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第五世间 > 三世道殿
序章
作者:我于人间看山海  |  字数:4266  |  更新时间:2020-08-02 21:24:34 全文阅读

世间的一切事物都是从开始走向结束,从兴盛走向灭亡,亘古匆匆,无一例外,当一切事物在刹那间完美,在涅槃寂静中消亡,最终变得一无所有。人类短暂而又脆弱的生命,在时代的洪流中激不起一朵小浪花。但是岁月的长河中,他们曾经来过,从认知到探索,从弱小到强大。也曾繁荣,也曾衰败。他们渺小似沧海一粟,但心中却有璨烂若星河!

在太初纪元之时,有一个奇异的地方,据说那里是万物终结的地方,是一切的终焉,在那个时代有一个让众生皆惧的真名——墟

那时,人族连蝼蚁都不如,偏居一隅,满世界皆是神魔妖物,在那个时代,人族如同被豢养的牲畜。但是他们不甘沉沦,在夹缝中生存也向往着光明。于是有人站了出来,那是人族历史上第一代“至人”他带领人族奋起抗争,渐渐地在那片土地上有了立足之地。

在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下,人族发展的越来越快,势力范围越来越大,无可避免的与各族发生战争,因此持续数万年流血漂橹,民不聊生,几万年的争斗也没个结果。然而一部分人的眼光却不仅仅局限于此方世界,在更早之前,他们就意识到这个世界并不是唯一的真界,在他们世界之外一定还有更大的世界。

所以在与各族争斗之余,一部分人就已经开始了探索天外计划,人族在当时暗中集结了数十位顶尖高手,准备让他们去探路,去其他世界寻找可以生存之地,若能成功,则是造福后代万世之功。若失败……他们失败得还少吗?

他们不知道如何去往其他世界,却认为在天上就是其他的世界,是他们一直向往的仙境。他们往天上探索,穿过云层,脚下的土地在慢慢变小直到消失不见,他们已经来到很高的天上,浮云未遮眼,诸天尽可观。直到遇上了像迷雾一样的屏障,这愈发证实了他们心中的猜测。他们本以为迷雾后面就是天外的世界。怀着激动与忐忑的心情,带着仿佛朝圣般的神情,进入了迷雾之中。然后……就没有了然后,从此这个人的信息就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没有人记得还有这么一个人存在过。连同行的人都不记得还有人与他们一起来的。最终所有人都消失在迷雾中,没人记得他们来到过此处。

此后数万年,不只是人族,还有各种各样的族群都去探索过天外的迷雾,无一例外的全都消失了,都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所以他们前仆后继的进入其中,却得不到任何的结果。所有的尝试都以为是第一次。但其中却埋葬了无数人。

直到有一天,在东荒之地的一座荒山上,缓缓出现了一扇巨大的青铜门,其中走出一个身着黑衣的男子,面冠如玉,神情冷漠,没有一点人该有的情绪,就好像不是生物,而是一个死物一样。蓦然展开如瀚海般的意念,顿时席卷这个世界。使得这个世界的一草一木尽收眼底,他似乎在寻找某样东西。

这个世界的所有生灵顿时感到一阵压抑,那意念比这个世界所有的人加起来都要强大。有的生灵已经匍匐在地,瑟瑟发抖。还有几个被认为是这个世界最强的几人,眼中骇然,遥望东荒,内心充满了深深的恐惧,因为站的更高,所以才更加清楚那道意念的恐怖之处。或许毁灭世界只在他的一念之间。整个世界在这黑衣男子的目光下犹如透明。

十息之后,那道恐怖的意念如潮水般退去,至此,黑衣男子面色更冷,转身走入青铜之门,随后连同门一起消失不见。

许久之后,这片大地才渐渐有了声音,刚才的一切好像是虚幻一样,但是他们的内心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刚才真实发生的事情。不容辩驳。

此后万万年,他们知晓了在那曾经出现过的青铜门里面,是未知的强大世界,他们向往其中,如同人间仰望天堂。又或许他们的世界才是门内,那里面才是外面世界。因为里面随便出来一个人比他们谁都强大。从此之后,这片土地上的所有能够开启灵智的生灵,他们的至高追求就是找到那扇青铜门,然后打开它去看看更高的风采。谁也不愿意像牲畜一样被圈养着,只不过牢笼大一些罢了。无论他们在这个世界打生打死,最终的目的就是为了打破桎梏,跳出樊笼。

一代又一代的探索,时间总是如流水,在那以后不知过了多少年,一个黄金盛世到来,青铜门再次现世,这次没有走出如黑衣男子那般恐怖的人物。而是一直矗立在那里。世人仍然不知其原因,但是至少有了那么一丝的希望能够进入其中。先前茫茫世界无从寻觅,到现在或许能够有那么一丝的可能,对于这个圈养的世界来说,又怎么不会疯狂。所有能够到场的都去了,结果更多的人还没靠近就被青铜门散发的气势所压制,弱一点的人连远远观望都做不到。他们才明白只有足够强大的人才能够接近青铜门,走入门内。有了这一发现之后,各族生灵拼命修炼,开拓进取,那个时代人人修炼,各种各样的天才如同井喷一样,那是最好也是最差的时代。

所有生灵各自拼命成为最强,他们的思想很简单,不知道能够进入青铜门的条件是什么,但是成为最强的那个,机会总要大一些,把其他所有人都打趴下,那么站着的就只能是自己。

最终落幕,本世界第一个有希望打开青铜门的生灵,踏着累累白骨,第一次触摸到了青铜门,没有用任何气力,像是得到了某种认可,门自动打开,那生灵怀着不可名状的心情,缓缓进入门内,与门一道消失。这一刻,举世瞩目,万世铭记!

至此以后,每逢盛世,青铜门都会现世,不是每一次都有人能够进去,也有人被拒之门外,那一世青铜门也会消失,静待下一个时代的到来。所以每逢青铜门现世必然是盛世的到来,也必然是竞争最激烈的时代。

人间称呼门外世界为仙域上境,在此之间也会有人去而复返,在人间传播仙域的强大与美好,或者回来之后在人间建立势力。而更多走出去的生灵,一个时代就只那么一个,所以在所谓的仙域上境也能混的风生水起,雄踞一方。

自始至终,人间的所有生灵从来不知道那个第一次打开青铜门的黑衣男子到底找的什么东西,强大到那种地步,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可以让他看上眼的。

然而,那个让黑衣男子搜寻的东西确确实实藏在这方世界,在这个渺小的世界里,天地分四方,而有些地方充满诡异,生灵难以进入。在所有地图上这些地方都是用最醒目的字标注者。有些地方是天然形成,也有禁区是人为划分。不过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进入其中有死无生。或者自己的实力能够无视这些诡异,可以在里面横行。不过这种人毕竟是少数,古往今来或许就那么几个而已。

在所有禁地之中,有那么几个的盛名响彻整个人间。其中就包括一个名叫深渊的地方,那是一个天然的大裂隙,深不见底,而其中却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凡是靠近这个地方的人一定会莫名其妙的倒霉,而且无论修为多高,一律如此,如果不速速离去的话,就会一直倒霉,各种各样的劫难,直到死亡,无数年来,在此丧生的生灵数不胜数。

在深渊近三万米的地方,就是深渊之底,那里连光都照不进,那是比黑夜还要深邃的黑暗,莫名的阴影下是刺痛人心的冷寂。据说其中有仙人遗留下的宝藏,使得无数人趋之若鹜,但从未听说有人得到其中的机缘。

在临近底部的石崖上,有一个小小的洞口,里面散发着淡淡的微光,里面不是什么奇珍异宝,而是当年那黑衣男子在这一界所寻觅的东西。不多时,从洞口中探出一个头来,那是一只耷拉着两只大耳朵的杂毛兔子,只有巴掌大小,看着还有些可爱,就好似寻常百姓家里的普通兔子,但是谁又能想到,它就是那位穿过青铜门,威压整个世界的黑衣男子所寻觅的事物。

这只杂毛兔子像人一样用后脚直立行走,而不是普通兔子一样蹦着走,两只前爪背负在身后,像是帝王一般巡视着这片黑暗世界,杂毛兔子所过之处,脚下便亮起一处,亮起的光是这里特有植物,名叫莹草,整个人间估计就只有这里才生长。这里所有的植物都是这只杂毛兔子在这里不知多少年的“劳动成果”。能够在这黑暗之地亮光的都是具有特殊效用的灵植,除开莹草还有最珍贵的一种叫魂木的灵植,都是当年从那黑衣男子的药园里偷的,要知道这满地的亮光,放在仙域上境也是当做珍宝一样对待。这杂毛兔子把黑衣男子的药园席卷一空,其中还包括魂木这种可遇而不可求之物,就如同在那黑衣男子心头割肉一般,所以才被跨界追杀。

不过一切对于这杂毛兔子来说,便如同家常便饭,这样的事情在它漫长的生命中不过是稍微值得高兴一下罢了,真正让它动容的是在这深渊之底发现了一个连它也看不懂的东西,要知道,在仙域上境它也是无法无天的存在,其眼界之宽广难以想象。

那是一个墨玉一般的圆球,足有拳头大小,外表看着就是一个普通的墨玉石头,但是在那杂毛兔子看来,竟不知是何材质,有何作用,这对于“纵横仙域”的它来说,无异于奇耻大辱。最奇怪的是,它竟然移动不了这墨玉石头分毫,要知道能够躲过那力敌一界的黑衣男子的追查,其能力绝对非同小可,也不会连一颗拳头大的石头都搬不动。

所以自从这杂毛兔子发现这墨玉石头以来,每隔一段时间都要来试试能不能搬动,有时三五天就来看一次,有时十年八年也不见得来一回。

今天,它又来了,但是这墨玉石头却不见了,杂毛兔子急忙四处寻找,却一无所获,在石头原先的位置刨坑,以为石头埋进土里了,一会儿又在另一个地方刨坑,等到这一块地都被刨得千场百孔才停下来,兀自在原地疑惑怎么会丢了呢?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什么,拔腿就往黑暗深处跑去……

黑暗的深处,是一座残破的城池。据说是当年盛极一时的大周皇朝,在某一天,整个皇城没有任何征兆,突然凭空消失。在历史上是一大悬案,如今在这深渊之底,发现了踪迹。杂毛兔子可能是想到了什么,一溜烟儿的就来到了皇城中央大殿外,扯着嗓子骂道:“里面的老东西听着,还不赶快把我的石头交出来,要不然大爷我就砸了你们的狗窝!”

里面先是沉默,一会儿就像炸锅了一样。

“又是那倒霉兔子”

“看来今天诸事不宜!”

“快想办法怎么把它弄走……”

“我先躲一躲,你们搞定它!”

“……”

大殿里面传来几声烦躁却无奈的低语。

“咳咳……那个啥,天地良心,我们这次真没拿,再说了我们想拿也拿不动啊”大殿里面得声音无辜的回道。

“这倒也是,就凭你们几个烂货也想染指这等宝物!嗯?不对,你刚才说啥,这次没拿,那以前我少的那些花花草草是你们偷的吧?”杂毛兔子狐疑道。

“……”

这兔子何时变聪明了。

“咳咳,那个……离兄!我们赔偿行了吧,但是那个石头我们确实是有心无力,不是我们干的。”大殿里面的声音无奈的说道。

“呸,谁是你兄弟,你们还不够格,叫我大爷!”杂毛兔子鄙夷的说道。

“……”

“哼,姑且就相信你们这一回,再有下次,我就搬过来住你们这里。”杂毛兔子威胁到,心中却想那等神物,自己研究了那么久都无法撬动分毫,更别说这些半死不活的人了。

“绝对没有下一次,我们可以立下心魔誓言!”大殿里面的声音义正言辞的回道。

“那个……你们说的石头是不是阵法外面的那个?”大殿里面又一个声音弱弱的说道。

杂毛兔子转过头,盯着阵法外漂浮着的墨玉石头,双眼睁大,盯着漂浮的石头,而石头在这一刻似有所感,也“看到”了杂毛兔子。

这一刻是不是命运之中的安排或许不知道,但是相逢便是缘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