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顽火么治 > 正文
第50章 生活本该如此
作者:也羽  |  字数:3662  |  更新时间:2020-10-03 23:50:21 全文阅读

电话一挂,了无牵挂?

  这话对也不对!

  洛子归自从挂了老妈的电话,整个人都是懵的,先前那什么思乡念妈的情绪,一个电话打没了。

  此刻,他心情好吗?

  当然好,非常好!

  好得不知道干嘛了!

  “小不点?”

  洛子归现在被浆糊黏住的脑袋,哪能记得小不点让他彻底搞嗝屁的事。

  但是呢,事情不仅出乎意料还很吓人:“在呢!”

  “卧槽!”

  花秋月刚好发来vx验证通过后的第一条消息,语音中自然的重复了刚刚洛子归的脏话。

  “你不好好上班?玩呢!它……小不点咋回事?”

  洛子归语音发出去后,为了再次确认小不点的状态,便小心翼翼的起身靠近。

  没走两步,花秋月的消息又来了:“系统自动修复,重启了啊。”

  “哦,没别的了?你今天挺闲啊。”

  “哼!”

  小不点的哼就是花秋月的哼,如此便捷,洛子归也就不用再看手机了。

  “啧啧,我还以为你翘辫子了!”

  “差点噢,不过,我老爹不会让我有事的。”

  洛子归摸着下巴,围着小不点转了一圈又一圈,手指在金属脑袋上敲了又敲:“你老爹?谁啊!”

  “你烦不烦,不该问的别问。”

  花秋月气急败坏的语气,通过小不点这么一传递,洛子归一脸坏笑地在它头上一个弹了一个脑瓜崩。

  “嗨嗨,来,给爷叫人,让他送两斤羊肉来。”

  小不点虽然有胳膊有手,奈何太短,怎么都摸不到洛子归弹脑瓜崩的地方,听到下单指令,只能默默离去。

  “自动修复?骗鬼呢,小不点的老爹?确实是个电脑高手。”

  洛子归还能想到什么,无非是那晚被活捉的狗仔呗,花秋月可是拿着手机回家用电脑找人帮忙的。

  他一想到那狗仔,自然而然就想到了那辆大白,听那保安说车主姓马。

  “马大川?那货不是还在医院当植物人吗?”

  想不通就不要钻牛角尖。

  洛子归趁着羊肉没来,从玄关处找出昨晚遗落在拿的抄手十八式,来到厨房,拿起炒勺一顿操练。

  练着练着就跑偏了,手中好好的翻炒动作以及站姿,硬生生让他练成了手上功夫。

  幸好花秋月这套房的厨房够大,台面上没有什么易碎的锅碗瓢盆,不然,以洛子归这不长眼的功夫。

  厨房早就成被打砸的灾祸现场了。

  嗨嗨哈嗨!

  嚯嚯嚯!

  咿……呀!

  洛子归练得正起劲呢,小不点推着菜篮子来了,玩归玩闹归闹,中午的羊肉汤还得熬。

  一水洗白净,为了避免洗不干净,还特意泡了一会,又焯水一次。

  “不懂就问小不点。”

  花秋月先前的话还真实在在洛子归的耳边经久不绝啊。

  为了保证羊肉和汤的鲜美,洛子归只能现在天然气灶上先把控温度,再去调控高压锅。

  好一顿折腾,总算在保证味道的情况下,成功将一锅羊肉和汤转移到高压锅。

  “我去,都这个点了!”洛子归脱下围裙着急忙慌的出门去接花秋月。

  毛毛雨下大大,河里的娃娃戴帽帽。

  这么大的N市,出门就是柏油马路,路上都是来来往往的车,乡下这俗语显然在这里并不适用。

  为了不让花秋月站在汗马大厦门口傻等,洛子归这会开车完全发挥了在乡间小路行驶的那种疯狂。

  友情提示雨天慢速架势,请勿随意变换车道。

  一个小小的电动汽车,居然如此唠叨,洛子归再差点与打车追尾的瞬间刹车,再往后就是尽量控制速度。

  “嗯?人呢?”

  洛子归一路杀到汗马大厦楼下,花秋月并没有像预想中那样在楼下傻等,而是老神在在的呆在办公室。

  “以后开车能不能慢点?”花秋月一上车,就开始数落洛子归。

  “早知道你不着急,我就慢慢来了。”洛子归使劲攥了一把方向盘,这破小汗马居然又链接着花秋月的手机。

  “嗯?!好香!中午啥好吃的。”

  “你猜!”

  又受花秋月一次白眼,洛子归再不说话,小心翼翼的开车回家。

  “哇!好香好香!”

  对于一个厨子,一进门就被闻着味的花秋月如此夸赞,洛子归肯定笑憨憨了。

  “羊肉……汤?”

  “嗯!羊肉泡馍。”

  羊肉泡馍不膻不腥,在深秋吃一碗这个,真的是太舒坦了。

  “这怎么吃?”

  “学我就行。”

  要怪只怪早上给蒋君礼的烙饼没装完。

  风俗不同,吃法也就不一样,洛子归展示的事自己家乡的吃法。

  “停!我不吃这个,有油,肥。”花秋月一脸的希翼彻底被洛子归一勺汤和几块有肥油的羊肉打败了。

  “这样吃好吃!”

  “我不!”

  洛子归只能将羊肉全捞出来,然后挑挑拣拣,再将瘦的撕下来放进花秋月碗中。

  “这还差不多!”

  洛子归看了看自个碗里的红青肥,再看看旁边的:“慢点吃,除了我,没人跟你抢。”

  花秋月吃得面色潮红、鼻尖冒汗,煞是可爱。

  两个人吃饭就是好,收拾起来都方便,不可能吃完就午睡,一个人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消食。

  另一个还能干什么,刷锅呗,不做没人做,她又不能沾冷水。

  午休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洛子归将没吃完的羊肉和汤收拾好,花秋月已经要去上班了。

  小两口去的时候一帆风顺,一个人回来的时候却被人黏上了。

  “啧啧,底气不错啊,居然还敢跟来。”

  洛子归开车走的这条道肯定不是回家的,而是那晚收拾六人组去的那地方:“嗯?难道猜错了?”

  后面三辆大奔并没有跟着来,而是在一个丁字路口拐弯走了。

  等了好一会的洛子归,不见有人来惹是生非,外加困意袭来,赶紧发车回家。

  一进门就踢掉鞋,光着脚回到卧室,躺在地毯上,不一会就睡着了。

  嗯!以后睡觉绝对不能再忘了关门。

  早上被花秋月吵醒,这会被小不点电醒,洛子归只是耐电又不是绝缘,一下就跳了起来。

  “你……几点了?”

  “五点!”

  洛子归今天一天都是这般匆匆忙忙的,现在又在去接花秋月下班的路上。

  “你怎么上来的?”

  “爬楼梯啊,你们这电梯居然要刷卡。”

  “33楼?你……”

  花秋月一见堂而皇之坐在办公室沙发上的洛子归,脸不红气不喘,也就不那么矫情的说废话。

  “等我一会,处理完这个文件,咱们就走。”

  加班的时间过得快还是慢?

  对花秋月来说,合上笔记本那一刻,她才发觉天已经黑了下来。

  洛子归嘛,一个人坐那不知道喝了几壶茶了,不能抽烟,不能吵着她,早知道就迟点来或者下面等着了。

  “走,直接去地摊街。”

  “这你都知道?!”

  “那当然,我可是有位好闺蜜的。”

  两人直接开车来到地摊街,雨这会已经停了,除了雾蒙蒙就是湿漉漉的。

  乞讨者真是风雨无阻,这么潮湿的地他也跪得下去。

  照亮地摊街的灯又换了一遍,这次可真是花花绿绿的,嗯,真的是太像花花世界。

  连熊孩子玩的摇摇椅都播放音乐了,这条街的一切自然都正常营业了。

  “哎呀呀,小月月!”

  昨晚在天牢斗兽场受惊吓的黎鸣,今晚才算是能抱着花秋月求安慰了。

  “你不是不来吗?”

  洛子归将一根烟塞进粽子苗山嘴里,昨晚那小拍卖场的粽子与这相比,那真是小巫见大巫。

  “嗨嗨,好不容易真真当一回老板,只要不死,怎么都得来啊。”

  苗山就漏出来一双眼睛一张嘴,其他,浑身上下都被纱布严严实实的扎着,就是这嘴太松了。

  “我一个人忙,你就这么开心?”洛子归将烟给苗山点上。

  “那是,躺着数钱谁不乐意。咳咳……”没手接烟,肯定会呛成苗山这怂样。

  洛子归怕苗山被烟呛死,赶紧将烟从嘴上拿下来:“嗨嗨,还想数钱?门都没有。”

  “呐,小五来人,其他人都在后面,赶紧去烧饭。”

  或许是因为叶逸晨的连带反应吧,洛子归现在并不怎么待见小五,将烟再次塞进苗山嘴里,转身就进了小间。

  舞台上正在换湿了的台布,现在还没出节目,不是特别吵。

  小间里,什么家伙事都已经被苗山、黎鸣两人带来了,就是配菜这次换了人切,长短粗细只能算合格。

  “看样子苗山没少在其他人身上下功夫啊。”

  今晚由于缺少苗山这个助力,洛子归只能将用到的一切重新检查和布局,一句话怎么顺手怎么来。

  起锅,烧油,跟往常一样,先准备汤。

  “小叶……在……那里怎么样?”麻杆小五在与苗山闲聊几句后,还是没忍住来小间问洛子归。

  言语中没包含什么幸灾乐祸以及叹息等,却夹杂着一些关怀,唉,谁说人间没真情呢。

  “张坤呢?他干的好事,怎么,没脸来了?”

  洛子归这话不算撒火吧,只是将锅敲得哐哐响,叫张坤更招魂一样而已:“你怕他,我又不怕!”

  怕什么?

  大不了撂挑子不干了,张坤还真能吃了他不成。

  “那是那是!”小五只当自己耳聋,只能战战兢兢的赔笑,还不忘到处看看张老大有没有在。

  “唉,他既然已经进了不夜城,只能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了。”

  洛子归将烧好的汤倒腾进保温罐中,原本想着给小五同花秋月一起做份炒饭,奈何人已经走了。

  “给我少做些,今晚不是很有胃口。”

  花秋月提要求是好事,但能不能早那么一两秒,饭都入锅了……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洛哥,来两份炒饭。”

  隔壁的烧烤妹今晚心情似乎很不错啊,也对,昨晚洛子归没来,生意肯定受了些影响。

  “昨晚人多吗?”

  “多,不过都是来看跳舞的,当然,还有好多人都来打听呢。”

  “哦?那你们昨晚生意很好啊。”

  洛子归将两份炒饭递给依然有些尴尬的烧烤妹,话并没有什么歧意,但听者有心啊。

  “给我重新抄一份,要跟刚刚那份不一样的。”

  “啊?”

  花秋月不仅说这话了,而对着几步外的烧烤妹一声骄哼,洛子归哪能不明白某人吃醋的事实:“你这……浪费可耻,知道吗?”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黎鸣顺势将炒饭端走了:“浪费啥,给我,我们吃就行。”

  “你们居然没吃饭?!”

  这不是问的废话吗,看苗山被黎鸣喂食后那无比满足的眼神就知道这货肚里的馋虫吃不下其他的饭菜。

  白天任何时候都可以讲究,但不包含要出摊的晚上。

  “还有啥要求没?”

  洛子归刷洗锅后,不得不再次向花秋月确定一下,不然,又得白干。

  不是怕麻烦,而是舞台上的歌舞已经开始了,其他客人也很快就到了。

  谁都不应付,一次到位。

  花秋月想了三秒,实在没想到,只能语出惊人:“我要吃以前没吃过的味道!”

  “五味杂炒?”

  “你敢!”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