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这本书就叫时途 > 楔子
楔子
作者:玖月秋生  |  字数:1892  |  更新时间:2020-08-19 20:36:12 全文阅读

皇、鸾、凤,五彩鸟也。

鸾,神灵之精。

古语云:鸾鸟起,万物生。

......

雪谷

很难想象,这片四季如春的山谷竟然会被以“雪”为名。

阳春三月天,满山的梨花相继盛开,彼此间交相辉映,像极了京城三年前那场惊天大雪。

与这人间仙境不同,京城大雪所带的便只有生灵涂炭。

假如有人此刻正立于雪谷外眺望,除却惊叹,便再想不出能形容眼前景色的词汇。

雪谷中心是棵异常粗大的千年梨树,树下有山谷主人亲自搭建的草屋。

时近傍晚。

破空声骤然响起,有一物正跨越天际向雪谷这边飞来。

作为五彩鸟之一的鸾鸟,羽翼上本该呈现五彩光泽。可眼下这只,月白色羽毛在嫣红落霞下略显凄凉。

鸾鸟低下头见草屋下正站着自己无比熟悉的身影,便在放缓速度,于空中轻抖自己灰尘,随后略显庞大的身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最终化作平常喜鹊大小,轻轻滑落那人肩上。

“回来了?”那人问道。

鸾鸟点点头,不敢说话。

狭长眼眸偷瞟,见主人脸色没有出现变化,鸾鸟便在心底松了一大口气。

这次贪玩晚归,好在主人心情不错,并未责罚自己。

身旁正是雪谷真正主人,若按世间书生评价,便没比素洁淡雅更适合描述她了。

黑发如瀑轻落于腰,迎风而动,一袭月白华衣,除去雅致气质外,更平添几分淡雅。

花瓣随风,如阳春雪般自由又温暖。

鸾鸟闭上眼睛,细嗅空气中所弥漫的淡淡清香,不免沉醉其中。

自打它受伤以来,羽毛由五色化为月白,便再不曾见主人穿过除素色以外的衣衫。

“最终还是来了。”

女人眺望着远方,神色复杂,既不想他来,又希望他来。

眼看鸦青色服饰的俊朗少年身影越来越近,本就不擅长交流的她更不知道如何开口。

鸾鸟有些疑惑的睁开双眼,等到模糊的轮廓逐渐清晰后,这才看清来人相貌。

“这......这不是......”还没等说完,鸾鸟就要起身向身后草屋飞去,却被自己主人叫住。

“干嘛去?”

鸾鸟心中惊慌肆虐,瞳孔放大,声音发颤:

“魔鬼...魔鬼来了...我要跑我要跑!”

见鸾鸟情绪不对,雪谷主人将它抱在怀中,柔声安慰道:

“放心,这次不会了。”

女人的手似乎有种独特魔力,让原本恐慌的鸾鸟逐渐趋于平静。

或女人怀中过于温适,鸾鸟竟呼呼大睡起来,少年落地后也不曾醒来。

“它这是?”身着鸦青色衣裳的少年指了指女人怀中的鸾鸟,有些好奇。

刚才一幕少年尽收眼底。

女人发丝微动,飘散于周身的花瓣缓缓浮起,与天空中不断落下的花瓣相连,凭空化作舒适的摇床。

将鸾鸟放在摇床中,雪谷主人这才神色复杂的解释道:

“上一次被你吓坏了,见你就要跑。”

“这还真是...不好意思啊。”

少年挠了挠头,难为情的笑了笑,自己确实带给雪谷一场大麻烦。

“哦,对了,这个给你。”

少年想到某事,左手轻握,将掌心中的五色水晶递给女人。

女人低着头接过水晶,这是上次少年清醒后对自己的承诺。

只是,相比于水晶,她更在意那时少年与他师傅的承诺。

“真的要去这天下走走?”女人有些担忧。

少年点点头,既然答应了师父,哪有食言之理。

“可你才刚刚走出来......”

少年抬起手打断了女人接下来要说的话,笑着安慰道:

“放心吧,姐姐,这次我不会有事的。而师傅和我说了你对我的评价,我心里有数。”

说完,少年学着女人刚刚的动作,为自己做了一张大一些的床,毫不客气躺了上去。

“还挺舒服。”

“我还没说完,你.......”

气急的雪谷主人见自己这个干弟弟对未知的风险毫不在意,心底里除了替弟弟抱屈外更多的还是欣慰。

她一生都不会忘记,那个满身伤痕、黑气滔天的失魂少年在被自己一巴掌打清醒后眼中痛彻心底的悲恸与哀伤。

直到那时她才意识到,原来自己早已成为少年心中唯一支柱。

尽管少年于世人眼中犹如神人,可在她心中始终还是那个会哭鼻子求安慰的小屁孩。

只是,眼前这个小屁孩这一次真的替她挡下了一切。

可你终究还是那刚过弱冠年纪的小小少年,为什么不让姐姐去承担?

女人看着已经熟睡的少年,嘴角微微向下,鼻子有些发酸,有些不忍的出声道:

“这人世间的苦难你已尽数品尝,为何还要学那年少自己?世间百般遗憾,又岂是你一人之力可弥补的?”

“睡梦”中的少年好似梦到佳肴,呢喃道:“甜的自然要姐姐吃,这太过苦涩,我来便是。”

女人低下头摸了摸自己的脸,轻轻擦拭后,抬起头看着躺在摇床上的一大一小轻声念道:

“你带小鸾去这天下走走,有了五彩石,它体内的本源之伤也会逐渐恢复。至于我自己,也要找些时间闭关疗伤。”

少年不曾说话,鸾鸟还做着属于自己的梦,而女人说完后则抬起头望着漫天飞舞的花雨痴痴发着呆。

···

“师傅,白姐姐是如何评价我的?”

“小子真想听?”

“嗯。”

“年少多难,如赤脚行走于泥泞之所,不见天日,以心之希冀为光,友人之愿为引,上岸。少年以苦难为水,理发丝、净双手、洁泥足。后取一杯遗憾水,饮入喉中,流存于心境,此间无二也。”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