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我能锻炼精气神 > 第一卷: 少年臆想体生气 多年磨练气盈体
第一章 又遇相亲难推脱
作者:孤雁横空  |  字数:2261  |  更新时间:2020-12-21 11:37:10 全文阅读

青唐城,古丝绸之路必经之所,三江交汇之地。

此地虽气候干燥,气温低,然却是夏季避暑好去处。

此时正值初夏,别处早已炎热不堪,却正是这座古城最好的季节。

气温不冷不热,蓝天白云,鸟语花香,没有污染就是好,这么蓝的天,别处可是很难一见。

  只是,如此的好天气,刚从野外钻井队,回家休假的张文博,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又被自己老妈,逼着相亲了,不去还不行。

因为这次的介绍人,身份不一般,没退休之前,是老爸的领导。

人家主动开口,给自己介绍对象,不去的话,也太不给人家面子。

  从二十四岁到现在,这种相亲,已经变成了一种惯例。

每次休息回家,老妈都会安排各种女孩子和他见面。

倒不是老妈喜欢多管闲事,只是以他的性子,要是让他自己找,估计是会单身一辈子。

再加上钻井队的特殊环境,周围连个女人都见不到。

想找对象,本身就难,他又不主动,不相亲还能怎样?

  刚开始的时候,张文博还能去应付一下。

因为自己平时,很少接触女人,见见也没坏处。

只是见了几次以后,连应付的心思都没有了,总是找各种借口推脱不去。

去了回来,还要费尽心思,找拒绝的理由。

  多次的相亲经历,使他明白:需要让家里安排相亲的人,不管是男方女方,条件都不会太好。

就好比是卖不出去的商品,基本上,都是被人挑剩下的残次品,好的早被人抢走了,比如自己。

  其实,如果只看外表的话,张文博长的实在不差。

一米七八的身高,虽算不上高大,但身材匀称,比例恰当,显得身材修长挺拔。

又加上长期干体力活,体型看起来很是健美。

  相貌长的眉清目秀不说,鼻梁笔直通天,额头光洁宽广。

配上那头有些蜷曲的乌发,真算得上是好相貌。

怪不得都这么大岁数了,还挑三拣四的,把谁都看不上,还是有些值得自傲的资本的。

要不是因为肤色,在沙漠里风吹日嗮,有些黑红粗糙。

只凭这张脸混饭吃,也未必便会饿着。

再加上从小,喜欢读书写字。

长期下来,自然会培养出一些文人气质,显得文质彬彬的。

倒也和他名字相配,不像个干体力活的粗人,倒像是个文化人。

  只是可惜,也只是外表光鲜罢了。

真要是表里如一,又何苦到三十岁了,还需要家里逼着去相亲?

要说内中无由,难免惹人起疑。

  按着老妈的要求,把自己收拾利索。

对镜自顾,一身乳白色休闲装,虽不是什么名牌,但穿在身上,显得干净清爽,整个人更显精神。

如果再让他缓个几天,再换换晒黑的肤色,还能更加出彩些。

  按理说,看到自己长得帅,谁都会感到开心的。

可偏偏,张文博开心不起来:打扮成这样去相亲,万一被女方看上了怎么办?

  都是熟人介绍的,男方拒绝女方,总是不好开口。

搞不好,连介绍的人都给得罪了,这种事情,以前又不是没遇上过。

  自己既不想随便找个人凑合,又不想结婚,只能尽量推脱。

原因为何,实在难以启齿,不说也罢。

真不知道,今天该要怎么收场?

就算这次推辞了,下次呢?

  难道一直这样挑三拣四吗?

以前还可以借口岁数小,不想找。

现在过几个月就三十了,真是没借口再拖下去了。

到时候,傻子都能猜出来,自己身体不正常。

  张文博无奈的跟着老妈,心不在焉的下了楼。

老妈一路走,还不忘各种夸奖对方。

  据介绍人说:姑娘家条件好,长的好,工作好。

还是名牌大学毕业的,连个对象都没好好处过。

说的一副天上少有,地上难见的稀罕样。

把张文博烦的不轻,心下腹诽:您老说话,有点逻辑好不好?搞得跟专门为了等我似的,您儿子是仙草吗?

  反正听着,就没缺点。

除了年纪有些大,今年28了。

不过和他岁数倒是合适,在这提倡晚婚的时代,岁数大点,倒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张文博性子含蓄内敛,嘴里虽然不说,心里依然忍不住嘀咕:介绍人的话,您老也能信?脸上长满麻子的人,能被对方说成那是花朵。

条件如果真的这么好,能轮到您儿子?能等到现在还不嫁?

只能说明,脑子里肯定有问题,还病的不轻。

您儿子又不是弱智,这种话要是都信,除非是傻子加智障。

说不定,对方是因为身体有残疾,心里有残缺。

或是性子刁蛮娇纵,让人难以相处,无法容忍才剩下的。

  就算都是真的,人家凭什么能看上咱?世上男人可还没死光呢。

不但没死光,光棍可比剩女要多得多。

  您儿子是个啥货色,您老心里,真的完全没点数?

就是一个技校生,一个半文盲。

还是个穷工人,既没钱,又没势。

还一上班,几个月都回不了家,整一个三无品牌。

  全身毫无亮点。

除了帅点之外,几乎一无所有,再没有一点值的炫耀的东西。

但一个大男人,长得好看有何用?我又不去唱戏。

  她要是真这种条件,还能看上我,那绝对脑子有病,至少眼睛也是瞎的。

  等和介绍人李阿姨见了面,又坐车去了女方的家。

  到了地方才知道,老妈对他说的,不但没夸张,还略有不足。

  先不说人家那大房子,比他家几个都大。

就只说姑娘的父母,那派头,那气势,都让张文博替自己老妈为难。

  老妈年轻的时候,一直在农村。

虽然现在已经在城里,呆了快二十年了,但还是把自己,当农村人看。

面对真正的城里人,就莫名有些自卑。

更别说是这种富贵之家了,就算成了这门亲,以后也有她的罪受。

自卑感,可不好消受,看看人家那保姆,穿的都比老妈好。

  再看这老两口,一个气度不凡,一个雍容华贵。

至于怎么不凡?张文博也说不上。

就因为说不上,才显得不凡,看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这话没毛病,莫测才显得高深嘛。

  幸好老妈没来,要不然,又该自卑了。

张文博十分庆幸的,替自家老妈,摸了下自己额头上,可能存在的汗珠。

  就看到对方母亲,把自己和李阿姨俩,让着坐下以后。

朝一个房间喊了一句:珍珍,客人来了,出来打个招呼。

  随着一道身影,袅袅走进客厅,张文博忍不住抬眼望去。

虽只是惊魂一瞥,但感觉这一次,真的有汗珠似乎要从额头流下。

心里只有一种感觉叫做:惊艳,毫不夸张,张文博真的被对方惊到了,当然,也被艳到了。

孤雁横空
作者的话

又看了一次,感觉连标点符号都没点,一口气差点把自己憋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