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逆坤 > 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治疗
作者:怕水暮泽  |  字数:2062  |  更新时间:2020-11-09 00:04:01 全文阅读

  “云旱,我问你个事。”王以山不再追究五十万的来历而是打开了另一个话题。

  张云旱微微点头:“我保证知无不答。”

  “不知你是如何看出李师傅有中邪这病症的呢?”

  “这…”张云旱一时语塞,当然是用元气感知到的,但若是将实话说出别说自己不信,恐怕王以山会给自己安上一个癔症的病。

  见张云旱半天不说并且一脸为难的样子王以山又道:“难不成你从谁哪里学到了什么,又或者是看了什么书?”

  “对,我就是看了一本书,里面记载了各式各样的奇怪病症,李师傅的病症跟中邪非常像所以我才大胆猜测的,没想到诊断过后竟然真的属实。”张云旱嘿嘿笑着,背在身后的手不停搓.弄着手指以掩饰尴尬。

  王以山见张云旱心虚的模样微微皱眉,但却也找不到其他合理的解释了,李师傅中邪的确属实,曾经自己跟着导师看过一例类似的病症,不过却是以头疼脑热为发病源的,像李师傅这样无症状的中邪还是第一次见。

  可即便如此王以山也是一脸愁容再次面向张云旱。

  “云旱,谁出来你可能不信,但我也没必要隐瞒。”

  “嗯,王叔叔你说。”

  “实不相瞒,其实王叔叔学艺不精对于中邪方面一窍不通,只懂得缓解之法不能根治,所以…你有什么办法吗?”

  听到这话张云旱拍着胸脯保证:“王叔叔你放心吧,我知道怎么治。”

  “这也是书上看来的?”

  “对。”

  …………

  诊所还未开业便陆续有人前来捧场,下午最多其中大多数是附近的老年人以及中年妇女。

  他们或多或少都享受过王以山在自家楼下的摆摊。

  听着大家的祝福词王以山满脸高兴,治病救人还能得到大家的赞誉这对于一个医生来说是最大的慰藉。

  但药品还未完全收到,所以暂时还看不了病,只能遣散看病的人先回去,并告诉了他们缓解方法。

  不过大多是感冒,毕竟入秋了,温度渐渐变凉,感冒生病的人越来越多。

  “唉,王医生,我刚才在北门看到一家为民诊所,好像也是刚开业的。”一位老大爷刚进诊所就说道。

  “那感情好,这附近有两家诊所了,大家也不用怕找不到医生了。”王以山脸上带着微笑。

  “那王医生,你就不怕那边抢你生意吗?”

  王以山摇了摇头:“我是看病,又不是做生意,哪边看的好就去哪边看病。”

  听到王以山的话老大爷一阵感慨:“王医生宅心仁厚,一心为民,不与铜臭为伴,实乃我等大幸啊。”

  “老人家过奖了,我开诊所也是为了补贴家用。”

  “都一样,都一样,若是医生吃不上饭,又有谁来为我这糟老头子看病呢?”

  二日清晨,张云旱早早起床,拍了拍怀里的灵石一脸满足。

  一夜修炼让丹田的元气又增长了一二,现在自己可谓是神清气爽。

  伸了个懒腰全身发出骨头摩擦的声音后一脸舒爽。

  洗漱之后向忠义诊所走去,路过为民诊所时发现里面已经陆续有人看病去了,这般算来王叔叔那边应该也开业了吧。

  “帅哥等一下,来看看传单,最新开的诊所,医术没的说,抢先看病还有可能享受五折优惠,还能有精美礼品赠送。”

  突然被拦住的张云旱下意识接下了传单,当看到是诊所的宣传单后不免有些诧异。

  没想到这为民诊所还真把商业模式搞到诊所上面来了,可真有他的,居然用传单的方式来吸引病人。

  忠义诊所与为民诊所产生巨大的形式差异。

  看着对面为民诊所人满为患的样子与忠义诊所廖无几人的样子产生巨大的对比令张云旱一阵唏嘘。

  “王叔叔,对面为民诊所似乎在派发礼品,这样下去恐怕不会有人来我们这里看病了。”

  看着略显焦急的张云旱,王以山端起茶杯轻轻吹了吹,随后抿了一口不急不缓笑道:“他们只是看中了那些礼品罢了,而且我们开诊所全然是为了造福大家,只要他们能治好病我没什么意见。”

  见王以山不在乎的样子张云旱不再继续发牢骚。

  “对了,给李师傅看病需要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吗?”王以山向张云旱问道。

  这边刚问那边门口就走进来一道身影。

  只见李师傅已经换了一身领衫战战兢兢的走进诊所。

  “王医生,我想了很久,若是真的可以治的话那我…还是治一下吧。”

  他回家想了很久,若是王以山成心骗自己那也就不会将那张五十万的银行卡交给自己。

  自己回家查过余额,卡里确确实实有五十万。

  王以山将茶杯放下面带微笑向前迎接:“李师傅你能想通最好不过了,钱重要身体更重要啊。”

  “来来来,先来里屋床上躺着。”

  李师傅闻言照做。

  这次治病主要是张云旱来治,王以山只是打个下手而已。

  听到王以山的问话张云旱思索了片刻。

  颅中黑气应该是沾染了什么邪物导致,黑气与元气不同,属于阴物,若是问怎么治倒是还没想好。

  但曾经治理过类似的病症,当初在麻镇的忠义堂里为两位老人看过病,其中一位就是因为阴气过重,阳气耗尽导致快要归西,还是自己利用真气将元气注入在老者体内帮他维持生机。

  若是这般理论行得通那自己应该知道要怎么治疗了。

  张云旱道:“王叔叔,有银针吗?”

  治疗这类阴症首先就是以银针为媒介以元气为引子,将那玩意骗出来。

  王以山道:“有的,你稍等我一下。”

  说着慢步走向柜台一角。

  从下方取出一串用红色木盒子装着的银针。

  “这银针是我最好的一套,你小心使用。”

  伸手接过,摸了摸红木盒子微微一笑:“放心吧王叔叔。”

  移步到李师傅床前。

  李师傅双手放在肚子上坎坷不安的看向张云旱:“这治疗时不疼吧?”

  张云旱笑道:“当然不疼,下面请您睡一觉。”

  李师傅点点头,随后将眼睛紧紧闭上。

  但这种精神高度紧张的情况下怎么可能睡得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