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竞技同人 > 幕前之幕 > 正文
第十六章
作者:北分部记录着  |  字数:4154  |  更新时间:2020-11-19 13:31:41 全文阅读

萨莉莎终于收到回信,只是内容并不是太让人欣喜。克里斯这次圣诞节不会在家,所以萨莉莎也就不打算回去了。

其实萨莉莎给克里斯写信还有别的目的,她有点害怕克里斯不想再收留自己了,所以她打算写信时探探克里斯的意思。现在探到了,克里斯没有不再收留自己的意思,萨莉莎也就放心了。总之,不能一起过圣诞节是有点遗憾,但和自己所期待的也并没有完全相左。

收好了信,萨莉莎拉紧长袍,走出了宿舍。走廊得风一吹,她就又想回去了。一咬牙,一跺脚,忍了,她来到图书馆,盯上了一个离门口较远的位置。远离冷气逼人的门口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哈利、罗恩和赫敏也在那里。

萨莉莎坐到哈利旁边。“《二十世纪的大巫师》,《现代魔法的重大发现》,你们这么用功?”

“我很有求知欲的。”罗恩说。

萨莉莎赏了他一记白眼。“这话赫敏说我信,你不是那种人。”

这回换赫敏赏萨莉莎白眼了。“你说的好像读书是多么见不得人似的。”

“我们在找尼可·勒梅的消息。”哈利说。

“也许我们应该去禁书区看看。”

罗恩眼前一亮,而哈利的表情变得有些怪异。

“霍格沃茨还有那种书?”哈利小声问,他有点脸红。

“不是那种……禁书了,我是说高年级学生会读的书……到了他们那个年纪……”赫敏越解释越觉得解释不清楚了。“萨莉莎,你跟他们解释一下。”

萨莉莎撇嘴。“把你们脑子里的不纯洁的想法都冲进下水道里,罗恩,你干脆把脑子送回宿舍。”

“喂!不带这么损我的。”罗恩抗议道。

“所谓禁书区就是我们还不能看的书,里面涉及一些对我们来说有些过于难学的魔法知识。”

“哦。”罗恩和哈利异口同声,只不过罗恩是失望,哈利是脸色恢复正常。

一直到放假,格兰芬多的三人组都在寻找尼可·勒梅的线索。里约回家过圣诞节,萨莉莎和罗丝安妮留在霍格沃茨,并一天到晚的跟着罗恩在棋盘上较劲。

这一天,罗恩和哈利正在校园中一个空教室下棋,罗丝安妮和萨莉莎凑过去。

“哈利,你走骑士,对走这个,主教,这里。”萨莉莎指导着哈利。

几回合之后,在萨莉莎的助阵下,哈利输了。罗丝安妮见萨莉莎和哈利下不赢,就自信满满的和罗恩下了起来,结果输得更快。最近一段时间以来,萨莉莎的日记以以下要素为核心:今天和罗恩下棋,第一局我没赢,第二局他没输,第三局,我想讲和,他不同意。

实际上,萨莉莎下棋还真有一手,但罗恩有两只手。萨莉莎的水平比哈利和罗丝安妮高,状态好的话,能和罗恩下个有来有回。

“你看看,我就差一步就能将国王了。”萨莉莎笑眯眯的看着罗丝安妮和哈利,毫不谦虚,得意的抬起下巴。“看吧,还是我技高一筹吧!”

“分跟谁比了。”罗恩笑着说,然后他再次获胜。“玩够了,该结束了。”

萨莉莎的小脸一绷,笑容被骑士的冷剑抹去。“你不会一直在逗我吧?告诉我,你有认真对待。”

“你还是比他们厉害的。”罗恩说。“你这招真高,你牺牲一个骑士,来换取对付国王的机会。”

哈利和罗丝安妮默默记下这招,希望下次在罗恩面前能输得体面点。

“也许有一天,你会遇到一个真正的对手。”萨莉莎说。“这个对手可能会逼得你自弃一子。”

“我怀疑我遇不到有那个本事的。”

“记住你今天谁的话。”萨莉莎笑着说。

还不等罗恩想处什么能让自己装个圆满的话,萨莉莎就已经拉着罗丝安妮一蹦一跳的离开,萨莉莎可不想听罗恩提自己的棋艺了,她一点也不想承认罗恩没有吹牛。另一方面,她也得准备圣诞礼物了。

萨莉莎想了想,准备了一堆东西。像奥格斯、科尔温和罗恩的哥哥们只能算是关系还好的熟人,但她还是准备了礼物。至于克莱德,那是救过自己小命的人,必须准备礼物。克里斯是收留自己的人,也得送礼物。海格,印象还好,也送。令萨莉莎犯难的是哈利,内心的某个角落时刻提醒她要对准备送哈利的礼物额外上心。

额外……这个词出现的瞬间,萨莉莎感到一阵不安,接着是一阵强制性的镇定。

只是一个不经意的念头,不必放在心上。萨莉莎低语着,似乎有种自欺欺人的意味。

期待已久的时刻终于到了,萨莉莎醒来,然后为自己床边的一堆纸盒合彩。欢呼过后,她拆开第一个盒子,里面是韦斯莱太太送得一件毛衣,看得出来是纯手工。

第二件,第三件……一件一件的拆着,最后一件是没有署名的。

拆开最后的盒子,萨莉莎看到几张被剪过的报纸。

紧紧是看到第一张,上面刺眼的内容就足以让萨莉莎失去看它的勇气。

罗丝安妮注意到萨莉莎脸上的欣喜被惊觉代替,她走到萨莉莎身边。“你怎么了?”她试探性的问道。

“没什么,撕烂了沉疮疤。”

“沉疮疤不能乱撕啊,否则就得刮骨疗毒,外带割肉。”罗丝安妮别有深意的说。她走到门口,回头看了一眼萨莉莎,然后就出去了。

“是啊。”

看了更多的报纸,萨莉莎扣上盒子,将之收到床下。尽管真相难看,但看不到更糟。

有些问题的答案并不美好,但知道了也算闹个明白。克尔顿进了阿兹卡班,原因是对同学使用了不可饶恕咒,并且被证明是个食死徒,当时《预言家日报》只是一带一过的提一下。萨莉莎对阿兹卡班有个概念,只知道是巫师版本的监狱,她还知道对人使用不可饶恕咒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克尔顿被判了终身监禁,永远出不来了,和自己永远不能见面了。

她坐到床上,随之而来痛苦嚷心脏在胸膛内狂跳,胃在腹腔乱扑。她搓磨着自己红发,深呼吸,真相让她的胃一直翻搅着位于呕吐边缘。她的脑袋里回荡着那句“克尔顿•麦特被维森加摩判处终身监禁”,这句话烙在了神经上,痛苦的让她都要神经了。

萨莉莎全身颤抖着,身体内的激素暴升又消散,让她陷入扭曲的紧张。她站起来,走到窗前,面朝黑湖,感受着湖水的寒气,闭上眼睛。

冷静,萨莉莎,你要冷静,否则你将痛苦不堪,萨莉莎告诉自己镇定下来。吸气,呼气,这样吧,继续。萨莉莎捂住脑袋哀号着,你不是早就想过克尔顿可能已经死了吗?现在他还活着,你应该送一口气才对……妈的,怎么可能?萨莉莎没办法再骗自己,她憋不住眼泪,哭了出来。她把脸埋在双手上,把手埋在膝盖上,呼吸和哭泣都在断断续续。

世界上唯一有血缘关系的人进了监狱,自己再也见不到哥哥了。一想到这个,萨莉莎就想要尖叫、逃避、忽视、找个东西乱砸。往好里想,至少克尔顿还活着,他还活着,这和死掉是有区别的,很有区别。尽管如此,可唯一的亲人已经永别了……

一路狂奔到廊桥,萨莉莎的体力终于支撑不住,一只手抓住了廊桥的护栏,她大口喘气,吸入冬季的冷气。丝丝的闷痛让萨莉莎咳嗽起来,她捶着胸口,半晌才止住咳嗽。她感到抓着护栏的手有些冷了,就想要收回,结果发现手已经黏在金属上了,她几乎扥掉了一层皮才收回手。

她止住泪,尝到了溢上喉咙的胆汁,口中的苦涩就如心中,她想办法不呕吐,最后蜷缩着干呕几声,恢复平静。

现实已经无力改变,生活还要继续。她站起来,抹干眼泪,强迫自己的表情变得正常――强迫就是强迫,没法自然。

圣诞宴会多多少少能冲淡悲伤,萨莉莎是这么觉得的。萨莉莎拉着罗丝安妮坐到了罗恩和哈利对面,这让罗丝安妮觉得有点尴尬,根罗恩下棋还行,一块吃饭就没什么好聊的了。

“萨莉莎,你哭过吗?”罗恩看着萨莉莎的脸,有些担忧。

“你为什么这样问?”

“你有点挂相,而且你眼角已经红了。”哈利说。

罗恩和罗丝安妮盯着萨莉莎的眼角看看,然后对着哈利点点头。

“嗯。”萨莉莎应了一声,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气氛不对劲,相当不对劲,这顿饭从头到尾都比往常。平常性格最欢快的萨莉莎一直没说话,只是安静的吃着炸蘑菇。受到萨莉莎的影响,三个人都没怎么说话,这对于平常话就比一般人少些的罗丝安妮没什么,罗恩和哈利就感觉有些诡异了。

双胞胎和珀西的到来打破了这份沉寂,乔治一来就坐到了萨莉莎旁边,用沾着雪花的手揉着萨莉莎的红发。萨莉莎皱起眉头,什么也没说。

罗恩笑出声来。“有进步,有点表情了。”

萨莉莎也笑了一下,不过那是脑子里想要尖叫的念头被压制住时,想要发泄的反应。她感到胃部一阵恶心,然后抓起南瓜汁,猛灌一大杯。

“是啊,一路上你一直都是一副哭丧脸。”弗雷德说。

萨莉莎瞪大眼睛看着弗雷德。“你们一路上都在跟踪我?”

珀西耸耸肩。“可不包括我,是他们两个硬拉着我来的。”

“这我信。”罗恩说。

“怎么了?生气了?”乔治笑着站起来。“走吧,我们出去吧,千万别浪费了一地好雪。”

萨莉莎答应了,很快她就为自己做出的决定感到后悔。她成了双胞胎狂轰滥炸的目标,雪球不断的对着萨莉莎砸过去,有点疼,但确实将挂在脸上的不悦打碎,露出阴霾下的光。

笑够了,闹够了,手指的冰冷也让萨莉莎受够了。罗丝安妮和萨莉莎回到了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尽管克尔顿把自己玩进去的消息是不可能别几个雪球打成泡沫的,但萨莉莎现在已经能做到保持表面正常了。

唯一的亲人背叛终身监禁,萨莉莎没办法不想这个,她没心没肺不假,但还没到那种程度。她想找点事分散一下自己的注意力,夜游成了一个不错的选择,恐怕也是唯一的选择。

城堡那么大,遇上费尔奇的几率不大,问题是一旦遇上了,费尔奇会放过萨莉莎的几率更小,可以简称为没有。

没怎么用脑子去想,她直接就来到了图书馆,萨莉莎早就想见识一下禁书区了。

漆黑一片的禁书区阴森恐怕,萨莉莎抽出魔杖,杖尖荧光一绽放,她小心翼翼的探索着禁书区。

突然,萨莉莎看到了惊悚的一幕――一盏油灯在飘。

没有手,没有人,甚至没有一个模糊的身影,那盏油灯就在那里飘着。这诡异的一幕搭配上漆黑阴森的禁书区,再加上距离萨莉莎不远,一切的结果约等于一个小女生惊恐的尖叫。

当然,约等于。萨莉莎捂住嘴,让自己尽量不尖叫出声来。那是什么?戒灵?不对,应该是某个幽灵,可幽灵干嘛要拿着灯?那么可能是个人类。想到这里,萨莉莎镇定稍稍镇定下来。为了隐匿踪迹,她熄灭杖尖光芒,脚步放轻,耳朵放灵,将魔杖对着那盏灯,蹑手蹑脚的走过去。

油灯忽然告熄灭,萨莉莎心弦紧绷,拿着魔杖的手稍稍抬高。准备面对黑暗种恐怖的存在,然而对黑暗的本能恐惧仅仅在一秒钟内就压制了勇气和好奇心。萨莉莎屏住呼吸,她只想快点远离这片是非之地。

在这漆黑的禁书区,萨莉莎的双目在黑暗中暂时失明,在这片如心跳间歇般的可怕寂静中,她听到的唯有自己的心跳和呼吸。

自前方,地板与鞋子相碰撞,木头与皮革的声音越来越近。萨莉莎以最快速度向声音的方向跑去,试图远离未知的存在。萨莉莎踩到一块不牢靠的地板,在一声刺耳的木头抗议声中,她感受到脚下的乏力感。

萨莉莎稳住身形,继续跑,她计算错了步伐,一头撞上了书架,脑袋疼得要短路。在一阵悲哀的痛苦和亮晶晶的星河之中,萨莉莎踉跄着摔倒,趴在地上,忍不住发出痛苦而害怕的哀号。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