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逆坤 > 正文
第十二章:班级小霸王
作者:怕水暮泽  |  字数:3045  |  更新时间:2020-09-09 11:32:39 全文阅读

  女子身体吓得颤了颤:“我…我驾照十二分已经全扣完了所以害怕担责才跑的。”

  一旁的小光见势补上一句:“的确是这样,她的驾照由于各种不当操作已经被扣完了。”

  “那辆黑色别克车也不是你的吧?”

  “是…车是我租的,由于我没有驾照所以多塞给了老板一些钱 ”

  “你说谎!那车明明是红色的,你连自己车的颜色都不知道?”于晓东立即拍案指出,他本想诈她一下故意说错没想到这人这么不严谨。

  “我紧张所以没注意你说的是什么颜色……”

  “你当这是哪?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吗!”于晓东严厉的朝她训斥,这女人真是岂有此理,满嘴跑火车,当这地方是她家吗?

  正在于晓东发火时,审讯室的玻璃门被敲响“于队,局长来电话了。”

  于晓东出去接过电话:“喂,局长。”

  局长:“这件案子到此为止了,既然有人来自首就定罪吧。”

  听到警长所说于晓东皱了皱眉头,这件事没想象的这么简单。

  “局长,那人显然是在撒谎,她连车祸的细节都不知道就来顶罪。”

  局长:“别说这么多,按我说的做,这件事上级很重视,快点抓到凶手对你我都好,华北路肇车逃逸案到此为止!”

  于晓东还想说些什么固定电话的对面已经传来了盲音。

  这中间肯定有什么其他原因,那女人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是来给人顶罪的。

  就如局长所说,这件事到此为止,就凭他是斗不过县里的那群人的,但他不甘心,撞死张老翁的凶手依旧逍遥法外,这怎么能让死者瞑目。

  大步走向审讯室,于晓东打开手机录音放在女子面前。

  “给我说,是谁让你给别人顶罪的!”于晓东眼睛冒火紧紧捏住她的一侧肩膀。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女子吃痛脸上的肌肉抖动了一下别过脸去依旧嘴硬。

  “我去你妈.的!”于晓东忍无可忍爆了一句粗口。

  ……

  “张云旱,马上中考了你在这发什么呆呢?”语文老师见张云旱的作文纸上一个字都没有不禁驻足训斥几句。

  “哦。”简单的回应了一句后却依旧不见任何动作。

  见张云旱这副模样语文老师的俏脸上气得不轻,胸前的大白兔不停起伏,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喂,张云旱,你在那装什么呢?成绩好了不起啊?”靠窗的一名同学站起身来对张云旱指责。

  他叫张波,父母是镇上大型批发部的老板,整个镇子上的食品商贩都要倚仗他们家的资源,平日里在学校小卖部吃饭都不要钱,在班里也有一定的影响力。

  张波平日里就对语文老师破有好感,长相可人身材成熟的女性最能调动青春期男性的荷尔蒙。(老色胚了)

  “张云旱同学,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你脸上的伤是怎么了?”语文老师见张云旱额头上的创可贴不禁发出疑问。

  虽然张云旱脸上的一些浮肿好了很多但一些硬伤还是没法一夜之间痊愈,脸上多多少少挂了一些彩。

  听到语文老师的问话他摇了摇头:“没事,不小心摔了一跤。”

  看到张云旱依旧是一副淡然的模样张波来气猛的将自己的桌子拍的震天响。

  他前后的同位吓了一跳,尤其是一位女同学,她正在写作文的笔杆猛的猛得朝下面划了一下,一道优美的弧线就此诞生。

  虽然心里不快但敢怒不敢言,毕竟这可是货真价实的班里班霸。

  听到动静的张云旱抬了抬眼皮望向他的方向,随后又收了回来。

  见张云旱无视自己他大步走到张云旱面前拿起桌子上的一本书在他面前使劲拍了下。

  “老子跟你说话你是耳朵聋了还是进水了!”

  “张波同学现在是上课时,请你回到座位上。”

  “老师你不用管,看我给你好好出出这口恶气。”

  张云旱眼皮抬了抬望向眼前下巴能翘到天上去的张波语气依旧平淡:“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张波一把将张云旱的衣服领子抓起来。

  “你说我要干什么?”

  众人纷纷接惊,一时间班级里鸦雀无声全都盯着两人。

  “松开!”张云旱眼神直射张波,犀利的眸子竟让张波惧怕了三分。

  但一想到身旁还有老师在这里他将那一丝害怕的错觉强行压了下去,他可不能在班级里面失了面子。

  张云旱一直在班里都是小透明,如果不是因为成绩好都没人注意到他的存在。

  一班人都觉得张云旱这顿打是避免不了了,其中几个跟张波走得近的躲在座椅上幸灾乐祸起来,捂着嘴等着看张云旱被揍的求饶的场景。

  “张波,都是同学,这样不好吧?”张云旱的同桌胡清远站出来说了句话。

  张云旱为此多看了胡清远一眼,没想到他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帮自己说话,这岂不是变相的站队了吗?

  当然,小孩子对于站不站队这一说法并没有什么概念,只是觉得胡清远有点憨。

  “怎么?你想替他挨揍?”张波一个眼神瞪了过去吓得胡清远一个哆嗦,他自然是不敢跟班里的恶霸作对,于是乖巧的闭上了嘴,但却并没有移开位置。

  张云旱座位在里面,而胡清远是在外面,张波和他还相距一个座位。

  张云旱低头看着被抓住的领子。

  这件衣服还是王以山给他的,由于早上的事情导致没有时间换衣服便上学去了,放眼望去整个班级里只有张云旱没穿校服。

  想着身上的衬衫是要还给王叔叔的他不想让眼前这个嚣张跋扈的人吧王叔叔的衣服弄脏,猛的一拉将领子拽了出来。

  “TM的张云旱你竟然敢还手!”说着一拳头朝他脸上打去。

  他是冲着张云旱脸上的伤而去的。

  “果然像你这么欠揍的人真是人人都想来上一拳啊。”看着被自己一拳打到一旁的张云旱不禁心情舒爽。

  张云旱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不禁心生怒火,一个大胯越上课桌,直接将张波扑倒在地。

  似乎是没想到张云旱会这么猛烈的反击他有些发懵,反应过来之后立即抱住他和张云旱扭打在一起。

  尽管一旁的语文老师在不停的喊着别打了,但事态已经远远超出了她的控制。

  “草泥马的张云旱,老子锤死你。”

  “你个捡破烂的杂种,没有爹妈的野种!”

  “不许叫我野种!张云旱一拳又一拳招呼在他身上。”

  一名张波的小弟见张波被张云旱压在身下打立即拿起一只板凳朝骑在张波身上的张云旱身上招呼过去。

  感受到疼痛的张云旱立即起身转而攻向身后那人。

  “给我弄死他,回头请你们吃大餐!”张波此时已经鼻青脸肿的,有声无力的指着张云旱对着他其余的几个小弟吩咐道。

  瞬间张云旱成了众矢之的,五个人将他围在中间殴打。

  班上的女生何时见过这般情形,有的甚至吓哭起来。

  几个人打算合力制住张云旱。

  但张云旱的力气却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大,这已经超乎了他们的预料。

  就在这时,张云旱又感受到身体里涌现出来的那股若隐若现的力量。

  这股力量在与狼群搏斗的时候不止出现过一次。

  感受着这一切,突然一个爆发,将离得最近的一名同学掀翻在地,抓住他的衣服,居然直接领了起来。

  将他朝一旁丢去。

  瞬间遍地的桌椅板凳四散开来,整个教室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书籍散落一地。

  隔壁班的听到动静纷纷前来看戏。

  隔壁老师尝试着劝架,但却被张波的其中一个小弟不小心给了一拳。

  捂着青紫的眼眶这名老师气得浑身颤抖。

  “你们真是反了天了!”

  就在这时,语文老师带着班主任和教导主任快步前来,后面还跟着校长。

  “你们在干什么!都给我住手!”望着教室的狼藉教导主任使出了他的大嗓门。

  看到教导主任出现的一瞬间张波等人纷纷停手,留下站在教室中间的张云旱怒视着四周。

  ……

  “这件事你们学校一定要给我们一个交代,看把我家孩子打成什么样了,像这种顽劣的学生,你们学校还留着干什么呢?”

  “就是就是,我儿子的脸以后破相了怎么办?找不到媳妇了该怎么办啊。”一名同学的妈妈抱着自家孩子的脸蛋作势哭泣。

  一旁看着这一切的校长嘴角抽搐了一下,您这孩子还是破相的时候好看些。

  看着下面六个学生的家长七嘴八舌的诉苦声校长示意等人冷静下来。

  “各位家长,事情的原因我们正在调查中,如果真是别的同学的错误我们一定严惩不贷!”

  “那你是说我儿子有错了?他被打成这样你们还要污蔑他,你们学校还要不要脸啊!”

  “就是就是,你们要是不给个说法我们就去报警!”

  看着众家长发表的意见校长对此只能报以苦笑,随后看向张云旱。

  “你的家长呢?”

  听着校长的发问张云旱低头摆弄着手指:“我没有家长了……”

  校长一愣:“什么意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