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异世纪元 > 正文
第一话 似乎是个异世界
作者:Ego君  |  字数:3101  |  更新时间:2020-08-31 19:11:06 全文阅读

昏暗狭小的空间中,传来了一声嘶气的声音,这是人类感受到身上伤痛时发出的声音,黑暗中,一个黑影正蜷缩在地上,手扶着地面努力想要站起来,但不高顶部很快就阻止了他的动作,他只得喘着气,将自己换成坐着的姿势,将小背包抱在自己怀里,伸手摸着什么。

没一会他拿出手机,屏幕碎出了几道裂缝,但还能用,指纹解锁,关闭了飞行模式,没有信号,他露出意料之中的表情,打开了手机的电筒模式。

光照亮了前方,一个狭小的空间,四面都是泥土。

他舔舔干燥的嘴唇,手机四方照过,压制住心中的急躁和担忧,既然没有窒息而死,那这里肯定是有空气流通的,只要找到通气的地方,说不定就有一线生机,他在心里安慰道,这已经是第三次从昏迷中醒来了,前两次都是短短苏醒几分钟又昏过去,必须快点找到求救的办法。

男子从包里拿出半瓶水,仰头正准备要喝,突然动作顿住了,在他的余光中,角落里好像有一个小洞。

他急忙把水盖紧爬了过去,果真是一个洞口,大约两个拳头大小,一丝冷风从洞外吹了进来,带着某种特殊的味道。

他用手将洞口掰大,露出了一条上下贯通的通道,小心翼翼伸出头去,向两侧张望起来,下面一片漆黑不知通往何处,而上方有着些许微光的感觉。

会不会出口?!

男子的情绪有些亢奋起来,还有包含着一丝焦虑,大概是害怕自己再次昏迷,在稍微动了动四肢后,他喝了口水,将矿泉水瓶放进包中,爬了出去。

这条通道并不宽敞,以他精瘦的身材也不得不弓身前进,通道很像是某种东西钻出的样子,宽窄基本相当,地上尽是些被碾碎的建筑碎粒,偶尔会有一些大颗粒的碎渣,一不留神就会让身上多一条血痕,不过因为上升的肾上腺素,让他的疼痛减弱了许多。

他一路手脚并用,也用了十多分钟的时间才看清楚微光的来源,落下温暖阳光的洞口,他高兴极了,更快速的向洞口爬去,就在这时,他绊倒了什么东西,啪的摔在地上。

男子闷哼了一声,半个身体都陷入颗粒中,他撑起自己的身体,揉揉自己的鼻子,脸上露出有些奇怪的表情,......不痛?

这一撞他并没感受到疼痛,反而像是撞到某种柔软的物体上。

他向地上望去,目入眼帘的是一块不规则椭圆形的石头,摸上去微糙带着丝丝暖意,但并不柔软,明明刚才撞上去的时候感觉是软得,但现在为什么摸起来却是硬的?

在手上翻来覆去了半天也没想明白,放进包里准备出去后再研究。

回头再看看是什么绊倒自己的,只见碎粒中露出了一抹洁白,在黑褐色的碎粒中格外显眼,他转身将那东西上面的碎粒拂开,露出了通体洁白的短棍,大约五寸左右,整体如玉石材质隐隐光蕴流转,手感摸上去也有些糙感,并非是玉石,棍子的一边是三个小凸起,一边是断口,断口上都是细小规则的齿印,很像是被什么工具弄过的一样。

他将短棍也放进包里,看了眼漆黑的通道,就好像是怪兽的喉管,又仿佛是通往恐怖,几个小时前发生的事又出现在他眼前,忍不住打了个颤,转身就向洞口爬去。

迪乐·洛亚斯·洛亚斯和迪娜蒂看见那人的时候,他们正在草原上放努哈尔尔,当时天气晴朗,微风阵阵,风吹在身上十分舒服,草原就仿佛一汪清潭,碧浪一波接一波的荡过,他俩正无聊的看着努哈尔尔群,以防有落单的,突然就在那么一眨眼的功夫,努哈尔尔群中突然出现了一个人,愣愣地看着天空,那人穿着奇怪的衣服和裤子,短短的头发,一脸茫然、不解、迷惑。

迪乐·洛亚斯将迪娜蒂拉在身后护着,并且大声喊道:“你是......”

‘谁’字还没说出口,那人就倒在了草地上。

迪娜蒂从迪乐·洛亚斯身后伸出脑袋,看着被努哈尔尔包围住已经看不见身影的那人,开口问道:“他怎么了?”

“不知道。”迪乐·洛亚斯摇摇头,他比迪娜蒂大一岁而已,也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不过既然性格胆小又能感受到威胁的努哈尔尔们一点都不惊慌,证明那人应该没有危险,想到这里,他开口说道:“你在这等我,我去看看......”

迪乐·洛亚斯钻进努哈尔尔群中,蹲在地上将脸朝地的那人翻了过来,这个人看起来不大,少年模样,除了装束奇特外,并没有没有什么危害,也不像是什么异类或者怪物,他再看看在一旁悠然吃草的努哈尔尔,对着最大的那只自说自话道:“努哈大大,这个人是坏人吗?”

那只努哈尔尔抬起头,撇了他一眼,就转头在另外一个方向进食不理会他。

迪乐·洛亚斯有点尴尬地摸摸鼻子,站起来对外面的迪娜蒂招招手,喊道:“迪娜蒂,大大说没事,你进来吧。”

旁边被称为努努大大的努哈尔尔十分不屑地哼了一声。

于是两人守在他的身边,一直到夕阳黄昏要回去了,这人还没有醒,迪娜蒂看着地上的人,开口说道:“哥,我们要把他丢在这里吗?”

迪乐·洛亚斯没有说话,迪娜蒂见迪乐·洛亚斯有些犹豫,问道:“哥,要不然我们就把他放在这里吧,明天我们再来找他,过两天帝国和神殿的人就要来了,要是发现了陌生人,我们两个肯定要挨打了......”

听了迪娜蒂的话,并没有让迪乐·洛亚斯丢下他,反而下了决心说道:“他们还有三天才过来,要是第二天晚上还没有醒,我们赶早再将他扔回来,这草渊的夜晚如果没有努哈尔尔在身边,你也知道有多么危险,妹。”

“好吧,听哥你的。”迪娜蒂乖巧地嗯道,低垂的眼帘下好像在想些什么。

见妹妹同意了,迪乐·洛亚斯将那人背在背上,迪娜蒂给他帮忙,别看这两人年幼,但力气却和一般成年人差不多大了,不过那人因为比迪乐·洛亚斯要高一些,所以腿还耷拉在地上。

这人身上有许多伤痕,腿上更是有一道大伤口,要是这样拖回去,肯定会受伤更厉害,迪乐·洛亚斯有些无措,不知要不要拖着走。

这时被称作努哈大大的努哈尔尔走到他身边,嘴巴一衔就将那人悠到自己背上,悠然的走回走去,其他的努哈尔尔也跟在他的身后,缓缓地移动着。

两人互看了一眼,一个噘噘嘴,一个耸耸肩,跟在后面。

男子醒来的时候,正身处在一个草棚之中,棚内都是些长得像绵羊的某种动物正在酣睡,这些动物头上的弯角要远远大于普通绵羊的角,螺旋形状将小半个羊头罩住,就好像两块盾牌一样,在两只羊角中心位置还有个短而圆润的小尖角,藏在羊毛之中。

在他的身边睡着一对兄妹,包括他在内三人都依偎在一只很大的羊身上,棚子外星光点点,星星格外繁多,几个月亮不同方位的挂着夜空,而更奇特的是,明明是繁星与明月当空,但草棚外面五米左右之后的区域,全部笼罩在黑暗中,没有光、没有声音、甚至连风都没有,就好像当时他被埋在地下时那样,一片死寂。

这一切似乎都在告诉着他...

这里......

并不是他所熟知的世界。

男子站起身来再看个仔细些,但双腿没有力气,身上更是一阵钻心的疼袭来,让他向前跌去。

这时一根细溜溜顶端带着坨毛的尾巴将他扶住,阻止了他即将的狗啃泥。

“谢.....”他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但下一刻却被羊的动作打断了,尾巴把他的腰一卷,送到了羊头的前方,扶住他的身体。

“这是要做什么?”他心里疑惑,但并不慌张,因为他感受不到对方敌意。

那羊哼哼了两声,对着他一喷。

男子一看它的动作,暗叫了声不好,这架势是要喷口水啊!来不及想其它的,急忙闭上眼嘴。

果然下一刻就感受到一大堆粘稠的液体喷在了他全身,挂浆了。

这么多......男子嘴角抽动了几下,这量差不多把他全身都盖住了,光是想没睁开眼都让他的胃液有些翻滚,但很快他的鼻子闻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幽幽的香气,轻盈、干净、温暖,有种阳光雨露的味道,吸入鼻腔后,思绪立刻就变得清晰无比。

而且随着粘液逐渐覆盖住身体,伤痛也开始消退,他甚至感受到伤口愈合的异样感觉,痒痒的,他急忙看向自己的身体,果然伤痕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而与之相对的是身上的粘液却不断减少。

这是在帮他疗伤吗!男子对着面前的大羊露出感谢的眼神,那羊仿佛看懂了似得点点头,直到等他身上的伤口都闭合消失了,才又用尾巴卷起他,送回了原来的位置。

他重新回到温暖的羊毛中,一股倦意袭来,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