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携父成神录 > 正文
第八十四章 御驾亲临
作者:显钟怀雅  |  字数:3063  |  更新时间:2020-10-27 00:10:12 全文阅读

九月十一,青潭城,大校场

只因为皇帝的一句话,昨夜的帝都内外,无数人未眠。

四天的大考被压缩成了三天。今天五人对抗赛结束后,便是盛大的阅兵式了。

大校场的围墙外,临时搭起了几座封闭的凉棚。柏夜坐在棚子里,眼观口口观鼻鼻观心,安静地候着。大小师姐和乙弛也像雕像般,伫立不动。

只有白凌羽,手搭在棚子檐口上,努力地想要看穿面前的石墙。看是看不见的。但是谁都听得到,怒涛般的喝彩声、惊呼声、呐喊咒骂声震耳欲聋。

高墙的那边,第一场对抗正如火如荼。

今天早上,宫里传来的三条御旨打乱了所有人的部署。第一,重新抽签;第二,选手出场前要回避;第三,致人死亡者,剥夺一切成绩。

三条新规,使得后堂的相府势力和堂主的勾心斗角,都成了无用功。也让上场的队伍斗殴束手束脚起来。估计圣上昨天已经得到了些中肯的评估。今天这极端隆重的日子,要是丝毫不加以约束的话,定然会闹出人命来。

第一场是九老堂和羽林军派出的队伍。

柏夜渐渐地也坐不住了。他手中的骨质圆环正一刻不停地闪着红光。

场边观战的江静澜多长了个心眼,从陶老管事手里强抢过了江家通讯用的法器,偷偷塞给柏夜。但是她传报场内赛况的频率有些烦人了。小白不时地回过头来,紧张地示意柏夜抓紧翻译。

小夜无奈,举起骨环,吃力地辨别着上面的信号。“三对一了,羽林军还剩一个队长,撑不住了。”

就在这时,棚子外面突然爆发出一阵激昂的欢呼喝彩。不用看骨环也知道答案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观众们,肯定是在为九老堂叫好。

第一个上阵的,是羽林军的种子队伍啊。就这么被突然翻脸的九老堂阴了一把。大皇子的脸色应该……

乙弛轻呼了口气,轻轻说道:“堂主是铁了心了。后面看咱们的了。”

小白兴奋地挥了挥拳,钻回棚子,斩钉截铁地说:“放心吧。羽林军虽然有三队,最强的已经被打掉了,没上场的人里,最厉害的也不过是疯虎和那两个持盾校尉了吧,还不都是你我的手下败将。”

乙弛苦笑着摇了摇头:“那两个校尉绝不会是最强的。有谁家跟咱们一样,会把最强的人顶在最前面。”

柏夜脸一红,有些害羞地摆了摆手:“看不到赛况,是挺别扭的。只能上场随机应变,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了。”

作为参赛选手,五个小伙伴掌握的消息还是太少了。

他们只知道,为了御驾亲临校场不至于太寒酸,丞相府和九老堂都临时派出了一支队伍,再加上柏夜小队、海盗小队和羽林军的三支队伍, 就只还有一支散修队伍报了名,经过前几天的比赛,几乎所有的队伍都打消了参赛的念头。

今天,就这八支队伍捉对厮杀。而他们,排在了第三场。

紧接着呼声又起,看来是第二场马上就要开始了。

柏夜也有些沉不住气了。他死死盯着骨环上的红点,喃喃道:“第二场,是羽林军内战。”

棚子里的气氛诡异得很,弹不上多紧张,但是每个人都渐渐坐不住了。

柏夜看了看小伙伴们惴惴不安的神情,忽然觉得,应该活跃下气氛:“你们真的叫秋染冬霜?”

“嗯。”

白凌羽笑了:“大师姐你叫什么都还好。小师姐你叫冬霜可有点错乱了。你可是火系灵体啊!”

“名字是我们被堂主收养前,上一个主人家给起的,后来也懒得改了。”

  “主人?”扎听到这个词儿,小兄弟们都有些诧异。

  大师姐没说话,小师姐却歪着头认真地解释道:“我们是南陆来的。是被部落抓住贩卖到东陆的奴隶。因为我们是圣灵族人,所以卖了个不错的价钱。后来堂主花钱赎我们出来的。

柏夜和乙弛都是山里娃。谁也没想到,这世上还真有奴隶买卖这种事。还活生生地就出现在了眼前。他们直勾勾地看向了白凌羽。

小白有些慌:“大澜国哪什么人敢买卖奴隶啊。再说,跟南陆做生意的,不是江家吗?他们怎么会做奴隶生意!”

  “有钱人都会买的。这个世界有很多黑暗,只是你们还没领教过罢了。”

大师姐终于开了口:“是陆仲麟。”

“恩。”小师姐缓缓地点了点头,“我们被卖到他府上学习规矩,那时候姐姐六岁,我也快四岁了。一年后才到的九老堂。”

“小霜有一点说的不对。南陆人不讲血统,只认钱。圣灵族人的价钱并不算高。毕竟敢买的澜国人很少。”

大师姐又看了看白凌羽:“你说的也不对。南陆的原住民部落中,近些年发生异变的族群越来越多,每年都有很多人被卖到海州矿山,或者充当私兵了。”

小白张大了嘴,半天才说:“南边几州的事情我还真不清楚。没想到,江家真的介入这买卖了?”

大师姐摇了摇头:“不是他们。他们的生意都在明面上,贩奴的事在南陆是门生意,但在大澜是沙头的罪过。暗中坚持做的,另有其人。”

沉默了一阵后,柏夜点了点头:“看来这些年你费了不少心思。也好,毕竟现在是受雇于江家保护江静澜。事情还是应该择清楚。要不对谁都不好。”

大小师姐对视了一眼,一起点了点头。

乙弛咕哝了几声,怯怯地打岔:“你们,你们在九老堂这一代弟子里,实力能排多少啊?”

大师姐摇了摇头。小师姐认真地掐指算了一下:“人太多了,实力也都相近,不好算。前十五差不多吧。”

小兄弟们吐了吐舌头。

这二位的实力,竟然都排不进新一辈高手的前十名。刚才在场上的九老堂队伍,得是有多厉害……

正想着,骨环上红光又现。听耳边的呼声,第二场也完事了。

柏夜看了看,抬头眨了眨眼:“惨胜?大皇子急了吧,自己人打自己人都玩真的了?”

终于轮到混编小队出场了。

柏夜的身份是堂内刚刚获得体术定段一位师兄。所以今天穿的也是堂内的标准黑色钢甲。但是他思前想后了半天,今天还是背来了自己的锏盾套装。

白凌羽和乙弛穿的都是制式盔甲,没什么花哨的,武器也是骑枪和普通的短弓而已。

小白简单地检查了一番,便哐哐哐地大步奔出了凉棚,径直冲进门洞。

柏夜紧紧跟上,没几步就一头闯进了,白得晃眼的,沙场。

刺目的阳光直射下来,晃得有些睁不开眼。耳边环绕着无比喧嚣的噪音,柏夜却似乎只能听清,自己咚咚地心跳。

他往大观礼台的方向瞅了几眼。

座南面北的大观礼台上密密扎扎都是脑袋。一眼看过去,皆是高官权贵。明黄色的一片人围着居中的主位。大皇子端坐如山的魁伟身躯最是显眼。他旁边的龙椅上,却是空着的。

圣上哪去了?

今天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这个人,这个父亲的结拜兄弟,这个澜国的主心骨。校场上现在还有血迹未清,他跑哪里去了?

兄弟在身后拍了拍他。柏夜有些茫然地回头。身后,大小师姐不知何时脱了黑色罩袍,黑色紧身软甲显露出了二人姣好的身段。耳边也响起了满场低沉的赞叹。

身边的乙弛捋了捋弓弦,小白抖了抖骑枪,狠狠张了张嘴,活动了几下下巴。

每个人都似乎是在慢动作般做着准备。连飞扬起的黄沙,似乎都定在了半空。

柏夜双手狠狠拍在了脸上。拽出了背后的盾牌,轻轻抖开。

轻薄的方盾触手冰凉,第一次上阵的柏夜,神志集中了些。

对面十丈之外,便是对手了。

柏夜放心了。对面不是海盗岛上那位小师叔的队伍。

毕竟昨天刚对练了半夜,信誓旦旦地咬在决赛会师,第一轮就碰上的话,未免也太尴尬了。

前面两个汉子身着软甲,手持黑色长鞭。

后面两个拎着奇形怪状的武器,近丈长杆上似乎有一圈金属套索。

押后的是位弓手。跟前面四个伙伴距离颇远。

乙弛忽然轻笑了一声。柏夜回头夹了他一眼,也忍不住微笑起来。

这是属于他们兄弟间的默契。在芳邑修习时,柏夜曾经发过誓,以后无论遇到长鞭长索长绳子,都要把索七叔叔带给他的折磨,如数奉还。

小夜轻轻问:“看那长柄武器,像不像马场里的套杆?”

小乙点了点头:“说是散修,也太散了吧……这是修习过体术的人么?”

小白在后面招呼了一声,小伙伴们围成一圈。乙弛正想喊点什么打气的话,却忽然愣住了。

大师姐的眼睛,正闪闪地冒着精光。

小师姐仰起了头,仿佛是看着陌生人一样,这可不是自己印象中的姐姐啊。

柏夜也有些错愕,顺着大师姐的眼神,回头望去。

忽然间灵光一闪,冲大师姐脱口而出:“是他们吗?”

大师姐坚定地点了点头,但是小伙伴们都有些懵圈。

“谁?”

“抓奴队。”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