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宅唐 > 第二卷 还债
第八十六章 青牛与隐忧
作者:码字的尘埃  |  字数:3522  |  更新时间:2020-09-18 06:03:01 全文阅读

自从和李纲达成了协议以来,连续四五天李承阳都是无所事事,没什么事情需要他来亲自动手,但是也没闲下来,这些天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李纲迎着即将落日的夕阳缓缓向他走来,露出几乎看不到牙齿的牙床,上前抓住李承阳的手:“走徒弟,随为师一起去品茶,清心去火,每天多来两次保证你什么火气都没了”。

  李承阳一脸绝望的跟着走到院中的亭子里,亭子简简单单,这是专门为李纲盖得,老人家就是喜欢宽旷的地方,尤其是现在,一天的暑气渐渐散去,温度也慢慢的降了下来,正是一天中最为舒服的时候。

  原本想着,老人家一天的忙碌,能有个散散心的地方,没事看看风景,承个凉,这是再好不过的了。

  没想到这亭子一建成就成了李承阳的受难所。

  李纲在亭子刚建好就迫不及待的进去体验了一番,这是李承阳亲自设计的,不会找通风的地方,他就走遍了全院每个角落,这才找到了这么一个随时都有风的角落。

  李纲进去的时候他还是一脸姨母笑着期待李纲能满意,谁料这确实噩梦般生活的开始。

  茶,唐朝的茶,李承阳不陌生,刚穿越来笑儿就给他端过一杯,从此以后院中所有人不得饮茶,只能喝热水,马周还曾为这个不知事情找李承阳说过,文人少了茶那还怎么称得上的是文人,被李承阳一脚就踢出了门。

  但是李纲可是不敢踢的,老人家身子骨风一吹就倒,这一脚踢出去不来个天打雷劈算他命大。

  李纲拉着李承阳在亭子里相对而坐,石墩和石桌刚好符合李纲的身高,老人家舒服的长出一口气,拿起几颗松果来,点燃扔进了小火炉,又取了皇室特供泉水一壶,放在火炉上。

  这边水热着,老人家正襟危坐,一脸肃穆的开始往茶里添加调料:

  先是豆蔻,八角,随后又是一把杂七杂八不知名的混合体扔进了茶壶。

  不多时,水开了,取下茶壶来,在放些茶叶进去,轻轻拿着茶壶正摇三圈,反摇三圈,又放回火炉中。

  从旁边一个小木盒内取出一块白乎乎油腻腻的膏状体来,小心翼翼的切下一小块,放进茶壶中,等水再次沸腾起来,这才是完成了全部流程。

  两个小杯子,李承阳李纲一人一个,李纲现在没了刚刚严肃的样子,表情轻松的给自己倒上一杯,随后把壶推给李承阳。

  “这是老夫午间突发奇想,想出来的新的烹茶手段,这其中还加入了以前人们从来没尝试过的材料,前几天偶得了一块牛油,今天也带了过来,你小子有福了,这可比羊油金贵了不知多少,快尝尝,我这新手法烹出的茶如何”李纲一脸期待的看着李承阳,希望能得到个好的评论。

  李承阳一脸视死如归的把茶倒进了杯子里,看着茶水表面飘着的油花胃里一阵阵的恶心。

  突然看到了李纲加进去的那一团不知名的物质顺着茶水流到了杯里:“李师,这是什么,以前怎么从未见过,这就是您加入的那个新材料?”。

  李纲得意的点了点头:“没错,你快喝,喝完我告诉你这里面都有什么,这可是我这些年从来没冒出来的好点子”。

  得了,都这么催了,这杯茶不喝也得喝,大不了再去厕所蹲上两个时辰,昨天又不是没干过。

  一咬牙,举杯就把茶水咽了下去,在嘴里停都未停,就算这样,嘴里还是被牛油的膻味充满。

  “呕”低低的干呕一声,拿起早就准备好的凉开水猛灌一通,这才解了那个油腻味。

  李纲拿着他的那杯茶缓缓把玩着,茶杯在干瘦的手上时隐时现,就是掉不下来,一看就是常年浸淫此道的老手,看着喝茶如同牛嚼牡丹的李承阳,老人家叹了口气,把茶杯放在嘴边轻轻嘬了一口,随后闭上眼开始品味茶中的味道:

  “恩,这次牛油放的少了,少了那种润滑的味道,下次记得多加点,啧,小子你细品,这无数香料各自有一种味道,两两叠加又是一种味道,茶叶的香气始终环绕在其中,余韵悠长,不是心思巧妙者断不能品出全部的滋味”。

  一口茶咽下,李纲睁开眼,目光灼灼的看着李承阳:“你现在再仔细回味一下,口中是否还包含了淡淡的青草香气”。

  砸吧一下嘴,确实有种青草的青涩感,而且还带着似苦似酸的怪味:“李师,难道这就是你那新想出来的配料,如此清新的青草是如何做到的,还有一股怪味,有点别扭”。

  李纲仰仰头,颇为自豪:“这是中午灵光一现所得,既然今天准备用牛油来烹茶,那自然要选择一些别样的材料出来,我这新添的调料是老仆跑了半个长安才找到的,用的是刚刚死去的牛,从胃中取出吃下不久的青草,如此才能激发出青草的香气”。

  自顾自的说着,完全没注意到李承阳开始发黑的脸色:“现在想来,此法确实妙极,牛油配青草,老夫决定给此法取名为“青牛茶”,一入口,仿佛口中有头活生生的牛,你还是第一个尝到这个茶的人,若是让我那些老友知道了,说不得要怎么嫉妒你呢,一会就去信给他们,好好让他们羡慕一下”。

  李纲还要说些什么,一低头,发现面前已人去楼空,远处的茅房中响起了一阵阵干呕之声。

  “嗨,还是修行不到家啊,就是吃了年纪小的亏,这么好的茶都品不出其余意味来,以后还得多练练”李纲把剩下的茶到入口中,静静品味着“青牛”的味道。

  李承阳这边差点去见了他家老祖宗胯下的青牛了,唐朝会往茶里加东西,这是早有耳闻的,但是无论是笑儿还是现在院中的侍女,都只是简单的把东西一起放进茶壶就算完事,配料都是固定的。

  之前一直以为传闻有误,那茶汤喝起来也算勉强,只不过李承阳这个现代人接收不了便是。

  现在才知道传闻竟是真的,笑儿侍女等人不加可能是因为境界没到吧,李纲突然来的这一招,还有他说的那群老友,无不说明现在还存在着一批修行极高的人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甚至还引以为豪。

  “不能忍了,在这么下去没准小命就被作没了”。

  李承阳面对着木马桶喃喃自语,他今天必须反抗,必须把新茶叶搞出来,不然谁知道李纲在灵机一动,拿着一杯加了砒.霜的“忘忧茶”给他喝,那乐子可大了。

  新茶下来的日子早就过了,现在存着的茶叶质量都是差的不能再差的,李承阳原本打算等着明年再把茶叶搞出来,现在也不管那些了,能不能等到明年都是个未知数。

  从厕所出来,找到李固,让他去库房中取些新出的茶叶送过来,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事弄清。

  李固领命而去,李承阳偷眼瞧了瞧,亭子里的茶壶已经不在了,这才胆战心惊的来到李纲面前。

  “李师啊,育人也不是这么育的,小子今年才十二岁,就算是在怎么聪明,那也不及您老人家修行的万一,咱们还是慢慢来吧,毕竟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李纲仔细想想也对,教书他习惯了,育人到时第一次,每次李承阳喝完茶就吐,说明暂时还不适合直接从思想境界的方向去教育他,一招不行在想一招,等他的境界差不多到了的时候,再请他喝茶,这才是好主意。

  “是为师疏忽了,和你交谈总是感觉不到你是个孩子,倒像是和我那群老友们在说话,不知不觉就把我们常用的轮道方式用在了你身上,怪我,以后这茶改为每天一次吧,总不能把这手艺丢了”。

  能少喝就是好事,等今晚把茶弄出来,明天再看看能不能被老人家接受,到时候想个高大上的名头放到新茶上,能混过去就混过去。

  这些小事完毕,便开始了每日例行的问答环节,这是当初二人商量好的。

  “敢问李师,现在朝中是否有些大的动荡,我在这东宫之中都已经听到了风声”李承阳开始了第一句问答。

  李纲想了想,从袖口抽出一根小竹板来轻轻在李承阳的头上打了一下:“第一天我们怎么说的你忘了?从现在到十年以后,无论如何你都不要过问政事,你现在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那就不错,做不出什么好事不是问题,你这么小,以后有的是时间来显示你的实力,现在只要你做出一件错事,那就一辈子背着个少年昏庸的名头活着吧”。

  李承阳心甘情愿的受了这一下,应该的,李纲说的对,但是他还是忍不住继续问道:“小子知错,但是请李师务必回答我,是不是突厥那里出了什么事,小子听到许多传言,说是突厥就快打到长安来了”。

  “放屁,放屁,简直臭不可闻,近日来是有人来犯边,但是陛下已经做出了全盘的应对,长安十二卫二十几万人拱卫着,与突厥交壤的各州陛下也都派了强将去,到底是谁传的此等大逆不道之言,你要是抓到此人定斩不饶,有一个砍一个,呸”李纲有些激动,指手画脚的让李承阳亲自去把人找出来,他老人家要把此时散播留言的人生吞活剥了。

  好歹才把老人家哄住了,宫中当然没有人传播这种留言,这还是李承阳突然想起来的,渭水之盟,不就是李世民登基不久发生的吗,历史上真实记载的事,没准就是这几天了,这让他怎么还能安心的做一个宅男。

  之前不是天天忙得脚打后脑勺,就是被李世民各种试探,这事早就被他抛到了脑后,直到这两天彻底空闲下来才想起来的,既然想起来就不能不问,今天是李世民登基的第九天,也就是八月十八号,渭水之盟具体的日期已经想不起来了,但是估算着就是这些天,由不得他不去管。

  仔细问了问李世民的部署,这才稍微的放下心来,各个州都已经派遣了精兵强将,长安定然会安枕无忧。

  这才微微放下心来,既然都已经做好了防护,相信以李世民的军事才能来说,不会出什么疏漏,吧?

  可能是因为自己的出现导致李世民登基异常顺利,所以能提前腾出点精力来布置对付突厥的对策,说不定长安城下的渭水之盟就不会发生了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