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阎王们的那些事儿 > 福善界
第一章、阎王老子你出来
作者:阴九川  |  字数:6249  |  更新时间:2020-10-19 10:59:04 全文阅读

————第十八层地狱 陈莫————

  苏敬岚此时站在一片空地上,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的阴兵用锯子将一个个鬼魂从上到下锯开,然后把他们复原后再锯开。这个过程虽然是有些血腥,但是苏敬岚很享受他们惨叫的声音。

  这里是地狱,是无数鬼魂齐聚的地方。能在这里生存的无非就是两种生物:地府的阴兵、恶鬼阴魂。

  苏敬岚也不例外,他也是阴魂,但是他这个阴魂有些特殊。他并不是来这里接受惩罚的,也不是来这里走黄泉路转世投胎的,而是来这里旅游度假的。没事的时候,苏敬岚就会满地狱的逛,一会看看这一层,一会看看那一层。等到他逛够了,他就会去畜生圈和畜生玩,或者去看看孟婆那里喝汤的人。总之他就像是一个没事人一样整天的在这里闲逛,最重要的是,无论他站在哪一层他都不会受伤,就好像地狱的刑罚对他根本就没用一样。

  其实你还别说,这地狱的刑罚对他来说还真是没用,因为苏敬岚的命格就不是这些惩罚能够伤害的了的。当然了,苏敬岚目前还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命格,反正他就知道这个地狱就像是他的家一样,想去哪里就去哪里,阎王也管不着是阴兵也抓不着。

  直到有一天,苏敬岚遇见了一名特殊的鬼,这只鬼的出现相当于是改变了苏敬岚的命运。你别看这只鬼虽然其貌不扬的,但是偏偏就把苏敬岚撺掇的去大闹地府去了,原因就是这只鬼生前根本就没有做什么过分的错事竟然就要在地狱里受上几万年的惩罚!

  而如果是只有这一只鬼是这种情况的话苏敬岚肯定是不会大动干戈的。但是谁能想到,苏敬岚这一打听发现几乎有上百只鬼都是这样的情况。这一下苏敬岚就不能忍了,这不是相当于冤枉好人吗?于是他就抱着打抱不平的心态,一路杀到了阎王殿。

  “阎王你个糟老头子给我出来,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个说法,我就,我就把你这里所有的鬼魂都放走,然后我替他们在这里接受惩罚。”

  苏敬岚这话一出口,那是顿时语惊四座啊,在场的人可是都知道苏敬岚的能力啊,这要是让苏敬岚代替这里所有的恶鬼受罚,先不说苏敬岚会不会死,反正他们知道他们自己是一定活不长的,要么是累死了,要么就是因为工具不断损害导致破产而死。

  阎王也是不淡定了,毕竟苏敬岚在他这里就像一个活祖宗一样。

  当初苏敬岚刚进来这里的时候还是一个小孩子,而且还是一个刚出生的小孩子。按理说这种刚出生的小孩子既没有什么罪过,也没犯什么错误,只需要直接投胎就可以了。可谁知道,苏敬岚竟然没有办法去投胎!

  当时苏敬岚也是被那些鬼差拉着去到投胎的地方了,但是就在鬼差把苏敬岚扔进婆罗门之后,不知道为什么苏敬岚竟然卡在了婆罗门上。

  这婆罗门是什么啊,那可是地府的伴生神器啊,是地府与生俱来的东西啊,是掌管着数以上亿计的鬼魂投胎的东西啊,但是现在竟然被一个小孩子给卡住了。

  当时那些鬼差看见这样的情况的时候都傻眼了,一个个的呆若木鸡是一动也不敢动。一方面是怕自己随便乱动会招惹嫌疑,再一个就是怕婆罗门会因为卡主了一个小孩而发生爆炸。毕竟这种情况他们也是第一次遇见,要是处理不好,轻则永世不得超生,重则当即灰飞烟灭啊。

  不过,这些阴兵死不死倒是没有那么重要,因为现在的地府正面临着一场比失去阴兵更加严重的浩劫!

  因为婆罗门被赌住了,所以所有在苏敬岚后面投胎的鬼魂都不能投胎了。而这些阴兵因为害怕上面降下责罚,谁也不敢去找阎王报告这件事。结果,直到苏敬岚后面投胎的鬼魂排队排到了阎王殿门口的时候,阎王才知道自己的阎罗殿此时都要炸了。

  于是阎王一路沿着鬼魂火急火燎的来到了婆罗门,想要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而当阎王看见婆罗门被一个小孩子堵住了的时候,阎王也震惊了。毕竟自己在地府这么多年了,从来都没有遇见过这种情况。所以这一下就连阎王都不知道怎么处理了。

  但是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推迟,越来越多的鬼魂被阻挡在了婆罗门外不能投胎。而因为这些鬼魂不能投胎所以奈何桥那里喝汤的人就喝不到汤。因为在孟婆那里喝汤的人喝不到汤,所以就导致判官审判不到鬼魂。因为判官没有办法给定鬼魂的归属,所以就导致地府满员了,没有办法收纳来自阳间的鬼魂了。而因为地府没有办法收纳阳间的鬼魂了,所以阳间很多应该死掉的人都奇迹一样的活了下来。

  结果就因为苏敬岚一个鬼,导致地府整套系统全部瘫痪,所有的阴差全部出动来维持秩序,就连去本应该去阳间勾魂的黑白无常都因为没有事情干而留在了地府帮忙。可想而知,这是一起多么多么严重的事故。

  后来阎王就去查阅资料了,但是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相关的记载,直到最后阎王都快要被逼疯了都没有找到解决办法。最后还是苏敬岚自己放了一个屁,硬生生的把自己从婆罗门里给崩出来了。

  阎王当时第一次的感觉到了什么叫做生无可恋。因为自己地府出了问题导致了阳间很多鬼魂没有办法被及时的抓回来。造成了很多鬼魂游荡在世间,给人们带来了极大的恐慌。

  而且我们都知道天上一天,人间十年,而地府也是如此,地下一天,人间一年。所以那些鬼魂可以说是在人间足足游荡了有一年之久,差一点就构造出了一个人鬼和谐共处的社会了。

  而阎王也是因为失职被天庭责罚,好悬没有把地府都赔空了。当然了,这还不是最难的,因为官与官之间办事还算是简单的,走走交情,吃吃饭,一根华子也就搞定了。但是官和百姓之间的交流就没那么简单了,你走过去跟人家说来根华子,赔偿金就别要了吧,人家还不打死你?

  阎王就是摊上了这么个事情,因为地府鬼魂作乱,所以阳间很多本来不应该死的人全都被吓死了,他们的阳寿都未尽呢就来到地府了。而地府还有规定,凡入地府者不能还阳,所以这些枉死的人就都不能再按照自己原来的寿命活了。于是这些人就开始闹,毕竟自己都没有活够呢就死了算怎么回事?

  结果,阎王又陪了一大笔钱,这笔钱赔的既不是人民币也不是现金,而是一个又一个资质。阎王赔给他们的是下一世投胎的命格。详细来说就是,本来有的人下辈子是穷命,但是现在就需要给人家改成不富裕。而那些不富裕的家庭呢,就需要有给人家改成小康世家。丑的就要写成好看,矮的就要写成高的,妥妥的是给自己的命格提升了一个档位。

  但是你别看这些人心满意足了,但是阎王的心在滴血啊,毕竟这每一笔下去都相当于是在影响天道啊,他都不敢想象自己下一次渡劫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雷劫降下来。

  于是阎王就开始把这笔账算在苏敬岚的身上,毕竟所有的事情都是他搞起来的。但是就在阎王让阴兵把苏敬岚拉去地狱受刑的时候,他们发现了一件令他们更加震惊的事情,那就是苏敬岚刀枪不入,所有的刑罚都伤害不了他。十八层地狱走遍了,阴兵都累死了几个,但是苏敬岚就是什么事都没有。这下阎王不干了,坐在椅子上哇哇的哭啊,那叫一个撕心裂肺啊,可能阎王的亲戚没了的时候他都没有这么哭过。

  就在阎王正伤心的时候,一个判官的身影就像是秋风里的暖阳照进了阎王的心(BGM起)。那深情的眼神,翩翩舞动的衣袖还有那曼妙的步伐,无一不深深的烙印在了阎王的脑海里,而判官说的话,更是像一记惊雷一样炸醒了阎王。

  “阎王,你现在还不能杀掉这个小孩子,因为他的命格似乎有些不太正常。他刚一出生母亲就去世了,这就是孤。然后他刚来到这里就把婆罗门堵住了这就是凶。而您也看见了,地狱里所有的刑罚都不会伤害他,这就是恶。又凶,又孤,又恶,这不是典型的大凶大恶命格吗?但是至于是哪种大凶大恶命格,我暂时还没有找到。况且,就算抛开他的命格不谈,您想象您因为这个小孩子损失了多少钱财啊,光是凭这一点您就不能杀掉他,您要教他知识,您要利用他帮您办事啊。”

  判官说完,阎王噌的一下就从座位上站起来了,那模样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做“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于是从那以后,阎王就开始教给苏敬岚各种各样的功法,而苏敬岚也是格外的聪明,年仅十岁的时候就已经可以去阳间独立的抓捕鬼魂了,十六岁的时候基本上已经成为地狱里人见人怕的人物了。到现在苏敬岚还差两天就十八了,这些年阎王因为一直记着当初判官的那句话所以不管苏敬岚捅什么篓子他都没有杀他,甚至还经常的帮助苏敬岚度过各种各样的难关,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早就变得和父子差不多了。

  但是就在今天,苏敬岚又给他的阎王老子找事情来了。

  “阎王老子,我跟你说啊,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把你这里所有的冤魂全都放了,我自己替他们受罚!”

  阎王一听,立马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小心翼翼的说道“我的祖宗,你这又是怎么了?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要去走这样的极端呢?”

  “好好说,再和你好好说咱家的招牌都要砸了。”

  “砸招牌?咱们地府开了几千万年了,从来没有人投诉过啊,除了那一次婆罗门卡人事件,基本上咱们地府都没有出过什么负 面消息啊,就连咱们的孟婆汤都是货真价实的,还有什么是可以砸咱们招牌的?”

  苏敬岚一听,气的直跺脚,嚷嚷着说道“你个糟老头子,你故意扯开话题,我要说的是咱们地狱里的那些鬼魂!”

  “那些鬼魂?你说他们干嘛?”

  阎王一听苏敬岚说鬼魂,不自觉的就秉住了呼吸。因为他可是知道苏敬岚整天就和那些鬼魂泡在一起,这一次说不定又是听了那个鬼魂的鬼话,上这里闹事来了。

  “我问你,你们对于那些鬼魂受刑的评判标准是什么?”

  阎王指着自己手里的善恶帖说道“就是按照这个啊,这上面是历代传下来的定判规矩,同时还结合了现在阳间的法律法规,阳间每出一部法典,这上面就会做出相应的修改。可以说是很通人性的一个法帖了。怎么了?这个有什么问题吗?”

  “有问题,当然有问题,问题大了去了!你知道那些鬼魂私底下说什么?他们说你判刑太重了!他们在阳间没有杀人没有放火,就是偷了人家一个东西就要在这里受刑几百年,这刑罚未免有点太重了吧。”

  “重?你要看看他偷的是什么!他偷的是一个人家救命的钱,那户人家本来是都已经到了医院门口了,结果这钱被他偷来了,导致了那户人家一连死了两个人。并且这两个人还因为家里没有钱买棺材而被抛尸荒野。仅仅只是一个晚上,他们的尸体上就伤痕累累,爬满了蛆虫。难道说就这样的小偷还不值得我判这点刑罚吗?”

  苏敬岚一听,不说话了。似乎这个小偷做的确实有些过火了。不过抛开这一个不谈,苏敬岚还知道将近一百个呢,毕竟刚才他可是收集了足够多的证据,为的就是这一场惊天大辩论。

  于是就在接下来的一个时辰里,苏敬岚和阎王两个人不断的进行辩论。苏敬岚每说一个鬼魂的事迹,阎王就能解释出对应的原因,而每一次阎王解释完了之后苏敬岚都会哑口无言。直到两百三十二个鬼魂全部都争论完了之后,苏敬岚仅仅只胜诉了一个,其余的全部败诉。

  此时阎王坐在椅子上揉着自己的老腰,不断的喘着粗气。要知道,说话是特别耗费元气的,很多人都是因为经常说话而染上一身的疾病。

  “阎王老子,你说的是真的?”

  苏敬岚还是有些不相信,他虽然是在地狱里长大的,但是他还真的是第一次了解到这样的地狱。他虽然每天接触鬼魂,但是他从来都没有问过这些鬼魂为什么要来这里。今天是苏敬岚第一次,第一次把整个地府了解的 这么透彻。

  阎王缓缓的从座位上站起来,拿起桌子上的善恶帖递给了苏敬岚,然后一只手摸在了苏敬岚的头上,笑着说的“哈哈!岚儿,其实我早就料到了这么一天。你看啊,你从小到大都是在这个地府里长大的,接触过多少的恶鬼,接触过多少的冤魂?但是你可曾听见过一件关于那些冤魂和恶鬼的事情吗?没有!因为我不想让你知道,也不想让你听见。我不想让你因为他们的一面之词而树立起一个不正确的价值观。但是我知道,这样的保护对你来说并不一定是好的。就像今天一样,你第一次听见了那些恶鬼的故事你就想要替他们打抱不平,但是你可曾知道他们没有和你说的故事?

  哎,岚儿啊,你还有两天就十八了,你成年以后,我就不再管着你了。我打算等你成年那天给你安排一个任务,等到你完成了之后,你也差不多就有能力来接替我的位置了。”

  苏敬岚疑惑的问道“什么任务?危险吗?是去阳间抓鬼魂吗?我不想要太简单的任务,因为配不上我的实力。”

  阎王听见苏敬岚这样说,旋即收起了一如既往的温和的表情,严肃的看着苏敬岚摇了摇头说道“一点都不简单,我这次让你出去,并不是要你简单的去抓鬼魂,而是要你自己去断定什么样的鬼魂应该抓,抓来应该要判什么样的刑罚,什么样的鬼魂不应该抓,应该让他以什么样的方式存在。

  以前的时候这些都是我告诉你,然后你就是有目标的完成,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不再给你目标了。这些都需要你自己找,自己想,自己解决了。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够锻炼出一双明辨是非的眼睛,以及一颗坚定明 慧的心。”

  此时苏敬岚看着手里的善恶帖,那上面记载的都是地狱里的一些鬼魂所犯下的事情以及判处的刑罚。然后在每一个名字的下面都有一段文字,描述的是以后再有类似的案件需要判什么样的刑,避免造成多判或者少判的情况。苏敬岚一看这上面记载的这么详细,觉得自己刚才可能是真的错怪阎王了。

  “岚儿,从今天开始,这个善恶帖就给你了。这本善恶帖是我上位的时候用的,也就是说这上面记载的东西都是我一个字一个字写出来的。从第一个张洞之到现在为止的齐东林,每一个人的故事我都了解。

  而这上面一共是有着三万八千二百四十二个鬼魂,我现在不需要你也找到这么多的鬼魂,我只需要你找到两百四十二个,找满我这个零头就可以了。我给你一年的时间,你可以做到吗?”

  苏敬岚此时表情是愣愣的,似乎都没有反应过来阎王说的是什么。

  阎王看着苏敬岚,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拿过他手里的善恶帖,轻轻挥指,顿时就将后面的一些空白部分切掉了。

  “这里正好是两百四十二个空格,一年之后,你要拿着写满的东西回来见我。”

  苏敬岚茫然的接过阎王手里的善恶帖,他没有想到自己仅仅只是来找阎王理论一番竟然就把自己给送出去了。

  看着苏敬岚接下了善恶帖,阎王直接一挥手,示意判官将苏敬岚带走。

  判官接令,领着苏敬岚就出去了。

  出了阎王殿,判官带着苏敬岚是一路西去,径直的就来到了地狱的入口,鬼门关。

  “判官,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苏敬岚知道这里是地狱的入口,但是不知道阎王为什么带他来这里。

  “那个少爷,你的情况有些特殊,按照我的安排本来是想要让你去投胎,然后直接拥有一个人身的。但是后来我发现,你根本就不能投胎,所以没有办法了,只能让你从鬼门关出去,以一个魂魄的形式在阳间生存。”

  苏敬岚一听很是诧异,大叫一声“啊!那我岂不是白天都不能行动了,那怎么行啊!”

  判官无奈的摆摆手说道“没有办法,您的情况太特殊了,我也是无奈之举,您到时候自己想办法吧。”

  “嘿,我这个暴脾气!”

  苏敬岚此时已经愤怒的想要打人了,但是好在他忍住了,因为他还有一些事情不太明白,需要判官替他解答呢。

  “那个判官,我问一下,这个善恶帖要怎么用啊?”

  判官拿过善恶帖,指着上面的格子说道“这些格子里都有一个又一个的空间,里面保存着大量的善恶之力。善帖的格子里面留存的是极善之力,是用来记载功劳的。当你在这上面写好你想要写的那个人的名字之后,他的命格就会有相应的变化,至于变成什么样,就需要根据你记载的事情去评判了。然后恶帖里面保存的是极恶之力,这个力量是用来囚禁灵魂的,当你确定了一个坏人你需要抓捕他的时候,你就可以在上面写上名字,然后你就可以动用这个格子里面保存的极恶之力对他进行抓捕,随着你的成长,你能动用的极恶之力就越多,到时候你的能力也就越强,明白了吗?”

  苏敬岚点了点头。简单来说就是如何使用极善之力和极恶之力。

  “既然你听懂了,那你就离开吧,哦对了,记得出去的时候要是晚上,别白天出去,要不然你就没命了。”

  苏敬岚听后一脸黑线,他当然知道要晚上出去。

  不过苏敬岚还没走几步呢,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于是扭头问道“判官,写名字用什么东西写啊?”

  “用血,用你的精血!”

  “哈?”

  苏敬岚愣住了,这上面足足有着两百四十二个格子啊,这要是都用精血,那岂不是要有(陈美嘉碎碎念“一一得一,二七得八,三八妇女节,五一劳动节。”)好多好多精血了吗?

阴九川
作者的话

全新改版来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