说食人魔露出真面目的,也有说变态杀人狂分尸的,也有说恶魔再临现世的......黎剑还记得微博上一个大V的首页上写着一句话:

月色朦胧的晚上,如果在山间走过吊桥,河水里发出喃喃的声音,黑色的爪子便离你不远了;遇见它,你将会出现幻觉......后面还配了一张触目惊心的图片,血红色的眼睛,锋利的爪牙,尖刻的面孔,像是一个半人半鬼的怪物,看那动作像是正在某个山村的木屋间奔跑,这是网上流传的唯一一张小鬼tricky的照片,备受争议。

就像标题党所言:沉睡在洛阳的恶鬼,再现人间。

此时专案组的警方经过层层调查推理,洛阳城里的百姓此时成为重点的保护目标,有钱人纷纷出逃为了避免自己孩子被这个无孔不入的邪妖撕得粉碎。

正当是夏日炎炎,蝉鸣声与汽笛声混合交织在一起;就连每一只野猫都尽可能躲避着烈日的暴晒,趴在浓郁斑驳的树荫下歇息。

此时在一座老旧住宅的小区里,两个看起来有些老态的中年夫妇正在楼下费力地擦着一辆旧的桑塔纳轿车。

这时候从小区门口进来两个穿着制度的年轻警察,或许是因为夏天长时间的跑路,他们说话间都带着些喘气的声音,有些焦急地走到两位中间人身旁很有礼貌地问道:

“您好,请问您知道这附近有个叫黎剑的少年嘛?”

中年男子用一只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转过头看了看两位身材壮硕的年轻警察,用有些沙哑的声音说道:“他呀,我倒是听说过,据说是个能推理出一切的少年天才,年纪轻轻就到医学院去做实验研究,颇有成果,被刊登在nature和science的科技杂志上,对于人类的大脑,他或许再熟悉不过了。”

说完中间男子继续手拿起抹布,认认真真地擦着这辆旧桑塔纳轿车的挡风玻璃。

这个看起来十分油腻的中年男子的回答明显出乎了这两个年轻警察的意料,刚才面露疲惫神色的他们此时两眼浮现出略有激动的神色,像是淘金者终于挖到了宝藏,紧接着问道:

“那您知道这个天才黎剑最近去哪里了么?这边有一个非常有名的离奇案子,我想您应该也听说了—小鬼凶杀案。现在警方想请他协助调查。”

夏日的鸣蝉继续沙沙作响,随着秋叶,刮过来一阵轻风。

正在擦车的老人听到这话,摇了摇头,说到:“这个案子我倒是听说过,像我这样的人听起来都还是脖颈发凉,对了,顺便告诉你一声,黎剑那小鬼还有一个助手,让我想想,哦对,他的名字是叶铭。”

两个小警察对于助手的这件事还是第一次听说,虽然有些兴趣,但时间紧迫,不得不直截了当地问道: “那您知道这两个年轻人现在在哪嘛”

“额.....这我倒是不知道。”中年男子此时皱了皱眉头,几缕夸张的皱纹挤在了一起,继续迈力的擦着车,从两个警察一开始的问话到现在,他都没有停下手中的工作。

这回答像是一盆冷水扑灭了两位年轻警察眼睛里期待的光,四周炎热的氛围让他们不得不找一个凉快的地方休息,但他们却还是不愿意放过最后一丝希望。

于是便转移了视线,看向了旁边同样在擦车的中年妇女,然而令他们有些诧异的是,年迈的妇女好像从始至终都没有察觉到他们的存在,丝毫没有反应,好似不会说话般,紧紧地闭着嘴,脸上同样有着深深地纹路。

两位年轻的警察看到如此反应,无可奈何,泄了口气,便悻悻地走开。

看着他们的渐渐走远,两个中年夫妇此时停止了手中的工作,“目送”他们远去,一直等到年轻警察穿着黑色制服的身影走出了小区门,那个擦车的中年人才呼得喘了口气。

“好了,叶铭,别装了,把头套摘下来吧,这头套果然质量不行,一点都不透气,憋得我难受。” 其中那个中年男子边说着边用手一点一点的从脸上摘下了一个软质面具,刚才满是皱纹的那张脸被他小心翼翼地摘了下来,而面具下的却是一张年纪轻轻的面孔,不用说年老的皱纹,光洁的面颊上就连一点褶皱都没有,如果不听他接下来的话,或许会以为那是一张年轻女子的面容。

“我黎剑作为一个家喻户晓的天才少年,这件事不容得警察出面;叶铭老弟,你了解我的。”

那个中年妇女此时也终于发出了声音,如果那两个警察听到一定会大跌眼镜,那声音粗糙得不像样子,低沉而沙哑。

“老哥,下次能不能用更体面的方式把警察赶跑,人家大老远地找了半天也别这样耍他们。还有,下次需要的话,你扮成老太太,别让我丢这人。”

两个擦车的老年人摘下头套此时露出了本来面目,是两个身材匀称,神色自若的年轻人。

刚摘下中年男子头套的黎剑颇有些得意地笑了笑,“叶铭你要知道,这些警察有时比偷吃无花果的喜鹊还要烦人,陆陆续续地找上门,应接不暇,这次如此诡异的案子,我还真不想跟它们合作,咱们两个人完全可以办成。”

叶铭对于黎剑这样的言论早已不以为然,随口便说到: “要不然说你年少气盛,我虽然没比你大几岁,但也不能一直管我叫老弟呀,等到时候到了那边,你赶紧给我改口。”

黎剑却仿佛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整理完头套,拧了拧手中的抹布,刚才嬉笑的表情逐渐变得凝重起来,远望着洛阳方向的晴空,一丝兴奋从他的眼神中掠过,如果在他身边呆久了的人便会知道,可是相当不寻常的。

刚年满20岁的他,却像一个思想者深沉的雕塑般,对于每一个充满逻辑的谜团一步步的探求;作为一个旁观者,人类所有由欲望驱使而用思想掩盖的行为,已经是司空见惯了。

或许这世界上平庸的一切,已经无法再满足他了,至少他本人是这样认为的。

对于此次案件,按照叶铭的话来说,这不过是媒体炒作的副产品,就像当年用漂流玩具来做尼斯湖水怪一样,荒诞不经,然而在黎剑心中,他始终相信那个黑夜里出没,长着魔鬼嘴脸的小鬼,在人间存在着,而且离自己很近,很近.....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