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逆坤 > 正文
第十五章:不许拆!
作者:怕水暮泽  |  字数:3049  |  更新时间:2020-09-09 17:19:35 全文阅读

  不一会,铲车发动起来,往一旁的墙壁上碾去。

  发动机的轰鸣声传在地上,一颤一颤的,铲车的铲头对准围墙。

  “不许动我家!”张云旱跑上前去拦住铲车再进一步的动作。

  有人拦路铲车也不得不停下来,毕竟他那驾驶员也不敢真的杀人。

  唐乐见此不屑的笑了笑:“你停什么车啊,快吧墙给推了。”

  “可是这孩子…”

  “什么孩子?我怎么没见到啊,快点拆完,咱们还得喝酒呢。”

  瘦小男子立即会意,他明白唐虎是动了杀心。

  张云旱现在无亲无故,又是孤儿一个,他死了在这个世界上查不到一丝痕迹。

  定了定眼神,将前进的拉杆搬动,铲车的铲子缓缓落地。

  张云旱静静看着这一切,咬着牙齿,看着缓缓行驶过来的铲车。

  “我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你们过来!”

  见到张云旱依旧呆在原地,旁边的村民纷纷惊呼出声。

  “云旱,快闪开!”

  眼看着铲车就要从张云旱身上碾压过去,众人似乎能预见一具被碾成肉泥模样的尸体。

  张云旱死死盯着眼前的钢铁猛兽,两条纤细的胳膊举起牢牢与铲车的前爪贴合在一起。

  巨大的冲击力震得他虎口发麻,被巨力推动出去两三步最后才稳下身来。

  在驾驶室里的瘦小青年不断操纵着操作杆有些疑惑:“这怎么动不了了?”

  看着在张云旱面前停下的铲车唐虎皱了皱眉头,手中的钢管指向铲车的驾驶室。

  “什么情况,给我开起来啊!”

  看着下面唐虎朝自己喊着,他的额头上也渗出来丝丝汗液。

  油门都快踩断了但车就是不动半分,耳边只有这台铲车的机械般的轰鸣声,伴随着一卡一卡的声音。

  难不成是出故障了?

  望着停下的铲车,众人松了口气。

  紧接着反应过来,纷纷向张云旱发声:“云旱,快离开那里,那里危险。”

  说着,甚至有几个中年老汉上去准备将张云旱拉回来,但走到跟前,却发现张云旱正在与这辆铲车较量力气,企图将它推出去。

  “这…”几人相互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震惊,而那铲车真的就被往后推动了丝丝,之前离得远看不清,但现在离得近能从地上的石子沙砾分辨出来。

  “你在搞什么名堂?”唐虎大步上前,三两下直接攀爬向铲车的驾驶室。

  “给老子下去,让我来。”说着,将正在操纵铲车的瘦小青年直接丢出车外,摔了个狗啃泥。

  唐虎透过驾驶室看着张云旱的身影眼里不禁浮现出几分癫狂。

  开足马力,将油门直接踩到底。

  张云旱感觉到了车子更大的力气,他也与其较劲,一腿在前一腿在后,脚蹬大地,手扶铲车。

  额头上隐隐约约能看到青筋,他的脸已经完全变成了血色,整张脸比关公还红。

  “离——开——我——家!”说着大吼一声,似乎力量又增添了几分。

  身坐在驾驶室里的唐虎逐渐感觉到事情的不对劲,只见铲车的轮子居然开始原地打转,就是不前进半分,而且这轮子下面没有泥坑,那只能说明有重物挡在铲车前面。

  可铲车前面哪有什么重物,只有…只有一个少年……

  想到这里唐虎的喉咙不禁滚动一下,望着车下面还在不停与铲车相较量的张云旱他大脑一片空白。

  “开…什么玩笑?”

  张云旱怀中的玉佩似乎是感觉到了自己主人的处境,竟亮出丝丝微光,一道道不知名的力量涌进张云旱的体内。

  似乎是得到了力量的补充张云旱卯足力气,一边给自己加油一边将铲车推出去。

  渐渐,铲车不再是原地打转,它动了,当然,绝对不是往前动。

  只见铲车竟然缓缓后退,往后方倒车而去。

  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一个连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居然单凭力气将一只钢铁巨兽往后推动。

  这就连大力士来了都无法轻易做到吧。

  其实就连张云旱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他自幼天生神力,连成年人扛着的面袋他一人便可搬两袋,而张老汉由于害怕别人将张云旱的这份本事当成另类,于是故意隐瞒,也告诫他不要在外人显露出这种力量。

  要说为什么,大概是因为张云旱属于另一个世界吧。

  他娘亲称这个世界为下位世界,那就可以说明,自己来自高位世界,自己的身体条件比这个世界的所有人都要强大。

  看着被推动的铲车周围一片鸦雀无声,就连做好砍人准备的恶霸团伙都有些许被吓破了胆。

  将一台十吨左右的铲车仅凭一己之力就推动起来,这已经不是人可以做到的事情。

  张云旱感受到身体里补充的能量,卯足力气,将铲车朝前推进。

  一米,两米,十米,五十米……

  张云旱推动一步,众人就跟随一步,他们几乎是下意识跟着他走的。

  渐渐的,铲车已经被推出张云旱的家,但他并没有因此停手。

  麻村虽然村子不大,但在张云旱的家前面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池塘。

  张云旱的家比较偏僻,周围几乎没什么人家,所以那片池塘,在夏天也只有他独自一人享用。

  看着离得不到最后十米的深坑池塘,在铲车驾驶室里的唐虎吓得急忙跳出车外。

  转而回头看向铲车方向。

  那少年就如同神话故事里的战神一般,用神力搬山填海。

  噗通一声,铲车贴在池塘墙壁边滚落下去,随后溅起一人高的浪花。

  岸边的野花沐浴着久逢的甘露,但却被一只赤脚踩塌下去。

  张云旱看着水里的铲车,鼻孔里喘着粗气,这粗气与胸腔达成共鸣,似乎一头真正的洪水猛兽藏在这少年的身体里。

  众人呆涩的望着水中还冒着水泡的铲车纷纷揪了揪自己的大腿,确保这一切不是在做梦。

  “嘶~你干嘛。”一个男子感觉的腰间吃痛便发现身旁的另一个男子正捏着他的老腰还在不停的施压。

  “你感觉到疼?这不是做梦?卧槽尼玛,见鬼了。”

  望着在岸边大喘粗气的张云旱,夹杂着火把的余晖,他居然感觉到了一股从未有过的心悸感,就好像是动物之间碰到天敌的本能反应,那比恐惧还要可怕,至少恐惧是可以克服的,而心悸感是凌驾于其之上的。

  唐虎跌坐在路旁的小泥道上,双腿颤抖的不像话,几次尝试着起身都失败了。

  “快来扶我一把。”

  只好朝小弟呼救,两个小弟立即上前搀扶起唐虎,但又差点跌倒在地,因为这两个小弟的双腿也有明显颤抖的迹象。

  “快将这件事告诉凯哥……”

  做完一切的张云旱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随后便不省人事,恶霸们慌忙跑路,众村民合力将他带到镇上的医院去。

  随着白炽灯刺眼的光芒,张云旱缓缓睁开眼睛,发现全身上下一丝不挂已经被脱了个精光。

  将床头柜放着的玉佩重新带回脖子上,同时暗暗庆幸,还好玉佩没丢。

  四处看了看,发现周围的病床上都是空的,这才松了口气,正当他准备下床找衣服时,病房的门把手动了动。

  张云旱吓得立即跑回床上,将床单死死裹在自己身上防止被看光。

  门开后入眼的是一个长相秀美面带微笑的甜美护士。

  看到张云旱已经醒来她将药盘放在一旁的床头柜上,然后又将房间里的电视机打开。

  张云旱蜷缩在床上静静地看她做完这一切。

  女护士看到张云旱一副被欺凌的模样不禁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你这是干什么,我又没有要吃了你。”

  张云旱脸色微红。

  见女护士朝自己走来他往后缩了缩。

  “你…你都看见了?”张云旱试探性的问道。

  “哦?看见什么?”女护士似笑非笑的调戏着张云旱。

  看到这护士越凑越近的脸,他已经能闻到她身上的阵阵体香,那是一股奶香味混合着茉莉花的味道。

  但张云旱哪有闲心闻别人的体香是什么味道,此时的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了。

  似乎是乐意看到张云旱窘迫的模样女护士更加肆无忌惮起来,居然上手摸了摸他的小脸。

  张云旱吓得身体颤了颤。

  “哈哈哈,你这小鬼还挺有意思的,姐姐我有这么可怕吗?放心吧,姐姐我什么没见过。”说着还对张云旱眨了眨眼睛。

  啥?看见了?

  这时的张云旱感觉自己变成了蒸汽机,头上直冒白烟。

  “看来恢复的不错嘛。”看着张云旱能红的滴出水来的脸蛋她决定不再逗弄他了,从药盘里拿出一小瓶白色药片递给他。

  “给,一天两次,一次一片,要按时吃哦。”

  张云旱接过药瓶仔细看了看,这是用于治疗肌肉劳损和用力过度的药。

  “不要因为脱力再晕倒了哦,不然姐姐下次要动用点手段了。”

  看着一脸妩媚的护士小姐姐张云旱疯狂点头。

  立即从药瓶里倒出一粒白色药丸混着床头柜上早已准备好的一杯热水送服了下去。

  似乎是感觉到了身上的凉意又迅速将床单盖在身上。

  护士小姐姐见到这一幕只是默默笑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