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岁典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角蟒
作者:诘问其南  |  字数:3130  |  更新时间:2020-10-26 23:58:08 全文阅读

叶休文回首间已经望不见那藏在山岭对面的林间古堡,眼里所见只有种种熟悉不熟悉的树木和它们茂密的枝叶。他甚至只在那下面破旧的房间里待过,但转眼它里面诞生出来的为祸一方的组织便被平了。

这一切都太过梦幻了。还有那平荡司的任斌协,他信手间便给了自己一种直观的境界差距,行走于高天,翻手之间飞剑如雨束缚所有人,不费吹灰之力。他应是不如自己那便宜师尊的,但是孟尝当时不曾向他展示过武力,只是平淡地和他对话,平淡地传授,平淡地送他离开无尽源岭。

一切都平淡得莫名其妙的。

离去比来时快了很多,一是有来时的记忆,二是不必从刺客给自己的文字倒推。

很古怪,自己早晨离开家,一路赶到这里,而才去到群镜殿所在地不过多久便一切了结自己就要离开了。这不过短短几个时辰里自己结识了陆九渊,听来了玄州消息,经历了一回生死危机,第一次见到了青州平荡司以及亲眼瞧见了一个组织的覆灭。

一切好像跌宕起伏,一切又平平淡淡。他听来的故事里不是这样的,那里面的少年英雄们往往都是依靠自己打击恶党,有悲惨身世,但凭借自己除暴安良境界晋升而得到大组织的吸纳,并且在大组织里也可以抬手间翻云覆雨。

少年英雄们似乎太渺小了,在一个青州机器面前,他们做的事情不过一缕点缀。平荡司只是一动,顷刻间便拿下了一个自己当少年英雄扬名立万路上的一大麻烦和功勋。

但叶休文又想到了陆九渊,若非陆九渊的话,平荡司也根本不会注意到这,而若非陆九渊的话,自己也不会接触到平荡司,在煌玉城生活了这么久,人们接触的只到云水宗。但陆九渊也明显不是寻常子弟,在谈话间任斌协便要带他直去东圣庭。

求道者,道门。他从陆九渊那得来的消息不多,一个玄州的神秘组织,他们不修炼的。

当想法多的时候,脑海里想的东西总是会变了又变。

在他意识到自己短时间里不可能接触到道门之后,他又想到了平荡司。陆九渊说平荡司势力近乎覆盖青州,但是叶休文他们完全没有接触到平荡司的途径也不曾听闻,显然平荡司并不热衷于处理底层事务。如果不是陆九渊的话,平荡司或许根本就不会出动,更何况任斌协似乎并非移石郡平荡司的一员。

所以至今煌玉城仍旧是通过三家管理。

这里还是太小了。叶休文抬头看着天想到。

之后他又经过了和陆九渊认识的地方,然后沿着大路前行在某处十字路口处拐弯,尽头便是南林村。

顾大嫂和他儿子是不是因为自己而死已无所谓了,因为他们已经死了。再次经过时,村边并没有那些孩子的踪迹,想来是去学堂了。不过他倒是又遇见了之前有过几面之缘的几个大嫂,一番交流下来,并没有从她们口中得来顾大嫂一家与什么人交恶的消息,相反他们夫妻俩与人为善,是村子里出了名的热心肠,好人缘。

这显然是大家公认的事情,因为他几次遇见人都停下来询问,而得来的回答都是称颂以及对他们一家的遗憾。

叶休文心情复杂地进了林子,没几步便到了顾大嫂家门口,不同的是之前来查时的那些枯萎的植被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正茁长生长的耐寒作物幼苗。

炊烟袅袅与天空接轨。

那些荒芜死寂被打理得井井有条,旁边干涸的田地也做了土垄,上边多了飘摇着的作物,里面的大门敞开着,平静如往日。

这变化竟使得叶休文一时愣神,拉住缰绳停下了异马的脚步,在门口踱步。

只是一切终究如现实,过一阵后察觉到门外异响而出来查看的屋主并不是欢脱着跑出来的小杰亦或是追着孩子出来的顾大嫂,而是一个约莫五六十岁的老妇人。

“您哪位呀。”老妇人紧了紧衣服朝他问道。

“路过的,没事。”叶休文回应道,老妇人眉眼间似曾相识。

“我听说住在这的是一户年轻夫妻。”迟疑了一会,叶休文还是咬咬牙开口,不愿这里被人鸠占鹊巢,却也不知道主人全失的屋子又该如何。

“那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吧。”老妇人闻言眼神一暗,带着轻微口音答道,“这早先是我女儿和他丈夫的家,只是我那女婿出意外死了之后,我女儿不知怎么了就带着孩子躲起来了。我来这等她,省得她们两个回来之后这屋子都是灰尘,菜园子都死了。”

“不好意思了。”叶休文心里被猛地一揪,但口头只是连连道歉。

“没事,不打紧。我只是在这等他们回来而已。”顾大嫂的母亲说道。

“我要进林子里一趟,这马能拴在这吗?”叶休文下了马牵住缰绳问道。

“没问题,这也没必要问我。”顾大嫂母亲说,“天色不早了,您还进林子干嘛,要不要进来吃顿饭再进去。”

“不用了,我还有事,不好意思了。”叶休文勉强笑道,他不知道该怎么对眼前的老妇人说她等待的女儿和外孙都已经遭人毒手不在人世了。

他知道,但不能说。

“那记得早点出来,如果天黑了您在林子可得注意些。”顾大嫂母亲也没有挽留。叶休文只是心里煎熬地讲顺风捆在一棵小树前,之后逃似地进了林子。

虽然对这的路他认为自己已经只还有些熟悉,但是走上去之后,叶休文却知道自己想去的路要往哪里走。

他沿着溪流跑着,不多时便到了那瀑布之下,水流带着浮末陷入寒潭之中又涌出。那幽深的水潭朝四周散发着凉意。

顾家母子就沉尸于此。

他想不通,实在是想不通。

究竟是谁才会对这么一对孤儿寡母下手,何况他们夫妻俩在这附近是出了名的好人缘,没理由会有人找人来杀他们。

这到底是为了什么?还花钱请了一个模仿群镜殿而建立的组织的杀手?

为了钱?叶家是补偿了顾大嫂一家不少钱,但是那笔钱只是对于顾大嫂这样凡俗一家来说是足够的,若是说对于叶家来说根本不值一提,能得来的收获恐怕不必请杀手的钱多多少。

为了色,谁会请杀手?

为了地吗?可顾家的屋子现在是顾大嫂的母亲在住,而且这附近哪里缺地了。

那人是顾大嫂的母亲吧。叶休文想到,应该是吧,眉眼很像。

为了什么会要杀人?

叶休文绞尽脑汁想着原因可越想越是令他心烦意乱,只得颓唐地坐在了水潭边上,瞧着水面。

黑暗大界在青州的黑夜到来之前笼罩了叶休文,潭水与潭水边的世界在叶休文的身旁变换。他使得黑暗随着他想法而走,他不知道自己能否从潭水中剥离引渡出顾家母子两人的魂灵,但黑暗中潭水消弭,一团诡异的光快速从深处涌来。

不是那种被岁月遗忘,尘埃掩埋堆叠出的那种深处。而是现实意义上的深处。

有问题!

叶休文登时醒悟过来,黑暗大界隐匿于傍晚的光明之下。他几乎是本能反应般地拔出了背后的青钢剑顶在了那光芒的来路。

撞击水面的声音被瀑布落下来的声音掩盖,但是那些溅出来的水花随着金铁交击之声落在了他身上。

那从水里探出来的半人多高的粗壮肢体带着一股大力将叶休文撞飞,直到撞在了身后的树干之后叶休文才得以停下来,这巨大的冲击力使得他嘴里一甜,之后忒地将嘴里的鲜血吐掉。

叶休文的骨头现在似乎硬的很,在这冲击下并没有出现问题。但他没来得及去想这种事情,而是握住青钢剑,朝着对面从潭水里窜出来的大蟒而去。

他算是知道上次那种莫名被盯着的感觉是怎么回事了。这林子里可不是顾大嫂说的那样只有些黄鼠狼什么的,上次抄近路的时候他就知道林子深处些也是存在着不少大型动物的。

不过他没有料到这地方还存在着只潜伏潭水间狩猎的妖兽。

角蟒。

《百岭千兽注》留下的知识久违地又起到了作用,告诉叶休文从他身前水潭窜出的生了短角的大蛇是什么东西。

那角蟒撞飞了叶休文之后便飞快蛇行冲着他而来,一身蛇鳞墨黑油亮。

没有毒,但是力气奇大,被绞住将骨骼寸断。

叶休文脚下迅燕步飞快施展,躲过了角蟒的冲撞,之后又往左边飞了好几步躲过了角蟒顺势而来的甩尾,那甩尾没有落空砸在了树干上,引得一阵巨响那不算粗壮的树干便被砸断。

这几下接触下来叶休文便明了这角蟒是远不如当时的那只烟灵蜥,它应该也才不过灵动十一二境,而现在的叶休文除了破不开那烟灵蜥甲胄却不比当时的自己弱多少。

那角蟒两丈多的身躯最粗的地方比起他的腰还要粗壮不少,正不断吐着信子。

它很聪明,懂得伏击。若非机缘巧合下挡下了那一击叶休文可能真中招了。

但是它的智慧为它带来的优势只到这了,归根到底它的智慧以及战力并不如在煌玉城内城里那个不断战胜自己的自己。何况在《百岭千兽注》里还记录了它的弱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