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逆坤 > 正文
第一百九十八章:不许抽烟
作者:怕水暮泽  |  字数:2200  |  更新时间:2021-03-11 18:32:48 全文阅读

  王以山专心致志做着手中的动作,听到张云旱的话他微微点头。

  “需要止血缝合后才能取出肿瘤,现在还没到需要输血的地步,尽量减少血液的流失。”

  听到王以山的话张云旱拿起手术刀缓缓切割起肿瘤来:“若是先缝合动脉,肿瘤部分坏死会残留在患者体内,必须在这之前取下肿瘤。”

  张云旱的话让王以山愣了愣,刚想阻止但发现张云旱已经将肿瘤切开了快三分之一。

  “你这样会让动脉破裂引起大出血,很有可能危及到患者生命安全的!”王以山正要暴怒,这手术台上无儿戏,张云旱也太莽撞了。

  “小影,你去给老闫打电话,跟他要几袋b型血。”

 一旁的江小影表情严肃的点了点头,临走时还不忘看了眼张云旱,这个王老师所谓的亲传弟子不过是一个自大狂罢了!

  “云旱,快住手!别切了!”

  眼看张云旱马上要吧肿瘤从患者体内切除掉,王以山立即制止。

  但显然已经晚了,只见张云旱将一块肉瘤丢进一旁的铁盘中。

  王以山见此拿起止血钳立即上前,但面前的动脉虽有破口但却没有血流出来。

  王以山诧异的看了眼张云旱。

  张云旱吐出一口气。

  没有导致大出血的原因当然是因为他利用元气封住了伤口,这种行经常人显然想象不到。

  为患者做好消毒缝合后王以山瘫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向张云旱嘴角有些得意的笑道:“好样的,居然能辅助我做成一场手术,我果然没看错你。”

  王以山疲惫不堪但颜露于表的喜悦怎么也掩盖不住,这件事要是传出去虽然可能会让自己和张云旱染上些许骂名,但也会让整个医学界将目光投放在张云旱身上。

  他曾经以为自己够天才了,没想到这又出来一个比自己还天才的张云旱,实属医界大兴,天下之福报也。

  做完一场手术张云旱并没有丝毫的喜悦,因为他清楚的明白自己所来的目的。

  “王叔叔,有人需要你救命!”张云旱表情严肃。

  王以山听此看向张云旱,见他表情严肃,于是拖着乏累的身躯缓缓站了起来。

  张云旱立即上前搀扶。

  “走。”

  没有问地点,没有问救得人是谁,尽管拖着虚弱的身体也要与死神再战一场。

  张云旱心中甚是感动。

  “老师,闫老师的血浆马上就能送来 ”江小影从外面进入。

  “不用了,手术已经做完了,等下你交代一下他的事情就好。”

  江小影微点头上前从另一边扶住王以山。

  “老师你现在刚做完手术身体非常虚弱,我这就送您回家。”

  “不,我跟云旱有事出去一趟,你好好照看诊所。”

  听到这话江小影秀眉微蹙:“老师,您现在非常虚弱不能到处乱走。”

  说着看向张云旱语气不悦:“你可还是师父的义子,师父都这样了你还让他跟你出去。”

  张云旱也感到有些羞愧,于是低头不敢反驳。

  “没事,此番也是去救人,在车上休息一下就好了。”

  “可是…”

  王以山挥了挥手打住了他的话,随即跟着张云旱走出了手术室。

  门外郭婉晴焦急的等待着,看到张云旱搀扶着王以山出来立即迎了上去。

  王以山看到郭婉晴的一瞬间心底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一闪而逝。

  “我们马上回去。”未等王以山搭话张云旱立即说道。

  路上并没有停留,飞快的打了辆车前往北岸新城。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

  小区门口大量保安集结,刚才那群混混已经引起了许多业主的投诉,他们必须重视不放任何一个可疑的人进入小区。

  但现在时间紧迫,哪里有时间跟他们废话,直接带着郭婉晴和王以山闯了进去。

  “站住,你们再往前来我们就要报警了。”保安队长举着盾牌拦在张云旱面前。

  “人命关天没时间跟你们耗,要是有问题去找001号的云墨。”

  说完直接将拦在身边的几个人推开,拉着王以山和郭婉晴前往郭家豪宅。

  房间里郭同鸣一家还在争吵,杂物间门口的云墨和青华早已离开,换了地滚龙在这里照看。

  只见地滚龙手拿香烟来回踱步,不停跟身旁的小弟抱怨着。

  “小姐搞什么名堂,这郭家何德何能让我给他们看门,真是笑话。”

  “队长说的是,要不您先去休息这里有我们照看?”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打的什么主意昂,我走了你们也要跑去偷懒是吧,我告诉你们想都别想,这可是小姐交代的事情。”

  突然感觉到嘴上的香烟突然被人扯走了,正要发作便看到张云旱站在自己面前。

  “我靠!”他吓了一跳,张云旱就好像凭空出现一般。

  “里面还有病人呢,不要抽烟。”说完将香烟丢到地上狠狠踩灭。

  地滚龙看了眼张云旱吐槽道:“我说你啊,怎么走路没声音的,我这要是带着枪,你哭都没地哭去。”

  张云旱没心思听地滚龙的吐槽,而是打开门引进王以山和郭婉晴。

  王以山走进郭家全程脸色都没有表情甚至还有丝丝悲伤和羞愧。

  这个地方就算是再过十年自己也不会忘记。

  看到北岸新城的一瞬间他心中已经想到了这种可能,上一次破例给云墨治病让他有了些侥幸心理,但这次居然真的来到了郭家豪宅。

  脚步顿顿蹙缓,本来就疲劳的身躯变得更加无神,一个瘫软就要倒在地上。

  跟在他身后的郭婉晴下意识的扶住他:“叔叔,你怎么了?”

  “怎么了?王叔叔,你哪里不舒服?”张云旱接过王以山有些自责。

  王叔叔做手术已经很累了,自己又这般折腾他确实过分了些。

  地滚龙见此立即与一旁的小弟合力搬了一张沙发过来。

  张云旱将王以山扶了上去,心里却有点想吐槽一下地滚龙的举动。

  但地滚龙耸了耸肩,因为这个地方除了沙发还是沙发,根本没有凳子。

  张云旱上前握住王以山的手腕为其号脉。

  感觉到略显虚浮的脉搏张云旱心中松了口气。

  幸好只是劳累过度加上些许焦虑,其他的别无大碍。

  “王叔叔,虽然很抱歉,但屋里有一病人只有不到三天的可活,甚至更少,还请王叔叔出手医治。”张云旱脸色诚恳。

  说着暗暗催动元气注入王以山体内,虽然普通人吸收不了元气但也能帮其恢复体力。

  渐渐王以山略显苍白的脸色缓和了一些。

  听到张云旱的话王以山透过杂物间的房门看向里面的病床,脸色略显复杂。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