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撼宙帝尊 > 第一卷 乌斯城
第一章 被欺负的少年
作者:草生千里  |  字数:2636  |  更新时间:2020-09-17 15:44:25 全文阅读

天空湛蓝得如少年深邃而迷人的眸子,亮丽而炽热,一阵阵清凉的春风肆意而又轻柔的拂过修炼场上,那因年少而充满活力的少年男女们那渗满细汗的稚嫩脸颊。然而学者们却活力四射,激情高昂,完全忘乎所以的按着先生所教的修炼斗技的方法,将一套娴熟的动作舞练得虎虎生风。

一位体型圆润,身着青衫的精神矍铄的儒雅老者背负着双手,悠然的缓步在排列整齐而又动作一致的学者面前,不时微微的点头,很显然这群年幼的学者们出色的表现很符合他的心意。

此老者名为郭士荣,当任在这乌斯城唯一的一所玄气培养学院——瓦剌学院的院士,因培养了众多莘莘学子而有着德高望重的地位。

他最终停留在一名衣饰华丽,面如冠玉,眉尖唇薄的少年面前,看着面前的少年优雅而柔和的动作,不由得夸了一句。少年也因得先生的赞赏,而兴奋之余,更是将一套 ,动作表演得更加的行云流水,淋漓尽致。

此少年名为韩萧,是乌斯城位列两大家族之首的韩家,韩浩之子。此子除了拥有优良的家族血脉之外,更是天资聪颖,才年仅十岁已是积玄气七段了,可算得是同龄中的佼佼者了,甚至是使得很多年长者也是自愧不如。

郭老先生常常称赞他为万中无一的天才,还在他父亲面前信誓旦旦的表示,韩萧以后一定会成为继几十年以来乌斯城第一个唯一的玄尊强者。

韩浩也因家族能有这样的天才而更加的威风八面,趾高气扬。

第二家族公良家族,公良虎的几个儿子却又稍稍逊了他们家族一筹。时值十岁的二儿子公良启,此时也只是积玄气五段,而十二岁的大儿子公良平刚突破积玄气八段。郭院士也不免多次在公良虎面前对他们夸夸其谈一番,说他们不愧是血脉优良的家族,个个都是天赋异禀,才绝当下的家族栋梁之才,公良虎高兴之余,随手将百十枚金币赏赐给郭院士,那也不在话下。

相比于场中修炼玄气的少年男女们,另一边的屋子里则是显得比较的冷清寂静和死气沉沉,同为一个学院的两个地方差距之大,可谓是天壤之别。

屋子里表现得特别的乖巧听话的几十个少年男女们,他们都被认为是天生没有修炼血脉的普通家族。

虽然在这个玄元大陆上人们都重武轻文,以强者为尊,但这些没有修炼血脉的普通家人们也不敢奢望他们能在修炼玄气而最终成为强者的这条道路上行走,他们只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好好学习书本上的文化知识,以后做个简单的教书先生,能混口饭吃也就心满意足了。

普通孩子们也特别懂事,他们知道自己天生就低人一等,没有所谓的与人攀比的实力,也就学会了低头读书,忍受着那些贵族们的冷嘲热讽与肆意玩弄。

教书的夫子与他们一样,也是显得格外的寂静与内向,这名眼戴金边眼镜的眼眸黯然的瘦高个的夫子名叫金逸文,虽然才年过三旬,却已与五旬之人一般的,眼角眉梢处布满了鱼纹。

屋子里的孩子们都在勾着头,默默的翻阅着书本,本该在他们这个年纪里有的童真浪漫,却被这些枯燥乏味的书本无情的吞噬了去,只有一个眸明如朝露,浓眉微轩的,英气初放的俊秀少年一直不安分的将脸转向窗子,然后聚精会神的观看修炼场中那姿态优雅如舞蹈般的修炼者们,细观之下,不难发现,他炽热的眸子里却有着几缕挥之不去的忧丝萦绕。

夫子金逸文注意到了他那不安分的举动,于是轻轻的唤了他一声,但他却已因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内心的世界中,而将这位一向温和慈爱的夫子的话置于耳边。

夫子静静的走到他身旁,一如既往的温声提醒道:“叶撼,别看了,做好你的功课要紧。”

少年听到此话,连忙将头转回来,向夫子讪讪的道了声对不起,然而夫子只是向他温柔一笑,并无责怪的言语。

......

随着钟声的敲响,结束了一天的死气沉沉的学习。书屋里的少年们相继走了出去,除了夫子之外,只有叶撼一人留在里面。

“先生,对不起,我不该胡思乱想的,可是我又不能控制我自己。”叶撼走到夫子面前,扬起他那稚嫩而清秀的小脸。

“没事的,我不怪你,但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控制不住自己吗?”金逸文一脸慈和的说道。

“我只是不想因为比别人弱,而任人随意欺辱。”叶撼稚嫩的小脸上升起一股子坚毅,他倔强的说道。

金逸文听了这话,那黯淡的眸子里发出了一道如钻石般璀璨的光芒,旋即一瞬即逝,静静的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淡淡的道:“嗯,我知道了,回家吧,回去把我布置的功课做好了明天拿来给我。”

说完,他率先出了这令人窒息的屋子,叶撼顿了顿,也走了出去。

叶撼像往常一样,一放学就快步往家里跑,这是他父亲在他五岁的时候就要求他每天必做的事,当时他很不理解父亲为什么要他这样做,直到七岁那年,瓦剌学院的先生,给他们测试了修炼天赋。

他很清晰的记得先生告诉父亲说自己没有修炼的资格之后,父亲那种失望的眼神,从此之后父亲也没再严格要求他每天跑步了,久而久之,父亲甚至不愿意和他多说一句话,他更喜欢的只有酒。

他幼小的心灵却是似有所感,所以他还是每天在坚持跑步,渐渐的他喜欢上了跑步,至今已足足跑了四年半了。

......

正当他在飞奔着往家赶之时,几个少年叫住了他。

他不用回头看都知道又是韩萧和公良平、公良启他们。他知道自己又免不了被他们狠狠的揍一顿了,尽管他知道跑不过他们,但他却不敢停下脚步。

就在几股熟悉的劲风从身边蹿过的时候,紧接着,他们就将他包围住,然后将他击倒在地。

韩萧冷笑道:“我不是天天警告你,你一个卑贱血脉的下等人不要在我们面前做这苟延残喘,碍本少爷法眼的事吗?看样子你还是要跟本少爷对着干了?好老子以后见你一次打你一次,每天给你加点力道,我就不相信打不服你。”

公良启笑道:“你只要说声服了,我们就放过你。”

叶撼满脸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只是咬着牙,一言不发,冷冷的看着他们。

公良平笑道:“看样子他还是不服啊!”

然后又在他身上踢了两脚,叶撼只觉得疼痛无比,巨大的汗珠在他涨红得如染火光的脸庞上如断线的珠子般滴落,颤抖的双手却死死的支撑着因疼痛而扭曲的身体慢慢的爬起。

公良启讥嘲道:“下等人就是下等人,要怪只能怪自己命不好,做这无济于事的挣扎有什么用?”一个像他这样能将这话说得老气横秋的十岁的孩子恐怕也没有几个。

“我告诉你们,如果有机会,你们现在对我所做的事,日后我一定会加倍奉还。”叶撼布满瘀痕的小脸上显现出一道成年人才有的坚毅,平静的道。

三人被他这铮铮不屈的表情怔忡了一下,韩萧砸了砸嘴,向公良平道:“公良兄,我爹曾经对我说过,要让一个人屈服于你,那就要慢慢的折磨他,让他的心理一点点的崩溃,让他整天活在恐惧当中。”

“嗯,我看今天就这样吧,这种低等人命贱得很,是捱不住我们的击打的,万一把他打死了,以后的乐趣就少了。”公良平绅士般的笑道。

三人大模大样的走了之后,叶撼才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爬起来,忍着疼痛继续往家里跑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