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北风落 > 第四卷 天意忘然
第一百一十五章 身世之谜(二)
作者:南楼空  |  字数:3258  |  更新时间:2020-11-30 18:01:01 全文阅读

叶迪见宁衷和冉湘都十分错愕,于是道:“还有你们更想不到的。”

“储家的人,除了忘然,还有一位也还在世。”

宁衷道:“当年清查储家九族之时,发现身为族长的储平,利用自己的权力和威望,早将储家散至天下各国,而且大都已经改了姓,所以追查不了了。”

叶迪轻蔑说道:“我所说并非这些储家旁支亲戚。”

宁衷道:“教尊的意思是储平这一支除了忘然还有人?”

“正是!”

冉湘听闻如此,心思敏捷,马上想到,问叶迪道:“你不姓叶?你是姓储,叶是你的字辈?”

叶迪点点头,道:“郡主果然聪慧,我一说你便明白。”

宁衷道:“怎有可能?储平只有储叶明一个儿子的事情,人尽皆知,如何你又是储家人了?”

叶迪不屑地一笑,对冉湘道:“郡主和家父、家兄都有过接触,应该能猜得八九不离十了。”

冉湘回忆往事,道:“储伯父精通扶乩之术,善测吉凶祸福,必是用了什么办法趋利避害。”

叶迪道:“当年父亲之所以不同意郡主和哥哥在一起,原因之一就是郡主的命格与储家的运势相克相悖,若你们在一起,储家便是真的彻底没有希望了。”

冉湘道:“所以,储伯父不光测知了储家有亡族灭种之祸,而且找到了回避的方法?”

叶迪叹气道:“天道有常,哪儿有那么容易更改?父亲不过是拼死为储家留下了两个希望罢了。”

冉湘问道:“两个希望?一个是你,一个是忘然?”

叶迪道:“正是。父亲的扶乩一生从未失准。哥哥出生以后父亲就测得储家将有大难,当母亲怀上了我,父亲一直秘而不宣,我一出生便被送走了,所以世人都不知道储家还有我这么个人。”

冉湘忙问:“那忘然呢?忘然是怎么回事?”

叶迪道:“父亲为储家留下了我这样一个希望,本来已经安心做好迎接命运的准备。然而后来哥哥遇到了晓晗姐,父亲本以为哥哥是要耽误别人,哪知拿到晓晗姐的八字测算,才发现她正是我储家的转机所在。于是父亲将晓晗姐藏在醉风楼之中,等到晓晗姐怀孕之后,便要将她也送出去。可是这毕竟是逆天之举,几年间晓晗姐一直不曾怀孕——直到公孙宁衷屠杀醉风楼之前几天,才发现自己终于有孕了。”

冉湘一听,心内被深深刺激,道:“也就是说,你的这个晓晗姐比我先遇到堪备?”

叶迪点点头,接着道:“晓晗姐是大佥成武二十五年和哥哥在一起的,而郡主你是在成武二十七年才和哥哥认识的。”

冉湘不禁流下泪水,原来那些年来,自己一直在被骗,她问叶迪道:“他当初总是明里暗里都要去醉风楼,其实并不是风流成性,而只是为了去见你的这个晓晗姐?”

叶迪见冉湘伤心,心内不免也产生了些许同情,道:“是的。在遇到晓晗姐之前,哥哥确实时常寻花问柳,可是自从遇到了晓晗姐,哥哥便再未有过这样的行止了。”

冉湘一边流着泪,一边盯着储叶明的墓碑苦笑道:“呵呵,既已金屋藏娇,为何还要对我许下山盟海誓?亏得我一直以为真是因为我之命格害了你储家运势,亏得我自诩念旧,将一颗心门关上,再也不准任何人住进来。到头来原来全是谎言。”

叶迪道:“哥哥知道对不住郡主,一直有愧于心。他曾经对晓晗姐说,此生爱晓晗姐是真,可爱郡主也一点无假。对你们都没有做到一心一意,却也都是十足的真心真意。晓晗姐也曾因为郡主的出现,怀疑自己的付出是否值得,哥哥曾经送给她十六个字,我想,这或许也是他要对你说的:‘你心我心,各自真心;你情我情,不言自明’。”

冉湘道:“什么真心真情,到头来不过全是骗人的罢了。”说时,蹲下身子,抱着忘然哭出了声。忘然见娘亲哭了,自己也哭了起来。

宁衷见这两个自己最在意的女子此时都已经梨花带雨,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只是呆呆地立在一旁。

叶迪却接着说道:“我非是局内人,无法向郡主解释,然而醉风楼事件之前,郎中诊断,晓晗姐已经有孕,哥哥写信本是给我报喜的,可他还在这给我的最后一封信里说心中有愧于你的事。哥哥说,他虽不会扶乩之术,但已经隐隐感觉到,储家既然有后,自己的大限必然也要到了。自己二十几年的人生,最愧对的就是你,当初知道家族的命运将走向灭亡,娶了晓晗姐以期为储家留下一点希望。再后来遇到你,却全然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若非父亲反对,自己定然要为你与命运再做抗争,他真的并不想放弃你。可是等感觉到一切都快结束之时,他才发现自己何其自私。本来储家之事与你并无瓜葛,而他却还想着拖你入泥潭。”说到此处,叶迪突然停下来,叹了口气道:“然而讽刺的是,储家之所以灭族,也是因为哥哥对你的情谊,让这位圣君心怀怨恨所致。我不知道若当初哥哥听了父亲的话,不曾与你萌发情愫,那么储家的命运会不会走向不同的方向?各自是因,又各自是果,可笑可叹呐!”

冉湘慢慢止住哭泣,问叶迪道:“既然已经怀孕了,为何最终还是没有能保下性命?”

叶迪道:“醉风楼以前也是我母亲的产业,醉风楼的老板娘是我母亲的伴侍,也就是我的姨娘。晓晗姐一直被藏在醉风楼中,哥哥每次去醉风楼也只是为了掩人耳目。本来当初爹亲留下的锦囊是‘参商相见,必有一亡。携子向西,得见生机’,便是要晓晗姐一有身孕便即刻离开召北。可是晓晗姐舍不得哥哥,滞留了几天,公孙宁衷就进了召北。晓晗姐知道避无可避,所以坚持要亲自去会一会这位大周圣君。见过之后,才在姨娘的安排之下出城,所以走得十分匆忙狼狈。好容易到了铜城郡璧兰县,却又遇上乱军和劫匪。两个忠心的家丁拼死护卫,晓晗姐才得以逃脱,这才遇到罗氏夫妇。因知道庾绝而今也在大周的版图内,晓晗姐担心忘然的身份会引来杀机,所以并没有告知罗氏夫人自己的身份。只是叮嘱罗氏一路向西。彼时罗氏夫人正好也遭了难,无处可去,因而带着忘然往西崇去了。又遇到车夫起了歹心,要谋害罗氏夫人。可怜世间恩仇从来无法理清,罗氏夫人走投无路,行将死去之时,却遇到了公孙宁衷,为你公孙宁衷所救。虽然罗氏最终还是死了,但公孙宁衷确实是救下了忘然一命,而且罗氏夫人是将忘然托付给你的。可怜我一步慢、步步慢,不管是哥哥、晓晗姐、忘然,乃至整个储家,我总是未能在关键时候赶到相救,才有了如今这样的遗憾局面。”说时,叶迪的脸上也难掩悲痛。

宁衷又问叶迪道:“你是什么时候找到忘然的?”

“罗氏下葬当天,我便已经到了双峰小镇。我本想杀了你,再将忘然带走抚养。可是想到你毕竟救了她一命,所以容你多活些时日。一直迁延至今,忘然也六岁了,所以才想到要来了结这段恩怨。”

宁衷道:“你要如何了结?杀了我吗?你早可以动手了。”

叶迪道:“我是神教教尊,你是神教弟子,我杀你未免不公平,正如你当初杀我哥哥,他是臣、你是君。所以,储家和你的仇,明日会有人与你清算,用不着我动手。”

宁衷道:“我自知对储家有灭族之仇,而今忘然既然是储叶明的亲生女儿,教尊自然会护他周全,只是郡主无端卷入其中,还请教尊不要为难她。”

叶迪冷笑一声,道:“你也知道此时求人的滋味了。郡主如何我管不了,郡主有郡主的选择,明日之人如何抉择,也不在我的管辖范围。”

宁衷问道:“明日之人究竟是谁?”

叶迪道:“到了明日,自然知道,何用现在着急询问。”

宁衷点点头,心内想,储家的仇储叶迪不亲自处理,必然有更合适的人,于是道:“自己做过的事情总该自己来承担。只是还有一事希望教尊同意:不管明日这岛上发生什么,万勿让我弟弟宁袤知晓。大周赖神教之助才能立国,而今朝中文武,大半是神教之人,弟弟若知道我之死与神教教尊有关,必不肯善罢甘休。然而以他之实力,贸然行动,只会把自己搭进去。教尊既然至今都没有对宁袤发难,想来也是希望他能继续替神教经营大周。还望教尊成全。”

叶迪叹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灭我储家满门之时,可曾想过今日?公孙宁袤是个不错的皇帝,自己有抱负有野心,也能体恤百姓,短时间内我不会为难于他。”

宁衷道:“教尊总讲:今日事是昨日果,昨日事是今日因。因果循环,总是难免彼此缠绕,理也理不清,剪也剪不断,既然已经至此,自然无法回避,不管什么结果,宁衷欣然接受。”说着,宁衷望向冉湘和忘然,道:“只是,而今郡主和忘然皆在,红尘正好,徒教人生了些贪恋之情。”

冉湘听到宁衷的话,一时百感交集,然而正像他自己所说,是自己的事情,终究逃避不了。冉湘不禁想到,相识十余年,宁衷也一点点地在改变,虽仍免不了偶尔有些孩子气,但终究也算是成长成了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