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逆坤 > 正文
第七十七章:求医
作者:怕水暮泽  |  字数:2240  |  更新时间:2020-10-16 00:01:01 全文阅读

  闫伟见到滚地龙站起身来叹了口气:“青华小姐的双臂骨头碎片太多了,我们无能为力。”

  “什么?那怎么办?我青华姐可不能成没有胳膊的残疾人啊!”地滚龙听到这话急了。

  想到风华绝代的青华将要变成没有双臂只用双脚生活的废人地滚龙的脸瞬间黑了下去。

  “我这师弟能接上青华小姐的骨头,但是他似乎对于这地方挺抗拒的。”闫伟一脸为难的指向趴在地上的王以山。

  地滚龙听此一脚将按住王以山的保安给踹开,其力道直接将那保安掀飞出去。

  保安一脸懵逼的趴在地上。

  地滚龙将王以山身上的尘土拍打干净。

  “对不起医生,这帮人都是粗老帽你别跟他们一般见识。”地滚龙一脸歉意。

  王以山摆了摆手,理了理身上的外套。

  “没关系,是我走错了,我马上离开。”王以山说着就要走向闸门。

  闫伟看到王以山依旧油盐不进不由得重叹一声。

  “医生,为什么,是我们云家得罪过你吗?”地滚龙拦住王以山不解道。

  王以山摇了摇头:“不是不是,是我医术不精怕不能胜任,是我那师哥太过抬举我了,连他们仪器精良的团队都做不好这台手术我这区区一个赤脚大夫更是无稽之谈了。”

  说着王以山挥了挥袖子一脸自嘲的朝着大门走去。

  周围的保安一脸懵逼,刚才还以为是小偷的人怎么轮得到别墅区的人对他这么客气,要知道别墅区的人都是有权有势的大人物,而这人一身地摊货看起来也就保养的好一点。

  地滚龙听到王以山的话皱了皱眉头随后回头看向闫伟,眼神里全是问号。

  闫伟则是微微叹息随后快步再次将王以山拦住。

  “你还有完没完啊?”王以山微微有些生气。

  “医者仁心啊,你这学中医的应该比我更清楚,而且那件事都过去这么久了也该放下了吧?”

  “我早就放下了,只是这些年医术不断倒退已经不是昔日的王以山了,所以我不敢随意给人看病手术,这也是医者仁心啊!”

  听到王以山的话闫伟一阵语塞,没想到昔日以医术自豪的王以山居然会自降身份。

  就在这时从远处路面传来一阵声响随后远远看到一个老人推着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女人快速朝这边赶来。

  当地滚龙看清来者后立即迎了上去。

  “小姐,你怎么来了?你这伤还没好呢,万一受寒了怎么办?”

  云墨摇了摇头轻启略微发白的嘴唇:“我还没这么娇弱。”

  王以山看到身后来的这么多保镖和人后也垂手而立,驻足观看。

  闫伟抓住王以山的一只胳膊防止他再次逃跑。

  云墨缓缓转动轮椅朝着王以山走去,秀发迎着冷风微微四散飘曳。

  王以山看清来者的女人后面色毫无波澜只是淡淡道:“你手臂很好。”

  云墨滑动着轮椅在王以山身前停下,看着这张略显苍老却从身上透露出一股和蔼的气质,似乎与生俱来让人想要亲近,与那张冷的像面霜的脸截然不同。

  “王老,此次断臂之人是小女的一位贴身侍女,她与小女共事多年对小女有过上百次的救命恩情,如今她断臂难保,整个远城再找不出来第二个能为其接上断臂的医生了。”云墨语气哽咽,眼眶通红。

  可王以山对此依旧冷眼旁观,侧身微站,面向大门。

  云墨见此不为所动于是扶着轮椅站起身来。

  “小姐,你小心点,别伤了身体。”青山慌忙上来搀扶。

  云墨摆了摆手示意不用,随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对着王以山跪了下来。

  “小姐!”青山微微一惊。

  身后众人有些不知所措,就连闫伟也手忙脚乱朝一旁闪躲一个身位。

  云墨可是云顶集团的执剑人,要说他是远城的king都不为过,自己一个医院的医生还受不起这般大礼,而自己所在的医院还有云顶的股份,说来也算是自己半个老板,值得这一跪的人屈指可数。

  “今日还请王老救小女一命,事成之后我云墨有的东西您都可以拿走!”

  闫伟见此抓住王以山的胳膊更加用力了,眼神也略带职责的看向王以山。

  一旁的地滚龙见此也慌忙跪下,跪在云墨身后。

  “求医生救救我家青华姐,事成之后我等将重礼相谢。”

  随后身后所有人纷纷跟着云墨下跪,就连青山这个年龄最大的人也跪在了云墨身旁。

  云墨看向身后潸然泪下。

  “各位兄弟,谢谢大家看得起我云墨,但今日求医只是为了救治我那妹妹与各位无关,正说男人膝下有黄金,大家都只是工作关系,陪我下跪大可不必。”

  说着就要拽起一旁的滚地龙。

  “小姐,青华姐与我就如同同胞姐弟一般,同事多年教会我很多东西,当初老爷被刺杀时若不是青华姐替我挡了一枪我可能就不会跪在这里了,所以我跪的不冤!”

  云墨微微一愣随后又看向青山。

  “青山叔,您年龄最大不能这般跪地,一切源头都是我,若不是我意气用事去天元酒店劝说二叔青华也不会躺在手术台上。”

  青山略显老态的面容却显得坚毅,双眼放光看向王以山。

  “小姐,你与青华对我来说都算得上半个女儿,我从你们懂事时就陪在你们身边了,青华那孩子从小没有父母无依无靠,唯有小姐才能让青华倾吐心声,我这老头子最希望的就是你们二人平平安安的,如今青华成了这般模样我也确有责任。”

  听此云墨轻咬嘴唇不再言语。

  王以山将一切看在眼里,随后狠狠甩了一下被闫伟抓住的胳膊。

  “你松开,我又不跑。”

  闫伟摇了摇头,眼睛紧盯着他满脸不信。

  王以山看向跪着的众人冷哼一声:“你们这是干什么?演苦肉计吗?想让我这张老脸难堪吗?”

  接着又指向青山:“老人家你是想让我折寿吗?”

  “我说过了,我这么多年再没做过手术如今手艺早已生疏,不是我不想做是我不敢做啊!你们这又是何苦呢。”王以山一阵哀叹甩了甩袖子,但其中一只手臂被闫伟抓住却甩不动,王以山看了他一眼一阵哀叹。

  “当下别无他法,青华伤势严重不能再拖,小女相信王老医术,治好与否绝对不怪罪,我以我爷爷发誓!”

  王以山心中肺腑,我怎么知道你爷爷是谁。

  看到云墨如此真诚的模样王以山一时心软点头面向众人:“我治,我治还不行吗,都起来!”

  听到这话众人面色皆喜:“您这是答应了?”

  “嗯,答应了。”

  王以山一脸无奈,你们这样搞我不答应天理难容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