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魔力之上 > 卷三:白夜之行
114、觐见神
作者:八胖  |  字数:4001  |  更新时间:2020-10-27 23:37:48 全文阅读

风吹红了晚霞,吹长了白发。

一席温酒入喉。

金戈铁马,并不及你灼灼风华。

任长剑在向这里看去,而在残酷的事实上,他很有可能并没有往这里看,并没有觉察到任何人的存在,他眼中那极度锐利的光芒已经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那晚霞一般的平静和美好,对于他而言,那漫长的使命已经在最后一刻完成了,那最为沉重的责任现在已经离开了他。

不管人们和星空的巨虫再怎么看待他如同恶魔和怪物一样,所有的生命都不得不承认,纵观整个人类的文明史实,他的胜利十分强大,无人能及,那是不可匹敌之美。

任长剑始终都在看着云水谣。

这是女人的第一感受,她被这个锐利如剑的人看的有些头皮发麻,有些恐惧和颤抖,有一道锋利的光芒扫过她灵魂的暗夜,在那等目光之中,云水谣似乎觉得自己像纸一样薄而轻飘飘,甚至是很可能已经完全透明了。在一瞬间有一百万个可能,云水谣似乎明白了那种目光的真实含义。

人类历史上最沉重的东西,即将完成它的交接仪式。

恐慌,眩晕,昏聩。

在那个如神一般的男人开口后,都不存在了。

“云水谣。”

“008号面壁者,你是过去之人赐予未来人民的希望,经过重重选拔,灰色堡垒的高层和人类世界的代表决定将第二任执剑者的使命托付给你。”

“人类的万世基业,在那等交接的仪式完成之后,将会全部掌握在你手中。”

“你无权选择放弃和扔掉,在得到这次全人类的恩惠之后,你的自身行为和各种特殊情感 都不再属于你,你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执剑。”

“御万敌于空间裂痕之外。”

“我知道这对一个女人来说有些残酷,但是你别无选择。”

周王一始终淡淡道,从他的声音中领会不出任何的人类色彩,就仿佛这个男人,自从他诞生之日起,就是一块冷冰冰的巨大石块,冰雕现于海内外,诸神佛之间。

“我知道了。”

云水谣低垂着眼帘,沉默寡言,她只是淡淡地回答了这么一句话,出奇的没有反驳和争吵,大吵大闹,仅仅从那语气之中透漏出了一抹绝对的憔悴和无力感,就仿佛整个世界的沉重压力都倾倒在她那柔弱的脊梁上。

“现在开始进行交接了吗?”云水谣问,眼神飘忽不定,带着逝去的色彩。

“不。”他的声音如长刀一般冷冽,目光如同利剑。

“你还需要见一些人以及一个莫名其妙的生物。”

很罕见的,很是出其不意的,周王一的嘴角生动了起来,泛起了一丝残酷的笑容。

“哦。”云水谣只是简单的应了声。

“其实,你应该多笑笑的,你笑起来很好看的 。”她很认真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周王一盯着她曼妙的背影,脸色看不出丝毫的异样。

……

在云水谣的面前,这个世界从始至终的都在显示着它的脆弱和不堪一击,就像是一个飘飞在荆棘丛中的美丽的肥皂泡沫,任何轻微且细小的触碰都会让这一切在一瞬间就破灭了。

云水谣知道了自己的最终目的地。

她要去觐见一个伟大的神明。

那个东西是被人类称之为幻虫的存在,亦是被无数的星空巨虫崇奉为神明的生物,幻妖有着一个女人的名字,她是巨虫世界派遣到人类世界的礼仪大使,幻虫的出现让这两个世界之间的交流变得更加的自然和流畅。

所谓幻虫,何为幻?她可以变化成宇宙中任何生灵的模样,比如人类,又或者是神明,幻虫就住在这座废墟城市边缘的一棵巨大的树木上,从远处往这里望去,巨大树木的叶子显得异常的稀疏和减少,仿佛世界正处于深秋的凋零和荒芜之中……幻妖的住所就位于巨树最顶端的粗大树枝上,那根粗壮的树枝仅仅只有一片泛黄的叶子,叶子上坐落着一间雅致的竹木结构的小型别墅,在一团柔和的白云上若隐若现,现在是乌云的阴冷天气,因此那团明媚的白云正是在别墅里面生成的。

云水谣和周王一沿着长长的树枝走到了世界的尽头,在这里,云水谣可以偷偷观摩着那个男人坚毅的侧颜,他依然沉默如冰,冷厉如刀,就如同这个世界欠了他许多东西似的。

由树枝所搭建的光滑路面都是由圆润的小石子所铺成的,那两旁是人工搭建的格外翠绿的小草坪。

这绝对是隔离于世界之外的盛世,在这个残暴和血腥的世界,这里宛如一片天外的净土。

沿着一道蜿蜒的旋梯完全可以下到悬空的别墅,幻妖正在别墅门口迎接着她们。

她身材很是纤细娇小,她穿着十分华美的日本裙裳,整个人像是被一团花簇拥着,当云水谣真正看清楚她真实的面容时,娇艳的花丛瞬间就变得黯然失色,云水谣很难想象有这样完美的女性面容,虽然她深深知道那是假的,但真正让这种妖异的美丽具有极度生机的是,控制她的思想和灵魂。

那幻妖随意浅浅的一笑,就如同微风吹起一汪清澈见底的池水,水中的阳光细碎轻柔的荡漾开来,幻妖对着两人深深的鞠了一躬,云水谣的脑海里只剩下了一个字。

柔。

极尽媚态的柔软。

“欢迎欢迎,本来是我应该拜访你们,可那样就不能够用茶道来招待你们了,很抱歉,所以我邀请你们了。”

幻妖鞠躬说道,表情十分恭敬,她的声音和身体一样轻细和柔软,只是刚刚能够让人听清楚,但似乎却蕴含着一种神话般的魔力,仿佛在她说话之时,别的声音都停了下来,为她柔软的轻声细语来让路,为她的皇冠让路。

像是万鸟朝凰,虎虎生威。

云水谣和周王一跟着幻妖慢慢的走进了庭院,她那圆形的发髻上插着一朵洁白无瑕的小花朵,就像是那白玉一般纯洁动人,白花就像是那白色的海洋一样在两人的面前轻轻的颤抖着,幻妖也时不时地回头对两人微笑。

这时,云水谣似乎已经全然忘记了这个魅惑的生灵是一个面目可憎的外星系侵略者,忘记了那个在几千万公里之外控制着这个人类世界,欲要把人类世界给完全杀死在摇篮里的那个极度强大的异世界。

云水谣的眼前只剩下了一个美丽,柔顺,纤细,娇媚的女人儿了。

尤其是她的女人味简直是太过于浓郁了。

就简直像是一滴浓缩的颜料和精华。

如果把她丢进一座大湖中融化开来,那么整座湖水都是眼前这个女人的色彩了。

云水谣在心中这样想着。

可是当她抬头看到了那面容如铁,嘴唇如同刀锋的周王一时,她陷入了短暂的思考和沉默,最终不满地瞥了瞥嘴角,似乎是在嘲讽这个冷酷的男人实在不懂得理解这世界上最美好最柔顺的风情。

庭院中的小路两旁都是栽种着青翠欲滴的竹林,雪白色的雾气在竹林中缓缓凝聚成薄薄的一层轻纱,轻轻的悬浮在那半人高的竹林中微微起伏着,走过了一座下面有着潺潺溪流的小小竹木桥,幻妖退后一步,让这两个略显迷茫的人类走进了宽敞明亮的客厅。

客厅是纯人类风范的,很是敞亮,没有丝毫虫族的阴冷和潮湿的巢穴气息……四面的墙壁上都有着大块大块的镂空,让这里像极了一座大大方方的凉亭。

外面只有蓝天和白云,没有阴冷的乌云,没有了粘稠的灰色雾气,没有了毁灭般的灰暗和灾难,白云都是从别墅的四角里面涌出来,像水一样,云水谣猜测,这或许就是所谓虫族的技术吧。

不过,眼前的这个虫族可是真的会享受生活呢……她一遍一遍的擦拭着座椅,仪态落落大方和说不出的温柔。

那白云飘散的很快。

锃亮的墙壁上悬挂着一副美丽的画面,那画面上的主要人物就是眼前这个风华绝地的幻妖。

她站在夕阳陨落的荒原之下,遥望着远处黑暗天幕上刚刚升起的群星和文明,她的背影很是孤寂和沧桑,丝毫没有少女的柔嫩,仅仅只剩下一个饱经沧桑的人物。

那夕阳似乎就是人类的末日了。

幻妖请云水谣和周王一在柔软的椅子上坐下来,然后自己又以十分优雅的姿态坐了下来,她井然有序,有条不紊地把那一件件的十分精美的茶具一一摆放开来,像是在陈列着一只只精美的古老礼品,带着沉重的岁月气息和沙尘。

“我们必须有耐心,或许要等几个小时我们才能够喝上这精美的茶水,这是我招待你们人类的礼仪,如有招待不周之处,还请见谅。”

幻妖低头说道,声音甜美动听。

接着,幻妖开始轻轻地擦拭这极其结净的茶具了,她先是十分谨慎和小心地擦拭着一个精致的有着长长细把手的竹木水壶,然后依次擦拭那白瓷小碗和青铜小盆……这一切的一切都做的很慢很慢,有些程序还是在反复的做着,对于幻妖这个虫类来说,这些动作的本身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那所谓的人类仪式感,这毕竟是一种文明在向着另外一种文明打交道啊。

但云水谣在这嘈杂的过程中丝毫没有感到半分的厌倦,在她那乏善可陈的孩童年代,她对于那考试和学习都是极度厌倦和烦躁了,尽管学习的知识里充满了太多的美感和仪式感,但厌倦就是厌倦,这可算是一个人不能够伪装的,所谓的最为真实的情感之一了。

然而,云水谣对此时正在发生的事情去没有感觉到丝毫的厌倦和不妥之处,幻妖那轻柔和飘逸的动作里似乎带着一种深深的催眠作用,让她陷入了着迷状态中。虽然不时的有着最为清凉的微风从外面的蓝色天空里吹过来,但是幻妖的如玉般的手臂就仿佛不时自己在抖动,而是被细腻的微风温柔的吹动,这是一种与大自然完全融合的姿态,一种无可匹敌的姿态,她那绝对温软的纤纤玉手所抚摸的仿佛也不再是那冰凉的白色茶杯,而是哪一种根更为柔软的东西,就像是白色的纱布,就像是洁白的云朵,就像是恒久的时间和岁月。

是的。

她在轻柔地抚摸着时间,时间在她那洁白中散发着红意的手心里面变得异常柔软和蜿蜒,流淌的简直就如同竹林之中那层很是薄弱般的青涩。这是另一种逝去,在这种所谓的逝去里面,血和火的纷飞历史早就已经得到了终结和最后的消散,尘世中的所有一切也都已经退到了那丝毫不存在的远方了,只有白色的云朵,温暖的竹林和动人的茶香,这才是最为真实的世界啊。

于是,对于这茶中所蕴含的深深含义,云水谣几乎在一瞬间就明白了。

她在邀请。

她在欢迎。

她在……妥协。

虫子想要和人类共同生存,于是在这个世界上了,那所谓的两个文明,达成最为和平的共生,这是真实存在的吗?会是吗?

这个女人那最为温暖的面容里面究竟还潜藏着多少阴暗的把戏和勾当呢?

不,她不是女人。

她是一只残忍的虫子。

毫无温情可言。

所有的一切都不过仅仅只是一种伪装罢了。

这只虫子只不过是想要唤醒云水谣内心中残留的那母性的呼唤罢了……然后,让两个文明互相生存,互相争斗,互相进化。

这绝对是不可能的。

因为,这个世界只有一个真正的主宰,那就是所谓的机械人类。

……

接下来的一次聚会,再度把云水谣拉回了那最为沉重的现实。

这个聚会,可没有什么温软和柔情可言。

只有罪孽深处的铁和血液。

那是另外的六名面壁者。

他们的眸子里面早就没有了昔日的温情和阳光,极深的城府将所有人都隐藏了起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