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逆坤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剜肉
作者:怕水暮泽  |  字数:2134  |  更新时间:2020-12-28 00:08:01 全文阅读

  “你忍着点。”青华用毛巾阻挡热量,扶住张云旱的胳膊,用匕首抵住化脓的部位。

  只是轻轻碰一下,那化脓之处便渗出丝丝黄色血水。

  张云旱脸色微微狰狞,痛苦的咬住牙齿,朦胧的双眼恢复一点清明。

  只见青华狠狠一剜,一块近巴掌大小的肉飞了出去,平滑的伤口出现在张云旱的胳膊之上,很快血肉开始渗出鲜血,流淌一地。

  “快运转功法锁闭穴位!”青华轻轻摇了下张云旱急忙说道。

  张云旱会意,强撑着痛苦的身体调转起元气环绕全身,将通往胳膊处的经脉紧紧封闭。

  不过数息之间,胳膊便不再流血,取而代之的温度也缓缓下降,整个胳膊似乎变成一只假肢。

  张云旱舒了口气,暗暗记下这种感觉,没想到锁闭,经脉还能起到止血作用。

  现在必须确保伤口不会二次感染。

  云墨将酒精湿巾轻轻铺在张云旱的胳膊上,随后再用之前的绷带反过来捆绑,将之前与伤口接触过的地方露在外面。

  固定好一切后将张云旱的身子摆正,随后将其背在身上。

  张云旱的鼻子里都是青华的香气,顿时大脑清醒了一些。

  云墨试着想要打开一处房门,但天元酒店的门锁都是电子加防盗的,根本不是云墨能打开的。

  青华脚步瞒跚的带着张云旱走了过来,看都不看一眼,直接一脚踹开房门。

  将张云旱这个人放到中间的那张大床上。

  张云旱的身体滚烫,青华的背脊被烫得一片通红。

  随着张云旱一没入柔软的被褥里,眼神一黑昏了过去。

  

  张云旱现在整个人如同一个火球一样,任由这般放着非得起火不可,他的身上已经穿出一股焦糊味了。

  青华玉手缓缓颤抖着伸向张云旱的纽扣。

  该死,双手不听使唤了!

  青华暗暗咬牙,恨铁不成钢的紧了紧手腕。

  双手不知为何,比之前颤抖的更加厉害。

  “青华,你要干什么?”云墨见到青华去解张云旱的衣服不由得脸色一红上前阻止。

  青华重新运转了一下功法,压制住双臂的躁动,呼了一口气缓缓道:“他的身体温度已经超过火苗的燃点,若是衣服现在不脱,等会很有可能引起火灾。”

  “温度已经…超过了燃点?”云墨一脸不可思议。

  一个人的温度若是超过燃点肯定是糊了,哪里还会有生气,但张云旱除了呼吸急促些完全没有生机消失的样子。

  但青华的手颤抖的越来越厉害,半天解不开一个扣子。

  见青华气得脸色通红的模样云墨上前轻轻捏住青华的手。

  “让我来吧,你该歇会了。”云墨眼眸里满是心疼。

  青华看着她的表情,浮躁的内心渐渐平缓,将双手置于两旁,缓缓垂下。

  “是…小姐。”

  青华知道自己的双臂为何会如此。

  之前为了救云墨自己的双臂曾经粉碎性骨折过,现在整个双臂的骨头全部都是由一块一块的碎片粘合起来的。

  这些时间,自己利用元气蕴养,并且服用过一些王以山开过的药方,双臂的碎片渐渐长合在了一起。

  在来到天元酒店之前,青华就利用体内的真气暂时将双臂的经脉和骨头固定住了。

  真气和元气是两个全然不同的东西。

  真气是武者体内的真元之气,是武者天生并且与之俱来的,而元气则是武者迈入武道的基础,修炼元气存储丹田之中并且利用元气才能成为最普通的武者。

  青华天赋不错,拥有比大多数武者更为强力的真气,所以才能用起将骨骼和经脉连接。

  这段时间高强度的战斗导致固定在双臂的真气微微动荡,更导致了双臂骨头的缝隙越来越大,若是不及时处理很有可能双臂残废。

  这些青华再清楚不过,刚才也是救人心切,想着在最短的时间做最多的事情但却忽视了自己的身体状况。

  “得赶紧恢复一下。”青华查看了一番自己的双臂微微皱眉。

  随便找了一处地毯之上席地而坐,运转功法恢复元气的同时还要调动元气巩固伤势。

  看着已经入定的青华,云墨再看向脸色苍白却浑身发烫的张云旱脸色不觉有些通红。

  现在的张云旱怎么说也算得上帅哥的行列,如今离得近看更为惊艳。

  “小小年纪就发育的这么好,长大了还得了。”云墨独自喃喃了一句。

  深呼了口气缓缓调整了下位置,背对着青华。

  她要确保自己脱张云旱衣服的时候没人看到。

  随着最后一颗衬衫的扣子被解下后,入眼的是一块块纹路清晰的腹肌块。

  张云旱平时也有锻炼,因为东华帝君说过,现在的锻炼是为以后的锻体打下基础。

  虽然经过青境强者三招的武力锤炼但依旧算不上真正的锤炼身体,若不是因为玉佩和先天身体因素,张云旱已经不在人世了。

  没锻炼过的人,没有能承受的住锻体带来的痛苦感的,身体强度不够坚硬很有可能会被撑破身体。

  看着面前棱角分明的肌肉块云墨的脸色更为通红,忍不住想要伸手摸一摸。

  尽管她表面上看起来不近男色,一心只系云顶发展,但事实上她还是一个女人,一个二十四岁刚过青春期的女人,心里的那股悸动依旧存在,只是被深深压在了心底深处。

  嗯!

  就在云墨的手情不自禁的要触碰到张云旱的腹部之时,张云旱突然闷哼了一声。

  云墨吓得立即收回手。

  …………

  在张云旱的精神海深处,一个身穿白袍犹如风道仙骨的老道一半的老人,带着花白的头发和长达十厘米左右的眉毛和胡子站在张云旱的对面。

  在精神海中央还有一张石桌,桌子上是一只玉质酒壶和两个小蛊。

  张云旱坐着石凳趴在石桌上似是醉倒了一般。

  …………

  云墨收回手后用最快的速度将张云旱的衣服扒了个精光,中间触碰过张云旱的皮肤后才发觉张云旱的身体究竟是有多么烫。

  玉指被烫出一个小泡。

  她来不及吹手,因为她看到席梦思的被子已经开始出现黄色的烧痕迹。

  她里面赤脚踩着地板奔进厕所,拿起一只小桶疯狂朝着张云旱泼水。

  

  不一会,本来柔软舒适的绵软席梦思被褥浸满了水,如同没入海绵之中。

  这样应该不会烧着了。

  云墨看着床上噼里啪啦的声响舒了一口气。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