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逆坤 >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章:狙击手就位
作者:怕水暮泽  |  字数:2059  |  更新时间:2021-01-04 00:41:01 全文阅读

  似乎是察觉到了青华的注意力正对着自己,云墨立即将准备打出去的哈欠憋了回去,顿时鼻子发酸眼里挤出几滴酸泪。

  见到云墨如此窘迫的一幕青华在前面微微偷笑。

  “现在我们在第九十八层,还没遇到敌人,九十九层一定会有一场恶战。”张云旱怀抱右臂低头分析。

  走在前方的青华一脚踢开紧锁上的楼梯口大门:“不用想了,二公子不会再派更多人袭击我们,之前死的人够多了应该惊动了政府高层的人。”

  “没错,以二叔的能量,虽然他能短暂封锁住酒店的消息,但是这一次他做的的确太过了,根本没有考虑到参加云顶聚会的都是一些什么人,他早该想到根本封锁不了消息。”云墨点了点头。

  “不要掉以轻心,二公子已经孤注一掷了,这一次他必定有十足的把握杀掉小姐,所以我们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精神。”

  听次张云旱双眼微微上挑微微眯了眯,眼中散出精光。

  在此刻,空气中的一举一动皆暴露在张云旱面前。

  空气中的元气波动有些杂乱,这里应该有武者经过。

  张云旱暗暗分析看着空气中淡紫色的元气已经能推断出所经过的武者是一个紫境武者。

  ……

  “他们到哪了?”百层之上杂乱的宴会大厅里,云天南以及坐在酒吧椅上观察着大楼里的一举一动。

  在他身前,一张平板里传出了一道声音。

  “公子,他们已经在九十九层的路上了,要不要将监控调给您?”

  “不用,你们仔细盯着。”云天南声音略显沉闷。

  打开耳边的蓝牙耳机:“广乃,他们已经到达九十九层了,你有没有把握?”

  大楼的某处通风道里,广乃正用它矮小的身体夹着枪械朝前不停蠕动。

  “放心,就算是装甲车也扛不住我巴雷特的一枪,这可是穿甲弹,就算是隔着两层钢板都能把人杀死。”广乃脸上洋溢着掩饰不住的自信。

  “哼,据我所知,你的第一颗子弹可是连一个小子的胳膊都没穿透。”

  听到云天南的话广乃动作一顿,停了下来,脸色突然变得阴沉起来:“那是意外,就算是蓝境武者都扛不住巴雷特的一枪,那小子区区紫境,肯定是袖子里藏了钢板,不然就凭我巴雷特的穿透力,他的整条手臂都要断掉。”

  “我可不管这些,你已经失误一次了,我不想再有第二次,我只要云墨死,不惜一切代价!”云天南额头浮现丝丝青筋,低声朝着蓝牙耳机里嘶吼。

  广乃拿起枪械重新在通风管道里动了起来声音低沉:“这个你大可放心,我的兄弟为了这次任务死在了他们手里,我必定要讨回来的!”

  听到他这样说云天南脸上露出丝丝笑容:“等你好消息…”

  他最希望看到的就是广乃将复仇化为动力,施展在云墨身上,仇恨能让一个人激发出无限潜力,它比希望更能激奋人心。

  拿起桌上的高脚杯,透过头顶的水晶灯将杯子里的红酒映照的如同献血那般绚烂。

  身着华丽西服,微微扭动身躯手舞足蹈的来到窗前。

  “云墨,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嘶啦!

  窗帘被整个撕扯下来。

  只见在前方几栋高楼之上,红色的战术激光灯全部照射在云天南身后白色的墙壁之上。

  紧接着,云天南又故技重施,将整栋楼层的窗帘全部撕扯下来,整个楼层一览无余,几乎没有死角。

  天元酒店周围的楼层之上全是手握狙击枪的狙击手,枪口全部指向第一百层。

  搬了一个沙发,坐在正对着楼梯口的位置,手中晃动着酒杯,脸上挂着绅士的微笑。

  一阵微弱的上楼声传来。

  第一百层的楼梯口门被缓缓推开,青华一马当先左右查看了一番。

  当看到云天南就坐在楼梯口的出口走廊的位置正面带微笑对着自己顿时一股怪异的感觉涌上心头。

  “青华,你可真是条好狗啊,护着主子不离不弃,救了主子一次又一次,真不知道我这侄女几世修来的福气?”

  云天南看向面前紧盯着自己的青华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似是在与青华打招呼,但其语言充满了讥讽的韵味。

  青华站在楼梯口门前,没有丝毫动怒的意思。

  “二公子,老爷已经将云顶交付与小姐,二公子为何不按照遗嘱做事,如此争抢岂不是让外人看我们云顶的笑话?”青华声音低沉直视着云天南的眼睛。

  “笑话?哈哈哈,云墨担任云家家主,云顶董事长就是天大的笑话!区区女流之辈,如何担当得起大任!”

  “女流之辈?若是二叔比不上我一区区女流之辈,岂不是更让他人笑话,还是说二叔害怕让人笑话所以才不许我担任家主?”

  云墨语气又重新变成宴会上的高傲清冷的语气,缓缓从楼梯口的阴暗处渐渐走了出来。

  云天南见到云墨是眼前猛的一亮,手中酒杯高高举了起来。

  “哈哈哈,没想到我这宝贝侄女也在这里,刚才的话二叔不是有意针对你的,还望不要往心里去。”

  各个天台之上的狙击手看到云天南高举的酒杯立刻会意。

  手中的狙击枪立马发出阵阵上膛的声音。

  青华伸出胳膊拦住云墨继续向前走的动作低声道:“小心埋伏。”

  云墨听此微微点头驻下脚步。

  随后柳眉一挑对着云天南笑道:“二叔说的可都是实话,云墨身为后辈理应听其教诲,怎敢往心里去呢。”

  云天南见云墨不再往前眼神略微一沉。

  这个两个婊子,警惕性还挺高。

  心里暗骂表面上却笑容满面:“侄女言重了,二叔也有不对的地方,虽然遗嘱有问题但二叔的处理方法的确欠妥,所以此次前来还是与侄女再商讨一下遗嘱上的归属问题。”

  云墨眼神一寒,暗道一声老狐狸。

  三言两语居然将责任全部推到遗嘱上面,丝毫不谈自己所做的过激之事。

  身后的张云旱眼神看着远处坐在沙发上的云天南越看越不对劲,他的每一个小动作张云旱都看在眼里,但具体哪里不对就是说不上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