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青阳宫 > 正文
第3节 金蛇
作者:十仞  |  字数:2298  |  更新时间:2020-08-13 11:30:30 全文阅读

天空依旧悬挂着九个太阳,只是与白天的炙热相比,夜晚则要冷得多。

刺骨的寒风轻轻吹来,像极了夏日间的晚风,不动声色的迎面拂过,却冻彻心扉。

寒冷的风,在地面上留下了微白的霜,陈年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忽而柔软忽而坚硬的土地上。

听着夜晚的静谧无声,心里真正是万分的忐忑不安。

柔软是因为地面上,还长着一种小小的花,虎掌踩踏上去,就像踩在海绵上面,而小花外边则是坚硬的冻土,不过在白天又会化作,与姑娘纤纤玉手般柔弱的烂泥,就像水泥马路上的柏油,被高温熔化那种。

就在陈年小心翼翼的努力潜行时,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却从草丛里的那头传递了过来,像极蛇类吐杏的声音。

猛地,陈年往前顺势一趴,头顶上空数丈远的地方,凭空出现一条小蛇,金黄色的鳞片,在月光下显得格外耀眼,然后瞬间掠过长空,往远处消失不见。

过了好久,陈年才缓过神来,只是刚准备抬头,却听见远处一个吱吱的声音,那么熟悉的叫唤,正是之前的群鼠。

那些大老鼠不是住在山顶上么?

怎么会在此刻出现,而且听声音只有一只,这完全不符合它们群体活动的生物习性,努力地屏住呼吸,陈年慢慢探出脑袋。

在他目力远处,一只金黄色的小蛇,正和一只硕大无比的老鼠激烈撕咬着。陈年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老鼠,足足是以前见过老鼠的数倍大,估计应该鼠王了,而那金蛇显然是那些长蛇里的王者。

鼠王一个甩尾,一颗参天巨树应声而倒,小金蛇王却闪到了一边,巧妙避过了鼠王凌厉的攻击,

只见它张开了自己的蛇口,瞬间膨胀数十倍,大到刚刚好能吞掉鼠王的整个身躯,朝着鼠王狠狠咬了下去,速度之迅疾超过雷电,只见一个照面,那只大老鼠就被小金蛇王吞进了腹中。

不过小金蛇王也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不能够在天空继续停留,掉落在地上,一动不动,似乎在努力消化着鼠王。

整个过程电光火石,只发生在一瞬间,陈年完全没有任何反应,甚至都没有看清什么具体过程,两个王者之间的决斗便已结束。

等等,陈年敏锐的听见似乎有吱吱声,那是鼠王的叫唤,只见忽然间四面八方涌出来无数的大老鼠,拼命的往小金蛇已经膨胀数十倍的躯壳上死命咬去,只是每一只大老鼠还不曾靠近金蛇,就被蛇口一阵黑风吹中,然后纷纷倒地不醒,就像中了剧毒一般。

见此,陈年更是一动不动,丝毫不敢有半点声音,生怕被交战的双方发现,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不过困在金蛇肚里的鼠王也没有闲着,应该是在拼命甩尾和撕咬,金蛇忽然坚持不住,开始在地上来回的打滚。

周边群鼠见状,士气大增,也悍不畏死,继续前赴后继的往金蛇身躯上咬去。

不一会儿,一片片金色的鳞片开始脱落,金蛇身上渗出了诡异的绿色鲜血,长蛇的血都是绿色,陈年吃过好多回了,倒也不觉害怕,只是眼前的场面实在是令人震惊。

或许是只是自己身陷囹圄,金蛇有些狂躁发怒,突然对着月亮的方向一声嘶吼一声,似乎是拼劲了全身力气,又好像得到了月光的某种加持,黝黑的眸子瞬间变得血红。

吐出长长的蛇杏围绕了一整圈,将周围全部的大老鼠一卷而空,全都生生吞了进去,瞬间整个身形又扩大了数倍有余,远远望去就像一座高山巨塔。

到底还是老金同志厉害,陈年在心里默默的给金蛇王翘起了大拇指。

只是突然间,又一件令人意外的事情发生了。从远处突然飞来了一群巨鸟,它们好像早有准备一般,一个接一个宛如轰炸机俯冲般,不停地啄向已经动弹不得的金蛇。

虽然金蛇想要奋力反击,却也再提不起力气,丝毫没有反击的能力,只能用自己已经鲜血淋漓的躯壳硬抗。

虽然金蛇王吃了亏,但那些巨鸟们也没有得了好处,每一只攻击的鸟类,都会沾到了金蛇绿色血液而立刻倒毙,对大老鼠构不成危害的绿色鲜血,却是巨鸟的催命剧毒。

不一会原本将月光都压没的鸟群,还剩下最后两三只,陈年仔细瞪着,应该就是鸟群里的鸟王和鸟将了。

只见它们在天空盘旋了许久,就是忍住不攻击,直到金蛇终于支撑不住,轰然倒地,身体慢慢开始缩小时,才一起进攻,大概是终于等到了机会。

可谁也没想到,已经奄奄一息,仿佛就要毙命的金蛇,突然张开不那么大的血盆大口,一口就咬中了,体型最大的那只巨鸟,应该就是鸟王了。

旁边两只鸟将见状,却如遭雷劈一般,瞬间振翅飞到半空,然后飞快的往远方疾驰,一点也不顾下面鸟王的死活,只顾自己逃命。

这种行为,怎么说呢,好像是明哲保身,但好像又有哪里不对劲。

陈年望着化作两团黑影的鸟将,不由在心里暗自腹诽道,真是叛徒,危急时刻弃同类不顾,只顾自己的鸟命,端的是不讲道义,

咳咳,这好像与某只脚底抹油的老虎有些像,罢了罢了,不去提他。

陈年就这样将头,埋到了自己的怀里,一动不动趴了一整夜,感觉全身都被冻僵,等到夜色将过,天空慢慢依次升起,九个太阳的时候,才感觉到身体微微恢复了些知觉。

幸好老虎的毛异常厚实,特别抗冻。可是那厚厚的茸毛,在白天可就遭了秧,陈年又要面临被热到晕厥的地步。

挣扎了许久,陈年终于站立起来,这是他第一次在树洞外过夜,之前都是团缩在树洞里过夜,既安全又保暖。

若不是昨天要连夜逃离,才不会冰冻的寒夜遭遇此事,不过万幸是他还过着,而那鼠王、蛇王、鸟王却同归而尽。

心念至此,陈年忽然来了精神,准备去前方捡个大便宜,想想平常一般的蛇肉就能让自己大补,今个却是一条蛇王,若是能吞进肚中,是不是就能像超人一般得到进化。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大老鼠和陈年都不怕长蛇的绿色血液,反到是天空中的那些巨鸟,却是一触必死,福至心灵间,陈年看了看自己脚底下依旧柔软的小花。

这种小花只靠着深水潭生长,最远也只蔓延到陈年的底盘边界,曾经他看到那些大老鼠,都喜欢嘴里含着小花咀嚼,也曾学着咀嚼一番。

大概这是能化解蛇毒的草药吧,不然也找不出第二种解释。

因为陈年是知道,其他老虎是不敢吃,巨鼠偶然掉落的长蛇肉块,相反一旦发现,都是避之不及,逃之夭夭,仿佛遇到毒物一般。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