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不灭阴阳图 > 正文
第一章 书生楼小楼
作者:太阳系大叔  |  字数:3505  |  更新时间:2020-08-06 21:07:23 全文阅读

月下求水山,有一缕烛光摇曳,那是住在半山腰楼家村的书生楼小楼还在掌灯饮酒作画。

只见他喝一口烈酒,就画一下,喝一口烈酒再画一下,就这样摇摇晃晃的持笔画了个鸟,许是喝多了,没画翅膀,楼小楼晃了晃,那鸟虽然没有翅膀却像是在飞!

没画翅膀也能飞,破笔!

画不好怪笔,喝多了怪酒,吃多了怪厨子,出门上山走在街上摔个跟头,回头骂一句,谁家门前不扫雪,真懒!爬起来还没站稳,又是一个屁墩,酸臭的黑棉鞋好巧不巧,正好打在自己脸上。

欺人太甚!

猩红的眼睛,站不稳的身形,楼小楼指着那紧闭的一对小木门,好一会儿,不可一世的醉鬼垂头丧气的走了。

那门不能指,那可是村花家门,好不容易清醒的一刹那,又吓破了酒胆,这就是一个有贼心没贼胆的落魄书生,整日里除了喝酒,就是怨天尤人。

小山村不大,百十来户人家,坐落在求水山半山腰,书生但凡喝多了,都要去那山顶的天王庙坐坐。

瞧,天王老子我又来了!

楼小楼苦笑,喊了不知多少次老子,到如今依然还是这般穷酸模样,拍开酒封,敬上一圈酒,剩下的咕咚咕咚的就往肚子里灌。

“叮”

一声脆响,声音不大,却让书生瞪大了眼睛。

那是一柄食指长短大小的飞剑,透体紫芒,把酒坛钉出一个小洞,洞中钻出一股清流画了一个圈儿就直奔天上明镜而去。

突儿,那股清流一变为四,分别向四个方位刺去。

“挖槽,我的酒!”

酒坛已空,飞剑回鞘。

楼小楼震怒,酒壮怂人胆,一指天上分站四方的四个踏空而立的绝世人物道:“他妈的,还我的酒来!”

“闭嘴!”大雪山冰雪楼冰刀雪女何时饮过别人的酒,今日决战,喝你一杯生死酒,那是多少天下英雄豪杰梦寐以求的事情。

楼小楼只要喝多了来到天王庙,天王老子第一他第二,管你是谁,喝我的酒就不行。

“你……叫谁闭嘴呢,站的高就有理呀,赶紧下来,把我的酒还来!”

大雪山冰雪楼冰刀雪女眉头微皱,心说,可恶的书生,竟敢对我大吼大叫,非叫你长点记性不成,正待稍作惩罚这个没眼力见的穷酸书生。

哪知,那书生真是不知死活,又一指道门道主,药神谷长生药神,千里剑姬如雪,耍酒疯道:“你们三个,也把酒给老子还回来!”

这四位就是当今顶尖四大高手,今日为了一幅画而大打出手,喝一口生死酒,就是为了决一生死战。

谁曾想,遇到个小气的书生。

千里剑姬如雪,手指微弹,一柄红袖从发迹弹出瞬间刺到楼小楼眉心。

“钉”

道门道主一指点来,挡住飞剑,一把把楼小楼提到了虚空。

“一口酒,一条命,我不欠你啦,你的酒,找他们要!”

楼小楼哈哈大笑,心说老头子不错,灰白的袍子一甩,指着那千里剑姬如雪道:“美女,还我的酒来!”

“没有!”千里剑姬如雪语气森寒,大有再来一剑的意思。只不过,她不傻,若是再出一剑,必会有人再次出手相救。

此时,看似找死的书生却又死不了!

“没有酒,那就拿身子赔,不给身子那就还我的酒!”书生楼小楼终于霸气了一回,一口酒,就想睡有天下第一剑道美女高手之称的千里剑姬如雪。

千里剑姬如雪气急,隔空一划,从中掏出一个储物袋来,扔给了他,哪知,那书生接过后不过是看了看,一甩手就不知丢哪里去了。

“不是我的酒,我要我的酒,你……你还我的酒来,不给酒那就拿身子来赔,我见你长得还算那么回事儿,比村里的花花草草好看多了!”

千里剑姬如雪大怒:“你……要酒没有,再敢胡说八道我就杀了你!”

楼小楼哈哈大笑:“你一个妞,你能杀谁,算啦,就当我请你喝了!”

一看到那杀气腾腾的眼神,楼小楼怂了。又一指长生药神和冰刀雪女,冷哼道:“两位,赔我的酒来!”

长生药神突然一笑,手中弹出一粒金丹,那金丹在空中转了一圈就一下子钻进书生楼小楼的嘴巴。

“呐,筑基丹一枚,价值连城,助你脱胎换骨伐毛洗髓,酒就算啦,我都喝啦还怎么还你!”

大雪山冰刀雪女,冷似冰山,一刀拍下,楼小楼如石,轰隆隆砸入庙中。“恶心,本仙子平生最恨小气的男人,一口酒而已,要什么要,越要越没有!”

霸气!

这时,虚无飘落一副画,其上一挂银河星光点点。

四人抬头一看,目光一凝,霎时,冰刀递出,飞剑刺来,一朵长生花摇曳,三千烦恼丝穿梭阴阳,四人同时出手,大战一触即发。

冰刀雪女,斩出万丈冰刀;千里剑姬如雪,一指三千六百剑;长生药神,一花万千世界;道门道主,一柄拂尘转化阴阳。

惊天大战,无敌神通,打的天雷滚滚大雨磅礴。

书生楼小楼被冰冷的雨水浇醒,醒来就是一阵天旋地转,“哇”张嘴就是一阵狂吐。

“叮叮”

突然,耳边传来无数飞剑落地的声音,抬头向上一看,瞬间张大了嘴巴。

“挖槽,这是……仙人打架!”他赶忙躲进天王庙内,喊了几声天王老子救命后就躲在了香案下。

也不知过了多久,天上没了吓人的声响,楼小楼悄悄的钻出香案,哪还有什么电闪雷鸣,只见一轮明镜高悬洒落下无尽银辉。

一阵风吹来,裹带着一副破画,楼小楼好奇,伸手一抓,就把画抓在了手中。展开一看,一双眸子瞬间点亮!

“这是哪位画道大家的神来之笔,简直神了,一挂银河落九天呀,太逼真了!”

“咦,还有印章,无极子……”

“无极子是哪位仁兄,手法不错,不过比我还差点!”楼小楼的酒胆还在,无极天尊他也敢称兄道弟,卷好书画就下山回家,把那画往寒酸的堂屋一挂,就匆匆睡觉去了。

话说四大高手一战,谁也没有占到便宜,一个个伤的颇重,什么天上掉落的宝画仙图,还是保命最重要。

书生楼小楼捡了个便宜,却不知那是多么贵重的宝贝,往那堂屋一挂倒头就睡。

梦中,光怪陆离,嚷嚷着仙女神女我要回家之类的话语,奈何,既然是做梦,什么样离奇的事情都会发生。

这一日,楼小楼出门买酒,下山时,遇到村花花小花。

山路狭窄,两人正好面对面相遇,楼小楼先是一阵心喜,又是一阵紧张,正琢磨自己该说啥才能跟小花多说两句话,谁知,对面少女瞪了他一眼,淬道:“让开,好狗不挡道!”

楼小楼大败,低头灰溜溜的走了。

小花挎了个篮子,篮子里盖着一支银钗,低头看了看,心说百无一用是书生,还是镇上打铁的小强懂得心疼人,白花花的十两银子,说给我买一支银钗就买一支银钗。

哼!

少女屁股扭得越加神气,心说幸亏没答应穷酸书生楼小楼的求亲,要钱没钱不说,还考不上功名,考不上功名就考不上功名吧,连个话都不会说,傻了吧唧的,怎么过日子!

虽说人长的唇红齿白一副俊郎的样子,可文不成武不就,又不会下地干活,将来跟他还不得饿死!

楼小楼低头下山,心说小花呀小花,不就是前年提亲你不同意,我都没生气,你干嘛这样对我,什么好狗不挡道,那是人话吗?

你就不怕我万一考上功名,到时这状元夫人花落别家?

这女人呀真是头发长见识短,竟敢瞧不起我,我非考个功名出来气气你,到时跪着求我我都不娶你,最多收你做小妾。

楼小楼想到这里就挺起了腰杆,刚神气了没几步,一脚踩空,摔了个狗吃屎。刚爬起来,就见眼前来了一位极美的仙子。

“这位公子,你没事吧,摔的疼不疼!”

楼小楼呆了呆,赶忙起身摆手,紧紧张张的说道:“没……没事,多谢仙子!”

少女微微欠身,就要转身离去。

哪知,一声炸雷突现,惊得两人抬头看天,原本艳阳高照,这时却突然铅云滚滚,紧接着豆大的雨点落下,楼小楼心说完啦,下雨啦,镇上去不了啦,今天酒是没得喝啦。

少女有些慌乱,不知该如何是好。

楼小楼一见到美貌的女子,心跳就非常快,紧张兮兮的偷瞄了少女一眼转身就要回村。

这时,身后却传来怯生生的一句:“公子,我未带伞,家又在山下的求水镇,我能不能去你家避避雨!”

楼小楼点头,也不说话,急匆匆的就往山上走。

那雨,说大就大。

眨眼间,两人衣衫淋湿,下雨山路又滑,少女没爬多远就摔了一跤。走在前面的楼小楼听到响声后,回头一看,就赶忙跑了过去。

下雨天,留客天,破落的小院虽贫困不堪却也能遮风挡雨。

只是,那少女在来到院中时却脸色巨变,在她眼中,前方那一间破败的小屋里,竟有惊人的仙气的散逸而出,她无法再前进一步。

楼小楼推开房门,少女想要阻拦却来不及,只见屋门打开的一瞬间,一道惊人的气机扫来,少女尖叫着被一股大力抽中,喷血的摔在了大门处。

楼小楼惊愕,慌忙间拿了一把伞冲了出来。

“姑娘,你怎么了,好端端的为何摔倒在这里!”

少女惊恐的指着屋里那副画道:“快,你快摘了它,它要杀我!”

楼小楼满脸不解,但看着少女那满是血迹的红唇,他赶忙冲进屋里摘下了那副画,卷吧卷吧就丢在了桌边的废纸篓里。

方到这时,那少女才扶着墙壁站起来。书生楼小楼尽管贫困潦倒却也知道怜香惜玉,撑着伞,扶着少女来到了屋里。

“咔嚓”

突儿,又是一道刺耳的炸雷,明亮的耀眼有水桶那么粗,就打在小院附近,吓得少女一下子扑在楼小楼身上。

一时间天雷滚滚,围着小院霹雳不止。

少女紧紧抱着楼小楼,楼小楼呆若木鸡,手脚不敢乱动,男女授受不亲,他觉得这样是不对的,就算是害怕打雷也不行!

“姑娘,这样不妥,你快松开我!”

“我不,我害怕打雷!”

“可……可男女授受不亲,你我这样抱着是不对的!”

“有什么不对!”

 楼小楼未在言语,却紧张出一头冷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